2018年9月14日 星期五

  • 《智囊》選粹:古人的智慧與道德(六)(數文)

  • 看日本經濟之父如何解讀儒典《論語》(四)

  • 紀實小小說:煉法輪功的醫生太好了

  • 天佑中華(二):神州大地

  • 我也學大法了

  • 寶書失竊 向內找失而復得

  • 黑洞可能令白矮星起死回生



  • 《智囊》選粹:古人的智慧與道德(六)(數文)


    陸善

    一、劉大夏危難拒饋贈

    明朝名臣劉忠宣公(劉大夏),被逆賊宦官劉瑾誣陷,謫戍(被貶到)肅州(今酒泉),生活十分貧困。諸司官吏(各個部門的官員),因懼怕逆賊宦官劉瑾,沒有敢供給他食宿的,只靠學佛生徒,輪流供他吃食。有參將某人,遣人送來東西,並命令僕人:「如劉公不接受,你就莫回來。」劉公說:「我老了,只有一個僕人,每天飯費不過幾文錢就足夠了。請你們不要送任何東西來。我如果接受了你們的饋贈,僕人席捲而逃,我不就隻身陷在這裡了嗎?」

    不久,同戍(被貶來同伴)的鐘尚書,他的一些資財,果然被僕人,裝入一個大包袱,全部偷竊而逃。人們佩服劉公(劉大夏)有先見之明。

    【馮夢龍評曰】

    本是不想接受,考慮招致禍患,還是次要的。曹操昔年在官渡,召請華歆。賓客相送有一千多人,饋贈數千金,華歆皆來者不拒,遂暗中題記某贈,臨行時對諸人說:「本來是沒有拒受之意,不想諸位送得太多,想到我單車遠行,恐將以懷璧為罪(把我當小偷活罪)」乃一 一退還所贈。眾人很佩服他品德高尚。劉忠宣公之所為,與此類似。

    二、郭子儀預防盧杞

    唐代,郭子儀每見客友,隨便讓姬妾侍者滿前。有一次,聽說盧杞要來,郭子儀卻連忙叫姬妾侍者,趕快退去,不准過來。

    諸公子不解其意。公(郭子儀)說:「盧杞相貌醜陋,心胸窄狹。婦人們看見他,難免不笑。往後,盧杞得志,我們這些人,就休想活命了!」

    【馮夢龍評曰】

    春秋時代,齊頃公的姬妾,因為笑話晉國使者卻克,幾乎亡國。郭令公防禍於未萌,思慮可謂長遠了。王勉夫說:「《寧城傳》記載:漢武帝時,周陽做郡守,汲黯、司馬安都官居同列,未嘗敢與周陽同坐。汲黯,他敢與大將軍衛青抗禮,見丞相長揖不拜,當面指責九卿的過失,風力剛猛,不肯居人之下,卻被周陽所壓制。是什麼原因呢?蓋因周陽乃是無賴小人,逞肆驕暴,傾軋同事,目中無人。汲黯是有意疏遠,並非怕他。後來,河東太守勝居公,不堪忍受周陽侵權,遂與之較量,終於被殺,使人嘆恨無窮。士大夫不幸,而與此等人同朝共事,讓他一著,不失為厚道。何苦跟他爭高下,而自取其辱呢?」

    三、唐待制避邪遷居

    北宋初,待制唐肅與晉公丁謂交好,二人宅門相對。丁謂將受朝廷重要任命,唐肅遂遷居州北。有人問他為啥這樣做?唐肅說:「丁謂入朝,將拜高官(但他是佞臣),經常與他往還,恐涉依附之嫌。如果時間久,不去見他,他必起疑心。所以莫如搬開住為好。」   

    【馮夢龍評曰】

    是非之心不可不分明,也不可太分明。如唐肅所為,於立身交友之道,兩方面都是很相宜的,可資借鑑。

    四、阿豺折箭諭子

    吐谷渾國君阿豺病篤,他有二十個兒子,一天,他叫來母弟慕利延和群子,說:「你取一隻箭,把它折斷。」慕利延照他的話,把箭折斷。阿豺又說:「你取十九隻箭,把它們一起折斷。」慕利延使大勁,亦不能折斷。

    阿豺說:「你們懂了嗎?單者易折,眾者難摧。同心協力,這樣國家才能鞏固。」
     
    【馮夢龍評曰】

    周朝武王,大封同姓為諸侯,枝葉繁茂,相依數百年不衰。六朝時,互相猜忌,結果很快相繼滅亡。

    不料想,北狄國中(指吐谷渾國),竟有如阿豺這樣的明白人。
        
    五、唐文宗不喜觀相撲、鬥雞

    有一次,唐文宗要到南郊去舉行祭典。在祭祀之前,執事人員,向他進獻相撲(我國傳統古典摔跤,近乎全裸進行)人員。唐文宗說:「我剛剛沐浴潔身、素食,怎麼適合觀看這類的事情呢?」

    左右的人,回答說:「過去的慣例,都有這一節目,現在,相撲人員已經在門外等候吩咐。」唐文宗說:「這恐怕是來要獎賞的吧,可讓他們在門外,(給百姓看)相撲。完事後,就給獎賞,讓他們走開吧。」

    還有一次,安排請文宗,去觀看鬥雞。藝人誇獎說:「這是最好的雞了。」文宗說:「雞既然好,就賞給你吧。」文宗仍不去觀看鬥雞。   
        
    【馮夢龍評曰】

    既不好名, 來張揚前人的過失;又不好玩樂, 來開小人獻媚的頭。同時,認識到革除弊端、更改舊制也是麻煩事,因而採取變通的方法:賞幾個錢讓他走!這最簡便。就這一點來說,唐文宗可以稱得上是聖主。    

    六、宋太宗裝醉赦罪臣

    孔守正,被封為殿前都虞侯。有一天,他在北園陪伴皇上(宋太宗)飲宴。孔守正喝得大醉,跟王榮在皇帝面前,爭論守衛邊境的功勞。兩人爭得大怒,失去了禮儀。其他陪臣,請求皇上把他們二人送交有關部門論罪,皇上沒有同意。

    第二天,他們兩人,一同到金鑾殿上,向皇帝請罪,皇上說:「我那時,也喝得太醉,許多事情,都模模糊糊,記不得了。」   

    七、宋真宗處罰兵士

    宋真宗當政的時候,曾有一名兵士,犯了過錯,按法律應處以死罪。宋真宗特地寬免了他的性命,最後判決:打二十棍子,然後發配。

    那個士兵高聲喊叫,要求給他一劍斬了,不願意服杖刑。

    跟隨真宗的人,拿不定主意,於是請問皇上:決定如何行刑?真宗傳旨宣布道:「必須執行杖刑,然後,再另行研究:是否處斬。」

    過了一會兒,執行完杖刑,聽取旨意。宋真宗說:「這個兵士,只是怕埃打。既然打完了,就送他到發配的地方去,不要再管他了。」

    那個士兵,揉揉屁股,跪地叩頭謝恩後,走了。
        
    八、曹參為相,堅守「善者不變」   

    曹參,做齊王的丞相時,漢惠帝召請他去朝廷,任相國之職。上任之前,曹參囑託接任的官員,說:「要把齊國的監獄和市場(訴訟和交易)兩件事辦好。」接任的官員問:「治理國家沒有比這兩件更大的事情了嗎?」

    曹參說:「監獄和市場,是用來收納善惡兩種不同類型的人的,如果把這二者搞亂了,那些壞人你放到哪裡去呢?我一貫重視做好這兩件事,「善者不變」,請你不要改變。」

    曹參到朝廷做相國以後,一切都按照蕭何的辦法來管理,自己則日夜飲好酒,別的事情什麼都不做(不改變好的規章制度)。賓客來拜訪的,大都是想來勸說他(改革創新,以顯示政績)。賓客來到之後,曹參就給他們好酒喝,喝酒之間,有的人想乘機勸說,曹參就再給他酒喝,一直到喝醉為止,賓客始終也沒有機會說話。

    惠帝怪罪曹參,不管事情,就囑咐曹參的兒子——中大夫曹密,讓他私下問問他父親。曹密借休假的機會回家,向他父親提出意見,曹參生氣了,打了曹密二百竹板!惠帝得知,批評說:「這和曹密有什麼關係呢,那是我讓他給你提意見的。」

    曹參摘下帽子,謝罪道:「請陛下自己分析一下,在聖明勇武方面,你和高祖皇帝比,怎麼樣呢?」漢惠帝說:「我哪敢和先帝比。」曹參又說:「您看我的才能,和蕭何比,怎麼樣?」惠帝說:「你好像趕不上蕭何。」

    曹參說:「陛下的話是對的。高祖皇帝與蕭何,平定了天下,法令都是很明確的了。現在陛下拱手治理天下,我們二人,最需要的是:恪盡職守,遵奉先時法令,而不使有過錯,不是也可以的嗎?」惠帝受到感悟,說:「好!你去休息、喝酒吧!」        
     
    九、「不可丟掉好傳統!」

    宋著名邊將曹瑋,長久駐軍在秦州,累次進表章,要求有人替代他。宋真宗問王旦:「誰是可以替代曹瑋的人?」王旦推薦了李及,皇上同意了他的意見。

    眾人懷疑:李及雖然嚴謹忠厚、品行端正。但不是守邊境的將才,韓億把眾人的看法告訴了王旦,王旦沒有回答。李及到了秦州以後,將吏們心裡也都看不起他。恰巧有一當地駐紮的軍人,大白天在集市上搶掠一婦人的銀釵,執法人員抓住了他,並匯報上來.李及當時正坐著看書,召那個軍人到面前來,簡要地審問了幾句,那個軍人表示服罪。李及不再交給執法人員,立即下命令處斬。又坐下看書,象剛才一樣。不久得到消息:集市上眾人歡呼,群情振奮:「除惡揚善,幹得及時,幹得爽快!」將吏們無不驚訝,佩服,不幾天的功夫,李及的名聲,就傳到了京師。

    韓億聽說這件事後,又去進見王旦,詳細地講述了這件事情,而且稱讚王旦:有知人之明。王旦笑著說:「守邊兵卒做賊,主將把他殺掉,這是很平常的事情,何足為怪呢!我任用李及,並不因為這一點。你們想,曹瑋掌管秦州七年,羌人恐懼服順,他處理邊境的事情,已經非常得體、恰當了。假如派別人去,那人一定依仗自己的聰明,各方面改變原先的好傳統,破壞了曹瑋所取得的成績。我所以任用李及,就是因為他穩重寬厚,一定能認真地保留曹瑋的優良規範和傳統。」韓億聽了,更加嘆服王旦識才、用才的氣度。並且感慨的講:「看來,真是不可丟掉好傳統啊!」
        
    十、「急躁冒進,胡亂折騰,沒有好結果!」

    張乖崖從成都被召回,朝廷上商議用任中正代之,有人說不合適。皇帝徵求王旦的意見。王旦回答說:「不是任中正,就不能遵守張詠(即張乖崖)的規範制度,」任中正到達四川成都後,向張詠諮詢統治管理的辦法。張詠說:「如果你自己的見解比已有的成法高明,便捨棄成法,而用自己的見解,不要埋沒了自己的見解。否則,必須繼承好傳統,不得任意亂來。急躁,冒進,胡亂折騰,都沒有好結果!」任中正信守了他的話,終於因治蜀有功,而得到稱頌。

    【馮夢龍評曰】

    年輕人往往自負有才,就小看前人的規章制度。看了李及和張乖崖的事跡,便應該知道如何警惕、約束自己了。
        
    (均據明代馮夢龍《智囊全書》)



    TOP

    看日本經濟之父如何解讀儒典《論語》(四)


    劉如

    上次講到,曾子從對君對朋友,也就是從對社會、對家庭外的人如何做人,如何一日三次內省自己的言行,來論述自己對孔子所教的達到君子仁德的理解和實踐,是繼有子之後的另一個角度對「學而時習之」的領悟。

    也就是說,我們反覆強調,有子與曾子,論述的學,指的是學習做人的道理,以仁為核心。而習,指的是在日常生活工作,一言一行都要實踐學到的仁德,提高修養。那麼,澀澤榮一對曾子的話,又是如何理解,如何運用的呢?

    澀澤榮一的「三省」實踐法

    澀澤榮一在其講義中,這樣寫道:「曾子的這句話(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是講自己日常修行的功夫:『我每天不敢懈怠地,多次回頭反省觀察自己的言行。為他人做事,考慮事情,是否不夠努力,有無不足之處;和朋友交往,自己的言行,是否有不誠實的地方呢?還有,從老師那裡學到的做人的道理和學問,是否沒有好好反覆讀反覆實行呢?』」

    「曾子的這句話最是深得我心,雖然我說不上每天能夠做到多次內省,但每天就寢,躺在床上的時候,必會對當天所作過的事,或者接待人時所說過的話,進行回想:為人做事,是否忠實;對朋友是否做到信義;對孔子的教導訓誡,是否有背離之處。每天這樣反省考察自己的言行。如果夜裡沒做此事,我就會在第二天早上,對昨日的行為,進行反省檢查。我對於自己的家人,也是努力這樣做的,然而現在的人,看起來好像極少能夠這樣用心待人的。」

    「為人謀事盡心忠實,對朋友講信義,能夠實踐孔子的仁道,必然不會招來怨恨,農工商的實業家也一定能夠繁榮家業。而政治家,就會受到國民的尊敬。我之所以對那些來訪求見的人,能夠做到不分彼此,不分身份地親自面見,不怕見笑地真誠道出自己內心的愚見,就是為了想要儘可能多一些地親自實踐曾子的這句話。」

    「按照曾子的話去真正實踐的話,就會注意不再犯下同樣的過失,必然在這一點上有效果,不僅如此,這樣每天不斷回憶的過程,就會讓自己的記憶力得到鍛鍊,發生過的事會次序井然地牢牢記在腦中,變得一目了然,思路清晰,不容易忘事。因此,我特別想向今天的年輕人推薦曾子的做法,每天真正地去實踐三省。」

    三省吾身  誰做到誰成功

    從澀澤榮一的講義中,我們清楚地看到,他非常明白學就是學習如何做君子,講仁德的道理,所以,他對曾子「三省吾身」的解讀,正是實質,告訴大家,哪怕一天只有一次,每天結束後,就寢時這三方面的內省做到了,就能出效果,會使人受益良多。不斷地修正自身的錯誤,不斷地達到修養的提高,就是孔子說的,對仁德的實踐,就能做到「學而時習之,不亦悅乎」。獲得人生的智慧和快樂。既修正自己,避免禍端的怨恨,甚至得到尊敬,又能鍛鍊記憶力,從任何角度講,都是百利無一害的。

    可見,澀澤榮一不僅學了曾子的三省的道理,不僅僅停留在知道了這個道理,以及每天都在反覆讀書,看似像我們今天的所謂學習複習,其實他是真的懂得了何為真正的學習。讀書複習,為的是不要忘記老師的教導,為的是對照自己的言行,修正自己的不足。世上讀了孔子《論語》的不知有多少人,而真正懂得其真意的,能夠終身實踐的,卻不多。

    可見,沒有每天的實踐,就不會有澀澤榮一的成就。他能夠獲得日本資本經濟之父、實業界之父,商界之父等榮譽,獲得整個國家的尊敬,靠的就是孔子的「學而時習之」,並借鑑曾子的三省的具體做法來實踐而自然達到的。

    也就是說,不管你學了多少做人的道理,背下多少經書古籍,如果僅僅停留在口頭上,不去對照自己的言行不斷修正不足,是不會獲得智慧,獲得領悟後的快樂而堅定地走向自己設定的志向,最後獲得成功的。

    古有曾子聽懂孔子「學而時習之,不亦悅乎」的話,每天以三省的方式快樂地實踐仁德,獲得宗聖的尊稱,著述《大學》,留下「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智慧,留下千古美名,而近代則有澀澤榮一,遵從孔子教導,繼承曾子的做法,同樣實踐出巨大成就,被後人尊敬。

    那麼到了今日,要想成為當世的風流人物,不讀祖先的經典,不知實踐孔子的仁德,不知快樂與成功的要訣,豈非莫大的損失。讓我們也從今天開始,每天夜裡回憶自己一天的言行,快樂地三省,修正不足,活出屬於自己的智慧、快樂與堅定吧。

    既然以前有子講完自己對君子學習的領悟為「孝悌也者,其為仁之本與!」後,孔子就馬上給予回答,點明巧言令色,光說好聽話的人,正好與仁德相反,提醒有子要注意,那麼,曾子講完三省的實踐,孔子是否有反應,是否也對曾子給出了具體的教導呢?答案是肯定的。

    (待續)

     



    TOP

    紀實小小說:煉法輪功的醫生太好了


    珍惜

    高大姐家住東北一個普通的縣城,是一名醫生,從事個體醫療工作。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自得法以來從沒有放鬆精進的意志,無論多忙,每天都必須保證學兩講《轉法輪》,經常半夜十二點後才休息。

    二十多年來,她的身體非常健康,精力充沛,每天從早忙到晚一點不累。這麼多年從沒有再吃過一片藥,而且原來四百五十度近視鏡都摘掉了,給小孩扎頭皮針比年輕的護士都快。

    她在工作中按照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的一思一念,為患者著想,醫藥費價格在同行業中最低,治癒率最高,每天來找她醫治的病人有一百多人,幾十年來從早到晚天天如此。

    整個縣城,十裡八村,上至政府官員,下至老百姓,年老年少都知道有一個修煉法輪大法的高大夫,找她看病放心,藥價低、病好的快,不唬弄人。

    人們紛紛慕名而來,每天門診都滿滿的一屋人。在她身邊發生許許多多神奇的事,從而引導有緣人走上修煉的路。

    一、現代醫學無法解釋的醫學奇蹟

    隨著她修煉後思想境界不斷提高,智慧也越來越大,醫療技術水平不斷提高,只要患者剛一開口,高大姐就會準確的說出患者的病情,每每這時患者都非常驚訝。

    在醫療實踐中,她還發明了一種治療頸椎病的絕招,治癒率百分之百。而且還有許多患者只是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就獲得了健康,現代醫學根本無法解釋這些奇蹟。

    有一位慢性腎炎患者,化驗尿蛋白總是在三個加號或以上,各大醫院求治也不見效,結婚五年只能懷孕,但不能生小孩,到臨產時就高血壓、抽搐,十分危險,非得做引產把孩子引下來,但孩子不能存活,已經兩次都是這種情況,全家都非常痛苦。

    她來找高大姐醫治,高告訴她修煉法輪大法才能治好她的病。她與大法還真有緣,很誠心的學了起來,只修煉了四個月,她就感覺身體一切病症全都沒了。

    於是她又去醫院做了化驗,拿回化驗單給高看,高大姐告訴她,病完全好了,蛋白一個加號也沒有了,她當時就高興的哭了起來。從此她的腎炎徹底好了,能正常懷孕生育了,現在孩子已經六、七歲了。

    她們全家都說法輪大法太神奇了,也都做了「三退」,並感謝大法救了其全家。

    高大姐每天都要接待患者一百多人,從來都是從容不迫,看完病後都要告訴他們一定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相信的,病也都好的快,所以門診的人每天都絡繹不絕。

    有一位熟悉的糖尿病患者來看病。她說記的從前高大姐是高度近視,戴著眼鏡,現在怎麼不戴眼鏡了?而且還能準確的給小孩扎頭皮針?就問眼睛是怎麼好的?大姐告訴她是學煉法輪大法好的。

    她道:「這麼好的功法我也要學。我患糖尿病十多年了,什麼家務活也幹不了,全身沒有好受的地方。」

    高大姐就為她請了大法書和師父的教功錄像光碟。四個月後的一天,她高興的來報喜:糖尿病徹底好了,血糖、尿糖化驗都正常了。她說大法太神奇了,全家人都高興的不得了,都發自內心的說:「法輪大法好,大法師父好」!

    二、 跳出名利,兌現醫生的使命

    作為一名醫生,在現代的社會中掙錢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但是高大姐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必須看淡名利,必須嚴格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所以她總是面帶微笑接待患者,不厭其煩的解答患者的疑問,從沒有收過一次禮,從沒有難為過一位患者。

    所以患者經常和她道:「高大夫,你和別的大夫不一樣,你對我們太好了,我們看病哪兒也不去,就上你這來。」

    二零一零年十月,高大姐陸續接到十多個電話,都是省電視台鄉村頻道的主持人打來的,說經過調查,她是本省醫療系統最突出最優秀的醫生,讓大姐帶著護士去電視台接受採訪,然後還能給其很多名譽,還能出名,還給金牌。

    高大姐直截了當的告訴她道:「我做的這麼好,表現這麼突出,是因為我學了法輪大法,知道怎麼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道德高尚的人。」

    最後跟他們道:「如果您同意我說真話,我就去;不然我就不能去的。」

    但是共產邪教霸占中國,電視台是邪教的喉舌,搞精神控制給百姓洗腦信共產黨用的。其實很多正義記者是想正面宣傳法輪大法的美好的,但是現在實在不敢,就放棄了採訪。

    記得二零一四年春天,縣城內新成立一家私人醫院,醫院領導三番五次來聘請高大姐,要其到他們那兒去出診,給年薪二十萬,並且讓其全家人都去醫院上班。面對這種豐厚的薪水,優厚的條件,大姐絲毫沒有動心。

    因為她知道自己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得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而現在醫院都以利益為重,藥價高,老百姓看病難,這是共產邪教社會的通病,自己不能只為了掙錢,隨波逐流去配合他們做有損於百姓的事。

    大姐常說:「違背大法真善忍的修煉原則,那我就不是修煉人。 我雖然幹個體收入不那麼多,但我面對患者很快恢復健康那種喜悅之情,我良心相安,我會自由自在的和他們講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我不會辜負救度眾生的使命。」

    一次一位婦女帶著她的四歲的小孫女來救治,孩子的病症是出完水痘後全身發癢。早上她去過一家共產黨的醫院,醫生告訴她是毒火攻心,讓她趕快打吊瓶,一天得打四個,並且連用四天才能好。

    這時她身邊的一位婦女告訴她:「你去找高大夫,她看病不唬弄人,藥費低。」

    高大姐告訴她,出完水痘後全身癢是正常現象,吃兩粒撲爾敏就好了。當時給了她四粒撲爾敏。婦女問多少錢?大姐告訴她四片藥一共才值八分錢,不用付錢了。

    第二天,她又來了,她說小孫女吃了兩粒藥就好了。她當著全屋患者激動的不停的道:「法輪功太好了!法輪功太好了!煉法輪功的醫生太好了,心太正了。我回去一定也學煉法輪功!」

    每當這時高大姐都會道:「是我們師父偉大,法輪大法偉大!」

    三、做善待家人的賢妻良母

    二零一二年,高大姐的婆婆生病住院,一切費用都是她承擔了。第二年小叔子出了車禍,高大姐也在費用上大力支援。

    通過這兩件事,老家的人都讚揚道:「還是煉法輪功的境界高,從不計較什麼。」還有的對大姐道:「要都象你這麼處理事,誰家都不會打架了。」

    村裡大夥一起吃飯,席間說起此事,都非常認同法輪大法好,當時許多人都明白了邪黨迫害大法的真相,而且有一百多人當場退出邪黨的黨、團、隊組織。

    在工作中高大姐認為自己的一言一行都非常重要,在平時工作中患者無論問什麼問題,都耐心解答,尤其遇到記憶力不好的更年期患者,一個問題反覆問十多遍的都有, 她都不厭其煩耐心回答。

    有位患者告訴大姐:「別的醫生要多問一句就把你頂回來。」大姐道:「我不會的,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得按真、善、忍做個好人做個好醫生,你們跑這麼遠來一趟多不容易,不問明用藥方法回家沒法用藥啊。」

    他們都道:「煉大法的醫生太好了。」

    註:據真實事件改編而成。



    TOP

    天佑中華(二):神州大地


    石方行

    我們古人所說的「神州」,要比現在中國的國土要大的很多,整個青藏高原和帕米爾高原地區以及蒙古高原、橫斷山區和黑龍江流域都應該包括在內。 因為那些地方不但是上古傳說的神活動的地方,也是炎黃直系後裔活動之地。(這些咱後面慢慢探討)

    大體上界定了神州的範圍,咱就可以翻開地圖,看一看神州地勢吧。這在初中和高中地理課中都說過:從西到東,分三個階梯。第一階梯:主要位於青藏高原邊緣山脈:阿爾金山脈、祁連山脈和橫斷山脈;第二階梯位於新疆、內蒙、甘肅、四川、貴州等省邊緣山脈是大興安嶺、太行山脈、巫山、雪峰山;第三階梯主要在上述山脈以東,以平原為主。

    溫度帶跨越了三個(細化分應該是六個)熱帶、亞熱帶、中溫帶、暖溫帶、寒溫帶、青藏高原氣候。氣候分五種(熱帶季風、亞熱帶季風、溫帶大陸、溫帶季風、高原山地),地理分區分四個區(西北、青藏、北方、南方)物產那就不用細說了,很豐富。

    從考古學角度來看我們的上古先民在這塊土地上建立起很多的文明成果。

     
    (圖1:原始社會遺址分布圖,說明本圖繪製時間較早,不代表現今研究發現、成果)

    從上圖中我們可以看出,原始社會遺址從北部到黑龍江的呼瑪,東部到撫遠,南部海南、台灣、珠穆朗瑪峰附近的聶拉木,西部新疆的喀什、伊寧,以及黃淮、江淮流域等均有發現。這還不包括位於哈薩克斯坦(巴爾克什湖以東),以及位於唐努烏梁海、蒙古人民共和國以及黑龍江下游、烏蘇裡江以東和庫頁島的文化遺址。這還保守的說。

     
    (圖二:世界百萬年以上原始人類遺址分布)

    也就是說,雖然這些原始遺址時代不同,跨度長達二百多萬年。(上陳遺址二百一十萬年前,而後來一般的遺址有的只有五六千年前如位於黑龍江省密山市興凱湖和小興凱湖之間的新開流文化)。

    從圖1和圖2中我們發現文明遺址的是多元的。正因為如此,早些年很多西方學者才認為中華文明來自於外來文明。後來這一學說被學術界否定了。但國內學術界又把這種「外來學說」移嫁在國內眾多文明遺址上,這似乎有些武斷。

    就拿在神州大地上的文明遺址來說,這些文明之間有的肯定有聯繫和影響;但對有的文明而言,特別是邊遠封閉地區的文明而言,不應該排除其獨立發展的可能。

    其實哪怕文明之間有相似的發展方式,也不該武斷為互相之間就有直接聯繫。記得在一位叫做江本勝的日本波動學博士在《水知道答案》中舉過這樣一個例子:兩組猴子,彼此能看到,卻因為水域相隔,根本不能移動到對方那裡去。專家教給在其中一組猴子一種本領。不長時間,另外一組猴子也學會了。作者認為這是水的波動性傳遞了信息所致。這個例子值得深思。這與我們現在研究量子力學傳遞東西有些相似。

    當一個時期該出現什麼樣的文明,或者某一部落群體應該達到什麼樣的文明狀態,上天有意安排了這些,就會通過各種方式傳遞給某一部落。空氣、水都可以構成傳遞技能與信息的物質場的部份或載體。這在世界文明史上到處都是,尤其初期的時候。人們經常研究不明白其文明起源於哪裡,甚至胡亂拼湊,製造出進化的假相。這就是學術道德問題了。

    說到這我們說說神話。現在有的人覺得神話很荒誕,有的學術的人士界認為神話固有荒誕的一面,但從神話中也能找到真實事件的影子。

    在中國的古中原(不是現在黃淮流域,而是指大洪水之前人們居住的新疆、哈薩克斯坦、阿姆河)一帶,人們一直流傳著女媧用泥土造人;而西藏的藏民中流傳著一個修行的獼猴遇到一位羅剎女,在觀音菩薩的首肯下結合,成為藏族的祖先的故事。

    進化論者將這個例子作為進化論的例證。這裡的漏洞太多了。這個修煉的獼猴為什麼要修煉?不是想回歸天國嗎?要不修煉幹嘛呢!而且在觀音菩薩的首肯下與羅剎女結合,這明明是有神論的例證。而且這個修煉的獼猴,與普通的類人猿是完全不一樣的概念,是決不能等同的。

    其他民族中也都流傳著神造人的故事。這些咱就不一一列舉了。

    說了這些就是想說,中華文明上古時期,也是通過不同神的共同參與而創立的,最起碼這種可能性非常的大。

    這些神造了不同地區的人,因為正如本篇開頭說的中華大地分三個階梯,五種氣候類型,四個大地區,溫度帶跨六個,這麼複雜的環境,不同地區先民們發展的速度方式,所建立起來的文化當然會有很大的區別。人常說:「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這本身也展現文明的豐富多彩的一面。

    在中華上古神話故事中,華胥氏、燧人氏、伏羲氏、女媧氏、有巢氏、神農氏等等來到人間,有的造人有的教給人必須的生活技能及制定一些規範,為以後軒轅黃帝開創神傳文明鋪路。

    這是我們一般認為的。而且在大陸受無神論和進化論的影響,加上更久遠的上古帝王記載不詳,人們很容易把他們忽略甚至遺忘。

    在寫人們熟悉的帝王之前,咱有必要概括的寫寫那些上古帝王和他們的事情:

    我們都聽說過有「三皇五帝」的說法。而根據《尚書大傳》中所說的:燧人氏、伏羲氏、神農氏只是指後三皇,在這之前,還有初三皇和中三皇。合起來就是九位帝王。中三皇時期的人皇稱為泰皇氏,從泰皇氏開始往後,按照時間順序一共又可分為十紀,依次是九頭紀、五龍紀、攝提紀、合雒紀、連通紀、敘命紀、循蜚紀、因提紀、禪通紀、疏仡紀。

    第一紀以泰皇氏為起源,稱為九頭紀;第十紀以五帝的軒轅黃帝為起源,稱為疏仡紀。其間出現了數量眾多的上古帝王,如巨靈氏、句強氏、譙明氏、涿光氏、鉤陣氏、黃神氏、 神氏、犁靈氏、大騩氏、鬼騩氏、弇茲氏、泰逄氏、冉相氏、蓋盈氏、大敦氏、雲陽氏、巫常氏、泰壹氏、空桑氏、神民氏、倚帝氏、次民氏、辰放氏、蜀山氏、豗傀氏、渾沌氏、東扈氏、皇覃氏、啟統氏、吉夷氏、幾遽氏、狶韋氏、有巢氏、燧人氏、庸成氏、史皇氏、柏皇氏、中皇氏、大庭氏、栗陸氏、昆連氏、赫胥氏、葛天氏、尊盧氏、祝融氏、昊英氏、朱襄氏、無懷氏、伏羲氏、神農氏、軒轅氏……(這些在清朝乾隆皇帝時代編撰的《欽定四庫全書》「路史」一書和蔡東藩《中華全史演義》第一回和第二回中都有記錄。願意了解詳情者,請參閱。)

    這裡那位「無懷氏」應該就是《史記》「封禪書」中管仲提到的那位封禪的帝王。(原文:「……管仲曰:『古者封泰山禪梁父者七十二家,而夷吾所記者十有二焉。昔無懷氏封泰山,禪云云;…..』」

    關於上古「氏」的叫法要說明的是:在上古時期,「氏」是一個部落或者家族的名稱,而不是一個個體的人名。在這一個家族或者部落,經過多少代都叫什麼氏。比如神農氏,嘗百草的神農是第一代,而與軒轅黃帝打仗的神農炎帝是神農氏的最後一代。當然很多時候人們經常在「什麼氏」前加一個別稱如神農炎帝(第一代直到最後一代都有著這樣的叫法),這樣就更令後人誤解為是一個人。

    《春秋緯》記載:自泰皇氏開始至魯哀公十四年(公元前481年),歷十紀,共計三百二十六萬七千年。

    在上古沒有文字(這只是假定,也許上古時期繼承一些上一次文明時期留下來的文明、文字,如我們現在不能辨識的蝌蚪文等,只不過後來因故完全失傳了,也就是說上古的事情我們不能一廂情願的用進化論來去猜測,覺得上古時代就落後或者怎樣。要走出這個框框,也許那個時期人類還很發達呢!只不過後來忘掉了那些東西,文明從新繁衍生息)的時期,那些事情是如何流傳下來的呢?大紀元網站《中國歷史正述》系列文章中例舉了三種情況「口耳相傳」「神啟」和「修煉」。我要說的是歷史上的事情就看神想不想留給後世的人,如果想留或者值得留存,那神就會想盡辦法留下來。不完全局限在上述三種方法。都說神的法力無邊,有的是辦法。

     「九皇十紀」的說法透露出在本次文明以前似乎有史前高度發達的文明的影子。

    這方面正見網《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以及內蒙古大學出版社出版的《古今神秘現象全記錄(考古篇)》等很多這方面的書都可以作為參考。



    TOP

    我也學大法了


    河北唐山大法弟子

    大法傳向人間是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可當時我就是認識不了。那是1997年七月,我丈夫得法後,經常出去弘法、傳法,去外村學法煉功,他回家後我不給他好臉,有時我還氣得不行。可是看著丈夫的身體健壯、走路一身輕,他心臟病和胃病也好了,他的胃病以前犯起來就是一個星期,他痛苦地都不想活了,修煉大法後各種小毛病都消失了,我全看在心裡,我也很眼熱,我在心裡動了一念:「我要跟丈夫一起學法煉功。」我就這樣得法了,到今天已有二十多年了。

    下面我先說說我身體的變化。我娘家有高齡父母,距離我們有30多裡路,尤其是在冬天去看我父母的時候,我很發愁:我身體不好,加上天氣嚴寒,我每次去看父母回來的時候,我肯定感冒一場,必須吃藥才能好,因此家裡經常備有感冒藥。

    可是自從我學法煉功以來,不管去娘家天氣多冷,我回來後都不感冒了。我知道是師父給我消去了業力、師父替我承受了。在此我謝謝師父!有時學完法在回來的路上,我感覺身體輕輕的,好像要飄起來。大法真是太神奇了!所以我有時間就看書學法,有時也聽師父在各地的講法錄音。我越學越愛學,從法中我得到了很多很多。

    我也敢走出去救人了。在集市上講真相,不論熟人、還是生人我都去講,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大法,教導人們按「真、善、忍」做好人,無私無我、先他後我,有問題向內找,遇到一切問題和矛盾都會迎刃而解。

    從1999年7.20,大法和大法弟子遭到殘酷迫害以來,我堅持去集市講真相、發護身符,告訴世人共產黨是邪教,法輪大法是正法,共產黨誣陷法輪功,並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來迷惑和欺騙老百姓。告訴他們1400例是假的,給他們講貴州「藏字石」的故事等等。許多世人明白了真相,知道了「法輪大法好」並做了三退。

    我堅持做好三件事,認真學法、並學法得法,實修自己,我要跟師父回家,我期盼師父早日回國,弟子想念師尊。



    TOP

    寶書失竊 向內找失而復得


    海外學員

    8月26日,我參加完每周日公園的煉功洪法活動,回家路上坐公交車再轉地鐵,下了公交車時,一眼看到站點旁邊的品牌服裝店裡大大的60%折扣的促銷牌,我就想進去看看有沒有適合的衣服,這家店我前段時間已經去過兩次,沒有挑到適合的。這次進去一看,又有許多不同的款式了,我很高興,開始挑了起來,店裡人很多,我背著單肩的帶拉鏈的布包,挑衣服時我感覺有人兩次輕輕碰到我的包,回頭看一眼包沒什麼異常,等我挑好準備去試穿,一回身發現我的包拉鏈怎麼開了,我一愣,意識到被偷了,往包裡看,打坐墊在包裡,手機在包裡左側,錢包在右側,沒丟啊,什麼丟了呢?啊!我突然發現,是書,我的大法書被偷了。

    這下我傻了,我立刻意識到我不該再次來買衣服,馬上把手上的幾件衣服全部放下。我站在那想一定是小偷把我的大法書當成錢包偷走了,因為我的大法書是小本的,我用透明保鮮袋裝起來又用一個黃色的帶拉鏈的半透明塑膠袋裝起來,看起來就像錢包一樣。可是為什麼手機沒丟,錢包沒丟,丟的卻是大法書?沒有偶然的事,向內找吧,難道是我不珍惜大法了嗎?我環顧四周,我不知道是誰偷了我的書,也沒有發現異常。

    我走出店外,一個念頭出來,沒關係,我還有一本大的大法書,立刻意識到不對,難道一本珍貴的大法書在我心裡就是這種份量嗎?我開始意識到我從沒有認真衡量過大法書的珍貴,萬一偷書的人發現偷的不是錢,把大法書給亂丟了甚至丟到垃圾桶怎麼辦,帶有師父法像的大法書怎麼能伴著垃圾呢,那我得造多大業啊,不行!絕對不能這樣!此時我非常懊悔,自己沒有保護好大法書,我站在店門外一時不知怎麼辦,我想我得向內找,還得發正念不能讓偷書的人把書丟到垃圾桶,我不能就這麼無奈的走了,我應該在這條街附近的垃圾筒先看一看。

    我一邊走著,一邊開始靜靜的向內找自己,是有對買衣服的執著,今年已經買了七八件打折的衣服了,有貪便宜的執著,一看到折扣很大也不管缺不缺衣服就想買幾件。就這家店都來3次了。年初還有到別的店買過折扣的衣服。其實剛買幾件的時候我就意識到自己有這個執著了,也知道該去掉,但始終沒有很重視和做到,以至於做夢還買衣服呢。但我以前沒有這麼強烈的想買衣服的慾望,可見現在執著不小了。這幾次買衣服都因為天氣太熱,總想買適合炎熱天氣穿的衣服,嫌自己現在的衣服都太厚,正好是打折季,便宜,但這背後是不是有色慾方面的執著呢?我想肯定也有,這個之後還得認真找一找。

    另外一直以來還有一個錯誤觀念認為誰會偷書啊?在周日公園洪法時,我經常把裝有大法書的包隨便放在地上就去洗手間了,覺得有同修在,不會丟,誰會偷大法書呢?所以把我認為值錢的手機和錢包帶在身上。這個觀念一直沒有認為不對,這次卻真的遇到書被偷了。

    再看修煉狀態,我開始意識到自己的修煉狀態有多麼鬆懈,很長時間學法時心不靜,一直以來煉功心不靜,一些雜念經常會跑出來,發正念經常走神兒,有時很累沒到發正念的時間就睡著了,結果晚上的正念也沒發,有時早上沒聽見鬧鈴,早上的正念也沒發,過後也沒有全補上,也知道這種狀態不對,一直採取措施想要突破,但一直沒有太大的改善。這不是對自己的修煉要求不嚴嗎?不能再放鬆了。

    我開始衡量大法在我心裡的份量,我自己覺得我是很重視保護大法書的,平時都包好放好,但是我請小本的書就是為了隨身攜帶方便,但我平時背的包只有一個口袋,裡面放了各種雜物,再放大法書感覺不適合,我就一直想買一個有兩層的包,可以把大法書單獨放一層。但是很長時間一直沒有買成,原因是我總是嫌包貴而遲遲沒有買,難道我為了放大法書都捨不得買一個包嗎?這又讓我想到我最近一次買蘋果,是那種便宜的小一些的蘋果,我也裝在水果藍裡,心裡面想給師父先吃,這麼小的蘋果我也拿來敬師父,我就這麼敬師的嗎?為大法我就這麼不肯付出嗎?想想真是慚愧!

    我一邊向內找著,一邊往路邊的垃圾筒裡看,還往路上的店面裡靠門邊的垃圾箱裡看,都沒有看到,心裡很著急,這時看到一個收垃圾的清潔工正在把一個個垃圾箱裡的垃圾裝到他的推車裡,我想我得問問他看沒看到書,我不會當地的語言,他沒有聽明白就沒有理我,我一想到如果小偷把書丟垃圾箱我就難過的不行,立刻接著發正念清理偷我書的人背後一切不好的生命與因素,絕不能讓她把書亂丟,希望她不要因此而造業……

    我又走到對面的街上找,看了十幾個垃圾箱,都沒有,這時我看到一輛大垃圾車正在裝清潔工人收來的垃圾,我意識到再找垃圾箱也沒有用了,這附近的垃圾箱已經都是空的了。我還不想放棄,不行,我今天必須把書找到,找不到書我不回家,這書比我的命都重要,我決不能讓他落到那種不堪的境地。我在心裡向師父認錯,在心裡請師父點化,我的書在哪兒啊?

    我走到那家衣服店附近的一個因維修而關閉的地鐵站入口,看到下面台階上看起來像小偷的人正在失望的翻一個插滿卡的錢包,我馬上懷有一絲希望的在他身上和附近搜索,沒有看到書的蹤影,內心真是有些煎熬,但我不能就這麼回家了,我今天一定要找到這本書,這一念非常強。

    此時我已經在外面找了可能快兩個小時了,我想我還得再到那家店裡看看,會不會有什麼發現。進到店裡,人還是很多,我四處張望,走到左邊的展台時,突然看見裝書的黃色袋子在一堆衣服下面露出一角,我非常驚喜,一下拿出來,卻是個空袋子,書呢?我迫不及待的翻開展台上的衣服,卻沒有發現書,這時我急了,怎麼只有袋子,我想到問問店員有沒有看到我的書,我不會說,我用手機翻譯軟體翻譯好,告訴一個店員說我的書在這被盜了,現在我只發現了裝書的袋子,問他有沒有看到我的書,他說沒看到,說一旦看到就告訴我,我先後問了3個店員一個保安,都說沒看到,我還不放棄,我請他們幫我留意,告訴他們如果看到就請幫我保存,我明天還會來看一看。我告訴他們這本書對我很重要,我想自己在這裡再找一找,他們點頭同意。

    我心裡很焦急,覺得有希望了,但樓上樓下就是找不到,更衣間也找了也問了都沒有,各個展台也翻了也沒有,明明袋子都在這裡,怎麼就沒有書呢?難道被拿走了嗎?此時我眼淚都快下來了,我還不死心,心想我一定要找到這本書,這時我看到一個衣架下面有一件衣服掉在架子底層,我沒有抱有希望,只隨手把衣服撥開,啊!我的書!我的書就在那裡靜靜的放著,我太驚喜了,太高興了,不敢相信我找到了,這簡直是個奇蹟,我在心裡謝謝師父。高興的告訴店員們我找到書了。這下我可以放心的回家了,一路上我都手握著書,生怕再失去。

    過了許多天,每當我拿起書學法時,我拿著失而復得的書,心裡仍有一種珍惜感,珍惜修煉的機緣。

     



    TOP

    黑洞可能令白矮星起死回生


    蕭路

    圖:黑洞潮汐力破壞恆星結構想像圖。Credit: NRAO/AUI/NSF/NASA

    白矮星是恆星演化的最後階段。目前理論認為,當恆星逐漸衰老,它的輻射不足以支撐其強大的引力。因此恆星核心發生坍縮,演變為非常緻密的白矮星。變成白矮星後,恆星就只能發出微弱的熱輻射,等同於死亡了。

    最近,由勞倫斯利弗莫爾國家實驗室(Lawrence Livermore National Laboratory, LLBL)的Peter Annios博士領導的研究組進行了一項數值模擬研究,發現中等質量黑洞可能在短時間內令白矮星「起死回生」。這項研究已經被《天體物理期刊》接收,並於2018年8月16日在arXiv.org上免費分享。研究發現,如果白矮星靠近中等質量黑洞,黑洞的強大潮汐引力會破壞部分白矮星的緻密結構。但是根據電腦模擬,由於白矮星之後會在黑洞潮汐力範圍內停留幾秒鐘,潮汐力還不足以完全破壞白矮星。於是,脫落的部分白矮星物質會再次引發白矮星聚變輻射,在短時間內讓它恢復正常恆星的輻射能力。

    目前天文學家還難以探測大量中等質量黑洞。這種黑洞一般被認為是恆星質量黑洞和超大質量黑洞的中間態,並且超大質量黑洞很可能是中等質量黑洞進一步吸積物質演化而來。因此尋找更多中等質量黑洞對黑洞演化理論有重大意義。這項新研究提供了有一種探測中等質量黑洞的可能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