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國的少數民族看神傳文化

從中國的少數民族看神傳文化 xiongxm 周日, 06/21/2020 - 15:18 

【正見網2020年06月21日】

筆者多年從事藝術教學和研究工作,工作中涉及到很多中國少數民族的課題,在研究中發現少數民族有著非常久遠古老的歷史,但是他們保留下來的很多東西對於現代人來說都難以理解,只是當作神秘文化來獵奇。筆者自修煉法輪大法以來,擺脫了無神論和進化論的毒害,不斷的被大法開啟著智慧,當重新審視這些少數民族的文化藝術時,發現很多常人無法理解的東西都在師尊的講法中一一得到了解答。少數民族的文化藝術同樣應證了神的存在,也是神傳文化的一部分,但是進化論和無神論卻阻礙了世人的回歸傳統之路。特此把這些領悟分享給同修們,個人修煉層次有限,如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正見網欄目

從中國的少數民族看神傳文化(一):祖先自天上來(上篇)

從中國的少數民族看神傳文化(一):祖先自天上來(上篇) wenyi 周日, 05/10/2020 - 02:20
GZ


【正見網2020年05月10日】

 前言:

筆者多年從事藝術教學和研究工作,工作中涉及到很多中國少數民族的課題,在研究中發現少數民族有著非常久遠古老的歷史,但是他們保留下來的很多東西對於現代人來說都難以理解,只是當作神秘文化來獵奇。筆者自修煉法輪大法以來,擺脫了無神論和進化論的毒害,不斷的被大法開啟著智慧,當重新審視這些少數民族的文化藝術時,發現很多常人無法理解的東西都在師尊的講法中一一得到了解答。少數民族的文化藝術同樣應證了神的存在,也是神傳文化的一部分,但是進化論和無神論卻阻礙了世人的回歸傳統之路。特此把這些領悟分享給同修們,個人修煉層次有限,如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一)祖先自天上來上篇

240萬年前中國第四紀更新世的造山運動使喜馬拉雅山脈隆起,加上第四紀冰期的氣候變化使中國西南地區形成了一個相對獨立的地理單元地區。怒山、高黎貢山、玉龍雪山等十多座高海拔山峰,與喜馬拉雅山垂直分布,形成了大橫斷山地,一座天然的屏障使西南地區擁有獨立的自然氣候,被稱為「天空之島」。自先秦時代開始,彝族、苗族、藏族、壯族、布依族、水族等20多個少數民族的祖先們就從中華大地遷徙至此,而獨立的地貌和氣候讓他們遠離了大部分的中原戰爭,使得這些少數民族的文化系統能夠較完整的保存下來。

1965年,考古學家在雲南的元謀縣發現了兩枚古人類的牙齒,據考證已有170萬年的歷史。這是我國目前發現最古老的人類化石,當代人類學家認為元謀人是「猿人進化到現代人」的過渡類型。但是在雲南省富源縣三疊紀岩石面上卻發現有4個人的腳印(圖1),據考證這些岩石已有2.35億年的歷史。根據達爾文進化論,300萬年前才出現最早期的人類,那麼2.35億年前怎麼會有人呢?顯然進化論是解釋不通的。

圖1:雲南省富源縣三疊紀岩石面上發現的4個人的腳印(圖片來自網絡公共領域)

在雲南撫仙湖的水下,考古人員還發現了一座占地2.4平方公裡的史前文明建築群遺址,距今至少2萬到3萬年前,是龐貝古城的2倍大(圖2-5)。從水中發現了42件人工雕琢的太陽月亮、人像、奇偶數字和陰陽三角形等石質構件,還有一座金字塔形的建築。這說明在2、3萬年前這座古城就已經具備了高度的文明。而根據達爾文進化論,人類出現文明不會超過一萬年。那麼是誰建造了這些建築呢?


圖2:雲南撫仙湖水下的古城遺址復原圖(圖片來自公共領域)

圖3、4、5:雲南撫仙湖水下發現的古城建築構建和雕刻(圖片來自公共領域)

少數民族們認為,他們的祖先來自天上。

西南地區的許多古老民族都保留著大量的創世史詩、經文和古歌,按照古訓沿襲著傳統的風俗習慣和節日禮節。在這些創世史詩中,詳細的記錄了他們祖先的由來。

在彝族古老的創世史詩《勒俄特依》(注,流傳於四川涼山彝族地區)中這樣寫道:

遠古的時候,
天上落黎根,
到嗯界界乃,
變成火來燒,
九日燒到黑,
九夜燒至明,
白日煙滾滾,
夜晚亮堂堂,
天一個勁燒,
地一個勁燃,
為家園而燒,
為繁衍而燒。
變化變化著,
變成陰陽子,
真是奇怪了,
涼風吹來了,
能否成家園,
不能成家園,
黃雲紅雲來,
七地五水下,
物種形成嗎?
物種形不成。
…….

這段文字出自《勒俄特依》中的「雪源十二支」開篇。在彝文中「雪」和「繁殖」都是發「喔」的音,所以這個「雪」一語雙關,在彝文的意思就是指「繁衍的來源」或者「生命的來源」;「黎」在彝文中譯為「靈」,指人的元神。文中寫到「黎」(元神)落到「嗯界界乃」這一層次中,來做什麼呢?為了使命而來——「為家園而燒」。接著,「黎」演變為「陰陽子」後繼續經過演化來到「七地五水下」,這個七地五水彝文稱作「十木嗯機」,譯為「七塊地五片海」,其實就是指七大洲五大洋,即地球。彝族人認為,人活著時生活在七塊地五片海上,死後「黎」(元神)離開七塊地五片海,彝文稱為「十木嗯哈」。記錄史詩的彝族先人們不光對地球的整個地貌一目了然,顯然還記得高層生命層層下到地球的使命——「為家園而燒」,為了實現這個使命還要忍受不分晝夜的燃燒。今天地上的生命們不正是為了天國家園的眾生能夠得救,而經受了各種磨難層層下走到地球嗎?

圖6:雲南文山地區壯族背帶,「陰陽子」演化生命

關於陰陽子,在彝族的古老經卷《物始紀略》中也有記載:天地和人類未形成之前什麼也沒有,到處是一片黑洞洞的景象,後來產生清濁二氣,不斷結合和分離,產生兩種叫做「哎普」的物質元素,又由「哎普」形成天地和萬物(圖7)。清氣的「哎普」形成白色的米古魯,濁氣的「哎普」形成黑色的靡阿那。米古魯又稱天父,生天、生日、生鷹,代表陽;靡阿那又稱地母,生地、生月、生虎,代表陰。白色的米古魯和黑色的靡阿那糾纏回互的符號稱為「輸必孜」,由它們不斷分合變化產生萬物。因此米古魯和靡阿那被繪為纏繞在一起的黑白兩條蟲,即為陰陽(圖8).


 
圖7:彝族的古老經卷《物始紀略》中,清氣的「哎普」形成白色的米古魯,濁氣的「哎普」形成黑色的靡阿那。這是最初「太極」圖的雛形。

 
圖8:雲南壯族背帶中的圖案:「陰陽」創造生命

彝族先人對陰陽的認識及生命的產生過程,也驚人的契合了師尊的講法:

「我告訴大家人並不是猿人進化來的,而是在宇宙中產生的。大家知道中國有道家的太極學說。這個太極學說講陰陽兩氣。在沒有產生陰陽兩氣時是混沌狀態,它叫無極。然後它就生出太極,有了陰陽兩氣,然後太極生萬事萬物。這是道家的理論。我覺的很有科學道理的。實際上我發現一種情況,當然這還不只是我發現,這個宇宙中龐大的物質在運動下就能產生生命。我們看不見這個物質,它並不一定不存在。」(《雪梨法會講法》)

接著史詩繼續寫道

至此以後呢,
天上飄雨霧,
雨霧飄三年,
白霧三層起,
七地五水上,
紅雲下三場,
九日化到黑,
九夜化到明,
為家園融化,
為物種融化。
白雲黑雲九種會合後,
冰結成了骨,
雪集成了肉,
風吹成了氣,

雨下成了血,
星變成了眼,
變成了繁殖,
繁衍十二子。

物種十二子,
有血的六類,
無血的六類,
…… 

史詩至此,清楚的在講述著「陰陽子」經受了各種錘鍊,最後形成了物種十二子——「有血的六類,無血的六類」。這是什麼東西呢?根據目前最前沿的量子物理學理論,認為電子和夸克就是宇宙中所有物質的最基本的組成單元。在粒子物理學標準模型中,列出了構成宇宙萬物的12種基本粒子,即6種夸克和6種輕子,它們就是宇宙最基本的組成單元。

關於物種的產生在貴州黔東南地區流傳的《苗族史詩》「楓木歌」中也有類似的描述:楓樹生出一隻叫做妹榜妹留的蝴蝶(意思為「蝴蝶媽媽」),她是最早的生命,在水中懷孕並產下了十二個蛋,經鶺宇鳥16年的孵化,把這十二個蛋孵出人、龍、雷公、蟲、鳥、獸等12種生物,於是世界有了最早的生命,世界充滿了靈氣。

圖片:貴州省黔東南州台江地區苗族女裝衣袖圖案:蝴蝶媽媽

現代人被科學蒙蔽了雙眼,可是從他們堅信的科學角度來看,進化論也越來越站不住腳,尤其近年來量子力學的研究發現不斷顛覆著科學界對世界的認知。根據量子糾纏理論,宇宙是巨大的生命體,而且具有感知能力。如果是這樣,那宇宙不就是神嗎?

我們大法弟子都知道,我們的生命來自於遙遠的天體大穹,為了拯救我們的天國世界和無量眾生層層下走來到地球,但是在滾滾紅塵中、尤其在近代邪惡的黨文化教育下,人們被無神論和進化論迷住了雙眼,認為人類是由猿猴進化而來的,這是對我們生命的褻瀆和侮辱。但少數民族的古老史詩中卻驚人的記載了神的創世歷史,證明著神的存在。而這一切的安排都是神為了在最後階段大法在人間的洪傳。

(未完待續)

 

從中國的少數民族看神傳文化(一):祖先自天上來(下篇)

從中國的少數民族看神傳文化(一):祖先自天上來(下篇) wenyi 周二, 05/12/2020 - 02:05
GZ


【正見網2020年05月12日】

 接上文

前言:

筆者多年從事藝術教學和研究工作,工作中涉及到很多中國少數民族的課題,在研究中發現少數民族有著非常久遠古老的歷史,但是他們保留下來的很多東西對於現代人來說都難以理解,只是當作神秘文化來獵奇。筆者自修煉法輪大法以來,擺脫了無神論和進化論的毒害,不斷的被大法開啟著智慧,當重新審視這些少數民族的文化藝術時,發現很多常人無法理解的東西都在師尊的講法中一一得到了解答。少數民族的文化藝術同樣應證了神的存在,也是神傳文化的一部分,但是進化論和無神論卻阻礙了世人的回歸傳統之路。特此把這些領悟分享給同修們,個人修煉層次有限,如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一)祖先自天上來 (下篇)

彝族還有一部更令人驚嘆的古文獻—《彝族源流》,是彝族人的譜牒。由唐代時期的彝族大畢摩「舉婁布陀」搜集整理了彝族各部各家的史書彙編而成,記錄了從宇宙開創到彝族的祖先分支共六個時期的歷史,一共27卷,可謂氣勢磅礴。這裡面傳遞出一個很重要的宇宙觀——如果這部創世史就是他們的譜牒,那麼他們的祖先就是來自宇宙中的神。

我們先看一下開篇,感受一下這部譜牒的敘述方式(略有縮節,左側為彝文,中、右側為兩個版本的漢文翻譯): 


……

大家可以看到,譜牒採用了白描式的陳述,對於最早的生命體「清氣」和「濁氣」,只是簡單的敘述了他們的行為和歷史,記錄每一代的名字,不評論也不解釋。這種敘述方式貫穿全文上下,正是一個編史者的態度,非常理性嚴謹。我們再來看內容,最早的生命是氣態的,叫做「清氣」和「濁氣」,他們相配合,分別各自創造了十代生命,每一代的生命都被記錄下了名字,是父子連名的方式,即父親的名是孩子的姓。到了清氣第十代「恆斯索」的時候,「干父」形成了;濁氣第十代「投阿武」時,「坤母」形成了。這時生命開始發生轉變,成為「哎」和「哺」的兩種物質,即「陰和陽」。宇宙從這個時候開始以繁衍的方式來創造生命(圖1)。

 
圖1:雲南壯族背帶,「陰陽」創造出各個層次的生命

「哎」和「哺」出了十代的時候,這個層次的宇宙開始繁榮起來:「第十代杜鄒腮宏,居住在好地方,穿著像鮮花一樣鮮艷的衣服,有美好的根基,坐在華座上,說話合情理,並匯集了美好的言辭,繁衍了無數的『影』,由白鶴主管平原,由鵑管理荒野。白鶴用金線和銀線致了十匹青帛,編織了十次宇宙,這時宇宙被擴大了十倍。」在這裡還特彆強調一句:「我們的知識和見聞都源於這宇宙發展之時。」這是一句非常理性的陳述,也是編史者的工作態度,讓所描繪的這個「神」的境界顯得平和真切(圖2)。

 

 


圖2:布依族背帶中的圖案:創造萬物的神

彝族先人對陰陽的認識及生命的產生過程,也驚人的契合了師尊的講法。師尊在《精進要旨》中講到:「在很高、很微觀的宇宙間存在著兩種不同的物質,這也是真、善、忍最高宇宙特性,在宇宙一定空間層次體現出來的兩種物質存在形式。從上往下、從微觀至洪觀貫穿到一定的空間。越往下兩種性質的物質,隨著不同層次的法的表現狀態,表現越不同,差異越大。從而產生了道家所講的,陰陽和太極之理。再往下,兩種不同性質的物質就越來越發生對立,那麼就形成了相生相剋的理。」

從「哎哺」(陰陽)的第十代到第九十代,子孫們不斷擴充著宇宙的範圍,達到「九十宮」、「九十層青天」,這時的宇宙:「華天萬象新,天女織錦帛,健男冶青銅,聖人識天文,慧心論皓月,知識數千計,源出於『哎哺』。以上形成後,宇宙的表面,簇擁著青霧,上面青霧繞,下面紅霧漫,宇宙自然高,宇宙中間,住許多仙人。碧海翻騰,燿日晴高空……」

這兩段關於宇宙初始境界的描寫,是整篇史詩中最美好最神聖描述,這和哈雷望遠鏡曾經拍攝到的宇宙中的天國世界一樣(圖3),宇宙是充滿生命的,是如此的繁榮和美麗的天國世界,相比之下,俗世中的一切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呢?


圖3:1993年12月26日美國太空總署用哈雷望遠鏡拍攝到的「天國世界」

陰陽產生之後,又經過一番演化,宇宙不斷的完善,不光有聖人和賢者,還有天上的知識和地上的見聞,加上鐘聲、錦帛、知識、詩歌……宇宙越來越繁華,並形成了太極、三山、三獸、三木、三鳥、六合……(圖4)

圖4:侗族刺繡頭帕,帶有萬字符的四面八方宇宙

史詩至此,只是第一卷「陰陽」這層宇宙的歷史,這也是整部史詩中所描述的最美好的一個層次。第二卷,開始講「哎哺」的世代,也就是「陰陽」所創造的九十代子孫,以及他們分別開拓的九十層宇宙。

這裡的每一層都由一代生命開創,每一層都極盡美好。到第九十代也就是第九十層時,他們「居宇宙九霄,九百段乾坤,縮作九百分,描繪哎哺九星野,檮易上畫天星,」這時候我們所看到的銀河系星空開始形成,「田還未開時,先繪出圖影。土尚未拓時,先繪出圖影。」這是非常重要的兩句,為什麼說人間一切皆為幻象,因為都是宇宙高層次生命所繪出的圖影。(圖5)

圖5:彝族古籍《那史》中所觀測記錄的九大行星運行軌跡

接著「四巧人產生,開十屬相星,十有二屬相,源自於『哎哺』,」四象、十天天干、十二地支也出現了,他們帶來了:「成顯赫權勢,權勢帶榮祿,帶的無其數」。他們「邊想邊陳述,眼看手來寫,想的都完美,在八卦上分,八卦多演生」,八卦被他們創造出來了,影響世人命運的大盤開始轉動。這時候宇宙的基本機制都形成了:陰陽、四象、天干、地支、八卦、二十八星宿(圖6)……史詩至此,才只是到了第三卷。後面的每一代創造一重天,一代代又是層層生命和世界,重重天代代繁衍生命、創造世界……直到第九層後開始出現天、地、人……

圖6:瑤族師公道袍上的「三界圖」

這部譜牒的真實性還在於,越靠近人類的歷史,它所記錄的信息越準確,人物、年代、地點都和現實一一對應。這就讓人們更加無法懷疑整部譜牒的真實性了。從尼能時代開始人們在地球上開疆拓土,每一代人所掌管的疆域範圍都作了詳盡的記錄,都可以在現在的地圖上對應。這裡面還詳盡記錄了九大行星的根源和世代,他們都有自己的名字,每一顆星都穿著不同的服飾,佩戴著不同的法器(圖7)。創造他們生命的父親叫做尼祖贊,母親叫做能祖贊。還有數量眾多的由各路英雄、眾神和生命體組成的星座,這部分數量龐大,但是都記錄了其名稱。還有一節記錄了二十八星宿的譜牒,可以看到和漢族的區別(圖8)。


 
圖7:南朝梁時代張僧繇二十八星宿圖


 
圖8:彝漢二十八宿星對照表

這部龐大的創世史詩,用古樸的語言白描式的敘述這極其龐雜久遠的歷史,它的目的不是要表達什麼,也不是說明什麼道理,它只是在記錄歷史:從神到人,從無到有,從天到地。每一個層次都是生命,每一個層次都形成一個世界,生命繁衍不息,宇宙是多麼的偉大!但越往本源,世界就越發美好。

對於宇宙和生命,師尊在《轉法輪》中講到:

「釋迦牟尼還講了三千大千世界學說。他說我們這個宇宙中,我們這個銀河系中,有三千個象我們人類一樣存在著色身身體的星球。他還講了一粒沙裡還有這樣的三千大千世界。一粒沙子就像一個宇宙一樣,裡面還有象我們這樣的智慧的人,有這樣的星球,也有山川河流。聽起來很玄哪!如果是這樣的話,大家想一想,它那個裡面是不是還有沙子?那個沙子裡邊是不是還有三千大千世界?那麼那個三千大千世界裡面是不是還有沙子,那沙子裡是不是還有三千大千世界?所以在如來這個層次上是看不到它的底的。

  人的分子細胞也一樣。人們問宇宙有多大,我告訴大家,這個宇宙它是有邊緣的,可是在如來這樣一個層次上,都把它看成是無邊無際、無限的大。而人身體的內部,從分子到微觀下的微粒和這個宇宙一樣大,聽起來很玄的。造就一個人、一個生命,在極微觀下已經構成了他特定的生命成份、他的本質。」

從宇宙誕生到天地創立,再到人類的繁衍,不知道這部歷史是怎樣被傳誦記錄下來的,記錄者們是懷著怎樣的正念和使命感在穿越了無量的空間和漫長的時間後,來完成這項龐大而又系統的任務的——記錄歷史。這部被稱為「彝族源流」的歷史,不僅僅是一個民族的歷史,而是一個宇宙的歷史,更是一個偉大生命的歷史!

相信每一位讀過這部歷史的人,都不禁和我一樣感嘆這宇宙的浩瀚和偉大。從他的生成到繁衍至地球的人類,一代又一代、一層又一層,反覆更迭,生生不息,他曾孕育了多少眾生和美好的世界啊!如果一個宇宙就是一個生命,如果一個世人對應的就是這浩瀚的宇宙和龐大的眾生,那麼我們大法弟子因為講真相而拯救的每一個世人,就是在拯救一個宇宙的生命啊!

少數民族的文化中還有哪些精彩的部分散發著「神傳文化」光芒呢?請繼續關注後文。

(未完待續)

從中國的少數民族看神傳文化(二):神創造了三種人

從中國的少數民族看神傳文化(二):神創造了三種人 wenyi 周六, 05/16/2020 - 02:20
GZ


【正見網2020年05月16日】

 前言:筆者多年從事藝術教學和研究工作,工作中涉及到很多中國少數民族的課題,在研究中發現少數民族有著非常久遠古老的歷史,但是他們保留下來的很多東西對於現代人來說都難以理解,只是當作神秘文化來獵奇。筆者自修煉法輪大法以來,擺脫了無神論和進化論的毒害,不斷的被大法開啟著智慧,當重新審視這些少數民族的文化藝術時,發現很多常人無法理解的東西都在師尊的講法中一一得到了解答。少數民族的文化藝術同樣應證了神的存在,也是神傳文化的一部分,但是進化論和無神論卻阻礙了世人的回歸傳統之路。特此把這些領悟分享給同修們,個人修煉層次有限,如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二)神創造了三種人

關於人類的誕生,在世界各地民族的史詩古歌中都講到神用「泥土造人」的故事。但是在彝族的史詩《梅葛》(流傳於雲南楚雄彝族自治州的古老史詩)中還記錄了神在創造人類的過程中,曾經創造出三種不同類型的人來,它是這樣描述的:

「天地萬物造好了,格滋天神來造人,天上撒下三把雪,落地變成三代人:

頭把撒下獨腳人,只有一尺二寸長;獨自一人不會走,兩人手摟脖子快如飛;吃的飯是泥土,下飯菜是沙子,月亮照著活得下去,太陽曬著活不下去,這代人無法生存,這代人曬死了。

撒下第二把,人有一丈三尺長……這代人穿樹葉,吃林果,住山洞。四季不分,天上有九個太陽和月亮,做著活計瞌睡來,一睡幾百年,身上長青苔,這代人被曬死了。

格滋天神左手拿鏨,右手拿錘,來鏨太陽月亮,只各留一個在天上,然後分出四季,讓草根樹皮長出來。

撒下第三把,人的兩隻眼睛朝上生。格滋天神,撒三把苦蕎,撒在米粒上,撒三把穀子,撒在石山嶺,撒三把麥子,撒在壽延山,麥子出穗了,穀子出穗了,蕎子長出來了。 沒有火,天上老龍想辦法,三串小火鐮,一打兩頭著,從此人類有了火,什麼都有了,日子好過了。 」

在這部史詩中記錄了神曾經創造出三種不同類型的人類來——「天上撒下三把雪,落地變成三代人」,前文說到在彝文中「雪」和「繁殖」都是發「喔」的音,所以這個「雪」一語雙關,在彝文的意思就是指「繁衍的來源」或者「生命的來源」。前兩種人:小人和大人均因為無法適應環境而被淘汰(圖1),在創造第三類人的過程中,神也調整了適應他們生存的環境,所以他們生存下來了(接下來的史詩中會講到這批人也因為道德的敗壞遭到神的懲罰,見後篇)。

   
 
圖1《坤輿萬國全圖》中的小人國和大人國(圖片來自網絡公有領域)

在雲南的民間也流傳著一個樵夫周遊「棒頭國」的故事(選自《雲南民間故事》),也談到很遠的時候曾經出現過大人、中人和小人:

「很古很古的時候,宇宙之間分下中上三層。上層叫做天上,中層叫做地上,下層叫做地下。各層的人也不一樣。天上的人,身子粗得像囤籮,個子高得像竹竿,就叫做「竹竿人」;地上的人,身子像碓杆那樣粗,個子像扁擔那樣高,就叫做「扁擔人」;地下的人,身子細得像手杆,個子矮得像捶草的棒頭,就叫「棒頭人」。

有一天,地上有個樵夫的砍柴,柴刀失手掉進洞裡去了,他就下洞去找。誰知越下越深,洞裡黑乎乎的,伸手不見五指。樵夫正在著急的時候,忽然發現遠處有一點亮光,便朝那個方向摸去。不料腳一滑,人就往下掉,一直掉到「地下」世界去了。

樵夫昏倒在地,人事不知。當他醒過來的時候,才發現這裡也有山山水水、花草樹木、蟲魚鳥獸,和「地上」世界不同的只是人……樵夫落到棒頭國,轟動了那個國家。國王騎著大公雞來看他,對他親切地問候。話雖聽不懂,但從表情上看,國王是把他當作仙子下凡那麼尊重的。」

這些精彩的史詩和民間故事並不是空穴來風,在久遠的歲月中一直被彝族先民們時代傳唱著,可被無神論洗腦的現代人卻把它當作童話故事。直到師尊在2003年的講法中談到人類所經歷的「大人、中人和小人」時,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彝族的創世史詩中所記錄的是真實發生的歷史!師尊在講法中說:

「大體上在這個地球上的一億年中分兩個大的時期,五千萬年為一個時期。前五千萬年是大人、小人、中人同時存在的時期。大人平均五米高;中人就是現在我們今天的人類,平均不到兩米;小人呢只有幾寸高。當時神造人的時候為什麼同時造出這三種人出來呢?因為要試驗這三種人哪一種人適合於在地球上生存到最後那一步,適合於得法。在這個五千萬年的過程當中啊,一邊不斷的造就著人對世界認識的能力,一邊確定著留下哪一種人。最後發現,大人還是不適合,由於他身體大,從而使距離對地球來講相對的變短了,時間相對來講也變短了,因為大人對物質資源的消耗和地球比例不協調。後來發現小人也不協調,整個地球上都是森林,他要開採起來很困難,當時沒有一塊土地,他們如果創造出今天這樣的文明對他們來講很困難,同時來講地上的時間對小人顯的過長,距離過長,小人要跨越大洋那實在是太難了,所以不適合。就這樣大人與小人就淘汰了。不是一下淘汰的,是五千萬年以後開始漸漸在歷史上淘汰的。大人最後在我們視線中消失是上兩個世紀,也就是兩百多年前,大人才最後的看不見了;而小人在七八十年前,還有人看見過,是到了近代以後才絕跡的,也不是都沒了,有的去了其它空間,有的去了地下。他們知道是屬於淘汰人,所以不和現代人接觸。」(《北美巡迴講法》)

其實小人和大人曾經存在過的證據已經在科學界被發現了。2004年10月,古人類專家在印度尼西亞的弗洛雷斯島的叢林洞穴裡,發現了8具人類的遺骸,他們身高只有3.5英尺,頭顱只有葡萄柚般大小,大腦比現代人小三分之二。經檢測這些弗洛雷斯人距今大約1萬8千多年。柏林大學的考古學家在墨西哥中部的一個洞穴中也發掘出了一具12厘米高的小人遺骸,經過專家的鑑定這具遺骸,乃是成年人的骨骸,而距今已有五千年的歷史(圖2)。這些小矮人的發現完全打亂了人類進化的假說。

 
圖2:印尼考古人類學家、T. Jacob教授2004年11月在Gadjah Mada大學展示2003年在印尼佛洛瑞斯島(island of Flores)上發現的小矮人(Homo floresiensis ),或稱哈比人的頭骨(左),右邊是正常人頭骨。(圖片來自網絡公有領域)

2016年8月,一群攝影師在中國貴州平岩村發現了巨大的人形足跡。腳印長57厘米,寬20厘米,深3厘米。正常男人的平均腳長是18厘米,女人的平均腳長是16.5厘米,這意味著這個腳印的主人身高也高於正常人3倍以上。經化驗發現這些岩石足跡可追溯到史前時代。(圖3)

 
圖3:中國貴州平岩村的巨人腳印 (圖片來自網絡公有領域)

除了小人和大人,師尊也在一些講法中講過其他的人種,不斷擴充著我們的思維和容量。反觀人類歷史,其實很多神話傳說都是真實的歷史記載,在人類歷史中多次出現過半神半人的時代,以及各種不同的生命形像,這讓人類不斷提升著對生命的認識。只是無神論和進化論完全打亂了人的正常思維,讓人局限在物質世界失去方向。少數民族的文化中也記錄了不少形形色色的人。

在彝族創世史詩《查姆》和《阿黑西尼摩》中也記載了神曾創造了另外幾種人類,分別為獨眼人、直眼人(或豎眼人)和橫眼人。獨眼人一尺二寸長,直眼人一丈三尺長均因為無法適應環境而被淘汰,第三代人「橫眼人」經過了「六祖十二世」 一個非常漫長的時期,在第十二代的時候,神變成凡人到人間考核人心,發現這代人道德敗壞,神決定降臨洪水清洗萬物,只留下一對心腸好的兄妹指引他們躲過了大洪水並作為人種繁衍後代。

對於獨眼人的記載,除了彝族史詩外,在中外著名歷史文獻中至少出現過五次。《山海經》<海外北經>記載:「一目國在其東,一目中其面而居」(圖4);《淮南子》中也記載一目國為海外三十六國之一,「其民曰一目民,一隻眼睛長在臉面正中」;

圖4:《山海經》<海外北經>記載:「一目國在其東,一目中其面而居」

公元前7世紀的古希臘詩人阿裡斯提亞斯曾穿越黑海旅行,到達阿爾泰山見到一目人,當時一目國正在和另一支也很發達的格裡芬人打仗,格裡芬(griffin)人是黃金的守護者。他的這段旅行見聞就寫成了《獨目人》一書;公元前5世紀歷史學之父希羅多德在《歷史》一書中對中亞北部作了一些描述,共記載了三個民族:禿頂的阿爾吉帕人、伊賽頓人和獨目的阿裡馬斯普人,他們分別分布在哈薩克丘陵、伊犁河與楚河流域、阿爾泰山麓;明萬曆年由義大利傳教士利瑪竇繪製的《坤輿萬國全圖》也標明了「一目國」的位置(圖5)。

 
圖5:由義大利傳教士利瑪竇繪製的《坤輿萬國全圖》也標明了「一目國」的位置

根據這些記載,1965年剛從北京大學考古系畢業的研究員王明哲來到新疆阿爾泰山做調研(圖6),當地人把他帶到一個叫做「獨目國山谷」的地方,並告訴他在4、5千年前這裡就是曾經的獨目國。在這裡他發現了大量刻有圖案的鹿石和近百個巨大的石丘石陣,當地人說這就是獨目人的墓葬。雖然現在我們不知道下面埋的是什麼,但是當地對於獨目國的傳說深信不疑(圖7)。

 
圖6:1965年剛從北京大學考古系畢業的研究員王明哲來到新疆阿爾泰山「獨目國家山谷」做調研
 
圖7:位於新疆三海子牧場的「獨目國山谷」中的大型石丘
   

可豎眼人是什麼樣子呢?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三星堆的一座青銅像後才明白:這不正是豎眼人嗎(圖8)?

 
圖8:三星堆遺址中的豎眼人青銅頭像

  相信大家一定和我一樣,沒有看到這座青銅像是無法想像出「豎眼人」的形像的。那麼在四千多年前的古人,如果沒有看到過真人,又怎能憑想像鑄造出這樣的青銅器呢?甲骨文「蜀」字恰恰就是一隻巨大的眼睛(圖9)。看來蜀國的文明和「眼睛」有著深切的聯繫。有一種說法,古蜀國的先民是西羌人,如果是這樣的話,古蜀人和同是西羌人後裔的彝族人就同源了。三星堆的豎眼人青銅像也許祭祀的正是彝族史詩中所記載的 「豎眼人」時代的先人們。

 
圖9:「甲骨文「蜀」字正是一隻大眼睛

很多考古發現都在衝擊著現代人被「進化論」禁錮住的大腦。先人們千萬年世代傳唱的史詩古歌在歷史的空間中盪氣迴腸,如今當真理的聲音再次出現時,我們不禁思考:「真理的標準到底是什麼?」只存在200來年的進化論能否把這一切現象解釋清楚呢?顯然站在「無神論」的基點上,我們是無法詮釋歷史的。

(未完待續)

 

從中國的少數民族看神傳文化(三):劫後重生

從中國的少數民族看神傳文化(三):劫後重生 wenyi 周日, 05/24/2020 - 02:20
GZ


【正見網2020年05月24日】

 前言:筆者多年從事藝術教學和研究工作,工作中涉及到很多中國少數民族的課題,在研究中發現少數民族有著非常久遠古老的歷史,但是他們保留下來的很多東西對於現代人來說都難以理解,只是當作神秘文化來獵奇。筆者自修煉法輪大法以來,擺脫了無神論和進化論的毒害,不斷的被大法開啟著智慧,當重新審視這些少數民族的文化藝術時,發現很多常人無法理解的東西都在師尊的講法中一一得到了解答。少數民族的文化藝術同樣應證了神的存在,也是神傳文化的一部分,但是進化論和無神論卻阻礙了世人的回歸傳統之路。特此把這些領悟分享給同修們,個人修煉層次有限,如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三,劫後重生——關於大洪水和史前文明的記憶

大洪水是超越人類種族、國界的共同記憶,在全世界所有的古文明中都講到了關於大洪水的故事。在中國各個少數民族的史詩古歌中也記載了關於史前大洪水的那段歷史。

在上一篇中我們說到神淘汰了小人、大人之後,又創造出了我們現在這種形像的人,並給了他們適合生存的環境,但是早期的人類仍然沒有達到神要求的標準,從而又一次被篩選,在彝族史詩《梅葛》中繼續講到:

「這代人心不好,懶惰,一天到晚就吃飯睡覺,他們糟蹋糧食,格滋天神看不過,決定換人,他派武姆勒娃下凡來,把第三代人換一換。武姆勒娃變只大老熊,堵水漫山川。直眼人學博若,有五個兒子,一個姑娘。兄弟五人犁田地,犁三天都被老熊翻過來,兄弟幾人商議下扣子拴住了老熊。四兄弟都不願救老熊,都喊打殺,只有小兒子救了老熊。武姆勒娃告訴四兄弟,要水漫山川換人種了,叫四兄弟分別打金、銀、銅、鐵櫃,給小兒子三顆葫蘆籽,叫他種出葫蘆,與妹妹一起躲進葫蘆。四兄弟打好了櫃,殺了老熊,熊頭淌入東洋大海,塞住出水洞,水就漲起來了。水淹了七十七晝夜,天神下凡治好水,人煙沒有了,格滋天神四面八方找人種,先後遇到葫蘆蜂、松樹、羅漢松、小蜜峰、柳樹、烏龜,天神根據他們的心腸好壞,給予了不同的封贈。天神找到大海邊,找到了葫蘆,吩咐兄妹倆成親傳人種。兄妹倆拒絕。於是天神叫他們在山頂上滾石磨,滾篩子簸箕,皆合一起,兄妹還是拒絕成親。天神又比鳥、樹、鴨、鵝,最後,兄妹倆說:

 我們兩兄妹,同胞父母生,成親太害羞,要傳人煙有辦法,屬狗那一天,哥哥河頭洗身子,妹妹河尾捧水吃,吃水來懷孕,一月吃一次,吃了九個月,妹妹懷孕了,生下一個怪葫蘆。哥哥不在家,妹妹好害怕,把葫蘆丟在河裡。

天神知道了,順河水找到大海邊,找到葫蘆,戳開葫蘆,先後走出了漢族、傣族、彝族、傈僳、苗族、藏族、白族、回族。人煙興旺了。 」

這段史詩繼續講述了早期人類因為道德低下,神決定發動大洪水把地上不符合標準的人和生命全部毀掉。在災難中只保留了「心腸好的」一對兄妹作為人種,神又根據「心腸好壞」作為標準挑選出合格的物種「給予了不同的封贈」。洪水之後倖存的這一對兄妹,因為進到葫蘆裡而躲過了洪水之災,從此繁衍出後來的各個民族。所以「葫蘆」作為代表著吉祥和生命繁衍的符號在中華文化中廣為流傳(圖1)。


 

圖1:貴州黔東南雷山地區苗族刺繡,「葫蘆」和生命有著密切的聯繫。

李洪志大師在講法中說到:

「從古到今,這個宇宙,這一切,別說人類,整個宇宙都是按照事先安排好的規律在走。人類更是那樣。人類的五千年是一個劫數,五千年文明是一個劇本。我告訴大家,真的是一個劇本。每過大約五千年左右人類歷史就結束、人類就毀掉,毀掉的原因是成住壞滅是宇宙的規律。到那一步的時候,就是什麼都不行了,人道德不行了,物質也不行了,就毀掉了;道德品質不行了就一定毀掉,留下的那部份好的,作為象人種一樣,再從新發展起來;把那個劇本收回來,從新修改,在這五千年的演義中,哪個部份不滿意就修改、修改、修改。所以很多神、世上的聖者、修道人不是講過這話嗎?說人類是重複的、人類的歷史是重複的。在修煉界這話是經常講的、經常聽到的,就是這麼回事。」(引自《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這茬人類確實是經過神不斷的檢驗和篩選,而有意保留下來的。躲過洪水之災的兄妹不但承載著上一期人類文明的精華,又作為繁衍新人類的人種進入了新文明的歷程。這就是中國版本的「諾亞方舟」,類似的故事還出現在苗族的《苗族古歌》、納西族的《創世紀》、瑤族的《密洛陀》和《盤古書》、壯族的《盤古讚歌》、布依族的《混沌王和盤果王》,仡佬族的《洪水朝天》、白族的《天地起源》、藏族的《格薩爾王》等等創世史詩中。

當然正如李洪志大師在上面講法中提及的,每五千年一個劇本不斷修改,那些不滿意的部分都隨著上一次文明的毀滅而煙消雲散,滿意的部分就被保留下來,作為下一次文明的開始。

在以往的工作研究中,我發現在偏遠的西南少數民族地區,當地人的傳統服飾上都有大量的「卍」字符、「太極」、「河圖洛書」等古老圖形。雖然在中國的主流學術界對玄學和神學是排斥的,認為那是迷信和唯心的東西,他們把所有的認知都歸攏到所謂的「實證科學」這個範疇裡去,以至於中國的歷史在這種極端的、偏激的觀念下被扭曲,只相信眼睛看到的事物,所以中國歷史被局限在有文字可考的3300年前左右就斷代了,之前的歷史被視為「神話傳說」,這讓中國人自己都找不到真正歷史的根源。

說到「卍」字符,在先秦之前這些史前文明留下的人種就已經遷徙至西南地區,在他們的古老文字、經卷和服飾上都大量保留著「卍」字符。如今在無神論橫行的中國內地只能從文物古蹟中看到「卍」 字符的影子,因此很多現代人都說不出「卍」 字符的含義,可是少數民族早已把「卍」字符視為神聖的符號,作為吉祥如意的象徵被大量頻繁的使用著(圖2、3)。


 
圖2:布依族刺綉:四面八方的「卍」字符

 

圖3:貴州苗族蠟染上的「卍」

彝族人還保存了一種非常古老的太極圖,就是現在太極的雛形,更重要的是大家現在熟知的河圖洛書和彝族人息息相關。實際上自周文王根據河圖洛書推演出六十四卦後,河圖洛書又再度消失了,一直到宋朝人們都不知其為何物,只聽說自古傳下一句「河出圖洛出書」的古語,連春秋時期的孔子都發出一句感嘆:「鳳鳥不至,河不出圖,吾已矣夫!」意思是鳳鳥都不來了,河圖洛書都消失了,我這一生也就完了吧?可見河圖洛書消失已久。直到南宋時期朱熹派弟子蔡季通從四川大涼山的彝族人手中得到了被稱為「天地自然河圖」 的古太極圖(圖4),以及河圖和洛書共三張圖(圖5、 6)。朱熹後來根據河圖洛書才寫出了《周易本義》,成為了繼孔子之後對中國教育界影響至深的大教育家和理學家。從彝族古籍資料中我們可以看出當時彝族的先人們掌握著對宇宙天文學的極高認知。這些古老的圖形從遠古至今一直被西南的少數民族繡在服飾上(圖9),因為他們知道這些符號具有神聖的含義,能夠保佑他們平安吉祥,所以只有在節日祭祀和婚喪嫁娶等最重要的場合時才會穿戴。

圖4:彝族古經卷《那史》中的古太極圖

圖5:彝族古經卷《那史》中的「天數」,即河圖

 

圖6:彝族古經卷《那史》中的「地數」,即洛書

 圖7:苗族背帶上的古太極圖形

還有一些其他的古老圖形,如古洛書符、八角星紋等代表著上一期人類文明的宇宙天體運行圖像,在這一期人類文明中因為天體的運行軌跡和人類的對應關係已經發生了變化,因此有些圖形符號已經淡然消失在這茬人類歷史的長河中了,這裡就不多做介紹。

我發現在西南少數民族的文化中有大量這些古老圖形的痕跡,他們為什麼要保留這些古老圖形呢?直到看了李洪志大師的相關講法,我才恍然大悟。李洪志大師在講法中說到:

「我可以告訴你,中國西南的少數民族為什麼那麼多,而且和中國近代五千年的文化好像也有隔絕,其實這些人是五千年文明以前留下來的人種。一次我開著車去雲南的時候,一路上那些神就跟我講這些少數民族都是活化石、很古老。」(《大法洪傳二十五周年紐約法會講法》)

 「其實不只是氣功是久遠年代留下來的,太極、河圖、洛書、周易、八卦等等,都是史前遺留下來的。」(《轉法輪》)

在讀到李洪志大師這兩段講法時我突然領悟到這些古老人種和他們所承載的古老文化被保留到今天成為「活化石」的深意,一切都不是偶然的,這一切都是神為了今天大法洪傳而做的種種鋪墊!這些古老的種族是經過了一次次嚴酷的「大淘汰」後被保留下來的。

大洪水之後,這些人類帶著上一次史前文明的記憶和神給予他們的「封贈」走下崑崙山,繁衍生息,一路向東遷徙,形成了不同的氏族後逐鹿中原,又在各朝代的更迭中演變為不同的民族,分布在中華大地。許多西南少數民族已經完成了他們的歷史使命,在先秦時期進入雲南、貴州、四川等西南地區成為史前文明的「活化石」被保留至今。

李洪志大師在講法中說到:「史前發生過多次人類的劫難,留下了很少的生命,只有對神充滿正信的人才能留下來,可是在任何一次人類的復興中都沒有發生過象大法弟子這樣的修煉。沒有過,所以沒有參照。」(《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在大洪水泛濫之際,正是上次人類文明道德最敗壞之時,這些倖存的先民們因為心懷對佛、道、神的正念正信而保持了良好的道德,從而能夠被神佛保留下來。他們除了肩負著繁衍後代的責任外,也承擔著在下一次文明開創之時傳播對佛、道、神堅定信念的種子,等待各宗教慢慢形成後在中華大地遍地開花,而這一切都是為最後末法時期的大法洪傳而做的層層鋪墊。

大洪水是人類兩茬文明的分水嶺,也是我們本次文明的開始。時至今日,又一個五千年就要過去了,人類已經到了末法時期的末劫時期,又走到了瀕臨毀滅的最後關頭,過去的一切都將成為過眼雲煙。在人類最敗壞之時,創世主帶著宇宙大法來到人間洪傳,為今天世人打開一扇通天之門,千辛萬苦等到最後一步的世人啊,切莫錯過這萬古機緣!

在下一節中,我們將繼續跟隨歷史的車輪,講述各少數民族的發展演變之路,尋找少數民族文化中神傳文化的光芒。

(未完待續)

 

從中國的少數民族看神傳文化(四):問鼎中原——上古時代的民族融合(上篇)

從中國的少數民族看神傳文化(四):問鼎中原——上古時代的民族融合(上篇) wenyi 周六, 06/06/2020 - 02:20
GZ


【正見網2020年06月06日】

從中國的少數民族看神傳文化

 前言:筆者多年從事藝術教學和研究工作,工作中涉及到很多中國少數民族的課題,在研究中發現少數民族有著非常久遠古老的歷史,但是他們保留下來的很多東西對於現代人來說都難以理解,只是當作神秘文化來獵奇。筆者自修煉法輪大法以來,擺脫了無神論和進化論的毒害,不斷的被大法開啟著智慧,當重新審視這些少數民族的文化藝術時,發現很多常人無法理解的東西都在師尊的講法中一一得到了解答。少數民族的文化藝術同樣應證了神的存在,也是神傳文化的一部分,但是進化論和無神論卻阻礙了世人的回歸傳統之路。特此把這些領悟分享給大家,個人層次有限,如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四)問鼎中原——上古時代的民族融合(上篇)

中國就是一個大舞台,你方唱罷我登場。無論劇本怎麼編排,歷史人物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其實都是為了配合最後一刻正法而做得系統安排。

上篇我們講到少數民族創世史詩中記載了眾神發動一場大洪水把當時不符合標準的所有生命毀掉,只保留了極少數心懷正念的人並給予了他們封贈,讓他們作為下一期的人種開始繁衍生息,這時中國人的主場慢慢開始轉向了中原大地,那麼他們是從哪裡來的呢?

關於中國人的起源,李洪志大師在講法中說到:

「在上一次大洪水當中,上一次人類文明被毀滅的時候是大洪水。地球上海拔兩千米以下的高山都被淹掉了,只有住在兩千米以上的人活下來了。諾亞方舟的事情是真的。這次大洪水西方文化完全被毀滅了。東方文化也處於毀滅,可是住在喜瑪拉雅山和崑崙山一帶的那個山上的人,就像農村人倖免,住在崑崙山裡的中國人活下來了。因為那個時候,東方文化很發達,所以就繼承了過去的河圖、洛書、易經、太極、八卦等等。人們說那是後人誰誰造出來的,那都是他把它又改動了從新拿出來了,根本就不是他造的,都是史前文化。那麼中國雖然留下了這些東西,它在歷史的發展當中,還不止這些,在古代的時候留下的東西更多,流傳中越來越少了。那麼它就是一個內涵很深的、歷史很淵源的這麼一個民族,就是中國。」(《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這些上古時期從大洪水中保留下來的古老人種如今生活在中國西南地區的群山之中並成為了見證歷史的「活化石」。有些民族仍保留了關於祖先來源的傳說,比如在廣西那坡縣和雲南富寧縣流傳的彝族創世古歌《銅鼓歌》中唱到:

「彝家先輩人,
居住在崑崙。
巍巍崑崙山,
綠草嫩生生。
祖輩養牛馬
遊牧度光陰。
古老崑崙山,
處處是畜群
……」

彝族古稱「夷族」,在1956年中共土改運動中被改為「彝族」,他們是上古時期西羌人中的一支,祖先來自於崑崙山。(圖1)

 
圖1:身著民族服裝的雲南富寧縣彝族婦女,他們的祖先來自崑崙山

這些生活在中國西部崑崙山脈的古老氏族在大洪水之前曾擁有高度的文明,當時那裡的地理環境和現在不同,氣候溫暖濕潤,土壤肥沃適於耕種,並且是連接東亞、中亞和西南亞的重要樞紐。崑崙山自古以來就被稱為萬山之祖,是神靈和聖人所在之處,《山海經》記載:「帝堯台、帝嚳台、帝丹朱台、帝舜台,各二台,台四方,在崑崙北。」上古的帝王均在此修建「帝台」用以祭祀先祖和觀測天象,是凡人不可侵犯的神域。在大洪水之前這些古老氏族中的有熊氏、神農氏、有蟜氏等大氏族又分化出不同的部落,其中神農氏的祖先因教化人們掌握醫學、農業和貿易而成為眾部落聯盟的宗主。隨著農業的發展,西部的先民們不斷和中原地區進行貿易活動,他們用玉石、牛羊、馬匹等物品和中原地區換取穀物和種子,歷史上對這些西來的人有一個統一的稱呼——「西羌人」(又叫古羌人,圖2)。

 
圖2:莊學本在20世紀30年代拍攝到一對羌人老夫婦

那麼這些被稱為「西羌人」的先民們是什麼時候開始向中原地區遷徙的呢?

在大洪水之前,宇宙的天象正在悄悄發生著一個重要變化:公元前3000年-2800年閒的這段時間裡,世界各大文明地區的神職人員們都驚訝地發現被視為宇宙中心位置的「天帝」北極星消失了。直到公元前2800年左右,新的北極星又出現了——它就是天龍星座的α星,它替代了原來的織女星成為新的「帝星」(現在變為小熊星座的α星,圖3)。這是大洪水到來前一個重要的天象變化,在2000多年後人們才發現這個天文現象是每25,771.5年出現一次的「歲差」,它是在一個漫長的時間範圍內完成的,儘管如此觀象授時的古人們仍然捕捉到了天上星體的微妙變動,持續的星座位移導致了地表上一切神性活動和天象的對應都出現了偏差,這個極軸運動在很多時代的末期都帶來了大洪水。
 


圖3:從14000年前至今總共發生了3次北極星的變動

在天體發生歲差的這期間地球上的變動也隨之而起。法老胡夫在大金字塔下面修建了一條百米長的隧道,直對著天龍星座的α星,他命令神官們在隧道裡晝夜不停的觀測著這顆新誕生的北極星;在兩河流域蘇美爾人建立的超級城市Uluk正漸漸失去神的護佑,周圍的城邦中充滿動盪並醞釀著一場場暴亂;美洲古瑪雅的大祭司們根據歲差現象推算出了在5000多年後也就是2012年人類將走向終結,隨後新的紀元即將到來。

此時神農氏炎帝的天下傳到榆罔手中時,道德已經衰敗,諸侯氏族間恃強凌弱,爭戰不斷,百姓遭難,天災人禍持續發生……宇宙的規律就是成住壞滅,表現在物質空間就是整個人類文明都走到了盡頭。

天象的變化導致了中國文明的中心從崑崙山開始轉向中原地區,表現在人間就是種族的大遷徙。這是由三位對華夏文明影響巨大的人物促成的:神農氏末代炎帝榆罔、有熊國的軒轅和九黎族的蚩尤,這三位都是神農氏的族人,同樣也是神農氏時代的終結者。

對於這三位著名的歷史人物大家都很熟悉,但是從修煉人角度來看每一個劇情都是有精心安排的,每一個人也都是為了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而扮演著不同的角色。有黑就有白,有主就有次,陰陽運作,相生相剋。這時隨著天象的變化他們要完成一個重要的使命,那就是 「問鼎中原」。

最先占領中原地區的是被稱作「戰神」的蚩尤。他首先脫離了炎帝的管轄,帶領著威猛善戰的九黎軍團占領了黃河流域的大部分地區,成立了八十一個部落成為中原地區的新霸主。而隨著軒轅威望的不斷提升,諸侯們不斷歸附於他,最終炎帝榆罔與軒轅在阪泉的曠野展開了激戰,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阪泉之戰。雙方經歷三場大戰後,軒轅大勝,炎帝臣服,並主動讓位於軒轅,軒轅屬土德,從此被稱之為「黃帝」。接下來黃帝和炎帝要聯手做一件大事——征討蚩尤。在各地諸侯的支持下炎黃二帝發動了這次被載入史冊的世紀之戰(圖4)。


 
圖4:黃帝和炎帝結盟

中華文明的大幕就是以這場戰爭為序幕開啟的,很多史書上都記載了關於這場戰爭的情景:黃帝與蚩尤九戰九不勝,蚩尤作大霧瀰漫三天三夜,風后在北鬥星座的啟示下發明了指南車,才助黃帝衝出大霧。隨後黃帝又在九天玄女的幫助下製作了80面夔皮鼓,夔是東海中的神獸,「狀如牛,蒼身而無角」,「入水則必風雨,其光如日月,其聲如雷」。黃帝用其皮蒙鼓,又用雷獸之骨作鼓槌,「聲聞五百裡,以威天下」。黃帝與蚩尤的戰爭延續了不少時日,最後的決戰進行於冀州之野,《山海經·大荒北經》記述到:黃帝呼喚有翼的應龍畜水,以便淹沒蚩尤軍隊,蚩尤也請風伯、雨師相助,一時風雨大作,黃帝軍隊再次陷入困境,危急中黃帝只得請下天女旱魃阻止風雨,天氣突然晴霽,蚩尤軍隊驚詫萬分,黃帝乘機指揮大軍掩殺過去,取得了最後勝利。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涿鹿之戰(圖5)。

 
圖5:涿鹿之戰

黃帝的勝利來之不易,而勝利以後又遇到很多新的困難,不僅旱神女魃制止了大風雨後神力大減,不能馬上回去;應龍參戰以後,也沒有及時回到天庭行使作雨的職責,使地上連續大旱數年。近代環境考古研究發現:距今5000年至4000年間發生過一次自然氣候的聚變,不斷升高的氣溫,持續的降雨和不斷融化的冰川都在聚變中驟然停止。距今5000年前後從遼東半島到長江三角洲留下了海退的遺蹟,從距今4700年開始又發生了小的波動。涿鹿之戰中那些被神力招喚來的暴風雨及其後的乾旱,正好與氣候由平穩到波動的情況相合,可見這些神話不是全無根據的,它們濃縮了對過去的回憶。

史書記載:黃帝大勝後「合鬼神於泰山之上,駕象車而六蛟龍,畢方並錆,蚩尤居前,風伯進掃,雨師灑道,虎狼在前,鬼神在後,騰蛇清角(清角是古代一支悲涼激越的樂曲)」,意思是說黃帝勝利了,原來的敵人——蚩尤、風伯、雨師和東方的神靈都降服了。涿鹿之戰的勝利有力地奠定了華夏文明在中原的基礎,並起到了進一步融合各諸侯部落的推動作用。

黃帝「乃修德振兵,治五氣,藝五種,撫萬民,度四方」(《史記》五帝本紀),獲得了天下各族的一致擁戴。戰爭之後,他以德治國的思想還表現在對九黎族戰俘的仁慈上。據《拾遺記》記載:黃帝殺了蚩尤之後將九黎部落中善良本分的人遷徙到鄒(今山東濟寧微山湖壹帶)、屠(今陝西西安)以及黎國(今山西省長治縣)這三個地方,並給予他們封地。這些就是今天漢族中鄒姓、屠姓、蚩姓、黎姓等姓氏的先祖,他們後來漸漸融合成為華夏部族的一部分。同時黃帝將兇殘暴惡者遷居到北方的寒冷之地,其餘的蚩尤殘部則四處流散並退回到長江中游的湖北、江西、湖南一帶建立了三苗部落聯盟,成為「三苗」(《國語·楚語》中寫道:「三苗,九黎之後也。」)。三苗後來逐步發展成為今天的苗族,苗族婦女的「大牛角」頭冠正是對祖先蚩尤的紀念(圖6)。

 
圖6:貴州省黔東南州雷山地區苗族服飾,大牛角頭飾是對祖先蚩尤的紀念

史書中這寥寥幾筆在歷史進程中卻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神農氏從此分化出兩支:以黃帝血脈承傳的華夏一族成為五千年文明大戲的主角;以蚩尤血脈承傳的九黎族後裔則盤踞於周邊地區,在日後逐漸發展成其他少數民族,和漢族一起不斷擴充著中國的版圖並一起上演了一場五千年華夏文明的大戲。此時最早的民族概念逐漸形成了,開始由「氏族」轉向「民族」,而這一切都為相生相剋、陰陽運化的結果。

(未完待續)

 

從中國的少數民族看神傳文化(四):問鼎中原——上古時代的民族融合(下篇)

從中國的少數民族看神傳文化(四):問鼎中原——上古時代的民族融合(下篇) wenyi 周日, 06/07/2020 - 02:20
GZ


【正見網2020年06月07日】

前言:筆者多年從事藝術教學和研究工作,工作中涉及到很多中國少數民族的課題,在研究中發現少數民族有著非常久遠古老的歷史,但是他們保留下來的很多東西對於現代人來說都難以理解,只是當作神秘文化來獵奇。筆者自修煉法輪大法以來,擺脫了無神論和進化論的毒害,不斷的被大法開啟著智慧,當重新審視這些少數民族的文化藝術時,發現很多常人無法理解的東西都在師尊的講法中一一得到了解答。少數民族的文化藝術同樣印證了神的存在,也是神傳文化的一部分,但是進化論和無神論卻阻礙了世人的回歸傳統之路。特此把這些領悟分享給大家,個人層次有限,如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四)問鼎中原——上古時代的民族融合(下篇)

上篇講到黃帝和炎帝聯手挫敗了蚩尤之後,實行仁政「乃修德振兵,治五氣,藝五種,撫萬民,度四方」(《史記》五帝本紀)獲得了各個部落聯盟的支持。阪泉之戰和涿鹿之戰改變了部落聯盟時代的格局,黃帝成為了新的宗主,為華夏文明的開創和繁榮奠定了基礎。

黃帝之後又出了一位賢明的君主——堯,在他主政時期發生了三件大事徹底改變了中國的格局。第一件大事就是在舜的建議下把當時「四罪」——共工、歡兜、鯀和三苗流放到周邊去開疆拓土。據《尚書·舜典》記載:「三苗在江淮、荊州數為亂。於是舜歸而言於帝,請流共工於幽陵,以變北狄;放歡兜於崇山,以變南蠻;遷三苗於三危,以變西戎;殛鯀於羽山,以變東夷:四罪而天下咸服。」這是繼黃帝發配九黎族戰俘之後的又一次重要的民族分化,「北狄、南蠻、東夷、西戎」就是中國現在各少數民族的起源,中國的版圖開始以多民族共融的格局出現。(圖1)


 
圖1:中國上古時期多民族共融的格局

第二件大事就是堯在位期間,爆發了一場史無前例的大洪水。這場大洪水把地球上幾乎所有的文明和人類全部毀滅,一切都重新洗牌,建立新的秩序。上篇我們談到:神只保留了極少數人作為新文明的人種,整個神州大地被洪水覆蓋,之前的萬國聯盟時代在一片汪洋中成為歷史,而居住在崑崙山附近的人被保留下來為日後華夏文明的開拓做準備。從這點上,我們有理由相信當時堯帝一族所處的位置就是在崑崙山一帶,所以他們能躲過洪水得以倖存。

在大洪水期間,堯把王位禪讓給舜時說了一句非常重要的話:「諮!爾舜!天之歷數在爾躬。允執其中。四海困窮,天祿永終」(引自《論語》的《堯曰》篇)。意思是「天的變化規律在你手中,要由你親自來掌握,你要好好地把握住『中』!否則我們的天祿將在這四海滔滔之中永遠結束了。」這個 「中」是方位之中,是天下之中,這也預示著「中國」這個名稱在近代的深刻含義。那麼新的天下之「中」在哪裡呢?夏至那一天,正午影長一尺五寸的地方就是天下之中。上篇我們說到在大洪水前後,宇宙天象發生的歲差現象使天下之「中」發生了偏移,隨著天上星體的變動,「中」的位置由崑崙山一帶逐漸轉向了現在河南省嵩山地區,那裡就是新的天下的中心,那裡至今還留有周公當年的測影台(圖2),而占據天下中心的國家就是——中國。自此以後各朝代的更迭變換都圍繞「問鼎中原」而展開,這就是中國古人「居中而治」的政治觀點,因為誰占據了「中心」的位置,誰就是中心之國的天子。

 圖2:河南嵩山周公的測影台

我們看 「中」字的甲骨文造型就來源於古代測量日影的工具(圖3、4)。這種天文與人文的對應關係正是中國文明形成的基礎,先人們對這一問題的思考和論述精審而深刻。


 
圖3:「中」字的演變

 
圖4:北京古天文台中用來觀測日影的「表」

李洪志大師在講法中曾談及到這次大洪水,使我們更加深刻理解了近五千年來人類文化的演變過程:

 「大家知道在這次人類文明初期,四五千年以前,我們地球上曾經出現過一場大洪水,整個歐洲白人的文明完全被摧毀了。當然遺留下來的遺蹟很少,就是從一些個文物古蹟當中還可以看到一些過去史前的東西,比如說從遠古希臘文化遺留下來的一些出土文物中還可以找到一些史前文明存在的線索。在東方,大洪水後留下的東西相對比較多一些。大家知道大禹治水的故事,當時水很大,水退了之後呢,大禹就帶著人把被水淹的土地中的水放出去,在歷史上有這樣的記載。人類當時的那個古老文明、上一個時期的文明被大水毀掉了,但是中國人的祖先有許多人在大水後活下來了,文明留下的也比較多,而西方人活下來的比較少,所以現在的西方文化是一個全新的文化,沒有任何古老歷史的全新文化,這樣也使中國的古老文明有了很淵源的歷史,而且和現在的科學走的路也不是一樣的。

  那麼這些古老的文明當中,就有許多現在人還搞不懂的東西,同時與現代的文化是脫離的,所以很多人包括西方人也知道,在中國這個地方有許許多多神秘的東西、現代人搞不懂的東西,中國人自己也知道。在中國這個地方啊,有許多古老的文化還不能被現代人認識。有的人聽到了、看到了,但是也解釋不了,也沒有人去把它這些古老的東西拿出來給人們去講一講。因為中國人祖先當時剩下的比較多,所以上古的文化就遺留下一部份來。

  過去上古時的中國種族的中心地帶不是現在的黃河流域,是處於新疆這一帶。當時這個民族最繁盛的時期也是在這一帶。因為崑崙山靠近這一帶,周圍地勢比較高,當年那場大水高達到兩千多米,淹了整個地球,有很多人在大水爆發的時候跑到了崑崙山上,活了下來,遺留下來一些上古時的文化。比如中國現在還有一些人搞不懂的,河圖啊、洛書啊、太極呀、先天八卦啊等等,還有今天人們所認識的一些古老的氣功。(引自《新加坡佛學會成立典禮講法》)」

第三件大事就是大禹治水。禹姒姓,名文命,史稱大禹、帝禹、神禹,為夏後氏首領、夏朝開國君王。同時大禹又是黃帝的玄孫,顓頊帝的孫子,鯀的兒子,是黃帝真正的直系血脈。禹的父親鯀及其他的族人們一起被發配到東部成為東夷,後因治水不力被處死。其子大禹負罪治水,十三年三過家門而不入最終治水成功。史書中所記載的大禹的出身,證實了夏後氏一族的出處。司馬遷《史記·六國年表》言:「禹興於西羌。」《集解》皇甫謐曰:「孟子稱:『禹生石紐,西夷人也'。」《蜀王本紀》:「禹本汶山郡廣柔縣人,生於石紐。」很多史籍都記錄了大禹為「西羌人」,石紐就是今天的四川西北汶川地區,那裡從古至今都是羌人的聚居地(圖5),現在流傳於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和北川羌族自治縣的「花燈戲」中有《大禹治水》的戲目,其中一段唱詞如下:

先有天,後有地,後有人,有男有女。
先來唱,在下面,是戴帽子的漢人。
在我們上面,是穿靴子的藏人。
居中間的是羌人。在這喜慶的日子裡,
歌唱我們的民族,歌唱我們的祖先。
山有樹,樹有根,我們來唱羌族的根。
最能幹的「耶格西」,是他疏通了九條河,
時間用了八年整。第一次路過家門口,
聽見孩子的哭聲,可他心中只想到,
還有野獸未消滅。第二次路過家門口,
聽見孩子的笑聲,頓覺渾身是勇氣。
第三次路過家門口,看見孩子已長高,
毅力倍增氣昂昂,九條河水定疏通,
天大困難嚇不倒
……


 
圖5:四川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載歌載舞的羌族姑娘

這段唱詞中的「耶格西」即大禹的羌族名字,歌頌的是大禹治水三過家門不入的典故,而當地人世代把大禹視為他們的先祖和英雄。
    
大禹治水之時有三件法器助陣:開山斧、避水劍和河圖洛書。大禹反覆觀測天象,根據河圖洛書的演化,推算出天地的對應關係。他走遍了大江南北仔細勘察地形,用開山斧劈開龍門和伊撅,鑿通積石山、青銅峽及九條山脈,用避水劍疏通了九條大河使之暢通無阻流進大海,築堤修治了九個大湖,耗費十三年終於治理了洪水,把新的地形地貌繪製成地圖並重新命名,史稱「禹跡圖」(圖6)。

 

 
圖6:宋朝石刻「禹跡圖」,傳自大禹治水時所勘測繪製的九州地圖

作為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王朝的帝王,大禹一生中做了許多奠定中華文明基礎的大事。他根據星象分野——也就是星空中二十八星宿和四象在大地上的投影(圖7)重新劃分了九州。他又創立了賦稅制度和五服制度,每個州設立十二個師,每五個諸侯國任命一個五長,讓他們恪盡職守,建功立業,最終使國界延伸至五千裡。大禹為人勤勉仁厚,品德高尚,《史記.夏本紀》中這樣描寫大禹:「禹為人敏給克勤;其德不違,其仁可親,其言可信;聲為律,身為度,稱以出;亹亹穆穆,為綱為紀。」在他的感召下,華夏族的聲威教化傳遍五湖四海。天下各諸侯都認為大禹賢明,因此都推崇和採用大禹所明確設立的法度禮數和聲音樂律,尊奉他為山川神靈的主宰,這為後朝禮樂制度的確立和推行奠定了基礎。眾所周知,崇尚禮樂是華夏族區別於其他諸族的一個顯著特徵,「禮」作為一種維繫社會各階層等級秩序的制度,對中華文明的發展起到了相當重要的作用。


 
圖7:中國古代星象分野圖

由於大禹治水有功並具備高尚的德行,舜去世後傳位給大禹,大禹在塗山召見三十三位諸侯,成立了中國第一個王朝——夏朝,定都陽城(今河南登封東部)。其後大禹制定《洪範九疇》作為管理國家的法則,並把各諸侯所供之金鑄成九鼎,象徵九州,代表著從此以後天下共主,九鼎至尊即為天子,享有統治天下的權力。

大家知道中華文明起源於華夏族,這個「華」字源於華胥氏。自華胥氏誕下女媧和伏羲後,女媧、伏羲又誕下少典,少典又生黃帝,直到大禹,至此「華夏族」形成,以「禮樂教化」成為圓融天下之道,和各族裔們胼手胝足在神州大地上演繹了一場中華文明的精彩大戲(圖8)。

圖8:宋代石刻地圖:華夷圖

(未完待續)
 

 

從中國的少數民族看神傳文化(五)朝代更迭演大戲,此起彼伏為法來

從中國的少數民族看神傳文化(五)朝代更迭演大戲,此起彼伏為法來 wenyi 周一, 06/22/2020 - 02:07
GZ


【正見網2020年06月22日】

前言:

筆者多年從事藝術教學和研究工作,工作中涉及到很多中國少數民族的課題,在研究中發現少數民族有著非常久遠古老的歷史,但是他們保留下來的很多東西對於現代人來說都難以理解,只是當作神秘文化來獵奇。筆者自修煉法輪大法以來,擺脫了無神論和進化論的毒害,不斷的被大法開啟著智慧,當重新審視這些少數民族的文化藝術時,發現很多常人無法理解的東西都在師尊的講法中一一得到了解答。少數民族的文化藝術同樣應證了神的存在,也是神傳文化的一部分,但是進化論和無神論卻阻礙了世人的回歸傳統之路。特此把這些領悟分享給大家,個人層次有限,如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五)朝代更迭演大戲,此起彼伏為法來

都說中國的文化是神傳文化,當我們回顧這五千年歷史時,一幕幕大戲映入眼帘。從人的這一層理來看,中國的歷史就是王者治國,兵征天下,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但是從宏觀來看,中國歷史的每一階段都是為讓眾生在大法洪傳之時能夠認識和理解「真、善、忍」的內涵而做的層層鋪墊。只要我們仔細體察,就會發現「真、善、忍」的內涵始終貫穿於整個五千年歷史之中。從這個角度來看,神傳文化就是在末劫之時幫助眾生理解和同化「真、善、忍」,神利用五千年鋪陳的各種因素啟發、指引人們在滾滾紅塵中找到返本歸真之路,每一朝代的歷史、思想、文化都在幫助構建成今天這樣一個修煉環境。大法的洪傳真正的開闢了一條人成神之路,這是開天闢地頭一次。

對於修煉,李洪志大師在講法中說:

「我們知道,都在講修煉、修煉。什麼是修煉?其實沒有多少人真正明白它真正的含義。修煉哪,就是成就生命。不是宗教中就是修煉,也不只是修煉團體是修煉。如果這個宇宙在不行的時候開創的這個三界,尤其今天的人類社會,收留在這的全是代表著高層巨大生命與群體的生命,那這個社會將是怎麼樣一個社會、應該怎麼樣去對待它?大家想想,這可不是個簡單問題。其實他能夠來到人類社會他已經來到了修煉的環境了。我一直在講,這個整個社會其實就是給我們大法弟子開創的修煉環境。你不在宗教中,你在社會中修煉,那各行各業不都成了你的修煉場所了嗎?其實還不止是這些,那人不也都在這個修煉環境中了嗎?!歷史上有這樣的社會嗎?!

  每一個社會的階層,每一個社會的環境,每一個社會的不同形式的表現,都在考驗著人心。在生活中發生的每一件事都看著人心的擺放,都在記載著這一切。為什麼神韻一場秀就能把人度了?他有那個基礎、環境嗎?我一直在講,神韻哪,來的觀眾不簡單,不是隨隨便便進來的;他已經有了那個基礎了,在社會上他已經被選定了,他能夠得到這個機緣,才能走進那個劇場的。也就是說,在人類社會中、在這個大環境中,他已經在修煉了。」(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神韻展現了中國五千年神傳文化的精髓,喚醒了每位觀眾內心深處對中國的回憶,而這因緣正是在這五千年的朝代更迭中結下的。從崑崙山上一個小小的氏族開始,炎黃子孫們逐步繁衍發展遍布神州大地,形成了今天這樣一個多民族共融的格局。華夏族和其他民族如同陰陽兩種物質在人間的體現,中國的歷史基本上就是圍繞著民族之間的關係展開的(圖1)。


 
圖1:中華各民族分布圖

縱觀中國歷史,如果站在「民族」這一基點上來看,自漢代形成「漢族」以來,漢族建立的大一統王朝有三個:隋朝、漢朝和明朝;由少數民族建立的大一統王朝有兩個:元朝和清朝。而秦朝之前至夏商周,只有華夷之辯,並無民族之分。原本華夏族和蠻、夷、戎、狄諸族以方位區分地域,經過合縱、連橫、兼併和爭戰,又形成了新的國,原來的夷狄之邦也逐漸發展成秦、楚、吳、越這樣的強國(圖2)。楚國吞併了南方的庸人、百濮、麇人後成為戰國七雄中最強大的國家;而秦國吞併了西戎十二國、巴國和蜀國後,也成為七雄之一。建立唐朝的李唐家族擁有一半的鮮卑族血統,唐太宗李世民的祖母、生母和皇后均為鮮卑人。在剩下的歷史中,三國兩晉南北朝、五胡十六國、五代十國、兩宋、遼金、西夏等朝代,均為各民族分權自立為國的時期。正所謂: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中國的五千年歷史正是由炎黃子孫演變而來的多民族共融的歷史,在分分合合、你進我退、相輔相成中運作演化出不同的朝代。在宇宙正法中,人類怎樣突破過去的觀念,怎樣看清歷史的迷霧,怎樣在一個反理的環境中經歷魔難消除業力,從而找尋到真理後走出來,這就是神傳文化的核心——修煉。那些越接近「真、善、忍」宇宙特性的朝代越繁榮昌盛,背離「真、善、忍」宇宙特性的朝代則表現出衰敗之象。從宏觀角度來看,歷史上的敵不再是敵,患也不再是患,在一次次戰爭和融合過程中,中國不但沒有消亡,反而海納百川越來越大。


圖2:春秋戰國形勢圖

在這五千年的演繹中,「真、善、忍」的內涵貫穿其中,層層鋪墊。古人如何理解「真」呢?老子曰:「質真若渝」,「修之於身,其德乃真」。莊子又言:「真者,所以受於天也,自然不可易也。故聖人法天貴真。」說真話、做真人、修真養性、返本歸真作為古人的道德觀,上升到治國之道其表現就是「依法治國」。以秦國為例,為何它可以在亂世中一統天下呢?我們回顧歷史就會發現,秦國相對而言更符合宇宙「真」的特性——其具體表現就是它採取了法家治國的手段,以推行「法治」來達到國家的高度集權統一,使國家內部形成了一套以法制為基礎的管理系統。無論是在農業、經濟還是軍事上都嚴刑峻法,因此整個國家在高壓下快速發展 (圖3)。


 圖3:統一文字後的小篆《嶧山碑》,記錄了秦始皇的豐功偉績,由李斯書寫

但是因為過於「真」,而沒有「善」和「忍」的相應平衡,又會被宇宙特性所制約,其表現就是殺伐決斷,不講「仁愛寬容」,因此秦國在短短的十三年歷史中,雖然能夠快速占據整個中原地區,統一度量衡、文字、貨幣和文化思想,但是由於秦朝重賦稅、嚴苛法、濫用民力的政策,遠遠超出了人民的承受力,最後導致秦朝的早亡(圖4)。

圖4:秦兵馬俑:秦始皇陵墓的地下守護者

和秦國相似的還有大蒙古國,由成吉思汗建立的帝國擁有當時世界上最大的疆域面積,而這支令中原地區頭痛久矣的「外患」,其實也和中原人一樣同是炎黃子孫。自夏朝末代皇帝桀的後裔淳維逃到北方建立匈奴開始,這支彪悍的民族就是中原地區最大的外患,後經幾個世紀的消長融合演變為蒙古部族。這個由多民族融合而成的超級帝國和秦國一樣推崇「法治」,成吉思汗頒布了世界上最早的憲法「成吉思汗法典」,將行政權及司法權分開,建立了一套有部落民主色彩的君主政體制度,這讓蒙古帝國具有高度的集權統一,這種原則性和制度化也是「真」的體現,但是由於殺伐太多,所到之處生靈塗炭,尤其元朝時期對待漢人不能包容,「善」和「忍」不夠,失去了民心,終被明朝代替(圖5)。


圖5:藍色區域為1248年蒙古帝國的版圖

對於「善」中國自古就講「積德成善」,做善事結善緣。老子把「善」又提升到一個更高的境界:「上善若水,水利萬物而不爭」,老子講的「善」就像水一樣,能夠通利萬物,而不與萬物撞擊。「真」在人中派生出「仁、義、禮、智、信」。而唐朝正是能把「上善若水」和「仁、義、禮、智、信」結合在一起的王朝,「真、善、忍」兼具。大家知道唐朝是中國古代社會發展的頂峰,開明包容的民族政策正是推進唐朝快速發展的重要原因。李唐家族有一半的胡人血統,因此對待各民族都很包容,整個社會幾乎沒有民族隔閡。唐太宗李世民對各民族的基本態度是「降則撫之,叛則討」,如果周邊各民族不與唐朝對抗,則對其實行「羈縻」政策;反之,對於執意侵擾內地或對唐有嚴重威脅者,就會用武力解決。唐朝還採取了遣使招撫、恩威並施、和親柔化等多種民族政策以安撫和穩定周邊各個民族。其中最有成效的就是和親柔化政策。唐朝立國289年,與吐蕃、吐谷渾、突厥、契丹、奚、回紇、于闐、寧遠國和南詔九個少數民族政權和親29 次。以前中原的「外患」們都成了唐朝的「親家」,此舉不但穩定了民族關係,還把中原的神傳文化、思想、藝術及生產技術傳播至當地。唐太宗寬闊仁愛的胸襟感化了周邊民族,使萬邦來朝,大唐文化廣傳四海,唐太宗被尊為「天可汗」,因為唐朝兼具了「真、善、忍」,這就使唐朝將中華文明推上巍峨頂峰,成為最光耀奪目的華章(圖6)。


 圖6:文成公主和松贊干布像

「忍」在中華五千年文化中被視為一種大智慧。孔子曰:「小不忍,則亂大謀」。在五千年的歷史中,神從各個角度塑造出關於「忍」的故事讓人們理解其內涵。韓信和岳飛都是具有大忍之心的英雄,同時也兼具著「真」和「善」,因此他們可以為真理而放棄生命,成為千古流芳的英雄。如果只是一味的逆來順受就會軟弱可欺,比如宋朝就表現得非常懦弱,耗費149年抵抗遼、金的騷擾,在一次次的巨額賠償中最終亡國。我們發現只有「真、善、忍」三者兼顧才能帶來長治久安。比如清朝正是因為能做到「真、善、忍」三者的兼顧,因此這個由少數民族建立的王朝,才可以和四億漢人共生共榮近三個世紀。他們靠的不僅是法治,更是對其他民族思想文化的包容,換來的是滿漢文化大融合及中國近三個世紀的穩定。唐朝和清朝都是中國歷史上的盛世時期,但不同的是,清朝完全是由少數民族建立的政權,由於在此之前還經歷了蒙元時期的苛政統治,中原百姓極為排斥外族,清政府的管理難度可想而知。面對這樣的局面,清軍在入關之後,吸取了前朝蒙元的慘痛教訓,積極調整了對待漢人的政策,尤其康熙大帝執政後大施仁政,實行了一系列「安民」和「惠民」的政策,迅速恢復和發展了社會經濟,特別是「永不加賦」和「攤丁入畝」的改革措施,廢除了在中國實行了兩千多年的「人頭稅」政策,這樣大大緩解了百姓的負擔,使清朝人口快速增長。為了緩和滿漢之間的矛盾,康熙大帝廢除了八旗貴族們的「圈地運動」,實行「更田制」把明朝藩地交回給原來耕種的人民,這一舉動不僅贏得了民心,使耕地面積劇增,迅速恢復了農業生產(圖7)。


圖7:康熙御製耕織圖彩繪本

康熙大帝的另一項偉大舉措是修建了孔廟,親自賜匾額「萬世師表」(圖8)。作為天子他曾三次對孔子像行三拜九叩大禮,甚至還親自祭拜孔墓,這些舉動是向世人宣示:滿族人也同樣接受中原文化,並以儒家思想作為治國之道。這一舉措立刻贏得了士大夫們的尊重,稱讚康熙為「千古一帝」,換來的是紀曉嵐、劉墉、李鴻章、曾國藩、林則徐、張之洞、左宗棠、胡雪岩等這些漢臣的忠心耿耿,他們鞠躬盡瘁為清朝的繁榮立下了汗馬功勞,這不正是大忍之心的智慧嗎?


 、
圖8:康熙大帝為孔廟御筆親題匾額

雍正即位之後,提倡「因俗利導」;乾隆也認為應該要「從俗從宜」、「因俗習為治」。因此清廷在邊疆地區實施了一系列有效的民族政策,比如尊重蒙古和西藏地區人民普遍信仰藏傳佛教的特點,提倡信仰藏傳佛教,此舉獲得了這兩個地區民族的支持和擁護。在西南地區則主要推行「改土歸流」政策,在新疆回部推行「伯克制」,在蒙古地區推行「盟旗制」等,都是根據當地的民族特點和社會現狀採取的民族政策。清朝以包容換來了民族融合,因為符合了宇宙「真、善、忍」特性,得到的就是長安久治和繁榮昌盛(圖9)。


 
圖9:雍和宮供奉的未來佛——彌勒大佛造像

李洪志大師在《轉法輪》中寫道:「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當我們用這個標準來衡量周圍的一切時,就能分辨出真正的善與惡、好與壞、真與假。人如此、國家亦然。神在五千年的歷史中運用各種方式詮釋著「真、善、忍」的內涵。「找回傳統路通天」(引自《再造》,李洪志),在這歷史大戲的最後一幕,當宇宙大法在人間洪傳之時,與其相反的「假、惡、鬥」中共黨文化也鋪天蓋地而來。在這種文化的帶動下,中華民族的融合史被篡改成民族鬥爭史,神傳文化的光芒被無神論和進化論的假說掩蓋,傳統的普世價值觀被假大空、為私為我的價值觀所替代。西來的幽靈「共產主義」切斷了中華文明的根脈,馬克思、恩格斯成了中國人的「祖宗」,在這種洗腦思想的帶動下,天理無存、人倫喪失、骨肉相殘、人人為近敵,人們在與天、地、人的鬥爭中逐漸失去了善念,使國家走向分裂的危險:江澤民撕毀康熙大帝簽訂的《尼布楚條約》,把中國的領土100多萬平方公裡拱手送給俄羅斯;暴力獨裁引發的新疆和西藏問題,使之分離傾向越發嚴重;本來燿眼的東方明珠——香港,今日卻在暴力獨裁下搖搖欲墜……更可怕的是,「假、惡、鬥」的文化隨著利益的驅使被延申至全球,民族矛盾、種族衝突、國際紛爭愈演愈烈,變異的思想和文化衝擊著人們的傳統觀念……在這亂世之中,命運之門已經打開——選擇「真、善、忍」,還是選擇「假、惡、鬥」,每個人的命運就掌握在自己手中。

(未完待續)

從中國的少數民族看神傳文化(六):天工開物

從中國的少數民族看神傳文化(六):天工開物 wenyi 周四, 07/09/2020 - 02:05
GZ


【正見網2020年07月09日】

前言:筆者多年從事藝術教學和研究工作,工作中涉及到很多中國少數民族的課題,在研究中發現少數民族有著非常久遠古老的歷史,但是他們保留下來的很多東西對於現代人來說都難以理解,只是當作神秘文化來獵奇。筆者自修煉法輪大法以來,擺脫了無神論和進化論的毒害,不斷的被大法開啟著智慧,當重新審視這些少數民族的文化藝術時,發現很多常人無法理解的東西都在師尊的講法中一一得到了解答。少數民族的文化藝術同樣應證了神的存在,也是神傳文化的一部分,但是進化論和無神論卻阻礙了世人的回歸傳統之路。特此把這些領悟分享給大家,個人層次有限,如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六)天工開物

前文我們回顧了自上古時期,炎黃子孫們經過不斷分化和融合形成了今天這樣一個多民族共融的格局。在上萬年的歷史演變中,眾神又不斷傳授人類各種技能和知識:伏羲創立八卦,燧人氏傳播火種,有巢氏構木為巢,神農氏嘗百草開農耕,黃帝創造文字,嫘祖養蠶繅絲……正可謂「神授天工,開物成務」,形成了人類社會豐富的各行各業和生機勃勃的景象。

然而,近200年來科學技術的發展逐漸代替了人類沿襲幾千年的傳統生活,人與自然、宇宙的和諧關係隨著技術競爭和資源掠奪發生了本質的變化,今天人類的生活方式徹底被科學技術改變了。在科技信息充斥的現代社會中,人們在做什麼呢?開啟電腦,移動滑鼠,用手機收發簡訊,大多時候我們雙手觸摸到的都是工業製品。科技的發展使人類雙手的功能被抑制的越來越多,我們與自然和傳統文化的距離越來越遠。然而在物慾橫流的今天,傳統文化的血脈在一些少數民族地區依舊世代相傳,這些古老的民族在近萬年的風雲變換中歷盡磨難,他們躲過了大洪水、西下崑崙山、挺進中原、渡黃河穿長江,自先秦時代起進入中國西南的群山峻岭中形成了今天少數民族的版圖。所幸的是,時至今日他們遠離了中原地區的動盪,一些地方仍然維繫著較為傳統的生活方式。我們發現在他們身上一些看似平凡普通的事物背後都和宇宙、天體、神話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閃耀著神傳文化的光芒(圖1)。


 
圖1:雲南省阿佤山翁丁古寨

傳統文化的表現之一就是人類通過手工技藝來創造生活,這是與工業文明相對立的,這些技藝不光是傳統生活的表現,還有其更深刻的內涵。在宇宙末劫之時,假如當一切現代科技蕩然無存的時候,人類將如何繼續生存呢?也許我們從少數民族的傳統生活方式中可以找到一些啟示。本文僅以少數民族衣、食、住、行中的「衣」為例,列舉幾個傳統的手工技藝,供大家參考。

如今南方很多民族仍然保持著用手工製作衣物的傳統,他們眼中最有價值的衣服不是時尚名牌,而是一件順應天時,完完全全靠手工製成的衣服。所以他們可以耗費4年時間來製作一件衣服,但是它卻可以穿其一生、承傳幾代人。這種理念使少數民族們對待傳統服飾的態度非常慎重,衣服就是他們的名片,也是他們的精神寄託。像苗族就擁有一百多種服飾,被稱為「中國民族服飾之最」。唐代大詩人杜甫途經五溪地區時(今天湘、黔、渝、鄂地區),看到當地穿著絢麗衣裳的少數民族,寫下了「五彩衣裳共雲天」的千古絕句。而這正是宇宙天象的人文對映,《史記.天官書》中寫道:「七星為員官,辰星廟,蠻夷星也。」這講了南方諸民族和天上星宿的對映關係:四象之一的南宮「朱雀」,由「井、貴、柳、星、張、翼、軫」七宿組成,第四宿「星」又叫「七星」,她從屬於朱雀,是辰星的廟宇,對映的是人間南方諸民族。《開元占經》又寫道:「七星,赤帝也,主衣裳帝冠被服繡之屬。」七星是赤帝的象徵,赤帝為南方的天帝,五行中屬火德,又稱「炎帝」,號神農氏,共傳17代。在上古時期,最後一代炎帝榆罔和黃帝一起組成華夏部落。七星在天上的職能就是掌管衣裳被服刺繡等手工藝,又司管南方諸族,所以這就是南方很多民族擅長刺繡、印染、紡織等手工技藝的原因。在少數民族女性的服飾上經常可以看到「朱雀」的形像,是其「天格」的身份象徵(圖2),羌族、京族、苗族等民族皆以炎帝供為先祖。

 
圖2:美國芝加哥藝術博物館收藏的苗族「朱雀」銀冠

1.紡線工藝

在四川大涼山深處,彝族婦女們轉動著紡輪紡羊毛,這種工具可能已經使用了30,000多年,在世界各地的古老文明遺址中都找了紡輪的身影,當人們將纖維捻成紗線時,實際上是在形成螺旋,這正是製作一件衣物的開始。在浩瀚的宇宙中,從外太空俯視我們的星系時,看到的也是一個螺旋,螺旋形是宇宙創造的姿態(圖3)。我們在自然界許多地方都發現了螺旋,人類的頭頂上和雙手的指印上也都有螺旋,恆星的周日視運動也形成螺旋,而甲骨文中的螺旋就是回家的「回」字。回家——是我們每一個人內心最深沉的記憶(圖4)。從自然界、人類社會乃至整個宇宙,一切有著內在聯繫的事物都遵循著相同的秩序,而人類的文明正是在這種秩序中誕生的。

 
圖3:古老的螺旋來自宇宙和自然的形態
 
圖4:甲骨文中的「回」字。回家——是我們每一個人內心最深沉的記憶。

2.刺繡工藝

苗族少女們自7、8歲時便開始和母親學習刺繡,製作女紅。到了14、5歲時幾乎每個女孩都掌握了純熟的技藝,而後終其一生刺繡直到手拿不穩針線、眼睛看不清針腳為止。貴州黔東南州施洞鎮的 「剖線繡」是苗繡中的極致工藝,刺繡時要把一根正常的絲線均分成8-16根細線再進行刺繡,通常一件上好的繡衣耗時4年以上(圖5)。這種精益求精的心態體現了苗族人對刺繡工藝的極致追求。當地女孩在出嫁前要和家人縫製好3-5件繡衣作為嫁妝,這是證明女性具有「賢惠和勤勞」品德的重要資本。


 
圖5:施洞苗族的「剖線繡」是苗繡中的極致工藝

針如筆,線如墨,苗族這個沒有文字的民族把他們的歷史用豐富的紋飾語言繡在了衣服上。祖先神靈、史詩古歌、神話傳說以及先人的遷徙之路都變成了苗族女性身上的一個個精美的圖案。每逢重大節日慶典便是苗族女性展現自己的時刻,她們有太豐富的精神世界需要表達,而一身華麗的盛裝勝過千言萬語,這種超越物質的精神追求使這些古老的苗繡具有不可複製的特質(圖6)。

 
圖6:身著盛裝的台江苗寨婦女歡慶苗年

3.銀飾工藝

苗族的祖先們是最早掌握了金屬冶煉技術的古老氏族,所以苗族人承傳了製作精美銀飾的手工藝。苗族女性尤其喜愛佩戴多種銀飾,她們認為銀子是可以避邪的神物,家裡銀飾越多,財富和幸福也就越多。因此從苗族女孩一出生,父母就開始為她攢銀子製作銀飾,直到出嫁那天,新娘子全身佩戴幾十斤重的銀飾出嫁,那是證明自己生存地位的象徵。此外,不同的銀飾還具有不同的象徵意義,貴州雷山地區苗族女性的「大牛角」頭冠代表著對祖先蚩尤的懷念;黃平地區苗族女性的「朱雀冠」對應天上的四象之一朱雀;革一地區的銀衣則嵌滿太陽、神龍、鳳凰、大象、蓮花等吉祥圖案的銀片。這樣一件嵌滿銀飾的盛裝在少數民族眼中是與祖先同在的神衣,他們認為祖先就是來自天上的神靈,所以下手的每一針、每一線都是在神靈的注視下完成的,那裡面富含了整個民族的宇宙觀、以及對天地、自然和生命的認識。(圖7)

 
圖7:貴州省黃平谷隴縣,頭頂朱雀銀冠、身穿銀衣的苗族婦女兒童參加傳統節日蘆笙會

4.背扇工藝

在少數民族眼中,背扇不僅僅是母親背著嬰兒的工具,還是母親連接孩子生命的紐帶,是護佑孩子成長的護身符,更是神靈的化身。少數民族的女性,無論貧富貴賤,對她們後代的繁榮昌盛都懷有無限美好的期盼,因此她們從姑娘時就開始一針一線精心縫製著充滿情感的背扇。苗族人製作背扇時極為慎重,一般要在農閒時選一個安靜的環境,避開閒雜人員靜心的縫製。如果遇到春播季節青蛙開叫就必須停工,否則將來生下的娃娃愛哭不好帶。許多少數民族對背扇的使用有嚴格的規矩,在日常生活、節日慶典和走親訪友時要使用不同的背扇。像貴州省鎮寧縣布依族的織錦背扇,平常不能隨便使用,按照布依族的規矩,只有在人生命的兩頭——幼童時期和死亡時才用。當吃滿月酒時,家人會用準備好的背扇把嬰兒背出來與親友見面,並接受祝福。從這一天起這件背扇就是孩子的保護神,一直妥善保存直到生命的結束(圖8)。

圖8:貴州省鎮寧縣布依族的織錦背扇

背扇上的圖案有著深刻的內涵,它們是連接宇宙和神靈的紐帶,體現了少數民族的神性思維和古老宇宙觀。毛南族的背扇上繡有古老的洛書符和八卦,用以保佑孩子平安(圖9);布依族背扇上連續的萬字符代表著生命永恆和吉祥連綿不斷(圖10);水族背扇上的蝴蝶和代表生命初始狀態的「混沌花」 是護佑族人的生命之神(圖11);侗族背扇上的十個太陽是遠古十日齊出的神話記憶(圖12);壯族背扇上盛開的蓮花象徵著聖潔的品德(圖13)。


 
圖9:毛南族的背扇「扇心」
 
圖10:布依族的背扇
 
圖11:水族的背扇


圖12:侗族的背扇


圖13:壯族的背扇

還有些民族用精湛的手工藝在背扇上記錄了當地的風俗,比如下圖這件廣西環江地區毛南族在祭祀大典中使用的背扇,在只有25厘米見方的絲綢上繡出108個人物,表現了毛南族的「肥套」還願活動,描繪了人們祭祀天地祖先的整個過程,可謂匠心獨具,巧奪天工(圖14)。

圖14:廣西環江地區毛南族背扇的「扇心」

5.印染工藝

 少數民族的染色工藝遵循自然之道,染料取自植物,表現的是白、青、黑、赤、黃五色,對應的是金、木、水、火、土五行。苗族一百多個支系,以顏色區分又分為白苗、青苗、黑苗、紅苗和花苗;彝族以顏色區分,分為黑彝、白彝和紅彝,自然之色轉換為傳統的觀念和制度,這是「天文和人文」的對應,是古人傳統的宇宙觀。玄色和青色是少數民族特有的顏色。什麼是玄色呢?「天地玄黃、宇宙洪荒」,玄色是指宇宙之初天地閒鴻蒙狀態的顏色,是一種特殊的黑色。在《說文》中解釋為「黑而有赤色者為玄」,在古代玄色是代表尊貴身份的高級顏色,其染色工藝極為複雜繁瑣,在中原地區久已失傳,而貴州省黔東南州的苗族仍然保留著這種古老的染色工藝。一匹上好的玄色布料首先需要熟練的織工用手工織出極為細密緊實的平紋或鬥紋棉布,再用複雜的染色工藝經過兩個月不停歇的反覆染色方可製成一匹上等的玄色布料。經過這種工藝製作的布料挺闊而又平整,黑中透紅,在陽光下泛著微微的光澤,散發出陣陣的植物清香,顯得高貴而古樸。當玄色布料完成後,苗族婦女們首先用布料製成中國傳統的「右襟」式製衣,再用精湛的「剖線繡」工藝在絲綢上耗時4年進行刺繡,最後再將這些繡片拼接在玄色衣服上,這樣一件可以傳承幾代人的盛裝才最終完成。(圖15)

 
圖15:古老的顏色——「玄色」

青色也是少數民族喜愛的顏色,古人云:「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可見青色的獨到之處。用菘藍、蓼藍、馬藍、板藍根等中草藥製成青色的靛藍染料,不僅氣味芳香,而且還具有防蟲驅邪的功能。很多少數民族女性都喜歡在棉布上用融化的蠟液繪製出豐富的圖案和紋飾,再用靛藍染布,顯得古樸而典雅(圖16)。

 
圖16:貴州貴定地區的苗族蠟染頭帕

6.編織工藝

為家人製作衣物是每一位少數民族女性的基本職責之一,所以她們的嫁妝中必然有台織布機。人類使用織布機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史前,在浙江河姆渡和良渚等史前遺址中都出土了踞織機的零部件,海南的黎族女性至今仍然使用著這種最古老的踞織機進行編織(圖17)。除此以外,少數民族女性還保留了踏板提綜織機、提花織機、竹籠機、丁橋織機、侗錦機等幾十種古老織機的編織工藝,這些精美的織錦都展現了中華文明的璀璨光芒(圖18)。

 
圖17:海南的黎族女性至今仍然使用最古老的踞織機進行編織

 
圖18:廣西毛南族滿「卍」字底紋的朱雀真絲織錦

時至今日,當您走進西南地區的村落時仍然可以看到當地婦女家家織布的情景,我們發現這些在當地看似平凡的日常行為,背後其實蘊藏著傳統文化的偉大智慧。這不禁引起我們思考:究竟什麼才是人類應該有的文明?古人對此有著精審的認識:

 「剛柔交錯,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周易.蕡.彖》)

剛柔交錯即陰陽運轉,這種變化的規律形成時間和空間的系統。而人們面對天象的變化,反而需要保持思想和道德的相對不變。其表現為恆守不變的傳統文化,這樣才能把傳統的人文制度和思想道德觀念傳承下去,人類的文明才能長久。「文明以止」是在告示人們:文明的發展不是建立在人類技術進步的基礎上的,物質的過度追求,對自然資源無限度的開發反而是導致人類文明衰敗的原因。因此人類的文明應該是重精神而輕物質的,這也許就是少數民族文化在幾千年的風雲變幻中能傳承至今的原因吧。

李洪志大師在講法中說:「在高層次上就是這樣看的,你覺的往前進,實際上是往後退。人類覺的在發展科學在進步,其實也只不過是按著宇宙規律在走。八仙中張果老倒騎驢,很少人知道他為什麼倒騎驢。他發現往前走就是後退,他就掉過來騎。」(《轉法輪》第三講)

文字在漫長的歲月中也許會遺失,家園也許會遷移,中國西南少數民族的服飾就像一本無字天書,用圖案和符號記載了那些被封塵的歷史和神話。他們懷著古老的信仰,堅信神的存在,用傳統的生活方式在當代社會中延續著遠古的智慧。

結語

本系列文章立足於「民族」的基點,簡要回顧了中華文明的形成和發展過程。「萬祖歸宗」,中華文明其實是由炎黃子孫分化出的多個民族歷經各朝代所共同演繹而成的,在這五千年的民族發展過程中,神所鋪陳的一切文化都是為今天大法的洪傳而奠定的,我們看到的少數民族所傳承的文化也是神傳文化的一部分,其神性思維、古老宇宙觀和精神內涵都和佛、道、神是相連的,只不過中共在幾十年的時間裡不斷的破壞傳統文化和篡改真實歷史,為了達到獨裁專制的目地,刻意製造出其他民族和漢族之間的矛盾。在一場場蓄意製造的衝突中,不斷去除各民族神傳文化的精神特質和內涵,這種「假、惡、鬥」的黨文化最終將使國家分裂直至崩潰。近年來中共又加速了對物質資源的開發和掠奪,在名利的刺激下,整個社會物慾橫流,傳統的生活方式被拋棄,因此生態環境也遭到了嚴重的破壞,「傳統文化」在中國成了一個形式上的空殼,背後的精神內涵和道德體系蕩然無存。同時旅遊業的快速發展也對中國西南地區的生態和人文環境造成了巨大的衝擊。儘管如此,在一些偏遠地區我們仍然可以找到傳統文化的蹤跡,那裡人們懷著對祖先神靈的信仰,維繫著天、地、人之間的平衡關係,雖然生活簡樸但仍然精神富足,這與生活在都市中的人們形成了強烈的反差。這些少數民族背負著歷史賦予他們的使命,一代代傳頌著來自遠古的史詩,傳承著神所給予的手工技藝,他們的存在應證了史前文明的意義,這是對無神論和進化論最有力的抨擊,他們是當之無愧的「史前文明的活化石」。

(全文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