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對當下美國大選的執著

海外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0年10月25日】

今年的美國大選極為特殊,牽動著全球人的目光,也牽動了修煉人的心。在這個歷史大變局的前夜,在這個正邪較量的關鍵時刻,大家當然都希望敢對中共說不的人當選,都希望要把美國帶回傳統的人當選。有這個心我覺得是正常的,但是作為修煉人不能過於執著選舉結果。

我本人不僅經常觀看中、英文的美國新聞節目,同時也花了很多時間瀏覽自媒體播出的各種新聞和評論,其中有學員的自媒體,也有常人的自媒體。我每天吃飯的時候,都看這些東西。關注美國的選戰,幾乎成了我每日的「必修課」。每當看到有利於自己中意的一方的新聞報導時,就喜不自勝;當看到不利於自己中意的一方的新聞時,哪怕只看標題,不看內容,心情就會隨之波動和起伏,甚至是提心弔膽,很擔心自己中意的候選人是否會敗選。

特別是前一段時間爆出美國總統染疫的新聞後,我又被震驚了。心想這可咋辦,總統染疫會不會影響選情啊?總統會不會康復啊?萬一要是出現意外該怎麼辦?這顆心被牽動得很厲害。後來我就忍不住給一位同修打電話,他問我有什麼事?我說總統染疫了,你知不知道?同修半開玩笑地跟我說,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呢,他叫我不要動心,然後就掛了電話。

其實我這顆心並沒有放下,心中也有很多的困惑和不解。然而通過進一步學法和與同修的交流,我意識到一切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神定的最終結局是什麼,人是無法改變的,人可以在歷史的進程中盡情地去表演,去展現自己,甚至也可以在其中攪局,但只不過都是在擺放自己的位置,最終的結局會怎樣,不是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人怎麼能改變神定的一切呢?社會各種問題和各種矛盾的出現,其實都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所作所為可能會在一定時期對社會的形勢有所影響,但對歷史的最終進程不會有影響,因為那是神定的。

我們希望某人當選的目的是什麼?是指望他能結束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還是期待他能為我們做更多的事情?這麼多年的迫害,大家經歷的太多,承受的也多,希望迫害早點結束,特別是身處磨難中的大法弟子。但是如果我們把結束迫害的希望寄托在常人身上,可能會起反效果,這些年的教訓也是太多。

師父在2004年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中,曾經回答過學員提出的關於台灣選舉的問題,其實對當下的形勢也同樣有借鑑作用。下面我就恭錄師父的這段講法,與大家分享。

「弟子:台灣總統大選,有些學員人心波動,是否舊勢力安排的考驗?正確應如何看待?
師:天塌下來修煉人的正念都不動,這才是修煉,這樣才是了不起的,(鼓掌)修煉人不執著世間所有的一切。大法弟子今天的修煉形式不同,修煉中大家在社會上又儘量的符合常人社會修煉,在常人社會中都有正常的工作,同時也有自己的家庭、工作等等方方面面,與社會密不可分的這樣一個關係。那麼台灣大選中有的學員從個人的感覺上覺的那個人還好就選那個人,那麼有的人就覺的這個人還好就選這個人吧。個人認識不同,這一點是無可非議的,個人在社會上的行為不代表大法,但不能象常人一樣執著這些事。

你們選了誰,作為我這個師父來講,我不能夠說大家錯了,我對這些事也不干涉,因為我叫你們走的就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的這樣一條路,修煉者只能給社會帶來好處,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又不左右人類社會。

作為每個學員個人,你想選誰你就選誰,只是不能太執著。但是大法弟子通過在中國大陸這場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中都看到了一個問題,所以有的就在想「誰跟迫害我們的邪惡走的近我就不選他」,(鼓掌)作為我這個師父來講也無可非議,(眾笑,鼓掌)那是學員自己的想法,我這個當師父的沒有告訴你去選誰,更沒有、也不允許有集體行動。(眾笑)

學員和學員之間的個別走動啊,那都是功友同修之間個人的事,說我選誰、你選誰,這都是個人行為,這與大法本身沒有關係,與佛學會沒有關係。佛學會的負責人也可以支持哪一方,那是你個人行為,因為他在修煉,同時他也是社會的一員,修煉過程中你讓他完全放下人的一切?那要等修煉圓滿時才可以做到。那麼在常人社會中修煉,他也有他與社會的聯繫,所以他想選誰那他就選誰了,他有他自己的想法,這也是無可非議的。

不管選舉結果怎麼樣,不應該使社會發生衝突,那是極其危險的。作為修煉的人更要嚴格要求自己,所以我就告訴學員,不能夠被常人心帶動跟常人一樣衝動。因為你們是帶有能量、能力的,你們所做的事情會帶動很大的因素,在社會上起的作用就會相當的巨大,所以不能夠隨著常人去做。我也看到了一些學員被常人帶動的心中忿忿不平、情緒激動、正念不強,這時誰都看不到你修煉人的形像何在了,這可不行。當年我們「四•二五」上訪也是和平的,非常理智的,我們對社會都是有益的。」

反覆讀師父的這段講法,我感觸頗深。我的理解是對當前美國大選的形勢,作為個體來講,我們可以有自己的看法,可以有自己的態度,也可以參與。但我們參與選舉,不是為了參與政治,也不是象常人一樣為了實現自己的政治理想和政治抱負,而是應該利用這個機會去揭露中共對美國社會的滲透和侵蝕,對國際秩序的破壞和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更好地利用這個機會講真相、救人。我們不能象常人一樣執著於選舉的結果,更不應指望誰當選,就靠他來終結迫害。我們就是做好我們該做的一切,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救度眾生。理解到這一點以後,我的心情慢慢也就平復了,不再象往常那樣波瀾起伏了,也就比較平靜地看待這一切了。

以上只是我的一點理解和感受,不足之處,歡迎同修批評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