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神韻藝術系列有感之一:觀第四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林沖夜奔》有感

致遠

【正見網2012年06月12日】

這是我從法中修出的正念和智慧對國內外某些相關聯的文化藝術門類的一些粗淺剖析,不妥之處請專業指正。

觀第四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林沖夜奔》有感

不知為什麼只要是大法或大法弟子作的音樂或歌曲,一聽幾遍就會上口唱,而且覺得很輕鬆自如,包括一些較難的唱法,似乎有許多內在的東西與我是相通的。有人感到很詫異,說我怎麼能唱出那些曲調,我從未經任何專業訓練,也不懂樂譜。其實這一切能力來自大法,只有修煉人才會有。聽了大法中的音樂後,常人中以前喜好的音樂覺得無味了,也不聽了。對於中國古典舞常說的身韻、身法,似乎一看就明白了,因為表現的是東方人骨子裡、基因裡最本質的東西,一舉手一投足就是那種韻味。有前一輩中國舞專業老師給她學生講課,學生怎麼也不懂,而我在旁邊似乎看懂了,那老師看我笑,知道我明白了。可能是出於天性,因為這一切正統、純正的藝術與天是相通的,而我們修煉人也是天性返出,所以很容易接受到、感覺到一些無以言表的東西。

中國古典舞小舞劇《林沖夜奔》似乎映襯我們此時大法修煉人的應有的狀態。在奸臣當道、殘害忠良的歷史時期,林沖俠肝義膽、一身正氣得罪了奸臣,被發配到冰天雪地的邊關看護軍隊的糧草。神韻舞蹈演員所表演的林沖“有家不能回、有國不能報”,那種壯懷激烈、悲愴,那種心繫國家天下的凜然正氣不可磨滅。《林沖夜奔》前段音樂所表現的危難緊迫關頭讓我聯想到我們九九年之後大法弟子受難的那種鋪天蓋地緊要氣勢,到後段舞劇音樂所表現的林沖一身凜然正氣,義無反顧的繼續向前奔走——那種完美充分的表現是我從未見過的,感覺是那麼準確、真實,就像表現我們現在一樣。還有少年組及青年組他們所有的技巧賽所體現出來的在緊迫危難關頭,那種堅韌不拔的大無畏的英雄氣概讓人感動和震憾。

也看過常人中的戲曲版本《野豬林》(反映林沖的故事),多半覺得悲涼、失望、心寒,有柔弱的感覺,沒有一個武生應有的能力表現,缺乏神韻演員的那種充份的震憾力和表現力,二者是無法比擬的。這也可能國內戲劇界武生行當精華面臨失傳的另一體現,從前的武生行當比如今的唱功行當好看,受歡迎,民國以前那些老武生都是有很高的修為,都是有一定的功夫的。這是如今世人不明白的。國內媒體向國內外炫耀說戲劇是國粹,唱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民國以後大力發展,而真正的精華大部分在武生裡,而國內武生面臨失傳,“武”為“舞”用是舞蹈,而神韻彌補了這一空缺,形成了一個獨特的體系,而且更加完善完美,所以說真正的國粹在神韻裡——中國古典舞。其實師父的法有深刻內涵。只有在大法中修煉的人才會表現出這種氣概。中國古典舞獨具風格的颯爽英姿、英俊挺拔、剛柔並濟是世界上任何一個舞種都無法相提並論的。中國古典男士的氣宇軒昂、威武之氣,古典女士的雍容典雅、儀態萬方、嫻淑溫婉盡顯其中,讓人動容,她們不僅給人以美好的感受,從靈魂深處、從宏觀至微觀激勵著一個人的善念和正氣。可以說是自古以來絕無僅有的,此曲此舞只應天上有。

當欣賞小舞劇《林沖夜奔》比賽劇目時,我的每個細胞都震憾了,那一招一式所體現的內涵、氣節,似乎就是我們大法弟子在迫害最嚴重時期所體現出來的狀態。西方劇作家莎士比亞有句話說,在顛沛流離中最可以體現一個人的氣節。可是我或我們在流離失所中、在精神摧殘中、在窘迫中多多少少會表現出懦弱、悲觀、甚至阿諛。我們缺乏那種大無畏的氣概,可能是因為我們曾多年吃狼藥長大,此毒藥淹沒、腐蝕了我們先天的本性、正氣,雖修大法了,但狼藥的餘毒還多少在我們身心裡存在。所以經常看看大法弟子表現的各類文化藝術應該會有鎮邪滅亂之效,也會激勵我們助師正法的正氣。

當看到修煉人在看國內那種繁複爭鬥的電視劇時,當他們說我們的藝術形式“唱唱跳跳沒看頭、又不是法”時,我有點不是滋味。其實那不是唱唱跳跳,常人邪黨的才是稱作為那些現代的變異的“唱唱跳跳”,只是為了取悅於人的。而我們在用高超的技藝表現深刻的內涵,在救世人,何以能比呢?

對舞蹈藝術我們要有一個正確的思維概念,常人那些淺薄的音樂和跳舞才叫作唱唱跳跳,而我們神韻的舞蹈才叫作真正的舞蹈、神聖而高貴的舞蹈。就連西方那些有信仰的有文化底蘊的人士都稱我們神韻的歌曲是“聖詩”,而我們這些劇中的東方人物卻不能領會她深刻的意境和內涵,隨隨便便的對她評論。

不要用絲毫的黨文化心態、語氣來看待我們藝術形式,神韻的演員和所有的工作人員所表現的一切是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帶有無比純正的能量。為什麼不多看呢?究其原因是我們許多修煉人對中華五千年神傳文化、正統文化、各類技藝這一塊思想上可以說是一片空白,還有狼藥未清除乾淨。我們在人的這一層的文化底蘊上應該有所充實。雖然我們明白高層次的法理,也應該明白、透徹真正人的這一層的傳統文化、正統文化。其實大法法理至微至宏,無所不包,我們應該不僅是要徹底清除黨文化毒素,而且更須充實正統的文化底蘊。  

在邪黨執政這幾十年裡有誰敢公然的歌頌神、讚美神、表現神,只有在我們大法中修煉的覺悟了的人才敢、才會、才配。為什麼我們不能用人類無法表達的最美的語言來談論神韻呢?!可能用人類最美的語言都不足以表達神韻。因為是我們的師父親自在帶領神韻,就像我們無法用任何最美的語言、任何最好的敬意來表達對師父的感激一樣。任何最美的語言、任何最好的敬意都不足以表達對師尊的讚頌。

神韻不僅在表現神的美好和殊勝,而且在表現神給予人類應有生活狀態和正統文化,其最終目地是讓人以此技藝來修行。

其實古典芭蕾就是比較美好的,優雅而高貴,是由法國國王路易十四創造、創編的,這也是不同天國的神傳給人類的正統西方文化。可是後人把她演變成有隨意的不規範的、甚至狂躁的有許多陰暗成份的現代芭蕾。而且現代人也不太懂欣賞芭蕾了,更別提古典芭蕾了,這是芭蕾的遺憾。許多經典的古典芭蕾舞劇都是在表現光明與黑暗、正義與邪惡的對比,以啟悟世人。目前西方的古典芭蕾也面臨失傳,儘管她的內涵不如中國古典舞那麼深奧和豐富,但他們有西方人士竟然在我們東方具有中國舞蹈藝術造詣的人士中尋找師資和繼承者。可能由於西方古典藝術的變異,使他們覺得可能只有真正懂舞蹈藝術的東方人士才有資格去承傳她們的經典技藝。

由於國內某些學習西方原種舞(由西方民族舞和宮廷舞演變而來)的不良現象,被一些知情人士自稱這個舞蹈圈為怪圈,不僅玷污了舞蹈這一稱謂的美好,學歪之後,根本不具備真正舞蹈的藝術鑑賞性,他們無法了解這個舞種的源淵和文化,他們不想了解,他們對自己的文化都不想了解,何況西方的文化,他們只是用這個途徑謀生。真正的舞蹈不僅會給人美好的感覺,而且帶有純正的能量,使人受益。雖然他們的音樂具有西方的古典,但他們的舞蹈表現方式只能帶給人這一層面的感受和享受,沒有更高更深的內涵,他們也是低境界的神給人的一種文化體現。這個舞種他們表演的最高形式就像現代體育場上競技擂台賽。而要想成為職業競技賽手,他們的基本功都是以芭蕾舞基本功為基礎。

再說西方的音樂,莫扎特的音樂輕盈、愉快,充滿光明,他那細膩柔和的音符能讓人領略到大自然的清新和陽光,當時人們說他是上天派來給後世人留下美好音樂的天使,如今就連種植釀酒的葡萄和飼養產奶的牛都在享受莫扎特的音樂,有名的音樂療法都在使用他的音樂。可是關乎他的離奇早逝有這麼一段傳說,年輕的莫扎特在當時有很高的聲譽,有另一類作曲家出於對他的妒嫉,派一個黑衣人去請莫作了一首安魂曲,他想拒絕,但不知什麼原因拒絕不了,這對一個擅長寫光明和希望樂曲的年輕人來說是一個很大的難題,就在他在極度痛苦的狀態下寫完這首安魂曲後不久就與世長辭,讓當時的音樂藝術界無比的悲哀和惋惜。可能他先天的使命就是來給後世留下充滿陽光和希望題材的樂曲,一旦寫下死亡和陰暗的樂曲,這就給他自己帶來如此英年早逝的命運。這讓人想到,如果一個人一輩子只會做好事不會做壞事,你讓他做壞事是很難的,幾乎是不可能的,可能比死都難受,如果他被迫做了不願做的事或違背意願的事,那會有什麼結果呢?可能他這一生會白活了。

古代很講究開蒙,任何的技能、藝術、學識都是講開蒙(啟蒙)的,就是在你很純真、一無所知的時候有一個很好的老師來教授你、指導你認知和理解,那你就很走運了。可是我們在音樂舞蹈藝術類的開蒙根本沒有,根本就是空白,如果要說有的話,那從小到大學到的、社會上吸收的那大部分就是垃圾和齷齪。對音樂舞蹈的種類、淵源及東西方正統藝術門類的臻別無所有知,所以我們對真正美的藝術沒有一些正確的、完善的理解和表述。

那麼我們可以從神韻的專業人士的一些講解或觀眾的反饋裡得到一些語彙或一些了解,但多半的我們這方面的智慧應來自大法,自身從大法中修出來的智慧才能體悟和觀察到一些無以言表的東西。

由此我聯到想到一個詞“對牛彈琴”,但應用到莫扎特的音樂可能就不靈了,現代許多中國人對美好的音樂都不懂欣賞、不願欣賞,而那個牛卻在聰明人安排下享受高雅音樂,那麼那些世人都不如這牛了。就像我們神韻這麼好的音樂和舞蹈,似乎許多人的耳朵和眼睛都是麻木的,不願感受這麼美好的一切,這似乎就像是“對牛彈琴”了。其實現代變異的人有時同那牛一樣根本不懂真正美好的音樂,但是只要去聽,都能感受到那純正的能量場。所以我們要繼續努力讓世人明白,引導世人去感受神韻的神聖及給人類的美好。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