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孔子誅少正卯」真偽之辯,談傳統文化變異的原因

觀心

【正見網2012年09月02日】

“孔子誅少正卯”的真偽歷史上歷來有爭論,就像佛教禪宗之頓漸之爭,都很正常,這種爭論其實都是自己修為的見證,不是真理的終端。傳統文化是修心證道的,仁心與義理在不同境界有不同的體現,越昇華越接近真理和生命真相,某一個道理在不同境界的表現,能證悟到的自然明白,不能實踐證悟到的,怎麼說也白搭。但是,因為“孔子誅少正卯”真偽之辯這個問題涉及到傳統文化三教經典在承傳中被系統篡改和走入末法的問題,這是傳統文化之所以衰敗的一個主要原因和歷史教訓,因此還得探討一下。

人求道的過程是一個對事物本質和不同層次道理領悟的由淺到深的過程,這個過程因為境界昇華的不同人的狀態和心態都會發生變化,對同一件事的認識和處理都會有變化,這叫“法無定法”。正是如此,才會固執己見才會有爭論,才會對一件事情的處理方式和認識有所不同,特別是境界差的太遠的,對一件事物和道理會產生截然不同的認識,類似“孔子誅少正卯”的真偽這樣的話題與爭論是我們每天都要面對的正常現象,表現在日常生活及社會活動和工作之中。

佛教有一個故事:釋迦摩尼時期有一大居士病了,當時這個居士修煉到菩薩果位了。釋迦牟尼佛派普賢和文殊兩位菩薩其中的一位帶著一些證得羅漢果位的僧人去看望。

這個居士躺在床頭和菩薩討論起菩薩這一境界的法,他們不在意的侃侃而談這是很自然的事,但是,那些探病的羅漢聽了就受不了,他們根本接受不了菩薩那一境界的道理,都感到很困惑甚至懷疑。這其實很正常,就像兩個大學生談論高等函數,旁邊有初中生旁聽一樣,理解不了的,理解不了正常的學生知道那是高層次的知識,自以為是的就認為那是在談玄說謊了。

同樣的道理,“孔子誅少正卯”真偽的爭論也由此而來,實際上這些爭論是不應該發生的。理解不了,是他們因為對仁與義理不同境界體現的狀態認識的淺薄造成的,要理解這件事需要證悟到那一層次的道理才行!當他們對道理的領悟到達孔子誅少正卯的狀態和心態的時候,自然就明白為什麼要誅邪的原因了,邪不勝正,就得有鎮邪的手段了。否則,人們不明正邪與善惡的時候就不會明事理而是非黑白就顛倒了,這個時候人們會無惡不作,人倫都會亂了,天下也會隨之大亂——就像近代60多年的中國社會一樣。

不懂這些道理的怎麼爭論都是白搭,都是感性的反應,是非理性的表現,雖然爭論的往往認為自己很理性,其實,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因為沒有證悟到那層次的道理,境界不到也就理解不了。

真是因為這些原因,當人們對三教中經典的領悟沒達到一定層次的時候,他們就會只講那些自己能理解的,那些不理解的就在有意無意之間加入自己的認識去論述甚至刪掉,這就是三教經典慢慢的被改變進入末法的原因,西方《聖經》也一樣,都被篡改,現代都不純正了,面目皆非,人間就進入末法時期的末劫時期。當人不明人的基本道理而道德淪喪就是宇宙要淨化的時候了,這個道理和“孔子誅少正卯”一樣,這就是瑪雅和古代預言的最危險時期,當然也是西方說的彌賽亞和東方說的彌勒佛和紫薇真人救世的關鍵時刻,其實是同一人。現代的一些佛教經典和漢唐那個時期對比改變很大了,《道德經》與戰國後期出土竹簡的對比也是差異很大的,原因就是上面講的道理是一方面。

那些否認“孔子誅少正卯”的典故當然要找證據和自圓其說,其中一個說法是這個典故是孔子過世以後90年左右才整理的,不可靠,這是一個笑話了。辛亥革命到現在有100年,在一個正常的學術環境中,那個年頭髮生的重大事情誰想把沒有的說成有的是不可能的,因為近代史大家都知道。有人說是孤證藉此來否認,這更不成立!因為《荀子•宥坐》本身就是拾遺,記錄孔子言行的拾遺之作,過去有記載荀子就不會重複的,當然是孤證了。周朝八百年有多少名人與名士的事跡沒記載?難道都沒發生?

更重要的是:過去尊師重道是為人弟子做學問的基礎,荀子會做出借孔子的口說自己的話的大逆不道的事情嗎?這叫欺師滅祖。這樣的造假同一時代的人絕對不會饒他,那個時期的人可不是不知羞恥的現代人!這是道德品質問題,這些很多人都不懂了,所以朱熹雖然不是很理解“孔子誅少正卯”的事情,也是不敢否認荀子的記載的。

現代所謂學者更不用說,普遍的利用各種藉口來否認“孔子誅少正卯”為偽造,以現代憲政來批判!這種脫離文化本質,架空歷史背景和文化背景及不同歷史時期人與社會的真實狀態之想當然的批判,用現代變異的道德觀念去衡量過去的自以為是的妄論,都不是實修的,也不知道什麼叫證道,因此也不可能明白什麼叫儒家。坐而論道的八股文的作用就是擾亂人的思想,以缺乏基本常識的妄論來掩蓋歷史文化及歷史真相,以某種脫離人正常情感的政治理論和“主義”及西方文化體系的所謂哲學的牛頭不對馬嘴的亂論一氣等等,這都是破壞傳統文化的方式,這也是60多年以來所謂的中國歷史與文化學者的實質作用了。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