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說:重生(一)

辛明


【正見網2012年10月07日】

序言
 

作者曾經親眼目睹很多學員修煉法輪功後受益,也看過有學員在遭到迫害中悲慘的去世,至今印象深刻。

鑒於目前還有一些民眾因為中共的受邪惡的污衊和誹謗而不明真相,所以作者覺的有義務寫出來這些部分事實。

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本文的時空、人物關係做了一定的技術處理,所以就叫小說吧!

作者的文學水平有限,寫的十分粗糙,有些學員遭受的痛苦也沒有過多的描述,儘量用平淡的語調,以免給讀者帶來太多的悲傷。

本人的認識也十分的淺陋,只是希望讀者們自己思考一下這些沒有任何水分的事實,也許對你有所幫助。不妥之處,恭請指教。

                                                        辛明
                                                    二零一二年十月
第一回 老實人

自古以來,人人都說,紅塵險惡,世事艱難,人生似夢。正如唐朝大詩人李白所寫:“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正是因此,中華大地的民眾崇尚修煉。上溯三皇五帝,下至秦皇、漢武、唐宗、......或信仰佛法,或偏愛道術,歷代典籍、文人筆記的神仙故事歷歷可考,證據確鑿。套用現代一句話:那時候修煉很時髦、很高雅。

不過,這一切到了共產黨執政的時候都變了,教科書中無神論、進化論、階級論等等滿天飛,成了“欽定真理”,不容懷疑。受過這樣洗腦的民眾,懶的思考,也不敢思考了。

柳成蔭就是在這樣的教育下長大的。不過,他的父親在那時候的農村也是有知識、有見識的人,對名利也比較淡薄;母親生性慈善、勤勞。

在他上初中的時候,有一天放學回家,看到母親正在包紮幾個受傷的小燕子。原來,由於燕子們搭在樑上窩,位置不對,被老鼠入侵咬傷了,掉了下來。於是他母親就用樹枝、布條包紮,又飯食餵養它們。過些時日,這些可愛的小傢伙們又在天空上自由自在的飛翔了。

柳成蔭和別的孩子沒有什麼大的區別,有時候,也幹些偷瓜之類的事情,不過他總是運氣差:別人很多次也沒有什麼事情,他總是一次就讓人發現了。他總是一邊後悔做錯了事情,一邊暗暗嘆氣,我的運氣為什麼這麼差?現在想來,應該是上天對他愛護和珍惜,不希望他走到錯路上去。

說起柳成蔭的頭腦,除了老實、有點古板外,學習還是不錯的。不過他天生有個毛病,就是學習的時間稍微長了之後,就頭暈,需要睡覺。到了中學以後,更加明顯了,這樣就常常得不到老師們的青睞。好在他的運氣好,常常出人意料。上高三的時候,那個時候的書本很缺乏,他的政治書早已被人偷走了,一個親戚送他一本,十來天后,又被人偷走了。臨考試的時候,他借了一本,沒有看完,就被同學要了回去。但是到了高考的成績一出來,他自己嚇了一跳,政治竟然很不錯。他本人也成了傳奇:這個不愛學習,連課本弄丟的同學竟然上了大學!

這是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的事情,那個時候大學的名額很少,他也算是給父母長了臉。

大學畢業以後,就在清河縣白馬鎮的國營公司當了一名技術員。當時的技術員工資也就二百多元,生活相當的困難;不過對於農村出身的他來說,能當上技術員,還是讓當時的不少農村人羨慕。

這技術員的工作是繁忙勞累的,對於他來說還是很開心的。一個原因是畢竟比農活輕鬆多了;另一個他天生的樂天派,只知道幹活,不知道巴結領導,請客送禮,少了這個煩惱。

一天,他參加一位年輕同事的婚禮,宴席還沒有開始的時候,大家在下象棋。一位四十多歲的老技術員,名叫趙常,喜歡易經,講起了故事,談因果報應。柳成蔭一聽來了興趣,就詢問了起來,後來就和趙常成了知心的朋友。

因為柳成蔭畢竟是受過大陸的“高等教育”,對於因果報應這樣教科書認定的“封建迷信”,是有排斥心理的。在小時候,一個親屬精通命理,他親眼見到命運的准驗,所以他相信冥冥之中應該有命運。然而因果報應的依據又在哪裡呢?

單位里分房子,公司的領導決定給柳成蔭分配一間比較好的房間,他自然樂意;但是單位的一位老同事把鑰匙給強行拿走了,要送給一個和他有親戚的同事,發生了僵持。柳成蔭知道後,笑了,這不很容易嗎?就把房間讓給了那個同事。這件事情,有人說他傻,也有人說他人誠實。

這間房子真的很差,一到夏天,炎熱難當,他並不在乎;不過他的生活清苦,吃飯也不及時,漸漸的胃部開始疼痛。他請醫生治療,效果很不理想。有一次,他疼痛的躺在工具機旁,被同事送到了醫院,開始了人生的第一次輸液。出院後,慢性胃病依然如故,沒有太多的好轉。後來,又長了一次瘡毒,後背如同烙鐵在燙一樣,治療了一個月,徹夜難受。

在這種情況下,他又開始了輕度的失眠。這個病根是在高三的時候落下的,不過這在大陸算是最輕的了,很多同學的頭髮都白了,得了重度失眠;就是在今天,大陸的學生為了高考,有的班級全班打吊瓶,有不少地方都有高三學生自殺,甚至“過學死”現象。

原本就不胖的他,體重下降了十來斤。這期間還發生了一件啼笑皆非的事情,一個媒人給他提了個姑娘,人家一打聽,就嫌棄身體差,立馬打退堂鼓了。

在這種情況下,柳成蔭的思想不知不覺有了變化。關於人生的一些嚴肅的問題在他的頭腦中翻騰起來:人生為什麼這麼痛苦?人生究竟是為了什麼?人有命運嗎?人究竟要何處去?
                         難
                   塵海茫茫何處岸
                   人生碌碌幾時閒
                   貧窮富貴無非命
                   災病情愁少笑顏 

第二回    彎路

柳成蔭思來想去,問題的指向了一個重點:鬼神是否存在?是呀,通過自己的經驗分析,人真的有命運。命運如果存在,那麼可能是有高級生命操縱的,否則沒有那麼巧妙。如果命運是有高級生命操縱,因果報應也就自然存在了。

柳成蔭當時認為:如果能確切的驗證鬼神是否存在,宇宙的秘密可能就容易知道了,自己的痛苦和困惑也就可能解決了。

從此,他便向一些老年人打聽鬼神的事情。

一次,他準備在小貨店買點東西,一個老先生也來了。看來這個老先生和店主熟悉,談天說地起來。柳成蔭也湊了過去,老先生見他過來,哈哈大笑:“小伙子,你聽了會說是迷信,不過這是事實。我三哥年輕時候為了練三弦,怕聒噪人,在墳墓群中去練。由於水平高,吸引了許多鬼去聽,剛停一會,就有坷拉飛過來,都是鬼扔的,要求他繼續彈。”老先生看他年輕,聽的入神,說:“這都是實實在在的!”,然後騎上自行車走了。

又一次,一個五十多歲的老同事說:“鬼神是肯定存在的。我親身經歷過,十來年前的一天清早,我起的早往鎮上來,忽然看到前面有兩個小孩在我的前邊走。我猜想是兩個小學生,不過也起來的太早了。但是我發現他們去的方向明顯不對,不是朝學校。我於是便偷偷的跟在後邊,想看他們究竟要干什麼。當他們中的一個走在小路旁,另一個走到路旁的溝里,就不走了,突然消失了!我大吃一驚,莫非遇到鬼了?!於是我就按照咱地的風俗,就地小便,希望能沖走邪氣,之後趕緊離開了。等到上午我辦完事情去發生地一看,原來那兩個小孩子消失的地方是兩個小墳頭。”

另外一個大學老師,也曾經給他講過她小時候的的故事,“我小時侯可能就像老年人說的那樣,可以看到成年人看不到的東西,我一次的村子的寨牆邊見到一個高一丈多的巨人,金光閃閃,估計應是一個神。”

柳成蔭經過了調查,又深入的思考了一下。因為他是屬於沒有見到鬼神的人,而且受過所謂的現代科學教育,講究的是實證,沒有經過親眼見到,還有點懷疑。他覺的如果親眼見到或者聯繫一下鬼神,那不就清楚了嗎?

其實,他這時候還不知道,作為一個凡人,跟另外空間的生命接觸,是一件多麼危險的事情。

趙常對易經有一定的研究,而且喜歡廣教朋友,鄰縣萬水明就是其中的一個。萬水明精通易經,寫的一手好字,擅長算命、看風水,多才多藝,為人慷慨利量。他還有一個獨特的地方,據說可以用咒語役使鬼神。

這一點引起了柳成蔭的濃厚的興趣。當他和萬水明也成為朋友的時候,便要求傳授這個“本領”,萬水明也很慷慨,便傳授了秘訣和咒語。

柳成蔭一回家便偷偷購買材料,就在家結壇秘密修習起來。原本工資不多的他,在這方面還挺大方,不過還不知道是在鬼門關轉了一圈。

民國時期,柳成蔭有個同鄉,是鄰村周監生的女婿,生性聰明,過目不忘,沒有拜師,自己看看役使鬼神方面的書籍,就貿然操作起來。深更半夜,弄個方桌,在上邊手持木劍,踏罡步鬥,掐訣念咒,召喚鬼神。不多時,只見狂風大做,來了一批高高低低,胖胖瘦瘦不一樣的鬼怪。他一時害怕,竟然忘記了送神口訣,竟然一頭從方桌栽下,白白丟了性命!

柳成蔭顯然比他幸運的多,雖然重複了兩個周期,那就是一直沒有招來鬼怪;不過膝蓋兒竟然跪出了繭子,服用含汞的符水也給他身體有一定程度的傷害。

他有點失望。在這個時候,一本書走進了他的視野,就是《**經書丹解》。若在從前,他是說什麼也不會看這種書的,認為沒有什麼科學價值,全是“封建迷信”。但是打開之後讓他大吃一驚,原來釋釋迦牟尼是個古代修行的人,類似當時十分流行的氣功,絕對不是什麼“封建迷信”;而當時釋迦就認識到三千大千世界,也就是另外空間,這好像比中共的教科書開明多了,“科學”多了。

說起氣功,他在高中和大學的時候,是練習過一些的。什麼易*經,一*禪呀,效果很一般,也沒有什麼感應,還惹來些笑談。那個時候社會和學校也瘋傳過天目的神奇,對於他來說,一概是胡說,他相信的是實證。

這時,一個同學給他帶來個消息:臨村王莊有個婦女練習太陽*功,她的天目開了;他的丈夫的肺結核也因為練好了。

這對柳成蔭來說,真是個好消息,他決定親自去探訪一下。來到這家一看,都是樸實的農村人,消息是真實的;不過這個功法也很費錢,分成步驟,越來越貴,成百上千。

一來柳成蔭缺錢,他也隱隱覺的一個真正普度眾生的法門不應該如此愛財;二來他感覺這個功法層次有限,好像不注重心性,和經書中釋迦的說法很不相同,於是就放棄了。

此時,柳成蔭的身體大不如前。單是胃炎就把他折騰的不行,各種蔬菜,能吃的很少,冷熱酸辣都可引起疼痛。新近又增加了一個病,咳嗽。

種種偏方、背方,幾乎統統試過,收效甚微;連續一個月,吃藥弄的胃部疼痛加劇,只好天天打針,因為那個時候還不時興輸液。每個夜晚來臨的時候,痰很多,有時候還吐不出來,把胸部弄的很疼痛,真是生不如死。

這個時候,他都在想:解脫我身體和心靈痛苦的法門呀!你到底在哪裡?

                    尋
              修道旁門萬萬千
              何人跨鶴上青天
              若能正法今生得
              不羨王侯只羨仙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