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一心想救人

轉好


【正見網2013年03月10日】

我是農村婦女,1996年得法,今年70歲,在村裡當過婦女隊長、婦聯主任和邪黨支部書記,只有小學四年級的文化,這是同修幫助我整理的。

一、買蘋果,要15元,我給16元

我住在一個鎮上,我們這裡隔個兩三天就是一個集日子,趕集的人很多,也很熱鬧。

新年前,一個大集上,我看兩個20多歲的青年賣蘋果,我見沒人買了,就上前隨便揀了幾個蘋果,過秤後跟我要15元。我說:“小伙子,快過年了,給你16元,湊個六六順吧,代我向你們的父母問候過年好。”一下子拉近了距離,青年特別感動,說:“老奶奶,我們謝謝您,別人都是討價還價,還左挑右選的,像您這麼好的人真少見啊。”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師父不但教我們做好人,還要救助別人。”接著向他們講了真相,勸了三退,給了他們護身符,並告訴他們轉告親朋好友,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得福報。他們都高興的答應了:“我們記住了,一定照您說的辦。”

二、我得讓他明白真相

在集市上,我正給一個人講真相,旁邊一個賣梨的老頭掏出手機,正要撥號,我覺得不對勁,就問他:“老弟,你給誰打手機呀?”他毫不隱諱的說:“我向派出所舉報你。”我轉過身,走近他,嚴肅的說:“我是在救人,是在做最好最正的事,你舉報我什麼?你這是害人害己,做的是缺德的事,你要遭報應的。”說著圍上來五六個人,也都指責他,他灰溜溜的把手機關了,收了起來。

我回家越想越不對勁,中午飯都沒吃,夜裡也睡不著,翻來覆去想:這次他沒舉報成,下次再遇到同修講真相、發資料、貼標語,說不定他還會舉報。決定下一個集日子,我得去找他,讓他明白真相。

第二個集日子,我走過來走過去,就是找不到他,我索性靜下心來,求師父:請師父讓他到我跟前來,我一定要救他。真靈,果然一轉身就發現了他。我走到他跟前,他也認出了我,有點驚慌、緊張,以為我要跟他打架呢,我和顏悅色的向他賠禮道歉:“大兄弟,上個集,我太急了,惹你生氣了吧。”他慌亂地說:“沒事沒事。”我向他講了天安門廣場自焚是假的,貴州有塊藏字石,天要滅中共,現在天災人禍這麼多,都是邪黨造成的,就拿各村的幹部來說,哪個不是賄選上來的,能不貪污腐敗嗎?三說兩說,有了共鳴:“大姐,你說的對,‘文革’咱們都經歷過,共產黨就會整人。以後再遇見法輪功的人,我得支持他們,再不干那傻事了。”給了他一個護身符,愉快的接受了,還說謝謝我。我買了他5斤梨,其實我家根本不缺梨吃。

三、你這生意肯定不好

一天,在一個集市上,我看見一個擺攤的,賣日雜用品,其中有幾個毛魔頭的石膏像。我上前向攤主說:“兄弟,你這生意不太好做吧?”攤主說:“是不好做,有時一個集,賣的錢還不夠城管收的費呢。”停頓了一下,他反問我:“請教大姐,您說為什麼呢?”我指著毛魔頭像說:“根子就在這兒,從1949年他執政,到1976年他死,他獨裁專政了30來年,搞了土改、鎮反、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三年困難時期、文化大革命,都是整人、殺人,害死了八千萬人,他是地地道道的名副其實的殺人魔鬼,是害人精,你還把他當做神來賣,讓人們供奉他,你這不是害人嗎?天理不容啊,天要滅它,你卻把它當成神,你的生意能好的了嗎?”我這麼一說,他趕緊收了起來,問我怎麼辦?我說:“最好是毀了它,扔進垃圾箱裡去。”看來他還捨不得,說:“我賤價處理。”我說:“白送給我都不要,誰拿回去誰倒霉。”遺憾的是我當時沒帶什麼錢,不然我都收購了,當場砸毀。

他退了團、隊,我給了他護身符和小冊子,都高興的收下了。

四、逼著警察把從我家偷的經文、磁帶從兜里掏出來

一天,一個姓楊的警察到我家來,趁我不注意時,把師父的經文和我煉功的磁帶裝他口袋裡了。兒媳看見了,告訴了我。

他臨走時,我在門口攔住了他:“把你從我家偷拿的東西掏出來。”開始,他抵賴,不承認。我說:“明人不做暗事,既然沒偷,把你的口袋都翻過來。”他不敢,非常尷尬。我上去要翻,他後退幾步,說:“我拿回去看看。”我說:“看可以,要明說,就在這兒看。”他說下午給我送來,我說:“不行,你的嘴裡沒舌頭,說謊騙人都成了習慣了。”

然後,他凶相畢露,說:“這是國家不允許的。”我說:“只是江氏集團不允許,共產黨不允許,除去中國大陸,哪兒都允許,而且還提倡,獎勵。”緩了一口氣,我又一針見血地指出:“你這是拿這些做迫害我的證據,向上級邀功領賞,這更是錯上加錯。你今天要給我掏出來還算罷了,不然,你出不了我這門口。我大院門外就是集市,我拉著你到集市上給你宣傳宣傳。”

這下他可害怕了,趕緊乖乖的掏出來,放到桌子上。我又給他講了真相,才放他出了大門。

五、拘留所放我回家,乘車由他們報銷

一年夏天,我和另外兩名同修夫妻共打一幅橫標:“法正乾坤。”在大市場有人舉報,我們三人都被警察抓到當地派出所去了。正副所長審我,最後讓我簽字,我說:“簽字可以,你得把我說的話如實記錄下來。”他說行,我一字一頓地說:“法輪大法是正法,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是錯誤的,要還我師父清白,要立即釋放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他記完了,我讓他再念一遍,我聽著沒錯,才簽了名。

然後,把我們三個人擠在一輛車的後備箱裡,從當地派出所送進縣拘留所,60多里地,正是七月三伏天,熱得喘不過起來,衣服都濕透了。

第二天,全面體檢,查出我心臟病很嚴重,讓我輸液不輸,讓我吃藥也不吃,我說:“這不是我呆的地方,放我回家,就什麼病都沒有了。”

把我叫到一間辦公室,一個姓張的負責人見了我第一句話就說:“你怎麼又來了?”我已經是四進四出了,我說;“只要邪惡不除,有人還沒得救,我就得講真相,揭露邪惡,難免被你們抓著。”“橫標都是誰打的?”“就我一個人舉著。”“人家都把你舉報了,你還為他們隱瞞?”“大法弟子敢作敢當,我不把責任推給別人,我還要為他們著想。”他又問了我許多大法的事,我就儘量藉此機會向他洪法。

最後他說:“你走吧!”

我說:“離家這麼遠,60多里地,我身無分文,怎麼走?你們用車把我接來,還得用車把我送回去。”

他說:“讓你兒子接你來。”我說:“我兒子也讓你們抓起來了。”

他想了想,沒轍了,掏出20元,說:“你坐車回家吧。”

我說:“你得給我留個姓名、地址,我回到家,再把錢給你寄來。”

“我不要了。”

“我們師父教導我們,不要占別人一分錢的便宜。”

“就算公費報銷吧!”

我回到家,拿20元送到當地派出所,托我認識的一個人給捎去了。

六、兒子從教訓中堅信了師父和大法

附近同修做好了資料,有的先送到我家,再由我派發出去。

那時,兒子雖然不反對大法,但還沒正式走入修煉。一次,同修送來一大包資料,他接了,但沒交給我,現在我也不知道他怎麼處理了,估計是給毀了。

沒過幾天,他開車在半路上被四個人給綁架了,拉到玉米地里,堵上嘴,蒙上眼,手腳都用繩子捆得緊緊的,轎車被劫匪開走了。

這時,他想起師父來了,念了幾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師父幫助,很快掙脫了繩索,回到了家,報了案。

人們聽說後議論紛紛,有人幸災樂禍,說:他們不是煉大法嗎?不是有師父保護嗎?怎麼還挨劫?看他們車丟了怎麼辦。
很快,一個念頭打到我和兒子腦子裡:車找到了。

果然,派出所打來電話,讓我兒子把車開了回來。

就這件事,我反覆教育兒子:因為你不修,也不煉,又把一大包資料毀了,所以遭了報應,丟了車是小事,差點兒要了你的命。

幸虧,你在關鍵時刻,還保持清醒,還能默念兩句真言,還知道求師父,最後還是師父救了你的命,大法幫你找回了車。
兒子心悅誠服,從此,更加堅信師父和大法了。

以上只是重點舉了幾個例子,實際上這些年來碰到的人和事,三天三夜也說不完,凡是讓我遇見的人,不管是誰,也不管在哪裡,都是有緣人,都是師父安排的,讓我救度的人(都是師父在度人,只是通過我去做的)。如果沒救了,我心裡就特別難受,向內找,吃不下,睡不著。如果是我以前認識的,有過來往的,一次不行,我就多次登門拜訪,我不怕跑腿,不怕花錢,也不怕碰釘子,我就是一心想把他(她)救了。

我還編了幾句順口溜,讓人給列印在硬塑料上,隨身攜帶,凡聽我講真相、勸退的人都給一張:真心為你全家好,牢記真言把命保;默念法輪大法好,消災祛病得福報;真善忍要記心中,時時事事長對照;說到做到是好人,信師信法走大道。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