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文明啟示錄(一):聯繫的關係

欒樹軍(馨宇)

【正見網2013年12月04日】

中華文明,應運而成,神創開慧,福及眾生。然眾生之智方圓不一,高低不齊,非同一念;新舊之理自當有別,次第而化,所成不同。此惑何為解?吾等不知物外聖心之洪大不可探知,卻悄然臨於中華,示得生之法理,演不敗之圓融,擇明慧之精華,成穹宇之永固。古來聖賢各據其位,歷朝眾生各從其類。聚則演繹上天之機,明德於當下緣結生靈;散則回歸執掌一方,救度劫中迷失從返天庭。惜哉!敬哉!古往今來唯有之殊勝,從矣,回矣,璀璨光華映照無際。中華文明意義之深遠,雖在法輪大法中修持,竭盡我之所能,僅窺法理微塵之間,啟示之天機難以探查究竟,偶得有感示各位以切磋,所述難免有誤,望不吝賜教。

黃曆四七一一年六月十五日
夏曆癸巳年己未月己丑日提筆

目 錄
一、聯繫的關係
奉天而成的文明
象天時期
象人時期
象物時期
象惡時期
正法時期

二、各具特色
一台戲
醫道
衣、食、住、行、用
衣冠彰天--禮樂之興
食味陰陽—通於自然
行在天下
器物引進
對陰陽、五行的破壞
見與不見

三、智慧和能力的局限及根源
對自身的認識
跳出局限

四、我們應敬誰?
生、死的選擇
為什麼要選擇?
正法與邪教
放棄“自我”
啟示
水的啟示
經濟的啟示
“理性”的啟示
能量的啟示
崇文的啟示

五、我們要怎麼辦?

後記附錄一附錄二附錄三附錄四

一、聯繫的關係

奉天而成的文明

在這個蔚藍色的星球上,曾經存在過許許多多文明,他們就像天上的群星點綴著幽暗的夜空,給我們的夢境增添著色彩。可是,現在幾乎所有的星光都黯淡了,或者消失了,絕大多數我們已經不知道他曾存在過,而唯有一個卻在那裡艱難的但卻是頑強的放射著他的光輝照亮著黑夜引領著路人等待黎明------中華文明。現存的古老文明,如印度、埃及、兩河流域他們已經並非那個古印度、古埃及、古巴比倫,他們沒有了文化綿延的傳承,甚至人種也並非此前的人種,幾乎徹底消失了。他們為什麼消失了呢?從殘存的史籍和歷史遺蹟來看,比如瘟疫、戰爭、火山爆發、地震、海嘯、星體碰撞等等導致了那些文明的消失,甚至我們都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消失了。有的僅僅留下一些殘片。

其實這都不是根本原因,根本原因是上天並沒有選擇他們,在歷史中不是被選擇用以最後成就新宇而承傳的文明。

為什麼這麼說呢?你看中華文明同樣在歷史中幾乎經歷了這所有的劫難,可令人震驚的是他存活了下來,而且在現今的世界,他所展示的璀璨光輝正在吸引全世界的目光。他們不斷的在發現這個文明對這個世界的價值,以及思考著由此而帶來的從未被思考過的內容,而這內容展示的則是全新的世界和宇宙。

打個比方,一個人從二十樓摔下沒有死,你可以說是巧合,如果他二十次從二十樓摔下還沒有死,那不只是他本人,連看到的人都應該從新審視自己的一生,從新看待這個世界,思考由此帶來的所有問題。所以說中華文明是被天所護佑的神洲。

那上天締造中華文明干什麼用呢?這不只是今天,也是自古以來許許多多的人都在思考的問題。歷史中他是用來演示宇宙原有存在一切的各個方面;用來展示原有生命的智慧極限和如何被拯救的天機;以及最後要成就全新宇宙不破不敗的地方。

中華文明上下五千年,這是人所共知的,史載自黃帝起始至今四千七百一十一年,黃帝被公認為中華文明的創始者,亦是承上啟下者。此後雖然演繹了內涵、形態、啟示等各異的歷朝興衰,可是都沒有離開中華文明這個主軸---奉天承運,中華之運乃奉天之命使然,或者說天所要表達的在這個文明中體現。這真不是一句例行公文,而是直挈真意。

為什麼這麼說呢?正義鄭玄注中侯敕省圖云:“德合五帝坐星者 稱帝 ”又坤靈圖云:“德配天地 在正不在私 曰帝”;《疏》云:“帝者 天之一名 所以名帝 帝者 諦也 言天蕩然無心 忘於物我 公平通遠 舉事審諦 故謂之帝也 五帝道同於此 亦能審諦 故取其名;黃帝者 ***生而神靈 弱而能言***(易曰“陰陽不測之謂神”,書雲“人惟萬物之靈”,故謂之神靈也),也就是說與天的聯繫,天即天道、天意、天數。天道,為德、為正、為無私、為無我、為公平、為同化“自然”。

天地間物換星移,人世間陰晴圓缺,洪微間存滅消長,都揭示著天意。人心思變,誰都想有一個美好生活、錦繡前程;哪一朝哪一代都想江山永固、萬世不息;連花草樹木都不甘於寂寞,掙扎求生。可是天意使然,卻往往並不遂願,五千年來,一朝生靈匆匆去,一朝生靈匆匆來,這塊大地像換衣服一樣,脫了這件換那件沒有停息,哪一個隨願了?天意不是無意,天意是有意為之。

天意為何如此?古語講“天道無私”,天意為眾,公允持平,有私便破,不可久長。天著此為天意,違此即崩塌以至蒼穹。執違此意者,千載不勝目數,雖可百戰百勝、呈一時之威,終功敗垂成、一敗塗地,前者比干、岳飛,後有夏桀、商紂。莫不如此!

演戲達意,觀戲琢味,同在劇中。

五帝始,至舜終,無為而治的時代結束了。禪讓不同於傳嗣,更異於選舉,禪讓,首重德行,次觀才能,不謀私產,以天下立位;傳嗣,德才並舉,相較德次,以一家之私專位;選舉,偏重才能,無論德行,以私利爭位。這與人是對應的,當天道與人合一之時,理、數盡在眼前,無需查天象,無需卜卦理,無需問術人,依眼見所行;其次人不可見天道,但敬天循理,可查天象,可卜卦理,可問術人,依表象所行;再次人無信以循,自不見表象,更不見天道,甚而謗天道,此大危至已。三部相合,洪微可現。

至於獨裁邪黨,無德無才,禍亂天下,屠戮生靈,不與天合,神魔具毀之;不與民應,萬民具敵之,實屬異類。但亦應劫而生,天數如此,“用”之棄之,亦屬必然。

天數是什麼呢?雖天施予眾生平等的機緣,但一切都有極限,大至我們看到的太陽、天體的運行、人類的演化,小到我們生活的生態環境、生活環境、我們自身,都不是越來越好(當然偶有短暫的提升,這裡說的是整體)而是越來越差,一切都向不正、無序、敗壞而去,凡事、物都有他耗盡的時候,不會無有終結。因何而起呢?因被原有一切理、智慧所限制不可逆轉。上不見(不知實有天法真實制約),無理所循;下不認(不承認自身有問題,就像邪黨一貫偉光正,非常相似,但成度不同),無以回返。這就是天數,窮盡原有一切智慧都不可解。

舉例來說,我們知道原子彈爆炸的威力實質是釋放出原子核內的能量,也就是說是消耗了原子核這一層面的能量。可是在物質空間中不是人為打開了才會消耗的而是所有的物質原子核都在釋放著能量,只是大多數都以極其緩慢的方式在釋放著,而不是在充實著(如果有其他空間,從其他空間向這裡填充但從更大的整體上來說也是消耗的而非增加)。你看恆星太陽這樣的星體就是在大量消耗物質、能量,行星地球這類的星體也是這樣只是沒有那麼劇烈而已。宇宙中通過觀測大家看到過新星體的生成,但沒有看到過舊星體越活越年輕,物質能量越來越充實強大。至於宇宙加速膨脹中所謂“暗物質”、“暗能量”或者其他人類現在還不知道的在起作用,那是在最近這二十多年才發現的、才體現的,這種作用不在這層舊有體系運行之中,你想怎麼能無中生有突然加速呢?那麼這個能量來自哪裡呢?這是我們後面要說的內容。

反觀我們人類不也如此嗎?今天,大多數人都可能會說我們的生活質量(身體和環境)如何如何高、如何如何好,如果我們和以前的先民對比一下我們就會震驚地發現我們真是在毀滅的邊緣了。

象天時期

先說古人,人們都說上下五千年,我說說的太少了,如果是這樣還真的發生斷層了。說此之前我們先改變一個歷來的錯誤認識,許多人都說治理天下最高就是無為而治,其實這是小看中華文明了。如果僅此而已,那並沒有什麼比別人更好、更高明的地方。“治”,還是管束與被管束的關係,雖有某種形式作用下的內斂,但沒有發自內心真正認識到了的自覺內涵,所以我說還差的很多。

史載《黃帝內經》:“(黃帝)乃問於天師曰 余聞上古之人 春秋皆度百歲 而動作不衰 今時之人 年半百而動作皆衰者 時世異耶人將失之耶 岐伯對曰 上古之人 其知道者 法於陰陽 和於術數 食飲有節 起居有常 不妄作勞 故能形與神俱 而盡終其天年 度百歲乃去 今時之人不然也 以酒為漿 以妄為常 醉以入房 以欲竭其精 以耗散其真 不知持滿 不時御神 務快其心 逆於生樂 起居無節 故半百而衰也 夫上古聖人之教下也 皆謂之虛邪賊風避之有時 恬惔虛無 真氣從之 精神內守 病安從來 是以志閒而少欲 心安而不懼 形勞而不倦 氣從以順 各從其欲 皆得所願 故美其食 任其服 樂其俗 高下不相慕 其民故曰朴 是以嗜欲不能勞其目 淫邪不能惑其心 愚智賢不肖 不懼於物 故合於道 所以能年皆度百歲而動作不衰者 以其德全不危也 *** 黃帝曰 余聞上古有真人者 提挈天地 把握陰陽 呼吸精氣 獨立守神 肌肉若一 故能壽敝天地 無有終時 此其道生 中古之時 有至人者 淳德全道 和於陰陽 調於四時 去世離俗 積精全神 遊行天地之間 視聽八遠之外 此蓋益其壽命而強者也 亦歸於真人 其次有聖人者 處天地之和 從八風之理 適嗜欲於世俗之間 無恚嗔之心 行不欲離於世 被服章 舉不欲觀於俗 外不勞形於事 內無思想之患 以恬愉為務以自得為功 形體不敝 精神不散 亦可以百數 其次有賢人者 法則天地 象似日月 辨列星辰 逆從陰陽 分別四時 將從上古合同於道 亦可使益壽而有極時”中所述即是明證。

上古真人為提挈天地、把握陰陽,就是天地、陰陽在我手裡為我所用;中古至人和於陰陽、調於四時,就是與天地和為一體;其次聖人處天地之和、從八風之理,就是順應天地之理;其次賢人法則天地、象似日月,也就是已經看不到實質的天地之理而僅僅是摸到天地之理表現出的一些現象依其而行了。這些都是主動的、發自內心的在順天道而為,不用去治,人家自己就知道該怎麼生存,都能夠以德全而不危,還用得著治嗎?治又從何談起呢?在黃帝之前的古時可以稱之為“象天時期”,是不看人的,雖有教化但他們看的不是人而是天,是天道是怎樣就怎樣。日長月久隨著不知持滿、慾望的抬頭、私心的增多那個象天的時期結束了,中華文明迎來了“象人時期”。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當人類逐漸敗壞的時候,那不該給你的東西也就不給了,實際上給了也沒用,也不相信,也不會按照去做,自然他就達不到比如說長壽那樣的結果。讓你少欲能做到嗎?讓你少妄念能做到嗎?不是說那個環境不適合你而是你不適合那個環境。在史書中、在上古詩歌中記載那時的人不只是長壽的這樣的問題,你能看到整個社會狀態是普遍有功能的,現在我們認為的特異功能在那時就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都不覺得怎樣,沒有人擔心會被偷,被害。“高下不相慕 其民故曰朴”的社會能去偷,能去搶嗎?現在許多人都想我怎麼沒有特異功能啊!我想那要給你那還了得,還不天下大亂呀!有什麼樣德行的民就有什麼樣的社會狀態,不是強得的。話說回來,你看那些看特異功能表演的,那跟看雜技沒什麼區別,有幾個人想到其為何能來?其來何用?不過是哈哈一笑,心情愉快,糊塗一片,一鬨而散。

反過來說,敗壞以後的社會狀態中已有的許多東西上古之人也不會要,在他們的眼裡是不好的。比如治病吃藥,上古之人的生命狀態他不會生病是“病安從來”的狀態,你說他弄醫藥來干什麼?他根本就不需要。所以以前有人說我們多麼多麼早就有了醫藥,覺得挺自豪。神農嘗百草啊,我們怎麼先進啊。在這方面我們是超越了西方,但那還不見得就一定是好事,那正說明我們在那個時候就敗壞了必須得用了,變不好之前還用不著,現在你看在人中有幾個敢說不就醫不吃藥的,幾乎沒有了吧,人人都快成了藥罐子。其實他就是這樣,你給他汽車飛機,他平地一坐就能飛起來,用那東西干什麼?還建公路飛機場,不累嗎?

象人時期

象天的時期結束了,象人的時期開始了,也就是無為而治的時期開始了。什麼是“象人時期”?“象天”“象人”不是像不像天,像不像人的意思。而是依其道理,效法先人的意思。那這個時期有多長呢?自黃帝起始直到舜帝的辭世,這個時期就完結了。所以說黃帝是很清楚的,他面對的群體並不是上古的先民,是需要無為而治的。讓他們效法於帝,以某一人或某些人的德行為道德、立世的標準,儘量向其靠齊。但私心與慾望的加大,人們越來越不願意順從有德行的人,也就是說他們是被動的,已經不是上古先民那樣是主動的,是樂於道了。黃帝帶領他們只能做到不使其有更多偏差。也僅僅是守勢,保持相對穩定不使其更糟,歷五帝而衰。但即使是這樣在歷史上也足以讓他人仰視了,成為後世治理理想的模式。

自禹起,天下為公,天下大同的時期結束了,因為當不能自守之時,就需要外部有一個公正持平的機制來制約,來迫使其遵守。就是簡單的帝、王口頭的帝言、王命也是這樣,已經是治的成分多,教化的成分少了。所以說現今的人認為律法的出現代表這個文明的進步其實也是錯的,正好相反,律法出現的越早說明這個文明敗壞的越早,社會狀態越差,因為得用強制管人了,不能自持。

這種狀態到禹家天下時也徹底結束了,變成了“有為而治”。為一家之私而坐天下,到孔子發展到了極致,給天下規定了嚴格的等級和做人的規範。說明了什麼問題?說孔子是萬世之師,孔子是看到了禮崩樂壞,無以為繼,沒有辦法而採取的下策,孔子是在入世部分,一言以蔽之“大學之道 在明明德 在親民 在止於至善”,孔子問道於老子,不知老子在說什麼。所以無論怎樣修德,他的最高境界是平天下,完全是站在家天下思考自身、國事。而先古僅剩的那點自持、無為早已蕩然無存。象人,如果比喻成是一盞燈燭他的光亮也越來越黯淡了,燈下黑卻在逐漸擴大。

道教的興起,佛教的併入,數得過來的幾位明君為中華文明注入新的活力,但也僅僅是曇花幾現未能持久。延續到清末,未有離開老莊之道、釋迦之法、孔孟之學,中華文明就是在這微弱的燈光下走過兩千多年。當然也在造就著每個時期獨特和共有的東西。展示著不同群體都能夠在這個文明中繁衍生息、融為一體的包容、和諧。而這個時期也顯得非常豐富,異常繁雜。這些往往是我們現在的人津津樂道、經常提起的。可是他卻是最表象的東西了,內涵盡失。

象物時期

無論怎樣,這還是有燈光的,可是到了清末,那個可怕的東西來了,就是“象人時期”的結束,“象物時期”的來臨,這時連人也不看了,統統向物看齊,從此以最快的速度沒有了神性,沒有了人性,甚至沒有了賴以生存的環境(所謂人際環境和生態環境),而變成了魔性。中華文明到此結束了。那後來的再也不是這個文明應有的,是被強加的並且是毀滅性的。雖然在歷史上這個文明被外族入侵過,但他們都沒有像此時這樣懷著如此仇恨的心理,處心積慮的要把他趕盡殺絕,他們要的也不過就是統治下的利益而已,不是扼殺這個文明,而且他們幾乎無一例外的被這個文明同化掉了,融為一體。

但這時不一樣了,那塊土地及其上的生靈在急劇變化著,所有以前得以創造、傳承、支撐這個文明的正的、善的、美好的最優秀的一切都是被批判的並予以滅除的,而反之取滅亡之路的一切邪的、偽善的、醜陋的也就是極端為私的、無限膨脹的慾望都被抬上了所謂膜拜的高台並予無限放大。

象惡時期

經過了幾十年的醞釀,二十世紀四十年代末來到了這塊土地上的一切被徹底毀滅的最後階段“象惡時期”。徹底露出了其邪惡的本來面目,再也沒有掩飾了,展示給了所有生命看。一切都登峰造極。

到今天,中華文明和他的被如何毀滅的全部都演繹完了。為什麼要說這些呢?我們看他的脈絡,他幾乎把天地間所有的一切都囊括進來了,沒有漏失,極其完整。要天道有天道,要人道有人道,要魔鬼有魔鬼,要邪惡有邪惡。他幾乎把這種形式(這種形式也是宇宙演化的過程)人生存的每一階段,每一種方式全部表演了一遍。每個文明都有他優秀的部分,可是都沒有這麼全面、淋漓盡致。他的用途就是給我們現今人類看的、思考的,生命的每一階段應具有的形態和他必然的走向。

有人說,你看我們今天多麼的發達、強大,將來還會更發達更強大,然後就拿出所謂(人)創造論、進化論那套破爛東西和你比劃。其實你們既沒創造出什麼,也沒進化出什麼。那個所謂進化論我就先不說了,它已經被世人批爛了,我不想再多此一舉。我們就說說所謂(人)創造論。

現在的人老強調現實,我說你現在連現實都不看了,而且是刻意迴避,為什麼呢?

以前和一些清華、北大的專家交流時,他們說人類多有創造性,人類多能發明,我說不見得,我說人類什麼都沒有創造出來,也沒發明出來什麼,為什麼這麼說呢?你看人類的哪一項所謂創造、發明不是利用現有世界的物質和發現的既有規律做出來的,有一個是例外嗎?如果不是這樣你做得出來嗎?不用這個世界的物質或者違背既有的規律就能做出來?哪種物質或者說既有規律是人創造出來的?小到原子大到太陽你把其本身或者其運行的規律給我改改,不行吧?是,在實驗室是弄出一些同位素之類的東西或者改基因類的東西,可是那個物質也是你利用現有的東西做出來的,並不是你憑空變出來的,原子是人發明的?還是分子是人發明的?何況最關鍵的是你改變的那個東西不能融於我們的世界,不是不長久就是結果向我們所希望的相反方向走(參見維基百科:人工合成元素)。不要說弄出新的什麼東西,就是影響、改變現有的規律也會發生種種的問題。例如說改基因產品,現在許許多多實驗證實改基因產品具有危害,會導致許多問題發生,為什麼呢?許多人不得其解。現在的所謂科學發展是建立在實證基礎上的,總是孤立的看問題,當看到幾塊骨頭了就說人是進化來的,發現細胞了就說生命是由細胞構成的,發現基因了就說生命是由基因得來的,不知道明天還會發現什麼?肯定又會改詞兒。其實人不知道一切都是有聯繫的,每一層的背後還有,背後的那個背後還有,每件事物都有他更深的原因都不是孤立的,還有不為你知的高層的原因在支配左右。我們不說是不是神創,單說在這個世界因此而出現的問題就是你不可解的,足以引發人深思的……

再來說基因,那個基因的後面就沒有東西在左右?就出了那麼複雜需要動用全世界科學家才能寫出來的基因序列?而他的現狀與環境,與其個體本身,與以後的繁衍生息有什麼樣的聯繫、關係不知道?他的改變對更深的他後面的因素的影響又會是怎樣也不知道?如果不是這樣,那為什麼一改就出問題?而現在的這種思路就是孤立的看問題,固執的不去承認這些,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到處碰壁,可還是總也撞不醒。這不是笑話,這裡有一個我們很少注意的問題,就是從這樣的事情上體現出來的---不承認自己有問題。這也是妄自尊大的私心導致的,從上到下都這樣,越到最後越突出,以致形成頑疾,這也是一切走到今天不行了的根本原因之一。

中華的先人們就不是這樣思考問題,他們承認這些,他們上來直接就是參悟人體、生命、宇宙的奧秘,他們之間的關係。一下子就和現今拉開了極大的距離。所以很多事情就看到了本質,看到後他們也不是像現在這樣這麼功利,而是把他用來如何提升自己,讓事情良性發展。也就是說古代先民是合於天道、順應天道,善待世界,隨遇而安。不爭,不鬥,有度,有持。他自然就會身心祥泰,四鄰和諧,風調雨順,他也就不會弄出什麼新鮮玩意去充實所謂的生活,因為他覺得沒用,甚至他們認為這是不好的東西,會破壞這種生存狀態,給他們逐漸的帶來災禍。什麼叫防微杜漸?你看史書中記載任何會帶來不好、不祥或者災難的事物都是要杜絕的。不要說上古時期,就是歷代的朝廷大臣上折都是要告訴君王能不能幹什麼事情、怎麼幹或者什麼事情出現了它會導致什麼結果怎樣應對都要詳盡論述的。民間各行各業做什麼事情也是這樣,做什麼事情都是不能胡來的,都要看到本末終始。

再看現在的人,不爭?不鬥?有持?有度?那還行?不但要把原子層面的用光,比如資源枯竭;還要把原子核內的掏空,比如破壞生態系統;甚至更微觀。榨乾人的血汗、利用完人的頭腦(包括被洗腦部分的人)還不行,還要活摘賣錢。

一對比我們就能發現,現在的人無論什麼事都是採取的與一切對立的態度,憋著勁在走,古人講牽一髮而動全身,你弄出那些同位素,改基因產品能長遠嗎?能不出問題嗎?它與一切是對立的怎麼會好?就像說我就不面向前走道,我就要倒退著走道,別說你在大街上會不會出事,就是看著的人都覺得彆扭。你說你影響了多少人,開車的、走道的都得特別注意你,最起碼你後邊沒長眼睛,碰了你怎麼辦?你跟你自身都對立了。交警也得看著你,怕你出意外。就說這個意思,所以說一切都是聯繫的,一體的,不能反著來或者胡來的。那樣干你一定會把一切搞亂,把自己和別人置於困境甚至危險的境地。可是我們今天就是在這麼破壞者,那結果一定會施加到自己的身上,況且現在已經發生並正在惡化。

邪政荼毒,人心不古,環境污染,食品有毒,疾病頻發,災害不斷等等這些都與此緊密聯繫在一起。所以說人越“創造”,越“發明”,越敗壞,問題越多。幾千年都風和日麗的星球,現今的人就把他禍害得滿目瘡痍,真應該想想現有的條件我們還能生存多久?!

再說說,那是不是你的獨創、發明?就是從歷史上來看,我們今天所造出的很多東西,在歷史上也出現過,甚至是不斷的出現,比如說農耕的犁等工具,在中國出現過,在歐洲也出現過,在史前文明的遺蹟中也出現過;比如說核能,我們現今人類出現了,在史前文明也出現了,而且比我們做的更好,是直接利用鈾礦,不產生廢棄物。對此我們又怎樣去定義發明、創造呢?就像前面提到過的醫藥和律法,實際上是在他應該出現和允許出現的時候才會出現,我們可以翻翻史書,任何一個文明的任何時期都沒有出現過和那個文明和時期不相關的東西,不相稱的東西,不應是那個文明和時期應有的東西,這不在於所謂的先不先進,你不能用你所在時期或文明的位置去衡量人家所謂先不先進,更不更好,就像那個藥,在有病的人眼裡他是祛病的,現今的人類就需要,在無病人的眼裡它是有毒的,因為它也確實是有毒的。我們都講是藥三分毒嗎,無病的人他不會把它看作更好的東西,反而是更壞的東西,沒病的人吃了能好嗎?上古時期就沒有也不需要。

正法時期

那麼綜上所述,可見一切都是聯繫在一起的,都是有原因的,同時也是有定數的,也就是無論如何、想什麼樣的辦法我們在原有的基礎上都無法跨越那個最後的期限,那個最後的劫數(劫難)。這就是天數。其中最後的劫數,是最危險的時候,最複雜的時候,也是看得最清楚的時候,一切都體現得最淋漓盡致的時候,當然也就是最後選擇的時候。

這不是你承不承認,想不想的問題,也不是誰硬性規定的問題。在以前的歷史中你是看不到逆轉的先例的,是一定會發生的。

有待認識的根本問題還非常多,不要下定義,就說自己現在認識即可,今天我說的也是我現在的認識,或許下一秒鐘我的認識和現在又不一樣了,或許你剛看完就有比我更深的認識,這都是最正常不過的事情,可大多數人現在做不到。眼睛閉上,耳朵堵上,就說看不見,聽不到,嘴上還要反對你,手上還要打壓你。其實這也不奇怪,因為連這個也是到今天發展的必然,也是一定會出現的。

所以說,人類並沒有創造什麼,發明什麼,一切都是在順應已經給人類體現出來的在走。這個事實很殘酷,可是它就是我們今天所看到的。

那麼從中我們發現,世界上的每個問題無論我們如何把每一階段最好的拿出來、表現出來都不能阻止那個向下(變壞)的潮流,這真是讓人震驚,從道德到藝術到環境到各個方面莫不如此,問題出在哪裡呢?

問題就在那個從開始到最後貫穿下來的為私、為我越來越強以致最後變質為邪惡,首先是最後時期絕大多數的人都認為自身沒有什麼不正常的,因為都在其中也就體察不出來了。即使有覺得不對勁的也不知道怎樣去做,也找不到什麼能去解決,不知道誰能去解決。也就是說這是一個死局---無解。所以這個世界我們才會看到是今天這個樣子,窮盡以往的一切智慧,從洪觀到微觀,從裡面到外面都無解。基督教也好,佛教也好,歷朝預言也好那還是神傳的,可是無一不在他們的經典中說到世界末日的問題,而且不僅僅是人類。說明什麼?說明他們也解決不了這個問題,連他們自身在末日中能不能走過來,都是未知數。

為什麼這麼說,你看在《聖經》中耶穌說:“天上,地 下所有的權柄 ,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或作 給他們施洗歸於父子聖靈的名。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日”。連耶穌得到了所有的權柄,並與之同在,也只能到世界的末日。我們沒有說人家什麼,對於能夠犧牲自己替眾生贖罪的偉大覺者,我是非常尊敬的。而我說的是如果他有能力,或者說他的父親耶和華有這個能力,他就不會說這樣的話,他會說直到永恆。打個比方,海邊的一戶人家,戶主看見海嘯排山倒海而來,戶主既沒有足以抗拒大浪的船可用,也沒有我們所謂現代化的飛機可飛,還跑不過大浪的速度,他怎麼辦?他看向了他的父親,他的父親也束手無策,但他的父親看到巨浪的上面似乎有一艘大船,於是他的父親和他說我看到了一線生機的一點跡象,不知道是否是真的,也不知道我們能不能得救。他也只能跟他的家人說你們要相信我,我現在還在,父親已經看到了一點得救的跡象,不要慌,我會和你們在一起直到海浪臨頭的一刻。事情是不是這樣呢?如果他們都不能確定或者說不敢確定末日是否能走過,神如果尚且如此,人類又會怎樣呢?

當然,事實上確實他們看到了一線希望,《啟示錄》中提到“萬王之王”;《妙法蓮花經》中提到“轉輪聖王”都被認為是最後得救的希望,基督教、天主教、佛教等都認同現時正是末劫的最後時期,是救度的時期,至少時間上不存在疑問。那再看看有沒有來世間救度的覺者?許多宗教、民間預言都說神會來臨要救所有的人,當今世界我們只看到了李洪志(我們的師父)先生在世界範圍內講法度人,並且不斷的針對宇宙中(包括人世間)的所有疑問在講法開示。如果不是照顧有些讀者的想法,我真想寫我每時每刻都願跪在師父的腳下聽解佛法,這是世間的眾生最為應該珍惜的!話說回來,如果說另有其人,此時是不是也應該來了?

世上的人普遍有一個自我設定的錯誤認識:救我的人應該是我的觀念認同的那種,不應是其他的人。當年釋迦摩尼、耶穌來的時候是不是也自我設定呢?他們不是對相信的人都敞開大門嗎?怎麼到了現在這個時候處於被救度的人還產生了挑三揀四的想法了呢?你能被救度就可以,這是第一位的,還非得是什麼你認可的人來嗎?你觀念裡的那個人不來是不是你就不想被救度了呢?糊塗!糊塗!

千古以來,還得說那些清醒的生命上下求索,著述浩如煙海,都沒有說清這個人體、生命、宇宙,都被層層的疑惑障礙著,仰天長嘆!可是誰都沒有想到,我們每個生命就在這上天“安排”的文明進程中一直演示破解著這些奧秘而不自知。

大戲即將落幕的時刻,一切該演示的都演示完了的時刻,眾生因末日恐慌而祈求救贖的時刻,慈悲的恩師打開無盡天國所有的門為生命搭好了天梯,明明白白告訴我們戲中祈求的答案,冒著血雨腥風(這種形容不為過)的迫害艱難的帶領我們回歸從塑的家園,不斷的告戒眾生落幕的時刻要來臨了,選擇的機緣會隨之一併消失。中華文明演示了什麼是真(道)、什麼是善(佛)、什麼是忍(儒),以此為基不斷演示著順從與背離所帶來的結果。我不知道有沒有人還能講出更高的天機?那些願意改變選擇了順從這些的在從塑的天國中將永遠不會消失,而那背離而行的將不在生者之列。

(待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