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世報應:磕頭走路的人(外一則)

山東大法弟子 玉清

【正見網2014年06月10日】

(一)磕頭走路的人

莒縣,現屬日照市,原為莒國,與齊國、魯國同時代存在,在山東大地上鼎足成三。當年公子小白落難於莒,後歸齊即位為齊桓公,為春秋五霸之首,留下了“勿忘在莒”的典故;又有燕國大將樂毅攻齊,連下七十二城,唯莒與即墨不下,以這兩城為依託,田單用火牛陣大破燕軍,收復失地。莒縣浮來山的定林寺內有一顆4000多年的銀杏樹,傳說為東周春秋時期齊國和莒國國君會盟時栽下,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銀杏樹,有“樹王”之稱。

莒縣北部,群山延綿起伏,一個個小村莊坐落其中,文革的風暴掃蕩全國,這裡也不能倖免。無休止的批鬥會、激烈的口號,把人帶動的狂熱、不理智,有一個以劉姓居多的村落裡,也開始了“破四舊”的荒唐運動,無數古物被毀。唯有一座小廟和家堂屋裡祭祀祖先的牌位無人敢動。兩位血氣方剛的青年,被無神論的邪念充滿了大腦,在中共的欺騙下,做出了讓他們後悔終生的事情。他們說:你們不敢砸,我們敢!我們相信共產黨,不怕牛舌鬼神!

結果,小廟被砸,祖先牌位被他們扔到村前的小河裡,還用腳踹來踹去的。折騰累了,一個人回家了,另一個人翹著二郎腿、彎下腰,坐在河邊一塊大石頭上休息。先說回家的那個人,到家後肚子疼的在地上打滾,有丟命之憂,其母信佛,頂著被批鬥的壓力,跪行至小廟前磕頭認錯。其子的疼痛慢慢消減,最後完全消失,心中也明白了,生出了對神佛的敬畏。

坐在河邊休息的人可就沒這麼幸運了,休息夠了往起一站,啪一下重重摔倒地上,勉強站起來,卻發現兩腿是彎的,不能直起來,且交叉在一起,分不開,腰也是彎的,所以,他的頭離地面很低。在他的餘生裡,他都是這樣走路的,為了保持穩定,左右手各一個小馬扎,走路時雙手一起往前划船一樣,兩腿交叉彎曲,雙腳不能平齊,走路時一腳高一腳低,他的頭隨之往前一點一點的,加上雙手同時向前劃,像極了磕頭拜佛的動作,十裡八鄉的人都知道他,叫他“磕頭走路的人”,前幾年,這個人剛剛去世,活了七八十歲,用他那怪異緩慢的走路姿勢,警示著世人。

我寫出他的悲慘故事,意在破除中共的無神論謊言,啟迪人們心中對神佛的敬畏。願世人敬仰大法,在這個特殊的時代,能了解法輪大法真相,善待大法弟子,為自己生命的永恆奠定光明的基礎。同時,也算是給他積一些功德,願他在地獄之中少受一些苦楚。

(二)丈八佛的故事

在山東濱州市博興縣興國寺裡,有一尊有名的石佛,高一丈八,人們通常叫他“丈八佛”或“丈八石佛”。圍繞著這座石佛,有無數的神奇故事,這裡僅講一例,以警示世人。

文革中,神州大地上無數廟宇、佛像被砸被毀,歷經滄桑的“丈八佛”,在這場浩劫中未能倖免。人們被紅色邪靈迷惑,魔性大發,此地的文革小組長,邪念沖頭,非要把大石佛除之而後快,又跳又蹦,像瘋了一樣,無人敢勸。

他先是命一人拿槍對著石佛的眼睛射擊,覺得不過癮,乾脆招呼一群人對石佛又打又砸,石佛紋絲不動,他氣急敗壞,竟然從別處調來了拖拉機,用繩索套在石佛的脖子上,拚命的拉,結果佛身不動,佛頭被生生拉斷,掉在地上。我們現在看到的“丈八佛”佛像,那佛頭是後來裝上的。

其後不久,拿槍射石佛眼睛的人,幹活時雙目被石頭崩瞎。而那個小組長,坐在拖拉機駕駛座的旁邊時,跌落下來,被拖拉機後面的大車輪,從脖子處壓了過去,身子和頭幾乎分離,當場喪命。

這只是無數文革期間砸佛像造惡報的事例之一。今天的神州大地上發生著更為嚴重的對神佛的犯罪。中共對法輪大法修行人殘酷打壓,度人的大法被強加謊言污衊為“x教”,善良的煉功人,被酷刑折磨、非法關押,甚至被活體摘除器官販賣移植,無數的法徒為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獻出了生命。同時,也有很多迫害大法的惡警、高官,遭到了惡報,甚至累及家人。願世人能了解真相,聽一聽大法弟子的勸善之言,清除頭腦中被中共邪教灌輸的謊言。也希望曾對大法行惡的人,在大劫難到來前,能及時醒悟,善待大法,有一個光明的前程。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