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譴(二):以河南為例

【正見網2014年08月22日】

中華古老神州講的“天人合一”,“天人感應”是中華民族幾千年歷史文化的基石。天災往往來源於當權者製造的人禍。中共打壓信奉“真、善、忍”的好人,使得中國大陸道德道義淪喪殆盡,從而招致中華大地天災人禍接連不斷,愈演愈烈:雪災、旱災、水災、火災、地震、瘟疫等正是共產黨殘酷迫害信仰,強行給民眾灌輸謊言所帶來的苦難。

一、河南遭遇六十餘年來最嚴重旱情

據大陸媒體報導,河南省自6月份以來持續高溫少雨,遭遇63年來最嚴重的旱災。降水量達到63年來最低值,有旱情嚴重地區斷水已經長達3個月。全省近35%的小型水庫基本乾涸,一半以上的中小河流斷流。官方統計稱,截至7 月31日,河南省有2706萬畝農田受旱,受旱面積接近全國的一半,73.9萬人飲水困難。21座大型水庫的蓄水總量比歷年同期少13億立方米,水資源明顯匱乏。大量土地乾涸龜裂,嚴重缺水地區的村民只能冒險下到深井中取水。

河南省平頂山市和洛陽市等城市為節水,對洗浴、洗車、足浴、游泳池等場所實行斷水或令其歇業。平頂山市一些農村地區甚至已經斷水達三個月之久,不僅莊稼幾近絕收,人畜飲水都困難。河南省汝陽縣蓮鎮廟嶺村官員稱,村中的自來水今年基本處於斷流狀態,一滴水都不會流。

有網友發帖說:河南省周口,所有村都乾旱了,玉米都旱死了,花生也“閉眼了”,吃的水也沒了……周口市從今年春天到夏天,連旱,幾乎沒有有效降雨。夏天,天氣異常,乾燥,炎熱,無雨!周口市氣象台7月26日16時03分發布乾旱橙色預警信號:根據綜合氣象乾旱指數監測,周口各縣市氣象乾旱達到重旱等級。據周口市水務局7月21日統計,全市有300多萬畝秋作物受旱,其中嚴重受旱的80萬畝。很多秋田旱情十分嚴重,有的田塊幾乎絕收。

2014年7月30日,河南周口市乾枯的茄苗(網絡圖片)

河南省水文資源局7月30日公報顯示,平頂山市、南陽市、信陽市的枯水預警分別為紅色、橙色、黃色,並稱未來一週仍無降雨,旱情還將持續。

河南省農業數據顯示,全省的受旱面積正以160萬畝/天的速度遞增著,其中1/4屬重旱,即絕收之地。河南省作為中國產糧大省,糧食產量占全國的1/10,其嚴重乾旱已經影響到全國的糧食產量。官方信息顯示,目前旱災區域有841萬畝農作物已經因嚴重乾旱而減產,其中56萬畝乾枯絕收。

以上文字來源於大陸媒體。

上天以人的罪惡提醒人的時候,實際是大善之舉,是對那些良知還在、人性尚存的人的提醒和救度。對於今年河南的旱災,表面原因是氣溫高、雨量少,實際上是中共河南當局,在迫害法輪功的江系全面潰敗,邪惡的周永康、薄熙來、李東生遭惡報的情況下,執迷不悟,二零一四年以來,加大了迫害法輪功的力度,做了別人偷驢,他拔撅子的事情,令上天為之震怒。當您為大地乾旱、湖泊乾枯而不思其解時,您知道河南今年一至七月份,尤其是平頂山、洛陽、周口等地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以下數據來自明慧網,二零一四年數據截止到八月十三日。為了方便比較,二零一三年數據參考明慧網“2013上半年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統計”數據並統計到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三日。

二、一月至七月河南發生了什麼令天公震怒的事情?

1、河南當局加大力度綁架法輪功學員

進入二零一四年,中共河南當局加大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力度。騷擾、綁架事件時有發生。一月至七月,河南有一百二十九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比二零一三年同期的七十六名增加了百分之六十九點七,如下圖所示。

  

如下圖所示,三月、四月、六月、七月,中共河南當局加大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甚至發生了多起有計劃、有預謀的大規模綁架事件。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日,周口市鄲城縣魯秀榮、鄭廣西、魯楊勇、薛集會、崔顯鋒、王軍、田家庭等十六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六月二十四日,周口市淮陽縣何洪亮、夏中志、劉中蘭、陳金蘭、王玉榮、王和平、蘇振華、齊鳳芝、李軍旗、凡雲霞、吳女士十一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七月二十日至七月三十一日,河南省洛陽偃師市孫耀挺、孫孟良、鳳琴、素改、張建成等十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2、河南當局加大力度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判刑、庭審

二零一四年,中共河南當局加大了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庭審的力度。一至七月,有三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庭審,比二零一三年同期的十五名增加了百分之一百,翻了一倍,如下圖所示。

  

平頂山魯山縣法輪功學員劉東方被非法判刑九年。劉東方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五日被魯山縣鐵路派出所警察夥同魯山縣國保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在魯山看守所,後被魯山法院非法判刑九年,被劫持到河南新密監獄迫害。

六月五日,洛陽市偃師市法院對法輪功學員閆巧菊、高苗鴿非法庭審,當局動用四十部警車及“六一零”、國保大隊、防暴隊、鄉鎮政府人員一百人左右,對法院外的人群進行非法錄像、攝像、騷擾。閆巧菊後被非法判刑五年,高苗鴿被非法判刑三年。

其他被非法判刑、庭審的法輪功學員是:
平頂山市衛東區法院非法庭審劉文霞、楊紅;
平頂山市衛東區法院非法庭審楊賀梅;
洛陽市纏河區法院非法庭審劉干用、王海英、陳偉旭;
洛陽市老城區法院非法判李曉燕七年;
鄭州二七區法院非法判楊雙菊三年零三個月;
鄭州金水區法院非法庭審李雅豐、張彥輝;
鄭州市鞏義市法院非法庭審孟慶凱、穆素霞、蔡喜風;
登封市法院非法判柴紅凱三年、張永福四年;
鶴壁市鶴山區法院非法判王礦生五年;
南陽市鎮平縣法院非法庭審陳豐明;
南陽市臥龍區法院非法庭審王秀雲;
新鄉市法院非法判鄒隆玉三年;
新鄉市法院非法判付善清三年;
新鄉市法院牧野區非法庭審王紀州、李瑞芳;
許昌市禹州市法院非法庭審張宏業、禹州市張江、黨富強;
三門峽法院非法判楊法軍五年;
焦作市法院非法判任海英四年。

3、今年上半年河南三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河南平頂山市葉縣孫耀民被迫害離世

平頂山市葉縣法輪功學員孫耀民,多次遭綁架和冤判入獄,受殘忍迫害重創和不明藥物毒害,致使其生活不能自理(不能彎腰、不能下蹲、出不來氣),於二零一四年元月七日含冤離世。

在鄭州新密監獄和平頂山“培德學校”黑監獄,孫耀民多次遭惡警和包夾慘無人道的毆打、電擊和注射不明藥物殘害,特別是平頂山某惡警在毒打孫數小時後,用皮鞋猛踢孫的肺部,致使孫當場窒息很長時間。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孫耀民被劫持到鄭州新密監獄迫害,遭暴徒打火機燒、菸頭燙等種種酷刑,被強制奴役。出獄後,孫耀民還時常受到來自葉縣國保大隊以高福忠為首的惡警的威逼、恐嚇和手機監聽。

楊祥珍年初被河南女子監獄迫害致死

南陽市唐河縣六十九歲的法輪功學員楊祥珍(楊相珍)女士二零一二年四月份發真相資料,被惡人誣告,被中共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唐河縣看守所,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一日轉移到南陽市看守所關押,後被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新鄉市女子監獄不到一年,出現癌症症狀,動手術後監獄強迫家人將其接回,二零一四年年初含冤離世。

王慶凱之死 安陽“六一零”之罪

“四二五”前,安陽市各級“六一零”指使轄區警察、辦事處、社區人員騷擾、恐嚇當地法輪功學員,脅迫辦事處、社區懸掛誹謗標語,誤導世人,製造恐怖氣氛。六十多歲的王慶凱再次被騷擾後,於四月二十五日離世。

一九九九年迫害以後,王慶凱被非法抓捕,強制洗腦,曾因為公開煉功被非法關押。強制把王慶凱抓入位於安陽市蔬菜公司招待所內的“洗腦班”迫害。王慶凱父輩勤勞致富,在中共搞階級鬥爭的年代受嚴重迫害,子女受到歧視,常年的壓抑使王慶凱沉默寡言。修煉法輪功後使王慶凱緊鎖的心扉得以釋懷。可是,隨著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升級,中共長期迫害的陰影又回到王慶凱的身上,使他變得越來越膽怯。王慶凱妻子長期處於擔驚受怕狀態,已於幾年前去世。

三、“要聽黨的”給一方百姓帶來災難

在傳統文化中,人們對自然災害的理解是對人們的警告,對當政者的懲戒。古代開明的帝王在遇到治下的百姓遭到自然災害時,都會大赦天下,同時反思自己執政的過失和行為的失當,以求得到上天的庇護保佑。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造成了三千七百多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數百種酷刑殘酷折磨法輪功學員,甚至出現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天怒人怨,可它對上天一次又一次的天災警示不但不反思自己的過錯,作為災禍的製造者,要麼繼續謊言掩蓋災害範圍和程度,要麼是在災害發生時做秀,表現自己的“偉、光、正”。

平頂山市衛東法院七月九日開庭迫害法輪功學員楊賀梅時,河南平頂山市法官李喜峰直言不諱稱“法院歸共產黨領導,要聽黨的。”

可是最近也有一句人們常說的話:“惡報來臨時,黨在哪裡?”周永康、薄熙來、王立軍、李東生等上萬名已曝光的遭惡報人員,從追隨迫害、行惡到遭天譴的過程,不已經充分告訴我們這個道理了嗎?

中共河南當局犯下迫害法輪功如山的罪惡,給一方百姓引來天災。罪惡之源是中共邪黨,只有拋棄中共,選擇善良,順應天意,百姓才能安居樂業,風調雨順,中原大地才能真正美好。

希望中共河南當局尚有良知的人們,反思自己的行為,珍惜這上天慈悲的提醒和呼喚,不要在迫害法輪功的這條路上走的越來越遠,到時真的是沒有機會了,悔已晚矣!給別人帶來災難與恐懼的人,災難與恐懼終會有一天落在自己的頭上。

筆者結束這篇文稿的時候,八月十七日傳來河南省新鄉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市公安局局長孟剛遭惡報被調查的消息,為本文畫了一個句號。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