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東北的童話故事(民間瞎話): 姻緣天定,加以珍惜

董文

【正見網2014年11月12日】

[編者注]“ 瞎話,瞎話,說起來沒把,三根馬尾兒,織個馬褂……”。

“瞎話”是東北的民間方言,就是在熄燈以後,黑燈瞎火的時候給孩子講的睡前故事,其中“瞎”字老人們不讀第一聲,而是讀第三聲,“尾”字老人們的讀音是“乙”。有些“瞎話”是從中國古籍中流傳出來的勸善故事,內容稍有不同,也有些是前代老人親身經歷的善惡有報的故事,還有些“瞎話”類似於西方的童話故事,內容神奇,而以勸善教育為宗旨,“瞎話”對於啟發兒童的善良本性等都有積極作用。千百年來口傳下來的“瞎話”只是傳統文化的末枝,但也從中反映出傳統文化的敬天知命、善惡有報的理念。下面就舉幾個瞎話的例子。

姻緣天定,加以珍惜

在很久以前,在柳條邊這嘎達(地方),有的叫“燒鍋屯”的屯子,屯子裡有個姓張的開燒鍋做酒的小財主,省吃儉用家裡有倆錢,請了個私塾一心供兒子張進讀書,希望孩子有出息,將來考取個名份好出人頭地。都十四五歲了,除了讀書識字,是啥活都不讓他干。

有一年的一天,夏天天長,吃完晚飯天還沒黑,張進出外散步就走到了屯邊大榆樹下,看見一個老頭在地下擺弄核桃,嘴裡還不停的叨咕:“核桃,核桃,和得來就合,合不來就逃。是婚姻棒打不回,不是婚姻拉都拉不住。這個配那個,那個配這個。”張進感到奇怪,就上前問:“大爺,您這是幹啥呢?”老頭說:“孩子,我這是月老給人配婚姻緣分呢。”張進一聽來了好奇心,就說:“大爺,那您給我配配唄,看我將來媳婦在哪?”老頭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把幾個核桃在地上擺弄了幾下就說“配好了,你的媳婦還比你小不少呢。” “大爺,那您能告訴我她在什麼地方嗎?”“孩子,你順著我指的方向,一直往前走,大約過了500米開外,有棵老榆樹,再往前走有一家柳條杖子,院裡養條大黃狗的那家。這家屋裡搖籃裡的孩子就是你未來的媳婦。”張進聽了老大不高興,心裡想這老頭盡瞎掰,搖籃裡的孩子才多大呀,我都十四五了,他怎能是我媳婦呢?心裡雖說不太信,但也掂心是回事。就按老頭說的方向想看個究竟。別說,還真有這麼一家,院裡的大黃狗看著他進了院也沒哼沒咬,你說奇怪不,好像進了自己家一樣。進屋一看,搖籃裡真有個女娃,正甜甜的睡的正香。張進心想,我不能要這麼小的媳婦,得啥時候長大啊,就順手使勁推了搖籃一把,沒成想勁用大了,搖籃撞到牆上,震掉了搖籃上掛的銅鈴鐺,正好砸在孩子的臉上,哇的一聲,孩子被砸醒哭了。張進一看事不好,撒腿趕緊就跑了。

張進回去後繼續用功讀書,又過了十幾年時間,到了應考機會,應試下來就中了狀元。監考大人親自給他提了親。那個年代,不入洞房都不知媳婦啥樣。尤其是監考大人提的親,那就更沒得說了。好孬都得認命了。結婚那天,一看這媳婦這摸樣還真夠漂亮,但仔細一看,就發現媳婦眉毛當中缺了一塊眉毛。張進就問媳婦是怎麼回事?媳婦說別提了,就說我家在哪那住,我還在搖籃裡的時候,也不知是哪來的野小子,闖進我家,弄掉了搖籃上的鈴鐺砸到了我的眼眉上,從此就落下了這塊疤痕。張進一聽就明白了,心裡話這真是天定情緣,想逃都逃不掉。又不好意思跟媳婦說明白了,就找來畫筆,親自給媳婦把缺的眉毛給描上了。打這以後,就留下了女人喜歡描眉增添美姿的習慣了。

評曰:

太平廣記,杜陵韋固;
其中故事,相似此處;
姻緣天定,須加愛護;
貞節之士,天賜福祿。

附:《太平廣記》定婚店

杜陵的韋固從小失去父母,想要早一點結婚,但是多次求親都沒有成功。唐太宗貞觀二年,他去清河遊歷,中途住在宋城南面的旅店。旅客中有一個人為他提親,女方是以前的清河司馬潘昉的女兒,並讓韋固第二天清早去店西的龍興寺門前同潘家的人見面。韋固心中急切,第二天很早就趕去了,到了廟門前,月亮還在天上高高地掛著。他看見一個老頭倚著一個口袋,坐在台階上,借著月光看書。韋固也在旁邊看,卻不認識書上的字,便問老頭說:“老先生看的是什麼書啊?我從小學習,沒有不認識的字,就是西方的梵文,我也能看懂,只是這本書上的字從來沒見過,這是怎麼回事?”老頭笑著說:“這不是人間的書,你怎麼會見過。”韋固又問:“那是哪裡的書啊?”老頭說:“陰間的書。”韋固問:“陰間的人,怎麼到了這裡?”老頭說:“你來的太早,不是我不應該來,凡是陰間的官員都管陽間的事,管理人間的事,怎麼能不在人間行走呢?”韋固問:“那麼您管什麼事啊?”老頭說:“天下所有人的婚姻大事。”

韋固心中暗喜,說:“我從小失去父母,想早一點結婚,以便多生兒女,傳宗接代,這十多年來,我多方求親,竟不能如願。今天有人到這裡來給我提潘司馬的女兒,這件婚事能夠成功嗎?”老頭回答:“不能成功,你的媳婦剛剛三歲,等到十七歲才能進你們家的門。”韋固問:“你口袋裡裝的什麼東西?”老頭回答:“紅繩啊!”用來系夫妻兩人腳的。等到冥間為他們定下了,我就偷偷地把紅繩系在他們的腳上。不管這兩家是仇敵,還是貧富相差懸殊,或者是相隔千山萬水,只要紅繩一系,再也逃不掉了。你的腳已經和她的腳系在一起了,你再找別的人有什麼好處呢?”韋固問:“我的媳婦是誰?家在哪裡?”老頭回答:“旅店北面賣菜那個老太太家的女孩。”韋固問:“能去看一看嗎?”老頭說:“老太太經常抱著她賣菜,你跟著我走,我指給你看。”

等到天亮了,韋固等的人沒有來。老頭捲起書,背著口袋,韋固跟著老頭來到菜市場,看見一個瞎了一隻眼的老太太,抱著一個三歲的女孩,看起來非常骯髒醜陋。老頭指著女孩對韋固說:“那就是你的妻子。”韋固生氣地問:“我殺了她行不行?”老頭說:“這女孩命中注定有大富貴,還要跟著你享福呢,怎麼殺得了呢?”說完老頭就不見了。

韋固回去後磨了一把刀子,交給僕人說:“你歷來很能辦事,如果為我殺了那個女孩,我給你一萬錢。”僕人說:“是,明白了。”僕人將刀藏到袖子裡來到菜市場,趁著人多混亂的時候,刺了女孩一刀就跑,市場大亂,僕人得以逃脫。韋固問僕人:“刺沒刺中?”僕人說:“一開始我想刺她的心臟,可是沒刺准,刺到了眉間。”韋固以後求婚,一直沒有成功。

又過了十四年,他靠父親的老關係,到相州參軍刺史王泰手下任職,專門負責審訊囚犯。王泰因為他能幹,將女兒許配給他。韋固的新媳婦十六七歲,容貌美麗,韋固非常滿意,但是他發現妻子的眉間總是貼著一個小紙花,無論干什麼沒有一刻拿下去的時候。過年的時候,他逼問妻子,妻子哭著說:“我是郡守大人的侄女,不是他的親生女兒。我的父親生前當宋城縣令,死在任職上。當時我還在襁褓之中,母親和哥哥也相繼死了。家裡剩下的唯一宅院在城南,乳母陳氏帶著我居住,每天賣菜度日。陳氏可憐我太小,總把我帶在身邊,三歲的時候陳氏抱著我走在菜市場裡,被一個狂徒用刀刺中眉心,留下了傷疤,所以用紙花蓋上。七八年以後,叔叔來到盧龍任職,我便跟著叔叔了,並以他女兒的名義嫁給你。”韋固問:“陳氏是不是瞎一隻眼?”妻子說:“對,你怎麼知道的?”韋固說:“刺你的人就是我派去的,這真是一件奇事!”便將事情的經過都跟妻子說了。

從此夫妻更加互敬互愛,後來生了個男孩叫韋鯤,當了雁門太宗。母親被封為太原郡太夫人。才知道命中注定的事,是不會因人力而改變的。宋城縣官聽說了這件事,為那家旅店題名為:“定婚店”。

9.是尖是傻,且看果報

從前,有一家哥倆,老大尖,已經娶妻,老二是個傻子,光棍一個。老大倆口子對傻弟弟特別不好,家裡的活都讓傻子干,還不給傻子飽飯吃。他們家養一條大黃狗,很有靈性。有一天,老大倆口子密謀想把傻子害死,省得將來分家產。他們就在餃子裡下了毒藥想毒死傻子。這些話被大黃狗聽見了。傻子幹活回來後,大黃狗趕緊告訴了傻子,並囑咐傻子:餃子你千萬別吃,看他們吃你再吃。傻子牢牢記住了。果然嫂子端上來一大碗熱氣騰騰的餃子讓傻子吃,傻子坐那不動,也不吃餃子。老大倆口子奇怪:這傻子今天咋回事呢?這一毒計白使了。事後問傻子為什麼不吃餃子?傻子就把實話說了,說是大黃狗告訴他的。老大一氣之下把大黃狗打死了,埋在了自家的地頭上。傻子每天幹活都到大黃狗的墳前痛哭:“大黃狗啊,你死了,我可怎麼辦哪”?這天哭著哭著,從大黃狗的墳包裡蹦出兩顆黃豆來,大黃狗告訴傻子:“你哥哥嫂子還想害你,你別回家。你拿這兩顆豆去給別人熏衣裳,就能有飯吃。你就在街上喊:‘屁屁香,我給你熏衣裳’”。傻子按照大黃狗告訴的去做。有一天,傻子正在街上喊,一個大戶人家把傻子叫進去讓他給熏衣裳。傻子用這兩顆豆把衣服熏得又香又乾淨,主人非常高興,給了傻子很多錢。傻子每天晚上住在一個破廟裡,想吃什麼,對著豆粒一說,香噴噴的飯菜就全來了。

有一天,老大倆口子在街上遇見了傻子,看傻子活的好好的,心裡納悶,就跟蹤傻子來到廟裡偷偷觀看:啊,原來傻子手裡有個“寶貝”。他們就把黃豆騙去了,也去給人熏衣裳。這一天倆口子來到一個財主家熏衣裳,豆粒在衣服上滾來滾去“吧唧”拉出一泡屎。不但沒賺到錢,還被財主痛罵一頓趕了出來。到家後,倆口子也學傻子的樣子,對豆粒說:來點酒肉佳肴吧。可是他們念叨一句,脖子抻長一寸,念叨一句,抻長一寸,從屋裡一直抻到門外,倆口子被活活抻死了。

評曰:

天網恢恢,疏而不失;
傻子真傻,尖人更痴;
只為利益,失去良知;
人心一念,天地盡知。

總評:

瞎話瞎話,傳統文化;
口頭流傳,心的教化;
啟發兒童,善念萌芽;
善惡有報,天理無差。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