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中所見:佛境

台灣大法弟子 小毓


【正見網2015年12月25日】

“感覺自己好像坐在雞蛋殼裡一樣美妙,非常舒服的感覺,知道自己在煉功,但是感覺全身動不了。”《轉法輪》里講的這種煉功狀態在12/21日煉神通加持法中出現了。凌晨二點半,自己意識清楚、外面寧靜到可聽見很遠的車聲,但又像被包在一個雞蛋殼裡一樣,“似空非空,動靜如意”(《法輪大法  大圓滿法》),整個人的驅殼就像是空了,又不像是空的,輕飄飄的非常自在、非常美妙。

當靜到這種程度時,就進入了定的狀態,所有的五官都像放大了一樣,變通、變大、變敏銳了。這時出現了一個亮點,開始由亮點中心旋轉開來,愈來愈大,在亮點的彼端見到了師尊法身,微笑的看著我,沒有說話、一切都很自然、很自在。這時打進來一個念頭,知道是師尊,並且要帶我去一些地方,告訴我一些事,就像經文說:“那個覺者互相之間一見面,倆個人一笑,什麼都明白了。因為這是無聲的思維傳感,接收到的是帶有立體聲音的。他倆一笑的時候,已經交換完了意見。”(《轉法輪》)

一、凌虛玉佛

師父帶著我來到了第一個世界,這是一個在很高層次的世界“凌虛世界”。整個世界都是由無邊無際的星辰組成的,非常閃爍的星海,美麗異常,時不時的就能看見從西方像流星雨般划過天際,群流而過,耀眼奪目。

在這個世界中並沒有像人類空間的“地”一樣的概念,像是無重量的空間,虛空的、很大範圍的。就像玉一樣的晶透、淨亮。此世界中住著穿白色迦紗的覺者,數量多到一眼望不到盡頭。

師父讓我知道,說了這麼一句話:“恆古開天時,妙自在凌虛玉佛為助師正法,下世成法徒,歷經億劫已過,可登新天宇。”

將經歷的過程寫成詩詞總結:

【凌虛玉佛】

東來星塵西來雨
漫漫虛空潔如玉
恆古聞天妙自在
億劫已過登天宇

二、大光明清淨佛

一晃眼又來到了另一個世界,這時我發現為什麼能夠來去不同世界,是因為師尊的功將我包住了。

這個世界叫“大光明世界”。這也是一個廣闊無際無邊的世界,我發現無法形容這世界的大,但我知道與上一個世界是不同的,這世界有座非常高的山,在山巔上有好大的太陽,其實不叫太陽,以人類的語言就叫“日”吧。非常耀眼但不刺眼,暖暖的有種慈悲的感受,整個人都被這種場給定住了,很美妙。

此時,師尊在旁邊演化了一幕讓我知道,因為大光明歷經舊宇宙成住壞滅的過程,已到了“滅”的階段,大光明的“日”逐漸暗淡,在末劫當中,誰都逃不了。

這世界的法王有三個兒子,其中第二個兒子願為救大光明世界的眾生(也是數不盡的佛道神)捨棄一切,並且下走尋正法救蒼穹,曾經在宋朝為尋大法當過乞丐,這時候我想到了經文:“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精進要旨》-真修)

法王子下走歷經億劫,並且在這世成為大法徒助師正法,但這並不能圓滿與救得了他世界的眾生,而是必需在助師正法中修得無漏,並且做好師尊要的,才能算是真正眾生的期盼,功成圓滿時將在宇宙大法這本天書上面烙印上金色稱號“大光明清淨佛”無上光榮覺者的稱號。

將經歷的過程寫成詩詞總結:

【大光明清淨佛】

大光明頂日消黯
末劫來到萬魔攔
為救光明蒼生劫
法子捨身歷劫難
尋法緣到成法徒
助師正法世間行
修得無漏眾生盼
證得光明清淨佛

三、金晶智慧佛

又一瞬間,我與師尊來到了另一個地方,是充滿了各種亮晶晶的水晶、琉璃、寶石的世界,何止七彩,是數不盡的色彩顏色,是透的、是人中形容不出來的顏色,人間的調色盤也調不出來的顏色。神奇的是,水晶是像水一樣可以穿透的,但又像果凍般的,摸上去有一種沁涼但又很輕快舒服的感覺。

這世界也是無邊境的,非常美妙,此時師父也演化了一幕給我看:這個世界的法王,叫做“金晶法王”,也是極高層次的一個單元世界中的一個世界,也是到了“滅”的階段,為救眾生,他將自己所有的智慧與法,全部包覆在金晶世界與其眾生身上,為保其在下走尋法過程中,能夠多一點時間保護其世界與其眾生。

他在這世也喜聞大法得法修煉,但他是怎麼結緣的呢?就是在大唐時代與當時的唐王李世民結緣的,當時轉生成一位官階很高的文官,就像是皇帝的老師一樣那種職位吧。

在二十一世紀得了法也在大法中,更在世界第一秀中為助師正法盡了全力,當大幕關上那一刻,將在 “天書”上面烙印上金色稱號“金晶智慧佛”無上光榮覺者的稱號。

將經歷的過程寫成詩詞總結:

【金晶智慧佛】

遙遠無邊晶世界
成住壞滅歷難劫
金晶法王聞大法
下走尋法救眾約
輪迴轉世千百年
大唐尋主緣已成
琵琶聲韻助誓約
證得金晶智慧佛

四、為啥來

看過了這三個覺者的世界後,就像才過了一瞬間,又回到了原本我遇見師尊的地方,就是白亮的空間。這時,師尊面帶嚴肅看著我,一樣沒說話,但我知道自己修的不好,那思維傳感述說著一切,師尊為眾生再次延長了正法進程,但大時間不會變,而在人的這層空間中延長了,為的是讓大法弟子們能夠救更多的眾生,但就是因為像我這種不爭氣的,被人心干擾著、被舊勢力攔上了人心、迷於正法路上登不上去,師尊急、急、急,我是為啥來的,忘了啊!!向內找修自己,在救人的項目中就算再有理(人的理)也要修去,修自己呀,才算是真正的助師正法。

當思維接收到這一切,我出定了,靜功音樂結束了,後來將定中所見的畫面寫成了詩來證實法,並且警愓自己一定要做好師尊要的,我記得師尊說過這麼一句話:“我有的時候用古語寫些東西,也有時候用詩呀、順口溜啊、對聯兒來寫;也有時候用白話文,就是現在這種語法來寫。其實我最想用古詞來寫,能表達的非常清楚、透徹。”(《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最後我以這首詩來做結尾,作為對自己的惕勵。

【為啥來】

法主再延眾生機
低層舊勢攔心氣
法徒迷於半天路
急急急
你為啥來修自己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