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盛世去 芳菲匝地四海春

于海心

【正見網2016年04月04日】

清明節既是一個節氣,也是一個節日,"物至此時,皆以潔齊而清明矣。“清明祭祖自周朝開始,到唐朝成為官方節日,宋朝極盛,元朝多從本俗,明朝把清明列為時享,歷經清朝、民國,一直到今日,一直保留著清明祭掃,懷遠追祖的傳統。

唐朝的清明節

清明祭祖,慎終追遠,對於重視孝道的中國人來說“喪祭之禮立,則孝慈著”。《傳》曰:“禮者,天地之序也。”唐玄宗時,清明祭祖正式成為五禮之一:“士庶之家,宜許上墓,編入五禮,永為例程”。"五禮之序,以吉禮為首",清明節的祭禮屬於吉禮。《禮》曰:“化人之道,莫急於禮。禮有五經,莫重於祭。”

唐代宗以前,清明節與寒食節連在一起。寒食節三天之後是清明節。唐代宗令“自今以後,寒食同清明”,寒食節與清明節合而為一,並逐漸為清明節所取代。這是《唐會要》的記載。

清明祭祖,還有戴柳的習俗。清明戴柳是從唐高宗流傳下來的。《歲時百問》“至清明戴柳者,乃唐高宗三月三日祓禊於渭陽,賜群臣柳圈各一,謂戴之可免蠆毒。今蓋師其遺意也。”

祭祀祖先之後,清明節的娛樂活動也很豐富。

清明踏青,遊春。杜甫《清明詩》描寫唐代唐代宗大曆五年長沙清明節遊春的熱鬧場景:“著處繁華矜是日,長沙千人萬人出。渡頭翠柳艷明媚,爭道朱蹄驕齧膝。”

清明節踢蹴鞠,就是踢足球。詩人王維的《寒食城東即事》一詩中對足球賽進行了描摹:“蹴鞠屢過飛鳥上,鞦韆競出垂楊裡。”唐朝風氣開放,女子也踢足球。韋莊的“內宮初賜清明火,上相閒分白打錢”,王建的“殿前鋪設兩邊樓,寒食宮人步打球”,描寫的都是宮女踢足球的場景。

有資料可查的清明節最有趣的比賽當是清明節宮廷裡的拔河比賽。《唐語林》記載了這次,七個宰相和兩個駙馬在東邊,三個宰相和邱將軍在西邊,八比四,東邊不出意外的贏了。

觀眾是皇帝下詔來的:"令中書門下供奉官五品以上,文武官三品以上,並諸學士等,自芳林門入,集於梨園球場,"皇帝本人也帶著皇后和公主來觀戰。輸了的西邊很不服氣。上奏皇上說這比賽很不公平,要從新來,皇上不許,西邊還是輸了。一場拔河比賽也要上奏皇帝要求從新裁定,做到了宰相也有童心未泯啊。

清明節也盪鞦韆。唐玄宗稱盪鞦韆為“半仙之戲”,正因清明時節處處有人在玩鞦韆,因而又將它稱為鞦韆節。清院本的〈清明上河圖〉中可見到人家庭院裡的“鞦韆”。半仙之戲一直遊戲到明朝:“自前明以來,此風久革,不復有半仙之戲矣。”

清明節鬥雞,這是個招人詬病的習俗。初唐四傑的王勃,因為寫了一篇《檄英王雞》,激怒了唐高宗,說他教壞皇子,逐出沛王府,丟了侍讀的職位。

清明節的詩詞中有表達掃墓祭祀的悲哀,實際上更多的詩詞表達的是清潔明亮的美好心情。

唐朝初年時寒食節和清明節放假四天,到了貞元年間增加到七天。到了宋朝,清明節基本取代寒食節,依舊放假七天,這在傳統社會是最長的節日了。

宋朝的清明節

清明節在宋朝最為隆重,《清明上河圖》是清明節盛況的細緻入微的寫實。北宋時,清明節在冬至後的一百零五天,是一個盛大的節日。《東京夢華錄》記載,東京宮城朱雀門外近東的迎祥池“夾岸垂楊,菰蒲蓮荷,鳧雁游泳其間,橋亭台榭,棋布相峙。”在每年的清明節這天讓普通百姓進來燒香遊玩一天。

寒食節前的一天稱作“炊熟”,用面做成飛燕,用柳條串起來插在門框上,叫做“子推燕”。女孩子滿了十五歲,在那時是成人了,女子的成人儀式及笄禮在清明節這一天舉行,清明節也是女子成人節了。

最壯觀的的是皇室的祭拜。宮中半月前就派宮中的人去祭祀皇陵。宗室近親也分別去祭祀皇陵。宋朝皇陵在河南鞏縣,距離京城開封百裡之遙,皇室的清明節要持續月余了。跟隨的人都穿著紫衫、白絹、三角子青色綁腿,都是官方供給的衣裳。紫衫白絹青布,多麼高雅的配色。

宮中還派人去寺院道觀祭祀宮人的墳,參與祭祀的人都穿著節日的盛裝,車轎裝飾著錦繡珠寶,繡扇雙遮,紗籠前導,儀式盛大隆重,讀書人和百姓都到門前來觀看。紙馬鋪用紙摺疊成閣樓擺在當街。

宮中還有名為“摔腳”的侍衛軍軍樂表演。“諸軍禁衛,各成隊伍,跨馬作樂四出,謂之“摔腳”。其旗旌鮮明,軍容雄壯,人馬精銳,又別為一景也。”

凡是新墳都在這一天祭掃,“婦人淡妝素衣,提攜兒女,酒壺餚罍”。

平民上墳多用棗姜豉。京城的人到郊區去,祭掃之後順便郊遊。野外熱鬧的像城市一樣,在綠樹下,園林中,羅列杯盤,互相勸吃。到處都是城裡的歌兒舞女。都帶著棗,炊餅,泥偶和掉刀,名花異果,野外遊戲的玩具,鴨卵雞雛,謂之“門外土儀”。轎子用楊柳雜花裝滿轎頂,從四面垂下來。要在郊外玩一整天,晚上才回去“緩入都門,斜陽御柳;醉歸院落,明月梨花。”民生富足,節奏緩慢,老百姓有足夠的時間享受生活。

從清明往後三天都是出城上墳的日子,但是以清明這天是正日子。

清明當然有節日食品,坊市上開始賣市賣稠餳、麥糕、乳酪、乳餅之類。

中原的風俗也影響到了遼國:“遼俗最重清明,上自內苑,下至士庶,俱立鞦韆架,日以嬉戲為樂。”

宋室南遷後,把東京的習俗帶到了杭州。宮中提前五天和派宮人去祭祀皇陵,隨從的衣裳還是跟隨的人都穿著紫衫、白絹、三角子青色綁腿。用麥糕稠餳祭祀。

宮中讓宦官在閣門上用榆木鑽火,先進者賜金碗、絹三匹。賞賜給臣僚巨大的蠟燭,正所謂“鑽燧改火”者,即此時也。剛剛鑽出來的火成為“天火”,吉利非常。因為清明節之前的寒食節禁火,因此這一天皇帝會賜給親近的大臣們“新火”,就是剛剛鑽出來的天火。

關於清明節,還有蘇東坡夢中得詩的故事。蘇東坡在杭州時,與道潛和尚交好,一天夜裡夢見道潛帶著一首《飲茶》詩來見他,醒來後只記得兩句::“寒食清明都過了,石泉槐火一時新。”蘇東坡在夢中問他,清明節火固然是新的,為什麼水也是新的呢?道潛回答說:“清明節民俗淘井,所以水也是新的。”

宋朝的清明節繼承了唐朝戴柳的習俗,家家用柳條插在門上,叫做“柳眼”。有詩云:"莫把青青都折盡,明朝更有出城人。柳條上要加棗。或許大棗可辟邪,“大棗燒煙燻床下,能辟蚤”。和北宋一樣熱鬧,出入城門的車馬幾乎堵塞了城門,郊野的名園花圃,湖裡的彩舟畫舫,還有龍舟可以觀賞,處處是行樂的人群。笙歌鼓樂,甚至超過了了東京。紅霞映水,月掛柳梢,歌韻清圓,樂聲嘹亮,此時尚猶未絕。男跨雕鞍,女乘花轎,次第入城。又使童僕挑著木魚、龍船、花籃、鬧竿等物歸家,以饋親朋鄰裡。杭城風俗,侈靡相尚,大抵如此。

管城內外諸酒庫,每歲清明前開煮,中前賣新迎年。這大蓋是南宋時最熱鬧的景象,也是世界上最盛大的酒會了。這種酒會,放在如今的西方也毫不遜色,足以稱之為“酒節”了。

臨安府的點檢所,管理杭州城內外的各個酒庫(大概就是如今西人的酒莊)的酒的質檢。每年的清明前呈送酒樣。各個酒庫貼出告示(廣告),官私的歌妓到場。到了清明的天剛剛亮,各個酒庫的隊伍排列整齊前往州府的教場,等著被點名呈送酒樣。此前,十天前呈送小酒樣,五天前呈送大酒樣。

各個酒庫的隊伍十分壯觀,走在隊首的是"布牌",用三丈多長的白布寫著"某庫選到有名高手酒匠,醞造一色上等辣無比高酒,呈中第一"。用大長竹掛起來,三五個人扶著走。

跟在布牌後面的是配有大鼓的小樂隊。

樂隊後面是幾擔呈送的樣酒。

跟在樣酒隊伍後面的是八仙道人隊伍和各個行業的隊伍,如如魚兒活擔、糖糕、麵食、諸般市食、車架、異檜奇松、賭錢行、漁父、出獵、台閣等社。

還有童男童女,手執琴瑟。

歌妓樓館裡的女傭,女扮男裝提著花籃和精巧的籠仗。

官妓和私妓分成三等,一等的騎在馬上,頭頂冠花;二等的是秀麗出名的,帶珠翠朵玉冠兒,銷金衫兒、裙兒,各執花鬥鼓兒,或捧龍阮琴瑟;三等的大約十幾個人,著紅大衣,帶皂時髻,名之“行首”。即使是地位低下的歌妓,也要也要準備好衣裳首飾備用,或者托人租來,不然會被責罰再辦。

歌妓隊伍後面是壓陣的隊伍。她們們僱傭來帶著銀鞍的盛裝馬匹,請來宅院和諸司人家的侍從來押陣。

每個歌妓隊伍還都有自己的啦啦隊。她們請沒事的僕人和街上的浪子,騎馬相追。

歌妓後面的隊伍是“專知大公,皆新巾紫衫,乘馬隨之”。

州府會賞給彩帛、銀錢、支票和銀碗,讓人抗在肩上走在馬的前面,以為榮耀。

最是那些喜歡熱鬧的風流少年,一路勸酒,或者送點心。也有喜歡熱鬧的上了年紀的人,也跟著少年人這樣做。

在州府中驗酒完畢後,各個酒庫的隊伍浩浩蕩蕩的出了大街,一直到鵝鴨橋北酒庫,或俞家園都錢庫,收了牌子解散隊伍。

各個酒樓張燈結彩,遊人到處品嘗。“追歡買笑,倍於常時。”

元明清朝的清明節

元朝的清明節是朝廷的一個重要的節祭,用牲來祭祀。《元史》記載:“節祭元日、清明、蕤賓、重陽、冬至、忌辰。其祭物,常祭以蔬果,節祭忌辰用牲。”

明朝時,除了宗廟宗族祭祀之外,清明節還要設厲壇祭祀那些無人祭祀的鬼魂,讓他們有所歸依,不出來做厲鬼,致人生病。《春秋傳》曰“鬼有所歸,乃不為厲。”厲鬼作祟,人則生病。《士喪禮》:“疾病禱於厲’。

明朝剛剛建立的洪武二年,朱元璋採納學士陶安等言,制訂了宗廟之祭的時享制度。“春以清明,夏以端午,秋以中元,冬以冬至。歲除如舊。"《祭法》對祭祀的級別也做了分辨:王祭泰厲,諸侯祭公厲,大夫祭族厲。《鄭注》說,漢朝時民間有祭祀厲鬼的傳統,後來漸漸荒廢了。洪武三年開始設立厲壇祭祀無祀鬼神。在京都舉行泰厲,每年的清明以及十月初一派官員去祭祀。提前七天告知京都的城隍。到了祭日這天,在厲壇上社城隍的神位,無人祭祀的鬼神位於厲壇下的東西,用三隻羊,三隻豬和三石飯米。

諸侯國祭國厲,府州祭郡厲,縣祭邑厲,都在城北設壇,一年兩次和京師一樣。裡社則祭鄉厲。後來又增加了七月十五的祭祀。

明《帝京景物略》載:清明節的時候,男女都出城去掃墓提著挑這祭祀的東西,轎子和馬上都掛滿了祭祀的物品。路上滿滿的都是祭祀的行人和轎馬。祭拜的,給墳頭上酒的,哭的,給墓除草填土的,燒紙錢的。哭完了,就到風景優美的地方找一棵樹坐下來,興盡方歸。

清朝的清明繼承了前代的傳統。皇室以時享祭祀皇陵。

道光年間的《清嘉錄》記載了蘇州附近的清明節習俗,清朝時依然門前插柳,頭上戴柳,上墳,上墳多用青棕,熟藕,給去世的親人燒紙錠,虎邱郡設厲壇,同時祭祀城隍和諸路土穀神和其他神仙。遊人駢集,名為看會。

兒童對著鵲巢做米飯,稱作野火米飯,也是沿襲了宋朝鑽火的遺風。

上墳之後遊春賞花,把清明節過得熱熱鬧鬧。

在祭厲壇之外,成書於乾隆年間的《帝京歲時紀勝》還記載了清明節的赦孤和濟孤的慈善活動。廣寧門外的普濟堂收養外地的孤單無依的老人病人,育嬰堂收養棄嬰,清明節這天兩堂收殮野外的屍體和嬰兒的屍體入葬或者火化,並請人超度,叫做赦孤。仿照前朝的厲壇,祭奠厲鬼。在神位邊傍列孤魂,叫做濟孤魂會。

《清嘉錄》記載了當時的放風箏的清明節遊戲。“春之風自下而上,紙鳶因之而起,故有‘清明放斷鷂’之諺。”清明後,東風辭了時令,無法再放風箏。京城人帶著風箏去祭掃,掃墓之後就在墳前放風箏。把災難疾病寫在風箏上,等風箏升到天空中時就剪斷風箏線,希望風箏在在這個潔齊的日子帶走所有的穢氣。風箏的做工極盡精巧,琉璃廠的上等風箏幾兩銀子一個。此時清明的遊戲,風箏超過了鞦韆的主導地位。

民國蔣公介石奉化祭祖

民國二十年(1931年)清明節的《中央日報》登了總統蔣介石赴奉化祭祖的新聞。

民國三十五年(1946年),總統蔣介石領導中國人民取得了抗日戰爭的勝利後,再次回鄉掃墓。奉化的鄉親舉行了隆重的歡迎民族英雄、國家元首的回鄉儀式。從清明節四月五日起,溪口各界在蔣家祠堂演戲,大戲連演三天。之後,蔣家還戲三天。蔣公每次都出入悄悄,不驚擾別人。

民國三十八年(1949年)清明節,蔣公帶著兒孫掃墓,自己祭拜後叫兒孫叩頭,並再三叮囑要多叩頭。這是蔣公最後一次在老家奉化溪口祭祖。

民國六十四年(1975年)的清明節,蔣公崩殂於台北市市郊士林官邸。此時,台北晴和的天氣突然雷電交加,風雨大作,天地為偉人之崩殂而動容。

“烈烈悲風起冷冷澗水流

忠信反獲罪漢武不見明

我欲竟此曲此曲悲難抑

揮手長相謝哽咽不能言

乾坤難匡正幸天尚勘憐

年年清明日世世中華孫

代代上墳時也祭民族魂”

引自《中國真正的國殤-1975年蔣介石逝世的真實紀錄像片》。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