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夫妻情 證實大法

震江


【正見網2016年06月26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修煉過程中,我就是一直被這個“情”糾纏著,說“放下”,談何容易。最放不下的是夫妻之情,維持了四十多年,一路走來,雖是磕磕絆絆,不斷有著各種矛盾,可就是一直難以割捨。修煉之前如此,得法之後,情況雖有好轉,但也沒得到根本的改善,我還經常安慰著自己,認為已得法修煉,同修中類似的情況很多,慢慢來吧。

回想四十多年前選擇對像的條件,覺得這姑娘,首先人長得漂亮,曾一度被稱為“校花”,這是主要的;其次性格開朗,給人落落大方的感覺;再者身體健康,肯幹活兒,這又是一大優點,正好彌補了我的懶惰,省的我幹活了;更重要的是她還有一份教師工作,還帶著“口糧”,不需要我養活。這樣的媳婦既上的了廳堂,又下的了廚房,打著燈籠都難找。就她了,不能再挑了。心想:這往後就等著享福吧!

婚後三年連續有了兩個孩子。 因為年輕時候的歲月,白手起家,忙著工作,掙錢養家。先是兩個孩子在保姆家奶著,一週多後由老人幫帶養孩子,也無暇顧及其他。夫妻分居,兩地生活,一年探親一次,見面只顧卿卿我我,享受著年輕人的感受,哪顧得上老人和孩子。看望老人和孩子,只不過是藉口罷了。為了照顧老人的面子,適當干點家務活,老人就相當心滿意足了。

誰知,“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三十多年前的春夏之交,我的兩個妻弟在百日之內因病猝然離世。時年分別是三十和二十七歲,撇下了兩個年輕的妻子,大的帶著三個兒女,小的身懷六甲七月有餘。岳丈家如同天塌了一般。不久後,小弟媳將近八個月孕期的胎兒(男孩兒)做了引產術,遠嫁異鄉,未再謀面。大弟媳因打擊太大,出現了精神病症狀。這日子怎麼過?妻子徵求我的意見:這家(指娘家)我得管,如你嫌負擔重,咱們就離婚,你管你的孩子,我顧我的家,咱們分道揚鑣,怎麼樣?我們雖然結婚時間不長,但從我的分析判斷看,妻子是個有能力且勇於擔當的女人,她明知道答案,還故意問我。從此,我們兩家合成了一個資源共享的大家庭,四位老人,病態的弟媳,五個孩子和我倆,共十二口人。

這麼大的家庭,能說沒有矛盾嗎?肯定會有,有時也會很尖銳。但在妻子的高水平協調下,不長時間也會煙消雲散,風平浪靜。特別是一九九六年一家十口人(父親和岳母已故)喜得法輪大法後,全家整天沐浴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之中,一家三代,其樂融融,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幸福感。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四男一女五個孩子,男孩兒都算聽話,女兒生來乖巧,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五個孩子四個上了大學,各有所得,沒讓我們操太多心,都先後成家,有了自己的“窩”,過起了自己的日子。

幾十年來,尤其是修煉法輪大法後,妻子變成了一個健康快樂的人。她在單位是好教師,校長老師都喜歡。在父母跟前是好女兒,公婆逢人誇她是好兒媳,孩子稱她是好媽媽,在家庭是好主婦,在我這兒是好妻子,認識她的說她是好人。總之,妻子是賢惠、能幹、漂亮全占了。但她也確實很累,很辛苦。同時,我也被“襯托”得非常瀟洒、輕鬆和懶惰。什麼家務也不會做,只顧自己的“本職工作”。長期以來,我養成了很強的依賴心,家裡凡事都得妻子做主並親自動手操作。甚至,從來不管做飯。真可謂“衣來伸手,飯來張口”。

孩子們都成家立業,這本來是件好事。老兩口平安度日不就行了?但事實並非如此,往往事與願違。長期以來,還是存在不少矛盾。 在日常生活上,她喜歡吃素食,我愛吃肉。正象師父指出的那樣“有的人端起飯碗來要是沒有肉,簡直咽不下去飯,那就是常人的慾望。”【1】她怕冷,要吹熱風,可我正相反,秋風涼了,我還鋪著竹涼蓆,她早已蓋上了厚被子;我相對喜歡文史哲學,她卻偏愛數理化學;我想安安靜靜呆著,她願意去商場購物。許多情況下還要我陪著去商場,做自己不情願做的。這些矛盾,在這個大家庭裡被長期掩蓋著。孩子們相繼成家搬走後,原來算不上矛盾的事,現在也成了“事”了。

特別來到海外後,矛盾便開始冒頭了。尤其自打我開始在平台上打電話講真相以來,在電腦前一坐就是幾小時,早晚下來用去許多時間,做飯和其他家務事自然落到了她的頭上(本來過去一直也是她乾的,但現在心裡覺得不平衡了)這又出現了新的矛盾,一段時間,嚴重到連最簡單的飯都不給做了。這讓我很不愉快。她說我太懶、太不自覺了。我便用中國“傳統文化”來“鼓勵”她:“你看中國古代的婦女,從侍候公婆到淘米做飯,從相夫教子到生兒育女,從鋪床疊被到洒掃庭院,整個家務都得干。你現在咋就不願意幹了呢?”她聽後雖然不高興,但也沒再多說什麼。

其實,誰做飯和整理家務的問題,並沒有真正的得到解決,妻子同修還把此問題帶到紐約,法會期間,她特意問了電話平台的同修。那位同修說:“你覺的做做飯就吃虧了嗎?”這時,妻子同修的臉紅了,她什麼也沒說。這時我想,她倆的對話讓我聽到決不是偶然的。 師父告訴我們:“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為什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干不想干,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當然一下子斷了這個東西還不容易,修煉是個漫長的過程,是一個慢慢去自己執著心的過程,但是你得自己嚴格要求自己。”【1】

四十多年來,妻子除了上班還管教孩子、侍奉四位老人,承擔了那麼重的家務。還把我當“場面上的人”來照顧,只要覺得我在外面風光,她心裡就不覺的委屈,就很高興。師父要求弟子“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什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細想起來,同修的一句話“你覺的做做飯就吃虧了嗎?”表面上是對妻子同修說的,其實是師父通過同修的嘴在點化我。自己做為男子漢大丈夫,是家庭的一員,就不能承擔點什麼嗎?更何況自己是個修煉的人,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自己只強調自己忙,妻子就不忙嗎?此時我悟到,自己必須儘快修去對妻子濃重的情和強烈的依賴之心,認真改掉遊手好閒和好吃懶做的不良習氣。該自己承擔的必須親自做了。

參加紐約法會聆聽了師父講法,師父非常嚴肅的指出:“大法弟子是有助師救眾生責任下世的神,承擔著救度下界眾生的責任。你覺的我個人修不好沒有關係,象歷史上的修煉方式一樣,因此有的人不太精進,帶修不修的。可是你想到了嗎?你來到這個世間的時候曾經和我簽過約,你發誓要救度那些眾生,你才能成為大法弟子,你才能做這件事情,可是你沒有兌現。你沒有完全兌現,你承擔的背後的那個分配給你的那些無量眾生、龐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什麼?!那是簡簡單單的一個不精進修煉的問題嗎?那是極大極大的犯罪!罪大無比!你說你到時候一喊師父,說我沒修好啊師父,這事就完了嗎?誰能放過你呢?那些舊勢力放過你嗎?多重大的事情啊?!”[2]師父的法已經講明了,大法弟子只有做好三件事,救人,救人,多救人。否則是極大的犯罪!

為了多救人,妻子很快添置了電腦,安裝了相關係統和程序,上了打電話講真相平台,妻子同修還參加當地同修在華人多的超市講真相的項目,一天下來也就滿負荷了。做飯和料理家務的事兒,隨著我們心性的昇華,都爭先恐後,積極參與,問題迎刃而解了。我們共同融入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一起學法煉功、一起發正念剷除邪惡、一起講真相救度世人的洪流之中。

以上是我個人體會,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