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禍招致天災 赤峰旱情告急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6年09月09日】

2016年7月到8月,中國北方應該是雨水充沛、草木茂盛的時節,然而內蒙古赤峰市卻遭遇了罕見的旱災,自去年8月份以來,赤峰阿魯科爾沁旗境內降水量異常偏少,為近十年同期最低,全旗共有14個鄉鎮受災、3條河道斷流、兩座水庫乾涸,1246眼機電井幹枯。

農田沒有降水,早田成片旱死,晚田根本無法栽種。
草場沒有返青,牲畜採食不飽,遭難數字持續攀升。

別說是牲畜,連人吃水都困難,巴拉奇如德蘇木下打井村井枯水干,當地人需要每天往返10公裡拉水飲用,兩村村民共用一眼水井。此類境況僅是阿旗旱情的冰山一角,據不完全統計,全旗共有7.4萬人飲水困難,因災死亡的大型牲畜達1361頭,羊20169隻,受災農作物面積達6.19萬公頃。如今,災情仍在持續,央視新聞頻道和國內各大官方網站也相繼做了報導。

熱浪不退,伏旱連襲,阿旗境內風沙日曬,龜裂的大地無奈嘆息!其實,何止是阿旗,整個赤峰都大面積乾旱,農田草場受災嚴重,城區天氣的變化更是耐人尋味,或者連日酷暑、高溫不退,或者突降暴雨、水淹全城。天災往往源自人禍,有些事情看似是偶然,其實是必然。

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赤峰阿魯科爾沁旗旱情如此嚴重?

阿魯科爾沁旗公檢法司製造冤假錯案,善良人被綁架、被關押、被迫流離失所,有的家族被牽連。赤峰的旱情是人招致禍天災,這真是天災背後有上天警示。

2015年五月份,中國最高法院發布了“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通告後,大陸有二十多萬法輪功學員實名控告江澤民,僅赤峰一地就有近兩千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依法向國家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遞交了控告書,實名起訴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揭露其迫害民眾正信、抹黑污衊法輪功修煉團體、非法勞教判刑虐殺法輪功學員的犯罪事實。

此舉乃順應天意、震懾邪惡的一大快事,更是叫世人認清真相、選擇良善的大好時機。卻偏有小股惡流,不顧民心所向、大勢所趨,逆天而行。

2015年10月份開始,被中共邪黨謊言毒害的赤峰警察在江氏集團的追隨者和邪黨“六一零”的授意下,大面積綁架、騷擾訴江的法輪功修煉者。赤峰市紅山區、松山區、元寶山區、寧城縣、巴林左旗、敖漢旗、翁牛特旗、阿魯科爾沁旗等地的警察同時出動,闖入法輪功學員家中肆意查抄物品、拍攝照片,部份學員還被綁架、被強制要求籤字和按手印等,直接被波及的民眾達數百人,有五名法輪功學員因為訴江而被非法判刑。

2015年12月16日,阿魯科爾沁旗水利局的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在此之前,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畢鳳琴曾當面給松山區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徐國峰講真相,勸其歸善,沒想到徐國峰以偽善面目騙取畢鳳琴信任,得到畢鳳琴的姓名電話,不久便非法抓捕了畢鳳琴,還跨旗縣行惡,慫恿阿旗警察綁架法輪功學員。

這一冤案直接導致包括畢鳳琴在內十二個人被綁架和騷擾,他們是水利局職工呂鳳賢,趙艷輝,劉偉華和劉偉華的女兒(當時孩子是哺乳期,被扣24小時放回),高愛民(不修煉)、高玉芬(身體不好,去了七八個警察,被抄家),任學君(被十五天被拘留後放回),杜亞英(被非法關押兩個多月後放回),白玉蘭(二零零六年正月十五左右被綁架,至今仍被非法關押,關押地點不明。)被騷擾的還有畢鳳琴的女兒趙亞男,(當時正懷孕,電腦被拿走)和一個叫河東的地方的一個法輪功學員(至今下落不明)。

眾所周知,赤峰市是內蒙古迫害法輪功修煉者最嚴重的地區,內蒙古42%的死亡迫害案例都出自赤峰。近兩年來,赤峰本地在任、退任、任期過後調離他地的官員不斷落馬,公檢法司系統遭惡報者層出不窮,如今,又碰上十年不遇的旱災,這一樁樁一件件,通通印證了行惡遭譴、助紂遭報的天理。古代聖者仁君如遇天災,無一不齋戒反省、慎思己身。今時今日,邪黨文化毒害下的部份國民卻早已失去了敬神衛道的心,更有愚頑之人,不辨是非、為虎作倀。在上天接連示警之後,依舊甘當邪惡爪牙,打壓良善、迫害信仰,置萬民於水火之中而不自知,錯失懸崖勒馬的機緣仍不悔醒。

那些還在行惡的人們,停止迫害吧!別讓喉舌謊言浸染你的心靈,別讓一時的暴虐毀掉你曾經的善行,別因個體所為給他人帶來不幸。歷史的車輪正在前行,曾經的邪惡積重難返、頹勢如崩。只有選擇良知和正義,才能在劫難果報來臨前,脫離危險走向光明!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