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連續劇:姊妹花(五)

令香


【正見網2017年01月31日】

第五集

按照大家商量好的時間,康維達還是開車前去了上官雨詩的家,接她們母女倆。他的車在前引路,上官母女的車在後面跟著。對於上官母女的事,他還沒有告訴父親康瀟。他想到父親的身體現狀,突然見到她們母女……還有,上官母女她們又是怎麼想的?所以他只告訴父親,蘇叔叔,任放叔叔和林賽嬌阿姨與他們的兒子任詠歌來看望他,還有韋哥韋資高和他姨媽一家人也一同來看望他。並告訴他父親,就是這個韋哥的姨媽,曾經的胃癌晚期患者,通過修煉法輪功身體完全康復的實例見證。康瀟聽罷也只是苦笑著搖搖頭。康維達也不再多說什麼,他讓父親自己去見證事實,因為自己也是要同樣去見證。

最先到的蘇明德。然後是任放一家三人。隨後緊跟來的是韋資高和他姨媽,還有他的姨夫韓樂福表姐韓暖。

大家彼此介紹後,韓暖卻使在場的人更為驚奇。世上真有這般相像的兩個女孩。林賽嬌忍不住走上前,望著面前這位女孩:高雅而美貌。淨潔的臉上笑容是那樣的善那樣的真,卻又是那樣的溫暖如春,讓人心裡有的感覺,就是那樣的可敬又可親。她不由己的伸手拉起了韓暖的手,說道:“小晴對我說過,資高的表姐和上官如心,兩個人長得很像很像。哎呀,今兒見真的很像啊,任放,蘇醫生你們看,是不是很像?”

見二人齊點頭。隨即又轉眼問:“康瀟,你看韓暖姑娘和上官如心像不像一雙姊妹花?”正欲答話的康瀟,聽得房門打開,康維達走了進來,身後還有兩人。
“爸,你看,誰來了?”隨著康維達的問聲,康瀟定睛看時,他怔住了,好一會兒他才喃喃的自語:
“真的是你嗎?雨詩?”他站起身來,瞪大著雙睛望著已站在他面前的上官雨詩。
“是我,康瀟。”上官雨詩輕聲答著。望著此時眼中含著淚水而又身形憔悴疲憊的康瀟,她的心頭也是壓不住的酸楚悽苦。她頓了頓轉眼望了望上官如心,望著也是淚水湧上雙睛的母親,此時的上官如心何嘗不是和母親同樣的心情哪……許多年許多年啊,從艱辛的苦難中走到今天,寄於她們母女倆的精神支柱,就是等著能見到他,母親的丈夫,自己的父親。可是真正見到時,上官如心竟不知該如何去做了,張了張口卻沒發出聲來……
“心兒……”
母親的聲音裡已帶出了哭聲。再看眼前的康瀟,自己的親生父親,也早已是淚流滿面,神情中表露出的真心實情,直刺她的心底,那是他生命中流淌著的血脈裡,無法更換的親緣。淚水從她眼眶裡湧出,瞬間流滿了她淨潔美麗的臉……像個委屈的孩子似的,她用哭泣的聲音輕喚了康瀟一聲:
“爸……”
“心兒……”康瀟一下哭出聲來,多少年擠壓在心頭的一切感受,象火山噴髮式的噴瀉出來。
“是爸,對不起你啊,對不起你媽啊……”
“爸……”上官如心依舊流著淚。
“康瀟啊……”上官雨詩想勸慰勸慰康瀟,自己卻已是痛苦難止。
“老天懲罰了我。卻又給我最好的。在我要離開人世時,還能見到你們母女倆。”康瀟還是說出了他最不想說的話。
“康瀟,你說這話……”此時上官雨詩的神情讓人看了真是……
林賽嬌忍不住了,眼前的這個康瀟真是讓她灰心喪氣,對著他就是一通。使得站在身邊的任放想阻攔已來不及了。
“瞧你還是個大老爺們。就這點能耐?你走了,解脫了,多瀟洒呀!你想過雨詩了嗎?這許多年她苦苦的等待,為了什麼?她告訴我們,她們母女所歷經的艱辛魔難悽苦,那是你能想像的到的嗎?噢,一句對不起就解了啊。那兩個無辜的孩子哪,你口口聲聲說欠了他們的,噢,給些物質的補償就填補了他們心裡的傷痛了?”
康瀟被林賽嬌連珠式的質問擊的滿面通紅,痛叫了一聲:
“林總!”淚水從他的眼眶裡更多的湧出。
“林大姐,他哽咽著:
“你罵得好,罵得好,罵到我康瀟的骨子裡去了。我算個什麼他媽的男人哪?!可是大姐呀,我能掙過命嗎?”
“那我現在就告訴你,有人能幫你掙過命!”林賽嬌口氣肯定的回答,隨又極快的轉過臉道:
“萬貞,你來告訴他。”
望著走向自己的萬貞,端莊靜雅的身形中,那份祥和與自然流露出的堅韌,似在感染著康瀟,他鼓足了勇氣,怯生生的問:
“萬大姐,維達對我說了你的事。你的病能煉好了,我能行嗎?”
見萬貞笑著對他鄭重的點點頭。他的目光又停落在上官雨詩那兒。
“康瀟,絕望的盡頭是了斷。既已了斷,就是新的開始。你要戰勝你自己。”上官雨詩抹掉了臉上的淚水,親柔的聲調中充滿了堅定。
“爸,阿姨說的對,讓我們從新開始。我和你一塊煉。”
“維達,好,好……”想不到此刻的兒子竟是這般的可愛懂事,反倒更使的康瀟淚流不止了。
而如此的情景又極強的觸動著細膩情感的上官雨詩,自己眼前的這個率真而又童真依然的男孩,康維達,真的是讓她心生憐惜……她望著他,隨又轉眼望著身邊的女兒上官如心,然後輕聲緩緩的說道:
“心兒,你和維達一塊,隨你爸一起煉功好嗎?”
上官如心本能的頓了下,迎著母親等待的目光,隨即很是乖巧的點了點頭。
“我也,隨你們一起煉。”上官雨詩的聲音不大,但對康瀟的震動卻是那樣的刻骨銘心。
眾人都被這感人的親情場景感動著,靜靜的望著他們……
“萬阿姨,韋哥對我們說了你的事。你現在能教我爸和我們煉功嗎?”還是康維達打破了這沉靜的場景,隨著他的話音人已到了萬貞的面前。
“行啊。”萬貞溫和聲音的回答著康維達。隨轉眼望著身後的韓暖道:
“小暖,把我包裡的師父的教功錄像盤請來。”
待韓暖請來,輕輕遞到她手裡後,萬貞這才望著康瀟和他們三人說,
“康老闆,維達,”萬貞說到這,眼望著旁邊的上官母女倆,她又頓住了,她該怎麼稱呼她們好呢?特別是上官雨詩她身邊的女兒,果真如資高和小暖對她講的那樣,真的很像……
“萬大姐,我是雨詩。”上官雨詩先起步走到萬貞的跟前,又指著上官如心道:
“她是我女兒,上官如心。心兒,過來啊。”
“你好,萬阿姨。”待萬貞定睛看時,上官如心已婷婷的立在了她面前。
“你也好啊,孩子。”萬貞依舊是溫和的聲音。緊接著她又向她們母女倆,介紹了自己的丈夫和女兒。
“韓大哥,你好。”上官雨詩對著韓樂福打著招呼。
“你也好啊。”韓樂福笑著道。
“韓叔叔好。”上官如心緊跟著母親,向韓樂福問道。
“好,好。”韓樂福一邊答著上官如心一邊又不由的轉臉看著自己的女兒韓暖,用眼示意她。
“上官阿姨,你好。”待韓暖近前向上官雨詩打招呼時,上官雨詩的雙睛就留在了她那兒,就如所有見過這兩個女孩的人的口調是一樣的,她倆的容貌竟是那樣的相像……而眼前的這個女孩,她自身獨有的氣質,使得上官雨詩想到了那樣一句話來 ,淡淡妝,天然樣。真箇是麗質天生。
“你好。”上官雨詩輕聲答著韓暖。隨即也忍不住看了看身邊的女兒,正好和萬貞的目光碰在一起,兩個母親不由的笑了。然後萬貞轉眼看著康維達問,
“維達,你家有放光碟的機子嗎?”
康維達接過光碟看了看,隨放進電腦中。
螢屏打開。展現在人們眼前的是那,浩瀚廣袤的天體,無邊無際的星系,都在運轉著……真 善 忍這宇宙大法,在歸正著一切。
隨著優美舒緩的音樂,身著金黃色煉功服的師父在演示法輪功五套功法。
從開始看到最後,上官雨詩就一直在流淚,怎麼也控制不住的流淚……她心中的感受使她這一身都無法形容的酸楚與悲苦。
“雨詩,你這是怎麼了?”林賽嬌滿眼憐惜的看著上官雨詩。
“林大姐,我也不知為什麼會這樣”上官雨詩答著林賽嬌,又輕聲問此時也在觀望著她的萬貞。
“萬大姐,我看到法輪功的師父,我心裡,我就忍不住的流淚……這是為什麼啊?”
“雨詩,那是因為你見到了師父,得到了萬古不遇的大法啊。”
上官雨詩那滿是淚水的雙睛裡仍是不解和疑問。
“雨詩啊,我們當今每個來在這世上的人哪,其實都是為了得大法的呀。那每個人看到法輪功的師父,得到大法的時候,人人心裡的感受都是不一樣的啊。”接著萬貞的話,韓樂福由衷感慨的對上官雨詩說。
“韓叔叔,我怎麼看到滿屋子都是紅紅的顏色,電腦螢屏上出現的真善忍,電腦外邊也都是真善忍……”一直沉默不語的任詠歌,突然這樣開口問道。
見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自己的身上,性格自尊而敏感的他才意識到,自己剛才那樣快速準確的表達方式,使他自己也始料未及,想不清的。嚴肅的神情此時更顯得有些拘謹與靦腆。
“這孩子的根基真是不錯啊。”韓樂福真實的說著隨伸手,長輩般慈善的拍拍任詠歌的肩頭,意味深長的望著他聰穎的雙睛說道:
“孩子啊,法輪大法千古不遇啊……”
“那韓大哥,萬大姐,法輪功除了煉五套功法,剛才,看師父錄像講真善忍,就講了那麼一會……”康瀟這一問,萬貞便答道:
“康老闆,你這就問對了。法輪功不僅要煉功,五套功法,更主要的是要看書學法,修心性悟法理。師父講給我們修煉弟子的還有很多書,《轉法輪》是每個弟子必須經常學看的書。《轉法輪》我今天只請了一本,沒想到雨詩,心兒,維達都要修了,這真是好事啊。不過,我們會儘快的把書,請給大家。”
“萬大姐,這書,是你們自己做的嗎?”上官雨詩看著萬貞禁不住的問。
“是啊,我們大法弟子所有看的大法的書籍,都是從大法網站上下載後,弟子自己做的。”
“現在我明白了。那天我對林大姐他們說過,曾經我們家門把上,粘著的一個塑膠袋裡,裝著寫有真相的法輪功內容的一個小冊子和幾張彩色單張。那些也都是煉法輪功的弟子們做的啊。”
“是啊,都是我們弟子們省吃儉用做的,為的是叫中國的廣大民眾明白大法的真相。”萬貞邊說著邊把《轉法輪》雙手送到了康瀟的手中。
“做的這么正規啊。”康瀟接過書由衷的讚嘆著。此時站在一邊的蘇明德也用讚許的目光看著,轉而對著萬貞笑了笑道:
“萬大姐,你是個實例。你身體的完全康復,我這個做醫生的,我不得不承認這是醫學奇蹟。我也想看看這本書,我能不能……”
“行啊,蘇醫生。”萬貞爽快的笑著答道。
“是啊,萬貞,前幾年,資高的父親給我們家一本《轉法輪》書。老任和我看過一遍,我就覺得好。可是說句實話,書中講的許多事情,我是不太明白的。按老任的理解,他說書中的內容涵蓋的太大了……哎,萬貞啊,現在大家一下這麼多人要看這本書,我能不能再有一本啊。這一次,我要好好看看這本書了。”
“沒問題。林大姐,好好看看,只要你誠心堅信,你都會明白書中師父講的。”
氣氛一下好像變得輕鬆而祥和。
“萬大姐,你們一下做這麼多人的書,肯定會很忙很累的。讓心兒去幫幫你們吧。”見一下這麼多人要看《轉法輪》這本書,上官雨詩忍不住這樣對萬貞說。
還未等萬貞答話,上官如心已接口道:
“萬阿姨,我會列印排版的。”
望著此時神情認真而又不失乖巧的上官如心。萬貞的心裡滿是舒暢,隨即很乾脆利索的回道:
“好啊,心兒,你們年輕人可比我們手腳要快的多噢。”
不約而同的兩個美貌的女孩並排站在了一起。林賽嬌的目光定定的看著,突然她那樣開口,語調裡流出的是那濃濃的感慨
“真是一對天生的姊妹花啊。哎,萬貞,雨詩,韓兄弟,還有康瀟,我有個想法啊,讓兩個孩子結為金蘭之好,你們看怎麼樣?”
“好啊!”韓樂福與康瀟竟是異口同聲,彼此相視一笑,隨即又把各自的眼光移向萬貞她們哪兒。見萬貞與雨詩都笑著點頭,韓樂福堂正的臉膛顯得更是有神,隨爽心的笑道:
“只要孩子們願意就行。”
這一下,大家的目光便齊刷刷的都落到了兩個女孩的身上。還是韓暖先轉過臉來,笑望著上官如心親切的喚了聲
“心兒妹妹。”只這一聲,使得冷傲的上官如心的心頓時湧上那種酸甜交織的滋味感受……自從她第一次見到這個女孩,她就再也放不下了她……因為她知在她自己的心靈深處,她多想叫她一聲姐姐啊,這強烈的感受使得她自己都無法解釋為什麼?這究竟是一種什麼情份,真是緣嗎?此時面對眼前的場景,對上官如心而言,夢已成真心想如願,而這一切卻如上天的精心安排那般,那樣的自然卻又是那樣的不可抗拒。於是她更加親近的對著韓暖喚了聲
“姐姐。”
此時大家愉快的笑聲中,真誠祝賀著這對姐妹,姊妹花。
“林阿姨,還沒完哪。那我哪,我怎麼辦?”不知什麼時候,康維達已站到了林賽嬌的身邊,在大家的笑聲中來了這麼一句
“你?噢,維達呀。”林賽嬌愣了一下隨即反應了過來,忙笑道
“都是阿姨的錯,樂糊塗了,忘了我們的維達了。維達呀,快認兩個姐姐啊。”
於是康維達對著韓暖和上官如心雙拳一抱,道
“大姐。”
韓暖趕緊笑著答應
“維達弟弟。”
“二姐。”
上官如心的臉有些發紅。這急劇的一變使得冷傲的她此時倒顯得有些急促。她愣怔著,見康維達當胸抱拳正等著自己的回應,隨即轉而輕輕一笑,輕聲道
“維達。”
而大家已被康維達那可掬的憨態與頑皮的神情逗得大笑起來……

任放的家

從康瀟家回來,晚上已經很晚了。任詠歌還沒有入睡。他靜坐在窗前的一把藤椅上,雙睛望著窗外久久的沉默著……見屋內暗暗的還沒關燈,任放輕身走了進來,直走近他,才輕聲問
“詠歌,還沒睡哪?”
聽得問聲,任詠歌方才從沉思中回過神來,隨從藤椅上站起身來,望著任放回聲道:
“爸。”
“想什麼呢?”任放笑看著問自己的兒子,也隨坐在了任詠歌已放到跟前的藤椅上。
“爸,我在想兩件事。”任詠歌頓了下,想了想答道。
“噢?能不能說出來聽聽?”任放依舊笑望著兒子問。
聽得父親的問話,任詠歌聰穎的雙睛此刻顯得那樣的有神,聲調中也是抑制不住的激動
“韓叔叔說得對,法輪大法千古不遇。我現在才有些明白韋叔叔,資高,他姨媽一家和所有煉法輪功的這些人,為什麼那麼堅韌,寧可被非法判刑坐牢,放棄生命也不肯放棄信仰,因為真善忍在他們心裡。螢屏上我看到的真善忍,那時我真的感受到了,是心看到了,真真實實的在看,一層一層,那麼宏大,那麼壯觀,那麼讓人震撼……”聽著兒子的話語,任放的心也隨著他的心緒震動著。
“爸,我也要看《轉法輪》。象資高他們一樣的修煉。”短暫的沉寂後,任詠歌這樣堅定的說。
“好啊,詠歌。”任放爽朗的笑聲頓時盪滿了房間。隨即象意識到了什麼似地,壓低了聲音,神色有些不好意思的對著自己的兒子道:
“我是最早看過《轉法輪》的,可我又是最遲鈍的一個。看來我也得想一想我自己了,真善忍好啊。”一時間這對父子都沉浸在各自的思維中……
而沉默中的任詠歌對於父親此時心裡的這一份感慨,似是明白卻又象不明白,他不知該怎麼去接父親的話語,而任放卻又是很自然的轉入另一個話題,笑道:
“詠歌,那你想的第二件事呢?”
任詠歌神情稍顯得尷尬,他避開父親等待的目光,自心苦笑了下,隨即輕聲肯定的說
“爸,我想,你能明白我為什麼那天,要去上官阿姨家。”
見父親對他點點頭,然後又對他搖搖頭。於是任詠歌便自己說下去
“是因為我聽了蘇叔叔他們說的,上官阿姨她性格中所表現出來的,那種做人的氣節與對他人的那份體諒忍耐。在那許多年的生活磨礪中,她不改變自己的初衷,並給予女兒良好的那種傳統的家庭教育方法。”任詠歌頓了下似一語未盡。任放也不去打擾他的心緒,只靜靜的等著。
“當初因為如心對我情感的不接納,為了解脫自己,我出走到外國讀書。可是那天聽到上官阿姨在那種情形下,不得不講出的生活經歷,與自己的女兒最為傷心欲痛的那件事情後,我被觸動了……”又是一陣沉默。任放還是那樣靜靜的等著。
“然而,上天卻讓那個叫高啟的男孩,上官如心的未婚夫因車禍去了。這對上官母女來講,在那樣的生活境況下,一直盡心全力幫助她們母女倆的高家,她們所承受的打擊可想而知。特別是如心內心的痛苦,不正是她,不願對人說起而又無法忘卻的情感嗎?……在她們母女身上我看到了,你對我常講起的中華傳統文化中,知恩圖報的含義。”
此時一直傾聽著兒子訴說的任放,心中的感觸何嘗不是如此,他只感慨萬分的對著兒子道了一聲
“詠歌,你真的長大了。”而任詠歌對父親這句讚揚中的肯定話語,苦笑著搖了搖頭,聰穎的雙睛裡滿是愧疚與無奈
“爸,我現在真的很是羨慕上官如心能有這麼良好品格素質的母親,才使得上官如心能有那樣端正的品行與情感的操守。真的很是羨慕那個男孩,在這個濁世紅塵中,能有這麼一個赤心真情待他的紅顏知己,也含笑於九泉之下了。上天曾讓上官如心失去而痛苦,而上天也更會給她更好的。願上蒼能給如心妹妹,安排一個象高啟那樣優秀的男孩。”顯然任詠歌的語調有些哽咽。而任放的心中只覺著酸楚,一股熱流激涌到喉嚨……作為父親他自信,在他的心裡還是能多少感知道一些,兒子衝出情感痛苦後的那份怡然與心境。此刻眼前的兒子讓他憐愛,也釋然,但更多的是那說不出的一種激動,他腦中極快的翻騰著……就那麼短短的一點時間,自己的兒子就僅僅的直接看了看,法輪功師父的教功錄像,他自身心裡的變化,竟然就會有那麼大的改觀。與往日任性自尊敏感而又玩世不恭的他來比,之間的落差,使他心中不得不驚嘆大法的神奇偉大。因為此時他更加清晰的想到的是,他的好友韋天曾對他說過的這樣一句話,法輪大法能真正改變人心。
他無語,只伸出一隻大手父愛般的撫摸兒子的頭……頃刻,沉靜中父子間情感的交流,只在那心的深處流淌著交融著……默默的彼此誰也不說話。
輕輕的哭泣聲從他們的身後傳來,父子倆同時回頭望時,林賽嬌已不知什麼時候來到了房間。此時的她已是淚流滿面了……
康瀟自那次和楊曼麗大吵後,就不再回家,也不再去商行經營,也掛了自己的手機,順時也告訴維達,不要把他的事,對他母親家的任何人講。康維達說父親這樣做不太好,可康瀟就只說兩句:“我想自己靜靜,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來做。”見父親執意這樣,想想他的身體狀況,康維達便不再說什麼。可是自己怎麼辦?面對母親她要問起時,自己該怎麼回答。想來想去,倒想不清楚了,得了,老爹不讓說我就不說,至於母親那兒到時候該怎麼就怎麼地吧。恰好後天自家商行跟南方商家訂的一批夏季面料就要到了。忙事來了,父母他們的事,我也顧不上管了。
楊曼麗,自從丈夫康瀟出走後,在家自個待了兩天,第三天就去了商行。也不說什麼也不問什麼,和往常一樣,點貨入倉歸類存放。於以往比,康維達因為父親康瀟沒來,他和母親更忙累些,直到下午快兩點時,康維達便對看上去已是很累的母親楊曼麗道:
“媽,你還是回家歇會兒吧。剩下的這些我做吧。”楊曼麗這才看了看兒子,只是從鼻孔裡“哼”了聲,隨即就往庫房外走。沒走幾步,終還是停了下來,轉身問道:
“維達, 晚上回家吃飯不?”
“不了,媽。晚上我回東門自個買著吃吧。”
這兩天來母親楊曼麗和誰都不說話,今天是和自己開了口了。可是母親的神情,就是再粗心的男孩子也看的出來,這一次的痛苦對她的打擊極深極重……作為兒子看在眼裡,承受在心裡,他們夫妻之間與上官阿姨間恩怨情仇的事情,自己又能怎麼辦呢?
忙完商行的事。康維達一般去商行都晚一些。早上起來看到時間還早,便坐到客廳的沙發上,從旁邊的小書架上拿起《轉法輪》看起來。這是萬阿姨她們一直叮囑他和父親及他們這些新學員一定要堅持看的書。父親天天看,起早貪黑的看,看的很認真投入,書中老師講的理比自己認識的多。功也煉的很勤,所以父親的變化最為明顯。在不間斷的身體排泄中,就是師父書中講的消業中,身體上的變化真是巨大。這對他而言就是一種激勵與信心。是啊,自己也要抓緊努力啊。
不知什麼時候房門被打開了,“啪”一下又被狠狠的關上。待他抬頭看時,滿臉怒氣高漲的母親楊曼麗已站在了自己的眼前。卻又不偏不倚雙目又落到了,他手中正在看著的《轉法輪》書上。像是撞上了高倍數電流似的,楊曼麗雙唇顫抖著,尖利的聲調又隨之跟著顫抖著
“你們,你們父子是要活生生往死裡逼我呀!”
“媽,你這沒頭沒腦的說一通,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康維達一時還沒弄明白,母親這突然來的怒火是從哪兒引起的,便對著母親這樣問
“怎麼回事?!”楊曼麗一邊說著一邊從挎包裡拿出張紙來,一下甩在康維達面前的茶几上,雙目怒瞪直逼著他道:
“告訴我,康瀟現在在哪兒!”
“我,我不知道。”康維達隨答著雙眼極快看了看茶几上的那張紙,卻又被驚的不知如何是好……那是法院郵寄來的離婚協議書。頓了好一會他才像緩過神來似的喃喃自語著
“我真的不知道啊。怎麼會是這樣啊。”
“哼!怎麼會是這樣?!原本就是這樣的!”楊曼麗冷笑著更加冷冰的說著後面的話
“老的,拿著個刀直朝心裡往死裡戳我!小的明知政府不讓看,卻飈著勁的猛看狠干,拿著個棒子直往我腦袋上打!”
“媽,你不要這樣好不好!”聽著母親這樣沒有理智的話,康維達終是忍不住了,對著他的母親楊曼麗叫了起來:
“我爸的事,那是他自個要做的事。我管不了,也無權干涉。我就看個《轉法輪》書,你就說我拿個棒子往你腦袋上打你!媽,你這樣說我,你也得看看這本書了,再說我啊,再說,這本書整本都是教人如何做好人的,這不好嗎?我不僅要看,媽你也看看,在公安的舅舅,省委的小姨夫,姥爺姥姥,小姨大家都來看看,多好啊。”
“你,你……”楊曼麗簡直被氣得……她尖叫著
“你白長那麼大腦袋啊?!煉法輪功要坐牢的,你不是沒有聽你舅舅說過的呀!你有膽不怕,可它要牽連家人的!我這個當你老媽的,辛辛苦苦的全是為了你,我不指望能奢求你什麼?你也別用這樣的方式報答我啊?你叫我怎麼活?這臉往哪兒放……”
康維達的腦子直被震得嗡嗡的,此刻他心裡的感受真不知該怎麼形容,待他母親楊曼麗歇下勁來,停住口時他才道:
“是,你辛辛苦苦是為了我,可是媽,你為了我卻無時不在利用著我,達到你想要做的,去打擊阻礙你或你不喜歡的任何人。”
沉寂。隨即一陣疾風猛朝著康維達臉面而來,卻又硬生生的在他眼前停住了。他看到的是母親楊曼麗打向自己的那隻手,和此時讓他感覺到喘不過氣來的,母親那異常可怕的臉……既而沖入他耳中是他母親那又笑又哭的聲調
“看看,哈哈,看看啊,楊曼麗,這就是你心疼的兒子,你的好兒子啊……”

在韋資高的宿舍裡。
神情沮喪,滿臉怨氣依舊的康維達一股腦的把自己和母親的爭執都說於韋資高……末了還忿忿的加上一句
“我都成了他們烤爐上一隻愛不釋手的烤鴨了。”
韋資高被康維達的這句話惹得忍不住笑了起來
“維達,你真是孩子氣。”隨即又緊跟上後面的話
“我不是笑你啊,維達。其實,天下做父母的心都放在兒女身上,尤其是做母親的……”頓了頓,韋資高便對康維達講起了,自己的母親因父親修煉法輪功而被迫害致死後,母親那時的情形,令他壓抑,常喘不過氣來的痛苦經歷與感受。。。就如韋哥自己說的那樣,如果沒有慈悲師父的呵護與加持,自己真不知該怎樣度過那段魔難重重的日子,走到今天……
康維達的心被震撼著。他似乎明白了,眼前這位大男孩,在魔難中依舊堅韌坦蕩的心境,瞬間他象一下懂了,韋資高對他講述這一切中所含有的良苦用心。
“韋哥,我知道該怎麼做了。”他望著韋資高誠實的回答。
韋資高拍著他的肩頭,實實的點了點頭。隨即憨實的笑道:
“過幾天,我去看看楊阿姨。”韋資高的這句話此時落到康維達的心中著實是一種慰藉與關懷。他很真誠的對著韋資高點點頭,隨起身告辭。韋資高執意送康維達時,他的手機響了……
(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