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離騷》之探源

觀心

【正見網2017年02月01日】

中國文化,都是上界眾生來世得法而留下的,不同歷史時期留下不同的文化,包含修煉精神的半神文化。有一段文案,就是屈原的騷體。探源屈原的本來面目及《離騷》原文原意,必須立足於楚地文化,方言古文的原意。

屈原的文字都是楚地的楚文,有一些方言。雌雄發情為騷,嘴饞、美食令人食慾大動,叫“騷好吃”。羊者,陽也,山羊體味就叫騷味。泛指對利益執著或爭執,使人煩躁不安、心神不寧的燥熱引發的騷亂,乃至天下動亂。如果把騷字的古意弄清楚,離騷的原意就非常明白:剝離對名、利、情的執著,剝離名、利、情引發的負面東西。

香草,意蘊善良、溫文爾雅的品行純正、高潔美好的人,美人。屈原種香草,以香草作種種比如而修身冶性,最後脫離騷地,得道而離騷!這是屈原《離騷》的本意,從哪裡來,往哪裡去就是離騷。《天問》本來就是屈原求導解惑的得道之路,留下的就是中國士大夫求導解惑,吸取歷史教訓,從政中要走的正路。

屈原那種追求美玉一樣潔白無瑕之溫文爾雅,寧可玉碎,不為瓦全道德堅守的品質,在《離騷》中體現的非常突出。香草之物質與精神一性,其美好本質外在體現的於人百利而無一害的優良品質之薰陶,既具備美玉一樣溫文爾雅,又能以本性之善良的柔順勸善,完美品質以示人而利益人,德藝雙馨,這就是完美人格精神的香草美人。

屈原,即使被世俗妒忌和風言風語及權力打壓到極端,自始至終的平和中的大雅和雅致雅量之言行,基於大雅的文雅之雅致精神基礎上,對善良和真理精緻的追求不變!這種內在精神與外在言行之一性的超凡脫俗之雅量,完全符合道家靜靜無為,順其自然的無為高境界的精神!其思維的不走彎路,一如既往的初心不改,鍥而不捨的堅貞不渝,貫徹屈原離騷中“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之求導解惑的一生。

《離騷》開篇,屈原講解了自己血緣的來歷,並重內在美德和濟世能力的修養和歷練的精神生活。

帝高陽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
攝提貞於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
皇覽揆余初度兮,肇錫余以嘉名:
名余曰正則兮,字余曰靈均。
紛吾既有此內美兮,又重之以修能。
扈江離與辟芷兮,紉秋蘭以為佩。
汨余若將不及兮,恐年歲之不吾與。
朝搴阰之木蘭兮,夕攬洲之宿莽。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與秋其代序。
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遲暮。

屈原是古帝高陽氏的子孫,父親字伯庸。歲星在寅那年的孟春月,正當庚寅日那降生。屈原的父親根據生辰,賜給相應的美名:名取為正則,字叫作靈均。屈原被眾人認為有內在的美德,又重之以修能。

蕙蘭和白芷,王者之香的代名詞。屈原把芷草披在身上,服飾佩以秋蘭而時時警示自己!“扈江離與辟芷兮,紉秋蘭以為佩。”!後幾句:唯恐自己的修為不足,浪費人生的時光。他不斷的追求學問和能力,唯恐達不到完美品質和能力,“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遲暮。”

古人論述問題的大道大論,起篇就開宗明義!而中國半神文化的精神內涵和表現,往往是以人能看懂的常識常理和名詞概念而論述。《道德經》開篇,“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就是這個含義。再比如《易經》開篇,“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和《陰符經》開篇:“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一個意思,精神內涵都是一樣!因此,閱讀古文不懂開篇的精神內涵就不能破題,否則,以後作者談論的是什麼,除字面的常識,深刻的神韻就不可能知道。這就是中國文化的悟道,所謂知道!真正的道理不在字面,而在自己悟性根基大小而明悟的道理。明悟道理,才是真知道!

《離騷》破題,明白其開宗明義以後,後面的理解就有綱領,瓜熟蒂落而水到渠成。

屈原堅守道義而寧可玉碎,不為瓦全的艱難困苦中的修養道德,堅貞不屈而終成大器,感動神明而紛紛顯身,並以道理而明示。《離騷》中,屈原後期遇到堯時期就明文記載的巫咸。僅從堯(約前2377—前2259年)到戰國後期的屈原(公元前340年-公元前278年),這個時候的巫咸就有二千多歲了。

巫咸將夕降兮,懷椒糈而要之。
百神翳其備降兮,九疑繽其並迎。
皇剡剡其揚靈兮,告余以吉故。
曰:「勉升降以上下兮,求矩矱之所同。

巫咸將夕降,屈原帶著花椒精米去迎接。巫咸夕降的時候,天上諸神遮天蔽日齊降,九疑山的眾神紛紛驚訝而迎接。巫咸和眾神精神璀璨之靈光閃閃,場面輝煌壯觀。巫咸告訴屈原不少道理,並鼓勵屈原要理順歷史的發展規律,以警示世人。矩矱(jǔ yuē),意思是規矩法度。這就是屈原之《天問》中的精神,古往今來一切人與事和道理的對應,天象與人間世道之變遷的對應關係!留下的就是以史為鑑之悟道精神。

百度百科:巫咸是古代中國傳說中的人物。唐堯時人,以作筮著稱,能祝延人之福疾,知人之生死存亡,期以歲月論斷如神,堯帝敬之為神巫,並封為良相。生前封於此山,死後葬於山中,並封巫咸所住的地方為巫咸國,巫鹹的兒子自然是巫咸國的國王,後被巴國兼併成為巫郡。最早見於《列子》云:黃帝時“有神巫自齊來,處於鄭命巫咸。”

甲骨文巫咸寫作咸戊。他擅長卜星術,用筮占卜的創始者,是神權統治的代表人物。商王帝雍去世後,他的弟弟大戊繼承了王位。巫咸歿後葬於常熟虞山。商代太戊帝之國師,用筮占卜的創始者,是一個著名的占星家,治王家有成,作《咸乂》。《商書》:“太戊臣有巫咸、巫賢。”巫咸還發明了“牽星術”(在大海中航行無法定位,用以北極星為首選基準點,在低緯度(北緯六度以下)看不到北極星時,改用華蓋星為基準點。)《巫咸占》一書儘管成書戰國至漢初,但承傳巫咸之學。這本古代星占著作中首次提出“指”這個牽星觀測單位。唐代瞿曇悉達所編《開元占經》收錄了巫鹹的星占占辭及星表。常熟有巫山,因巫咸而得名,並有巫咸祠、巫咸墓。

巫是擔任上帝與下帝之間媒介任務的人。一作巫戊,傳說中之巫醫。唐堯時臣,“以鴻術為堯之醫,能祝延人之福,愈人之病,祝樹樹枯,祝鳥鳥墜”。據《尚書》記載,巫咸是商太戊帝身邊的一位賢臣。他的兒子巫賢,在太戊帝孫子祖乙登基後,任宰相,也有賢臣之譽。而甲骨文中有咸戊。故有學者認為巫咸或即商王太戊之大臣。

屈原遇到巫咸以後,總結歷史和勸善的言論,最後在眾神的擁護和儀仗下,告別騷地而離騷:

屯余車其千乘兮,齊玉軑而並馳。
駕八龍之婉婉兮,載雲旗之委蛇。
抑志而弭節兮,神高馳之邈邈。
奏《九歌》而舞《韶》兮,聊假日以偷樂。
陟升皇之赫戲兮,忽臨睨夫舊鄉。
僕夫悲余馬懷兮,蜷局顧而不行。
亂曰:已矣哉!
國無人莫我知兮,又何懷乎故都!
既莫足與為美政兮,吾將從彭咸之所居!

屈原追求美玉一樣潔白無瑕之溫文爾雅,寧可玉碎,不為瓦全品質的一生,最終得道而離騷回歸!留下香草美人之美好的人文精神,於人百利而無一害的優良品質之道德化世的人文薰陶:一如既往的初心不改,鍥而不捨的堅貞不渝!既具備美玉一樣溫文爾雅,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道德堅守,又以本性之善良的柔順而勸善化世,以道德修養的完美品質以示人而利益世人!

精神與物質之一性的精緻大雅,溫文爾雅,重道德修養與技能修煉的德藝雙馨,這就是完美人格的香草美人!中華文人溫文爾雅之道,中華士大夫以純粹良善、高潔之理性濟世之道義精神。

留詩以證:

香草美人

香草美人艷陽天 晶瑩剔透誰人嫌
世濁難染高士潔 離騷化愚熏良賢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