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執著時間的人心

同真

【正見網2017年02月23日】

九九年“七二零”邪惡剛開始迫害大法時,很多同修認為迫害決不會持續很久,因此證實大法的激情非常高昂。可是,人的熱情也好、激情也罷,畢竟持續不了太久,迫害持續了十八年了,還沒結束,原來的激情也慢慢的消磨的越來越弱了。

今天,我們達不到修煉初期的那種持之以恆的心態,很大原因上是因為一直以來對時間的執著之心沒去造成的。開始認為迫害不會持續太久,因此表現的什麼都不怕,做正法的事也是轟轟烈烈。在自己思想中設定的結束時間一次次的落空後,這份激情也被磨掉了。其實,深挖根源,不難找到,就是執著時間的人心沒去造成的。

正法中的一切情況都是根據正法的需要而決定的。 今天人世的每一天都是師尊用巨大的承受為我們延續來的,我們的任何一顆人心都是救度眾生的障礙。大法弟子每一個不正的念頭對世間都會影響很大、都可能被邪惡鑽空子來迫害和干擾眾生的得救。我們不能拿師父不同時期、針對不同情況講的法為自己的執著找所謂的依據。

長期的魔難中我們沒有正念、甚至在遭受迫害的時候希望正法快點結束,但是,我們要從法上明白,這樣的念頭不是我們生命最本質的念頭。師父告訴我們:“以前我說過,我說中共邪黨能不能挺過十年,其實何止啊?不讓它挺過五年都行。可是你們知道嗎?有多少世人不能得救,被邪惡掩蓋著;有多少大法弟子在迫害中消沉下去了、不能走出來。結束了有什麼用?正法不是為了救人嗎?就我一個人走了,創世干什麼?史前安排的一切都白做了。時間的延續是為了你們、為了眾生。”(《二零一三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就如同一個高中生,每天不好好學習,老是等待高考的來臨,夢想自己能上大學,但是高考真的來臨後,自己也必定是名落孫山。後果是自己早就定下的,到時候自己能承受得了嗎?

人類走進2017年,很多大法弟子又返出執著時間的人心了。《推背圖》預言“乾坤再造在角亢” ,即2016年11月15日~2017年12月3日,歲星位於角宿和亢宿範圍,這樣的天象意味著有重大事件發生。諸葛亮在《馬前課》中預言中共寫到“晨雞一聲,其道大衰”被人解讀為中共於雞年(2017年)滅亡。高智晟律師在《2017,起來中國》一書中描述自己得到神的啟示,中共於2017滅亡。

這些畢竟是預言,不是大法弟子修煉的依據。大法弟子的心更不能因2017而浮動。

還有的同修提到,師父在《轉法輪》法像下題的“正法十八年春”是不是隱含著從1999年迫害開始,到2017年結束的意思,其實是沒理解師父題詞的意思,師父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中講:

“弟子:正法是不是從久遠年代已經開始了? 師:就是從我傳法的前兩年開始的。但是有的學員看到了,在歷史的相當久遠,幾萬年幾千萬年甚至於更久遠年代就開始了。會不會這樣?會,是因為我們這的時間和那的時間是不同的。我這裡開始了一秒鐘,那裡已經過去很長時間了,也許開始了一萬年了。到今天我們過去十六年了,有的空間已經過去幾百萬年了。就是這個概念,會有這樣一個時間上的差異。”這是二零零五年的講法,從1989到2005年,師父正法16年,可以推定師父於1989年開始正法。

這一點在《洪吟二》<難>一詩中也可以得到印證:
“千辛萬苦十五秋
誰知正法苦與愁
只為眾生能得救
不出洪微不罷休”

師父於2004年1月22日寫的這首詩,從1989年算,正法正好是十五秋。再回到《轉法輪》師父法像下題的“正法十八年春”,意思是師父從1989年正法,到2007年,正好是十八春,這是師父2007年題的。和正法結束沒有任何關係,我們不能抱著人心亂悟。

最近明慧網連載了同修的文章《從古今天象看正法修煉的延續》,其中第14節提到:“筆者在自己目前所在的修煉狀態中,有限的理解到:從天象的體現中看,舊勢力為正法安排的這套迫害機制,到2017年‘乾坤再造’之後‘劇終’了。迫害結束後的事,和舊勢力就沒有關係了。 ”我理解,同修看到的都是過去的安排,已發生的事,在天象上有明顯的記錄,未發生的事雖然天象上也有記載,但都處於未定的狀態,正法全局是由師父掌握的,一切都會有變數,作為大法弟子一定要放下執著2017的人心。

正法能夠延續到今天,那是師父對大法弟子和所有宇宙眾生的恩賜,我們唯有抓緊機會做好我們該做的,才能跟上正法,才能真正的完成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

盼望結束的心是什麼?說到根本其實還是對法信的成度不夠。想想當年密勒日巴修煉,上師讓他蓋房子,他就蓋;上師讓他拆,他就拆;上師讓他拆了再蓋,他就拆了再蓋。他從來沒有懷疑過上師,因為他知道上師給他安排的一定是最好的。

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也一定是最好的,我們唯有去除一切人心、人情,真正從理性上認識大法與正法修煉,才能做的更好。

不足之處難免,望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