毀佛像的報應

陸文

【正見網2017年05月09日】

北宋政和年間(西元1111-1118年),當時的皇帝宋徽宗在扶植道教的同時,卻抑制佛教。因此泗州城著名的佛教寺院普照寺,被人占據。

這座普照寺有一座非常大的佛像,不僅雄偉華麗還顯得非常莊嚴尊貴。這些占據者想毀掉佛像,又懼怕神佛的威嚴。於是他們出高價招募膽大妄為之人來毀掉這尊佛像。當時一個姓趙的無賴貪圖賞金,就接下了這個任務。他又找了一些人和他一起拿著斧子到了普照寺,他第一個帶頭揮斧猛砍佛像。在他的帶動下,他找來的那批人漸漸和他一起破壞佛像。終於佛像被徹底破壞,“百尺華裝,頃刻糜碎”。圍觀的群眾無不嘆息,有的還落下了眼淚。不到十天,這個姓趙的無賴兩手就開始潰爛,不僅醫藥無效,而且潰爛的範圍越來越大,漸漸擴散到手臂、肩膀乃至全身上下,遍體糜爛,疼的好像千刀萬剮一般,整天呼號不停。從開始潰爛,直到死亡足足受了百日之苦。眾人都為之而驚嘆。

毀塔廟佛像者遭惡報

南朝時代的謝晦剛愎自用,專橫跋扈不可一世。上敢罵天地神明,下常欺黎民百姓。尤其是對不符合自己心意的事物都一概排斥,甚至是大加撻伐、不擇手段,非得置之死地或毀壞了而後快。

有一年,他出任荊州刺史。對荊州城內一座佛塔寺院的建築風格很不滿意,認為建造的地方也不妥當,於是武斷地作出決定:命令下屬立即拆除。部下哪敢怠慢,急如星火的帶領八十名士兵,手持刀斧錘鏟等工具,開始拆毀佛塔寺院。謝晦在現場監工,兵士們有的膽戰心驚用手推,有的如狼似虎滿不在乎地掄錘砸。一時間,佛像被到處丟棄,弄殘的弄殘,砸碎的砸碎,不堪入目。殿宇傾墜,佛塔癱倒,磚石橫陳、瓦木狼籍。

恰在這時,忽見雲霧瀰漫,暗無天日,狂風驟起,塵土飛揚。謝晦見天色突變,狂風翻捲起沙粒瓦片撲面而來,打得他立不住腳,睜不開眼,嚇得他抱頭鼠竄,躲了起來。士卒們也驚恐四散,嘶喊亂叫,跑得無影無蹤。當時,老百姓都不知出了什麼事,個個驚慌失色、議論紛紛。

後來,這些參與扒廟的人全都夢見了天神、金剛、羅漢在天空中飛騰,光輝照耀令人不敢仰視。另見兩尊身高過丈的大佛,容貌偉岸,寶相莊嚴。其中一個沉聲斥責說:“你們毀佛塔佛寺的惡行,扒佛壇砸佛像的魔性實屬大逆不道、天理難容。你們的惡報就要到了,這是你們咎由自取!怨不得別人,你們自己應該死個明白!”

白天,這些士兵聚在一起交流夢中所見,簡直如出一轍、無一例外。一時間這些人都嚇的驚恐萬狀、寢食難安。但大錯已經鑄成,個個後悔不迭。沒過幾天,這些拆毀佛塔寺院的兵士,個個滿身長滿癩瘡,奇癢無比、疼痛難忍,仿如萬蟻鑽心般難受。一個個陸續在痛苦、哀嚎中死去。一個個死狀慘不忍睹,血肉濃爛模糊、腥臭無比。

身為刺史的謝晦,在人間遭惡報的時間更長,連年患各種難醫難治的怪病,身體日益衰弱,有氣無力、痛苦不堪,活得簡直生不如死。真是秉性難移,就是在活得這般艱難下,他還參與了謀叛的事,結果東窗事發,落個身首異處、身敗名裂。並且全家人都被株連殺頭。

刀劈菩薩像 三代人兩隻眼

故事發生在上世紀五十年代的湖南省安鄉縣永裕鄉楊家垸,當事人賀克儉家中老少三代一家五口人,在1949年前家中在當地算比較殷實家庭(後劃為中農成份)。中共西來幽靈在中國建政後,賀克儉1950年參加了志願軍,1954年退伍回家務農。由於受無神論的教育,回家後在所謂破除“迷信”方面愛充積極,好表現自己。當時大隊裡給他封了一個民兵小隊長的官銜,別看是一個小得不能再小的“官”,為了防止“階級敵人”的破壞,還專門配了一把馬葉片的大刀,賀克儉可天天配在身上。

1954年洞庭湖漲大水,外洪內漬,賀克儉在大隊裡管水。6月的某日在巡水過程中,為了尋求排水路線,走到中河垸見地中有一座土地廟,進去一看裡面居然還供著土地菩薩,這不是迷信的東西嗎?怎麼能讓這種東西存在呢!賀克儉抽出隨身帶的馬葉子大刀,將土地像劈成兩塊,並將土地像作為泥土堵了“熱口”(田埂間的放水口)。當時好多人都去看了,大家都說這個事做不得,怎麼能刀劈菩薩像呢!可賀克儉卻帶著當兵時的一種外地口音說:什麼菩薩不菩薩的,什麼劈不得,我這不是劈了嗎?

這件事發生後,賀克儉家裡就沒有清靜過,先是家裡每到晚上總有大刀的敲擊聲,半年後老娘的一雙眼全瞎了;第二年(1956)妻子無故上吊自殺(當時縣公安局還立案調查,停屍多日,最終查無原因);後來的幾年間賀克儉和他的獨子都瞎了一隻眼;到1966年其父亡故。賀克儉一家三代還剩三口人、兩隻眼睛。當地直到現在還流傳一句話:刀劈菩薩像,三代人二隻眼。

毀佛像的後果

這是一則長春大法弟子講的故事:我五爺爺是我們村以前的教書先生,中共所謂“農村土地改革”(就是搶占富人土地)時,我們村有座大廟,裡邊供著佛像。上級指示拆廟毀佛像,村裡人誰也不幹。這廟是我家祖輩建的,所以村裡就讓我五爺帶領學生去把佛像搬倒。當時中共宣揚無神論,人們還沒有認識到無神論是什麼東西,就盲目的遵從。我五爺還覺的是對他的重用,他帶領學生把佛像搬倒了。

當時他覺的很“榮耀”,立了一“大功”。可是不久,在中共打右派時,他被打成右派,被判無期徒刑,投入監獄。他在監獄熬了二十八年,趕上中國改革開放,他走出監獄。

他在監獄這二十八年,子女受歧視,不用說工作、事業,就是在農村種地都受欺侮。他出獄後,他的子女不孝順他。他很少在家住,他就在親屬家,這家住幾天,那家住幾天,到哪家都攆他走,過著游離沒有尊嚴的生活。

前幾年,他在我們村邊公路上被汽車撞死,死的很慘。他家不在我們村,好不容易找到他的一個親戚才認出是他,當時八十四歲。

現在,他的兒孫活的也很艱難。這都是他聽信中共無神論的結果,殃及子孫。

通過這四則中外毀佛像遭報應的故事,可以看到:中共一貫鼓吹的無神論不是人間真理,害人匪淺,善惡有報的天理,從古至今都沒有改變;相信無神論,做起惡來看似天不怕、地不怕,報應來時,悲慘之際,不僅自己遭罪,還會禍及子孫後代。

中共這麼多年費盡心機破壞傳統文化,今天又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群體,將近十八年了都沒有停止,目的只有一個:破壞人的正念與善念,不叫人相信善惡有報,不叫人相信神佛,從而做起壞事來沒有罪惡感,隨著壞事做絕,最終遭受報應,被神佛銷毀。這是中共毀滅人類的可怕方式。認清中共的大惡,感受到法輪功的大善,了解法輪功真相,肅清中共邪靈的毒素,善待大法弟子,退出中共的黨、團、隊邪教組織,這是生命走向新生、進入美好未來的最好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