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預言中的國共兩黨宿命和「大災難」(九):《聖經.啟示錄》中的「救世主」

壬靜思

【正見網2017年04月28日】

(二)《聖經.啟示錄》中的“救世主”

《聖經.啟示錄》中描述了兩位“救世聖人”:“主神”和“羔羊”。

“主神”又稱“坐寶座的”、“父神”、“上帝”或“神”(God)。 “羔羊”又稱“萬王之王,萬主之主”、“神之子”、“人子”或“神之道”。

然而,在《聖經》中,“主神”有的稱謂和“羔羊”有的稱謂卻是一樣的,比如他們都自稱為“首先的,末後的”。

其實,《聖經.啟示錄》的第五章中,在“羔羊”從“坐寶座的”右手裡拿了用七印封嚴了的書卷時,描述到羔羊“有七角七眼,就是神的七靈,奉差遣往普天下去的”,即“羔羊”具有的就是“神”(God,即主神)的靈,奉差遣往普天下。換句話說,“羔羊”就像是“主神”在不同時空的分體或顯像,從主神那裡來到了“普天下”,而他們卻具有同樣的“靈”,是一體的神。

《聖經.啟示錄》在第二十二章中,描述了創世主神在“將一切都更新了”之後,“聖城”中的一個景象:“在城裡有神和羔羊的寶座,他的僕人都要事奉他,也要見他的面”‭ ‬——‭ ‬這時“神”和羔羊已經合為一體,坐同一寶座,成為“他”。

簡而言之,“羔羊”就是“主神”。

在《聖經.啟示錄》中,“羔羊”是大災難中的“救世主”,即希伯來語中的“彌賽亞”。 “彌賽亞”與希臘語詞“基督”意思相同,直譯為“受膏者”。其實“基督”並不是基督教的專有詞彙‭ ‬——‭ ‬基督徒認為耶穌是“基督”,而猶太教徒仍然等待著“彌賽亞”的到來。 ‭ ‬

《聖經》有關於“基督”或“彌賽亞”於歷史末期再來救世的說法,而佛經有未來佛彌勒於末法時期再來救世的說法,道家經典《太上洞淵神咒經》也有關於末劫時期“木子弓口(真君),當復起焉(再來)”的說法。

從《聖經.啟示錄》中人類歷史重複的時空觀來看,“再來”的真實含義可能不是指同期歷史之內神的再來,而是相對於以前那期歷史,聖人從大災難中救世,在這期歷史的末期,聖人將“再來”從大災難中救世。

《聖經.啟示錄》中描述羔羊“曾被殺,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買了人來,叫他們歸於神”。羔羊也說“我曾死過,現在又活了”。這可能是指在以前那期歷史結束時,為了使得當時的生命不遭到毀滅,而能夠在這期歷史真正大結局的時刻有機會得到真正的拯救,羔羊用自己的血和生命換來了所有那些生命的延續;而且,在這期歷史的末期真正拯救生命時,羔羊再次用自己的血和生命換得了那些最終獲得拯救的生命。

基督徒以“復活節”來紀念耶穌被釘死後第三天復活的神跡。其實,神安排一個歷史事件可能不會只是一個孤立事件。因為如同序文所言,人類歷史就像是一場大戲,其中的所有安排都是為了大戲的最高潮作鋪墊。而所有中外預言都顯示,這場歷史大戲的最高潮是:大災難中,聖人出世,拯救世界。 “復活節”可能是神在暗示世人關於聖人“再來”(復活)拯救世界的信息。

其實,如果將“復活節”在西方社會的一些特點同中國歷史預言中關於救世聖人的描述相比較,會發現一些驚人的巧合:比如
(1)“復活節”Easter一詞的來源至今仍然是謎。East是東方,-er是表示人的後綴,所以復活節有“東方人”的意思。而在所有中國預言關於聖人的描述中:聖人出生於中國。
(2)“復活節”的主要象徵之一是復活節兔。而在所有中國預言關於聖人的描述中:聖人屬兔。
(3)“復活節”的主要標誌之一是百合花。在幾乎所有的主要西方語言中‭ ‬──‭ ‬包括歷史上對於西方語言影響最大的拉丁語和希臘語,以及使用人數最多的西方語言英語、西班牙語和葡萄牙語,百合花的發音或拼寫都以“Li”開始。而在所有中國預言關於聖人的描述中:聖人姓李。
(關於中國預言對於聖人描述的詳細解析請見《中國歷史預言中的“聖人”之解密》一文)
(4)“復活節”日期多在西元年曆的四月,農曆的三月。 《五公經》有關於聖人出世拯救世界時,展現神跡,顯現於天空的描述:“辰年辰月聖人出,五龍托起上天台”,即聖人於某個辰年的辰月展現神跡,拯救世界。 “辰月”是農曆三月,可能就是那個“辰年”的“復活節”所處之月。
還有其它巧合,恐怕不會儘是偶然。

(待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