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絕唱:孟郊《遊子吟》賞析

荀古藝

【正見網2017年05月08日】

【原詩】

孟郊《遊子吟》

慈母手中線,
遊子身上衣。
臨行密密縫,
意恐遲遲歸。
誰言寸草心,
報得三春暉。

【作者簡介】

孟郊(751—814),字東野,湖州武康(今浙江湖州市德清縣)人,先世曾居洛陽。孟郊家境貧寒,早年苦讀,奮發有志,自負不凡,曾歷遊河南、江西、長安、蘇州等地。他仕途坎坷,屢試不第,直到四十六歲時才考中進士,五十歲時選為溧陽尉,後因拙於政務,而辭官。元和初年,鄭慶余為河南尹,舉孟郊為水陸轉運判官。後來鄭慶余主鎮興元,又保薦孟郊為參謀。孟郊因暴病,死於赴任的旅途中。有《孟東野詩集》傳世。

【賞析】

《遊子吟》是孟郊最著名的詩篇,也是唐詩中的精品。這首詩的詩題下,原有作者自註:“迎母溧上作。”

孟郊一生道路坎坷,窮困潦倒。他家境貧寒,幼年喪父,老年失子,對親情有特殊的體驗。他年輕時曾靜居嵩山,發奮苦讀。後來曾經歷游四方,足跡半天下,他在放浪形骸、詩酒流連中,度過了自己的壯年時光。年過四旬以後,孟郊才躋身仕途,施展才華,實現濟世經邦的抱負。但“文章憎命達”,他滿腹經綸,卻又久困文場,經歷了多次的科場磨難,直到四十六歲,才考中進士,脫卻藍衫。他漂泊南北,奔走東西,又過了幾年的苦日子,到五十歲時,才得到了溧陽尉這樣的一個職位,雖然是官,但仍不免沉淪下僚。儘管官微祿薄,畢竟有了進身之地,於是孟郊把老母親接到了溧陽任所,以盡人子的孝道。

經過半世的奔波、飽受雨雪風霜、遍嘗人間冷暖、已到天命之年的詩人,此時深感母愛的博大無私,於是,《遊子吟》發乎其心,出乎其口,落於紙筆,傳之萬世!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兩句,寫在兒子即將外出宦遊,或因事遠行之時,母親為兒子縫製衣衫行裝,這是在母子分別前,最常見到的情景。這首小詩的選材,十分典型,更十分平凡。這是任何一個外出者,都曾經歷過的事情。正因為這一細節極為普通,所以也為一般作家所忽略。孟郊卻慧眼獨具,抓住了這一生活細節,用來表達人世間最偉大、最無私的感情——母愛。可算是以一滴水映出大海之波瀾,是以小見大的典範之作!

“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這兩句,是對母親縫衣時的形像描寫,也是對母親彼時心理的明白剖示。它不僅描繪出母親飛針走線、為遊子縫製行裝的細節,而且通過這平平常常的十個字,我們可以透視肺腑,看到母親那顆溫暖的心。母親對遊子的擔心、牽掛、疼愛和囑咐,沒有用言語來表達,而是在用針線說話,用綿針密線,織寫母愛!沒有豐富的生活經歷,沒有飽嘗離鄉背井之苦,沒有養育過子女、做過父母的人,是很難清晰地回憶出這個生動細節、體會出此時母親心中的熾熱感情。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的意思是說:兒女對母親的那麼點兒孝心,即使再多,也不過像寸草一樣: 微不足道!而母親對兒女的養育撫愛之恩,則像三春的太陽光一樣:難以估量!所以兒女對母親的恩情,無論如何都是報答不過來的!“寸草心”:詩人在此,以小草抽出的嫩芽,比喻兒女對母親的孝敬之心,極言其小,微不足道。“三春暉”:指春天的陽光。古時以農曆正月為孟春,二月為仲春,三月為季春,三個月合稱為三春。三春的陽光哺育萬物,此處用以比喻母愛,極言其恩德之浩大、深廣。這裡是把兒女的孝敬之心與母親對兒女的撫愛之情,互相交結而言的。這兩句通過形像的比喻,表達了遊子對母親的既感恩又深懷愧疚的複雜感情。詩人的比喻生動確切,極富形像感,在歌頌偉大母愛的同時,也充分表達了自己對母親深厚熾烈的赤子之心,情真意摯,感人至深。

這是一首五言古詩,詩很短,只有六句三十字。但語言質樸,感情真摯,不事雕琢,而沁人肺腑。孟郊的詩以追求古拙、刻意苦吟著稱,但此詩卻不加藻飾,不用典故,以平易通俗、淺近自然的詞句,寫出了情味至濃的母子真情。

《遊子吟》作為一首含意雋永、流傳久遠的詩篇,其藝術魅力還在於它能通過最普通的生活細節,來表現最偉大的母愛和最純潔的赤子心,它洞穿肺腑,撥動讀者的心弦,引起情感上的共鳴。

宋人曾季理,在《艇齋詩話》中,稱讚此詩:“精確婉轉,人不可及也!”

明代詩人鍾惺,在《唐詩歸》中,評價此詩曰:“仁孝不言,自然風雅!”

明代竟陵詩人譚元春,讚揚此詩說:“寫母子戀戀之情,極真,極隱,極痛,極盡,一字一嗚咽!”(《唐詩選評》)

總之,這是一首思想性和藝術性完美統一的好詩,她所表達的感情,具有人類的共同性和歷史的久遠性。因此它能夠膾炙人口,傳誦百代,流播到永遠。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