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管仲薦賢,句句是金言!(數文)

辛棄名

【正見網2017年05月18日】

一、盧綸寫詩讚李廣

李廣(?~紀元前119年),西漢時期著名的將領,在漢文帝時,就做了將軍。漢景帝時,他和周亞夫一起,平定七國之亂,立過大功。後來,漢景帝派他去做上郡太守(今陝西榆林東南),漢武帝時,又派他去抗擊匈奴。因為李廣行動敏捷,箭法很準,忽來忽去,讓人捉摸不透他的行蹤,所以匈奴人給他起了一個外號,叫「飛將軍」。

李廣在右北平做太守時,那一帶常有老虎出來傷人。李廣只要聽說哪兒有老虎出沒,總是親自去射殺,以為民除害。一次,李廣去冥山南麓打獵,回來時天色已晚。李廣和隨從一邊走,一邊小心翼翼的提防老虎,忽然發現前面山腳下的草叢中,好像蹲伏著一隻猛虎,李廣急忙搭弓射箭。手下的士兵,見他射中了老虎,連忙拿著刀槍跑過去。走近一看,原來射中的是一塊大石頭,箭射得很深,幾個人拔了半天,也拔不出箭來。大伙兒又驚嘆,又佩服。

只憑這一箭,人們都傳說飛將軍李廣能射穿石頭。唐代詩人盧綸,還以這件事為題,寫了一首詩:

林暗草驚風,
將軍夜引弓。
平明尋白羽,
沒在石棱中。

李廣的一生,大部分時間,都投入到了抗擊匈奴的事業中,由於他英勇善戰,成為當時匈奴人心中的可怕勁敵。

二、為求學,鄭板橋在棺材裡躺了一夜

鄭板橋(1693~1765年),清代著名的書畫家,「揚州八怪」之一,享有「詩、書、畫三絕」之譽。他自幼喪母,由父親帶大。因為家裡太窮,買不起燈油,天一黑,什麼也幹不了,只能上床睡覺。鄭板橋覺得這樣太浪費時間,不久,他發現村旁荒廢的古廟裡,有村裡幾戶人家寄存的幾口棺材,佛堂前還點著長明燈,雖然光線昏暗,但勉強可以看書。

有一個晚上,鄭板橋悄悄走進古廟裡,一陣冷風吹來,陰森森的,實在令人害怕。但他顧不上那麼多,爬上台子,在忽明忽暗的長明燈下看書。以後,只要天氣好的時候,他都去那裡讀書。

一個冬天的晚上,北風呼呼地刮著,鄭板橋不顧父親的勸阻,照常去古廟看書。待他讀完準備回家時,地上已積了一尺多厚的雪,回家要經過一條小河,他害怕掉進河裡,只好又回到古廟繼續夜讀。夜深了,天很冷,他就鑽進棺材睡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父親在棺材裡找到了凍得瑟瑟發抖的他。

鄭板橋的書畫,充滿著對人民的同情,這和他少年時的艱苦生活,是分不開的。

三、管仲薦賢,句句是金言!

管仲(?~紀元前645年),戰國時期齊國人。一次,他生病了,齊桓公去探望他,對他說:「仲父,您的病已經很重了,可以不必避諱了,一旦您一病不起,我把國事託付給誰呢?」

管仲說:「您想託付給誰?」

齊桓公說:「鮑叔牙。」

管仲說:「不可以。鮑叔牙為人正直,是個好人,不過他瞧不起不如自己的人,而且聽到別人的過錯,一輩子也忘不掉。如果讓他來治理國家,對上,勢必要約束君主;對下,勢必要違逆百姓。他稟性率直,很難搞好人際關係。一旦得罪國君,那麼就不會長久執政了!」

齊桓公說:「那麼誰可以呢?」

管仲說:「如果非讓我說,那麼我看隰朋可以。隰朋的為人,對上不自高,對下無背違,自愧不如黃帝,而且憐憫不如自己的人。以功德分人,可說是聖人;用財物分人,可說是賢人。以賢德自居,而凌駕於他人之上,就不會得人心;以賢德而能謙虛待人,就會得到人們的擁護。他對國事一定不會事事聽聞。對於家庭也不會事事照看。如果一定讓我推薦,那麼,就推薦隰朋。」

四、司馬遷對歷史負責

司馬遷(紀元前645年~?),西漢史學家、文學家、思想家。一天,夜深人靜的時候,司馬遷還在昏暗的燈光下,寫《史記》,他發現《尚書》裡記載的一件事情,與其他書裡記載的不一樣,到底誰是正確的呢?帶著這個疑問,他馬上去圖書館,找出古代各國史書的相關資料,逐字逐句閱讀、分析、對比。

那時候的書,都是寫在竹簡或木簡上的,每本書都是一大捆,分量很重,查找需要來回搬運,沒讀幾本書,就汗流浹背。為了弄清這個真相,司馬遷不知疲倦,一連查了上百冊書,最後終於輕輕地吁了一口氣,說:「找到了!找到了! 《尚書》裡所記載的,是正確的!」

五、厲歸真學畫虎

厲歸真(生卒年不詳),是五代後梁一位擅長畫走獸和禽鳥的畫家。他在描繪老虎方面,達到了爐火純青的程度,一直受到人們的稱讚。

小時候的他,從來沒見過真老虎,只能臨摹別人的作品。每次畫畢,他就把自己的作品,拿給別人看。有的人說他畫的是一隻貓,有的人說像一隻狗,還有人說像一隻死老虎。厲歸真聽了,心裡很難過。他決心要到深山老林,去觀察真老虎。厲歸真把自己的想法,對父母說了,父母急忙勸阻他說:「你不要命啦,小小年紀去深山老林觀察老虎,出了事情怎麼辦?」

厲歸真說服了父母,帶上幹糧和紙筆,到一座老虎經常出沒的山林裡,爬上一棵高樹,靜靜地等老虎出來。可等了很長時間,也不見老虎出來。

天色已晚,厲歸真在樹上打起瞌睡來。迷迷糊糊中,他突然聽到雷鳴似的虎吼聲,嚇得他差點從樹上掉下來。厲歸真揉了揉眼睛,定神一看,一隻大老虎正向這邊走過來。他迅速拿出紙和筆,把老虎走路的神態,很快就畫了下來。

厲歸真在樹上,連續呆了好幾天,直到把老虎坐、臥、跳躍、發怒、捕食等,各種姿勢,都畫下來,才下山回家。回家後,他又向獵人借來一張老虎皮,仔細觀察虎皮上的花紋,哪裡粗?哪裡細?哪裡顏色淡?哪裡顏色深?他還披上虎皮,在院子裡學老虎的樣子跳躍,揣摩老虎的各種神態和動作,直到胸有成竹,才開始動筆畫。

經過一段時間的勤學苦練,厲歸真的畫虎技法,突飛猛進,把老虎畫得惟妙惟肖,人們都稱讚不已。

以後,他又用大半生的時間,遊歷了許多名山大川,見識了更多的飛禽走獸,終於成為一代繪畫大師。

(均據《淵鑒內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