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史前文明給人類的一點啟示

大陸大法弟子 葉子

【正見網2017年05月24日】

我今年二十八歲,因家境貧寒,很早就自食其力,以做小生意為生。早年一心向佛,皈依佛門、拜師修行多年。緣分的牽引,我遇到了一位學大法的阿姨,接觸了大法,大法法理的高深博大折服了我!讓我知道了自己就是為法來的生命。 於是,二零一五年,我毅然從佛門走入了大法。

在《轉法輪》「第一講」中,師父講述了史前文明,在本次人類文明之前的文明。我在宿命通功能作用下,曾經多次看到過,史前文明確實存在。一茬一茬、生生世世、一幕幕栩栩如生的展現在我的眼前! 看到自己在不同文明時期生存的情景,可我說不清道不明其中的奧妙,是大法讓我豁然開朗了,明白了更多修煉的真理真相。我把其中一世簡要寫出來,與同修們交流,同時也是證實大法所講的是真實存在的。

我非常的記憶猶新。一個國家,國中有國王、王后,和很多侍女、侍從等等。我是一位公主。王后很美麗、高貴、端莊、和藹,(她就是我今生遇到的那位阿姨)。她周圍立著許多年輕端莊的侍女。王后在一個大花園中,坐於異花叢中的寶座上料理一些國家百姓的事務。公主兒時常常在母親跟前玩耍。今生我與阿姨相遇就有母女一般的親切感。那時的人心地很善良,基本沒有什麼需要操心的。生活很有序,基本沒有什麼語言上的交流,大家好像都能知道別人心裡想什麼,大概都有他心通這一功能吧。

公主長大後母親把事務交給公主打理。治理國家那時很簡單,像一份工作一樣,沒有各種複雜的情況,有時一年沒有一件事。改造山河,建設國家的事,當時是沒有的,一切都是自然給予。人在自然中生活,很舒適,一切衣食住行都來源於自然的饋贈,沒有人會想著要改造自然,那是一個和諧、有序、友善的世界,人可以活上千歲。是一個和現在完全不一樣的文明,大地上沒有荊棘,沒有雜草,只有奇花異草,異香滿園,人們光腳踩在上面,比地毯還柔軟舒適。花草不會生長得太高,最高也就五六寸左右,但是密密厚厚交織在一起,覆蓋著整個大地,莖蔓柔軟可愛;也沒有四季的煩惱,只有一季,如春天,沒有烈日和風暴。各種物質散發著良性光譜,何為良性光譜?是一種非常柔和的光芒,與人體自然融合的能量;人們吃的東西長在寶樹上,一棵棵不高的樹,可以結出不同的果實,都是本次文明中從沒見過的果實,非常可口,人們只要一伸手就能摘到,它們統一生長在一起,形成一個樹林;穿的是一種植物纖維類的衣服,都是自然產生的,非常舒適,衣物顏色的美,與自然協調唯美;人們不愛在房舍中,所以房舍很少,人可以直接在露天生活,享受大自然的溫馨,沒有雨雪風霜各種惡劣氣候的打擾,人們的生存環境與內心德的多少是成正比的,就算那時一個很普通的人,來到今天的世界都會被尊為一個道德高尚的聖人。

原來只有一個國家,只有國王、王后和王子公主,再依次是層層官員。上下之間關係很簡單,是善化的管理,沒有象今天那麼龐雜的管制。國王們把自己的頭像和代表國家的符號描繪在紙牌上,做成令牌,用它來傳達國王的命令。如國中有什麼事,就寫在令牌上,然後交給侍從,侍從又依次發給王后、王子公主們和層層官員去執行。後來人事的增多,一個國家又自然分成了四個國家,各國依然用令牌管理,四種花色代表著四個國家。撲克牌上描述的是一個國家國王、皇后等皇族一干人,就是從K到J中的人物,今天人們用於娛樂的撲克牌,就是那時的令牌。但和現在的不太相同,那時沒有戰爭,也沒有鎧甲。

鎧甲是後來的人根據自己國家的情況及特色加上的。其中內涵及模式,體現著一種金字塔形的社會管理雛形。後來的人從中發現了它的娛樂性,就以令牌加娛樂道具流傳下來啦,但撲克牌的誕生並非娛樂。現在各國研究撲克牌的起源,越說越複雜、 離譜,因為它是史前的產物,人們很難去說清。剛開始令牌很少,隨著環境和人事的增多,就豐富成了今天我們見到的這個樣子。

史前的文化,給我們今天的人以諸多的啟示,與那時對比,真是相差甚遠。師父在《轉法輪(卷二)》中,對今天的社會有了明確的描述。告誡著人們,什麼才是適合於人的真正生存方式。師父說:「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1】。現在的人為什麼物質環境那麼苦,又是污染、毒化,又是人際關係的緊張。

很顯然,生存環境的惡劣就是道德的劣變後導致的。人們為了各自的執著和慾望,放縱自己的個性,不信神、不信天,什麼壞事都做,在傷害他人的同時,也在傷害著自己。人類曾有過美好的文明,有過許許多多次與本次文明不相干的文明,他們歸順於自然,同化宇宙自然之理。如果,我們今天的人類, 都能用《轉法輪》中所闡述的「真善忍」法理來歸正人心,那麼人人都能生活在一個有福報的世界!

【1】 選自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