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化論--人類最大的科學誤區》

正見網

【正見網2002年07月09日】

《進化論--人類最大的科學誤區》(全文)

簡體:HTML文件 | WORD文件 (174KB) | PDF文件 (87KB)
繁體: WORD文件 (202KB) | PDF文件 (614KB)


(點擊滑鼠右鍵,選"Save As"下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前言

據說,在久遠的遠古時代,寂寥四極,落寞八荒,冷冷清清的地球上沒有動物也沒有植物。湖泊池塘,面平如鏡,連一片浮萍都沒有;大海汪洋,一望無際,連一根海藻都沒有。

偶然有一天,電閃雷鳴,轟隆隆地在海面上滾動;狂風呼嘯,把海水捲起來化作浪頭。霎時間,雷電抓住了一個涌得最高的海浪,把它打得粉碎,連水分子都分解開來,和空氣中的氮原子合成了胺基酸分子 --- 據說它就是地球上一切生物的本源。

胺基酸分子偶然地產生出最低級的生物--- 海藻; 海藻在數不清的「偶然」機會後,變出了低級植物和動物。又不知經過了多少「偶然」機會後,低級動物變成了魚類,兩棲類,爬行類,哺乳類,最後是靈長類的猴子--- 據說它就是人類最直接的祖先。

以上故事應該是當前進化論最好的版本,它是達爾文原版在當今科學最新成果基礎上的優化結果。進化論者把上述變化過程叫做「進化」,並且說,那是一個「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過程。

不過,嚴肅的科學家們認為,這一變化要全部通過隨機事件按隨機機率去自我實現,排除一切外在智能生命的參與,其成功的可能性幾乎是零。有位科學家打了個形像的比喻,說這種可能性,就像在餐桌上放一袋麵粉,一盒巧克力,一袋糖和幾個雞蛋;等到許多意外事故相繼發生完了以後,你就發現餐桌上擺著一盆可口的巧克力蛋糕。

從理論上講,不能證明以上事件不可能(所以才說「可能性幾乎是零」)。但實際上,按隨機機率來計算,你就等到天荒地老,也沒法吃到這盆蛋糕的。如果再考慮到目前越來越多人接受的地球周期性毀滅的理論來看,哪怕從理論上講,那盆巧克力蛋糕也沒法作成。因為還沒等到那盆蛋糕自己形成,地球已經毀滅了多少次了。

進化論是西方人的發明,東方人幾千年來的佛道文化沒有這種遐想。但當今相信進化論的人中,比例最大的是中國、前蘇聯和原來的東歐國家。這些國家的共同特點是:國家權力被用來禁止或灌輸信仰。前蘇聯曾經動用科學院的一切力量去批判孟得爾和摩爾根的遺傳學,造成科學史上大笑話,但畢竟已成過去;而中國政府自從1949年以後就一直在持續地壓制和迫害各種宗教信仰的同時,強制性地灌輸「無神論」、「科學共產主義」和「進化論」。「科學共產主義」因為經濟上的失敗而被舉國上下的人徹底拋棄了;「無神論」理論上太脆弱,又受到改革開放帶來的各種思想浪潮的衝擊,現已在彌留之際;唯有「進化論」,至今還在不少中國人頭腦中占有相當的地位--- 許多中國人都聲稱,「我是信仰進化論的」。

其實,許多中國人對進化論的相信還談不上是信仰。信仰是相對於「不信仰」而說的,是基於對兩種以上的對像比較、思考和選擇的結果。如果沒有可資比較的對像,沒有思考的過程,沒有抉擇的權利和自由,怎麼能叫信仰呢?信仰本身就是享受思考自由和抉擇自由的體現。剝奪你獲得不同思考對像的權利,不給你比較和選擇的自由,也就剝奪了你的信仰自由,你還有什麼信仰可言呢?

進化論,就像無神論和「科學共產主義」一樣,實際上也是強加給中國人民的。儘管它們都堂而皇之地披著科學的外衣,而中國政府卻是仗著手中的棍棒,不由分說,硬生生地把它們壓入了大多數知識分子的頭腦中去。

當進化論初入中國時,許多知識分子是表示懷疑和反感的。不少人對這一說法的真實性大表懷疑並嚴肅地提出了置疑。但「反科學」和「不信任黨」的大帽子馬上就拋向所有的懷疑者。在當時的中國,這些帽子的份量不是現在的人所能想像的。對政府提倡的東西稍有微詞,便是「與黨離心離德」,輕則教育批判,重則丟入監牢。那怕不作聲,偷偷聽一下「美國之音」的中文廣播,也可判刑五年,罪名是「偷聽敵台」;國外一切科學研究,國內沒有的,全是「資產階級邪說」。誰敢附和「邪說」,立即大禍臨頭。當然,由於政府的全面封鎖,那時的大多數中國知識分子根本就不知道國外到底有些什麼「邪說」。直到1978年,國內某重點大學的一位新生提到國外早已是盡人皆知、國內也已經開始研究的「生態學」時,還被一位「大學教師」斥之為「資產階級邪說」。由此可見思想鉗制的惡劣影響之深遠。

當一代知識分子被打整得服服貼貼甚至搖尾乞憐之後,進化論便跟在無神論和「科學共產主義」後面,大搖大擺地進入了中國人的科學殿堂。凡是要想保住眼前平安的人,都只好作了思想的順民。而在中國那種罐頭式的封閉社會裡,進化論的地位也日漸鞏固,最後「打遍天下無敵手」--- 因為一切可能的敵手都被中國政府「拒絕入境」了。

這種社會環境,就像生物試驗室裡為了培養某種微生物而專門調配的「培養基」。微生物們自己樂顛顛地在裡面繁殖生長,以為自由自在,其實完全是按照實驗設計者的目標在奉獻著自己的一生。

相信進化論的中國知識分子並不都是傻瓜,其中有不少很聰明的人。但環境對人的思想是有著極大甚至決定性影響的。你所生活的「培養基」裡沒有放入培養你獨立思考的營養素,再斷絕你獨立思考的素材,不管你多聰明,也是很難得到正確結論的。許多知識分子在國內都聲稱自己信仰進化論,到了國外,一旦接觸到另一觀點的研究資料,便產生動搖,甚至放棄了進化論。

1982年蓋洛普民意測驗說,美國大約有四分之一的人相信生命在輪迴轉世中永遠存在,而英國的民意測驗還高於四分之一;至於相信人死之後生命會以某種形式存在(不一定是輪迴)的人則高達三分之二。由於生命永存的觀點與猴子變人的進化論是水火不相容的,因此,比較合理的估計是,西方主流國家中不相信進化論的人可能占三分之二左右。如果再考慮到輪迴轉世的研究一直在拓廣著自己影響的層面,而進化論卻在現代科學各個分枝的不斷發展和證據更新面前越來越處於守勢,甚至窮於應付,那麼,不相信進化論的人只會比上面估計的更多。

西方相信進化論的人比例反而更小,是因為他們有更多的自由,特別是信仰自由。他們可以不接受強加的「信仰」,還能根據最新的科研成果和證據,隨時放棄或改變自己的信仰。1987年的時候,美國的報紙上就有學生家長控告校方強制灌輸進化論的報導。細看方知,原來是一個講進化論的中學教師沒有徵求學生的同意,便把學生留在教室裡聽進化論的課。學生回家一說,一位家長馬上大興問罪之師,指控校方侵犯學生信仰自由。

親愛的讀者,科學的真理應該用頭腦去思索,用勇氣去探尋,用事實去驗證。如果您是一個嚴肅追求真知的人,就請您捧著這本冊子讀下去。我們僅以至誠友愛之心,向您提供一點思索的材料、科學的事實,讓您充分享受屬於自己的思考和選擇的自由。


(英文版: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210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