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神通--發正念(二十二)

子歸 編集


【正見網2002年11月02日】

編者按:法輪功修煉者是修佛的。一旦決定修煉、想返本歸真時,師父會無條件地將修煉者的身體淨化,推到真正煉功的層次。這些真修者自然就會有一個健康的身體,享受到同化「真善忍」後思想境界昇華的喜悅,並具有神通。可是,少數被邪惡操縱的人竟容不得他們,對他們大開殺戒。這些修真、修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手無寸鐵之人如何才能制止得了這場罪惡?只能用他們那顆大慈大悲的心。當用勸善仍不能使被邪惡操縱的人悔改時,為了使其不致於迫害更多的人,以免造業過多,他們是可以用佛法神通--發正念來清除被邪惡操縱的人背後的邪惡因素的。下面的例子告訴我們發正念的強大威力。

※※※

正念神威

從娘家回來,有人就說我有先知未來的功能,這時我才知道警察在那幾天到處抓人。難怪我在娘家發正念時,一立掌手就抖,也真感到邪惡之場。聽說有功友出事,惡警也在到處找我,把我們那兒的常人嚇壞了。他們還說:在我到家之前還有警車從我們家經過。我丈夫有個本家哥哥,我一回來他就罵我:「你還要去搞你們那個(大法的事),把XX黨推翻了,你好當官。」他有個妹妹是某城市管迫害法輪功的,他們家出了個官嘛,怕我影響他們。我對他說:「你也看過法輪功的傳單和碟子,哪有反政府的,你別亂說。」他哥嚇唬我說:「再出去逮到打死、打殘、打傷,統統不管。」我真誠的對他說:「哥,我什麼樣你最清楚,以前我是出了名的藥罐罐,沒錢賒藥吃,煉了功後身體好了,給家裡節約了好多醫藥費,娃娃也去上學去了。
他父子倆以前常感冒,現在都好了;煉功前,我們家連房子都沒有。如果有病,親朋好友能借給我錢幫我們把房子修起來嗎?這一切不是法輪功給的、師父給的嗎?!沒有師父就沒有我的今天。就拿今年您看到的事情來說,收水稻時,天氣不好,常下雨,有幾家是收干穀子的?我們家就收乾的。跟小兄弟合夥打穀子,先打他的,最後打我們的就要出太陽。」哥還沒轉變過來,嚇唬我說:「再好,我不管。你只要跟他們來往,我就一個電話把他們(警察)給找來,順藤摸瓜,一個個挖出來,舉報一個五百元,十個五千元,一下就發了。」我正告他:「你別做,如果做了的話,破壞大法的罪可就大了。」第二天一早,他哥得意洋洋的給我說:「你說要遭報,假的,我昨晚睡得好得很。」我跟他說:「你破壞沒有?如果你破壞了你看看是什麼後果,我可不是給你說著玩的。」他走後,我加緊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不要他干出糊塗事來。第三天早上他見到我,象泄了氣的皮球。

這之後我每日有空就幫被抓的功友發正念,功友在被抓後絕食抗議幾天就出來了。回來後他也悟到了由於自己對發正念不夠重視因而被抓。我知道他的情況後,在發正念時加一念:邪惡之徒永遠不敢找我。那幾日,抓我們的邪惡之徒一提起我就弄不清楚我住哪,不了了之。

後來,他哥見我沒事,對我和大法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他表示要我教他,要求看書。由於我怕他還是以前的那種思想,就沒給他。同時不斷地給他講真相、講師父的偉大。嘿,你還別說,他還真聽進去了,希望得到大法書,真心誠意的幫我做這做那。由於我對他的觀念沒有從根本上改變,還是沒給他。他就更「粘」住我不放,我走哪他跟到哪,見我好像在念著什麼,他就問我念什麼經,我就給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他馬上就大聲念、記,那神情真是認真。

終於有一天,我知道了他是真心轉變了,不再懷疑他了。看到哥的真正轉變我從內心高興,同修也說他的緣分到了,我終於給他找來了書,他得法了。

讓他幹啥就幹啥

一天,兩位大法弟子在屋內交流,正巧一個常人從窗外經過,手裡隨意地拿著一張大法標語,可能是撿的,可能是揭的,其中一個大法弟子就對另一個大法弟子說:發正念讓他貼上,不許扔。於是這位大法弟子就心想讓此人把大法標語貼上,不許扔,貼上、貼上。這個人過去了。過一會兒她倆出門時,發現那張標語端端正正地貼到了一個十分顯眼的窗戶中間框子上,附近就這位置最好。兩個人都知道這是因為正念的威力。

資料來源

1、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2/8/31/35900.html
2、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2/8/16/34995.html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