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年輕媽媽的修煉體會

中國大陸弟子

【正見網2002年12月02日】

我曾經是一個清高、好勝而又敏於思索的女孩子,自小就愛思考人生的種種「為什麼?」 並因此而進入哲學系學習。然而幾年下來,我失望了。哲學並不能解決我的人生追求,「人從哪來?到哪去?……」等等一系列關於人生的「永恆主題」仍然困擾著我!而且我發現這些問題不但困擾我,實際上困擾著整個人類。哪個哲學家也不能回答這些實質性的問題。 「也許人就是這樣來走一遭而已?」我默默安慰著自己,內心卻在幻滅中掙扎、沉淪。

一個偶然的機會,單位的一位同事給我看了《中國法輪功》一書。翻閱一遍,我立刻感到這是一本奇書。要求借回家去看。同事一臉嚴肅,鄭重其事地對我說:「希望你不但看書,更應該好好煉功!」這也就是我的修煉機緣的開始。

不久,《轉法輪》出版了。記得我第一次讀《轉法輪》時,真是廢寢忘食、夜以繼日!兩天時間,我突然明白了許多。以前怎麼也想不明白的道理,今日豁然開朗了!

就這樣,我終於找到了人生的意義何在!明白了就是修煉!「奮力精進,直至圓滿」從此成為我生命的唯一目標。

一、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自我煉功以後,我自己身心受益,自不必說。我的家人也明顯受益。

父親

我七十多歲的老父親在99年突然被診斷為胃癌。當時父親的狀況是:因為胃被完全切除,只能吸流食。人瘦得只剩一張皮包著骨頭;說話沒力氣,站立不穩;下樓更是不可能。全家都認為這下完了。父親自己也做好思想準備(他自己總這樣說)。

就在父親最危險的時候,遠在異地的我----雖然由於當時正值99年極其特殊的情況所限不能回家看望老父親,卻在同樣承受著從未出現過的魔難。然而奇蹟發生了:父親的病一點點康復了!父親的身體越來越好:不但沒出現癌擴散,飲食也恢復正常了!原有的胃雖已完全切除,依靠腸接合部消化食物,現已養出一個新胃來。2002年春節我回家時見他居然能大塊吃肉了。當地一位老專家吃驚地說:「您終於挺過來了!」這話令我父親異常欣喜。他正滿懷信心地為自己訂下了五年計劃,十年計劃……

丈夫

在我修煉前,我丈夫的胃很不好,酸了不行,辣了不行,多喝口水都難受。醫生診斷為胃竇炎。現在我修煉幾年後,丈夫的病卻不翼而飛了!我當然知道這是什麼原因!於是我默默地在心裡說:「師父啊,謝謝您!」

婆婆

我婆婆是多年的糖尿病患者。眾所周知,糖尿病是難以治癒的。
我修煉以後,曾經多次向她洪法。她總是半信半疑,關鍵是有很多執著心放不下。98年底她終於開始聽《濟南講法》錄音。不久後的一天,她從醫院檢查回來,十分欣喜地對我說:「我一面吃藥,一面聽你們那個法,糖尿病竟然好了!」我告訴她這絕對是師父在管她。由於這樣的機緣,她開始去煉功點,沒事就聽法。

然而好景不長,99年7月以後,剛開始修煉半年多的她害怕了,「我六十多歲老太太再被抓去坐牢?我可丟不起這人!」婆婆不再修煉了,病魔從此驅之不去,花多少錢也不見好。

兒子

最有緣的是我兒子。當我剛開始修煉時,兒子便隨我得法了。
那是95年我第一次參加講法班,看《濟南講法》錄相。第二天早起,他就開始出現調理身體的反應。下午我去幼兒園接他時,老師一臉驚訝地對我說:「你兒子出奇蹟了!今天我給他們講一個故事,剛講兩遍,平時反應最快的那個女孩還懵裡懵懂呢,他已經能複述了!」聽後我當然非常高興!還用說嗎?這是大法的力量啊!兒子也得法並且開智了!

得法以前,兒子身體並不好。我最怕他感冒。一旦感冒,久咳不止,就並發肺炎、甚至哮喘,經常一連數月上不了幼兒園。兒童醫院及當地一位有名的專攻兒科的老中醫是我們經常光顧的地方。
得法之後不久的一天,兒子又出現感冒症狀。渾身燒得跟火碳一樣,一點力氣都沒有,整整一夜,孩子燒得難受,又睡不著,疼得直哭。我想給他量量體溫,他堅決不讓,也拒絕吃喝。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我給他念《轉法輪》。一念書,他就能安靜下來,漸漸入睡。可我不能停:我一合上書,他准醒;又哭鬧起來,命我「快念!」我說:「我睏了!」 他卻說:「我還難受呢!」就這樣折騰了一宿,念了四章書。

第二天早上,孩子安靜了,略睡了一會,稍有點精神了。在樓下花園裡無力地坐著,還吃了塊蛋糕,喝了點水。這時,大院的護士過來看見了,說:「這孩子起碼燒到39.5℃,快上醫院吧!」聽說已經好多了之後,一位鄰居頗有經驗地說:「趕緊上醫院吧!下午准翻起來。」她的意思我明白:一般情況下,吃藥退燒後,藥效一過,體溫還會上升。因為藥不能解決根本問題嘛。然而當時我心裡十分清楚,我兒子這不是病,而是從根本上消業:法的作用絕對是超常的!……就這樣,孩子的狀態越來越好,到下午居然又活蹦亂跳,恢復正常了。

得法至今已將近八年,我們母子再沒問津過一次醫藥。

孩子身上奇蹟太多了!被車撞過,從高台上摔下過,……再大的危險,只要把心擺正,總是化險為夷!

正因為身邊這種種奇蹟,我丈夫從一開始堅決反對我修煉,漸漸地轉變了;現在雖然國內形勢如此惡劣,我卻感到家裡環境已相對寬鬆。

二、走出去,為講一句真話

99年以後,鋪天蓋地的黑浪撲面而來。為講一句真話,我三次被拘留。

99年7月,我們所一心尊奉、並真正能指導我們修煉的「真善忍」高德大法,被「取締」了。頃刻之間,大街小巷,報紙,電視,連空氣中都充滿了令人窒息的邪惡!

到10月底,江××又突發狂言,誣指「法輪功」為「×教」。我不能再「忍」了,我要再不站出來講一句真話,還算什麼大法弟子?於是我來到了天安門。記得當時一位警察對我說,「大姐,快走吧!今天下的命令是見一個抓一個。我看你也不像壞人,不想抓你。你還是趕緊離開這裡吧!」感謝這位好心的民警,但我沒走,結果可想而知,我被拘留了。

第二次被拘,是12月所謂「公審」法輪功「研究會」成員的前夕。
聽說即將「公審」的消息,我決定去旁聽。不想又被抓了。不巧,在拘留所裡又碰見了上次那位小警察。他一聽叫我的名字,驚奇地一回頭,「怎麼又是你?」我說:「我也不知怎麼回事呀?我想去法院旁聽公審,卻被抓到這裡來了!中國的司法公正哪裡去了?」小警察忙說「甭提,甭提!」又回頭對其他警察說:「人家是學哲學的,就是厲害!」我想,我厲害什麼呀?一個小老百姓,只不過想修煉而已。在強權政治下,哪有說理的地方?

第三次被拘,是在2000年春節前夕。

為使更多的人能得法,為使更多的人得到修煉的權利,我又一次來到了天安門。然而,還在便道上行走時,就被警察強行截住詢問:「是否練法輪功的?」回答是,便被帶走了。

當時在獄中曾有這樣一件事:一位同修悄悄問我「你說是不是考試來了?」我一震,說「是考試來了,但你已經不及格了!」因為抱著考試的目的來,實在是太自私了!於是我明白了,修煉先修己,正法先正心。心不正做多少轟轟烈烈的事也是難以奏效的!

就這樣,為了爭取修煉的環境,我和所有真修弟子一樣,做著我們該做的一切,承受著我們該承受的一切,無怨無悔。整個過程中,我們沒有參與政治,也沒有違背國家憲法和法律法規,我們本著善念做事,我們惟求一個真字。恰恰是那些人在踐踏國家憲法,踐踏國家法律。是他們為了自己骯髒的政治目的而剝奪了我作為一個公民而理當享受的權利!

三、弘揚大法,講清真相,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義不容辭的責任

實修中,我實實在在地領悟到:我們所遇到的一切人、一切事都不是偶然的;所遇見的每一個人都是這樣那樣的緣份所牽繫。不論他是親友、家人、還是政府官員,或是公安幹警,抑或是監獄裡的犯人……只要他生在此時,又與我們相遇,那就是一種緣份;他(她)就是我們理應救度的對像,向他們弘法,講清真相,就是我們作為大法弟子義不容辭的責任。

這裡我重點談談與街道辦事處工作人員的交流

第一輪交鋒發生在99年7•22之夜。去中南海反映情況被接回之後,我所在的街道辦事處副科長以上的幹部輪番上陣,試圖說服我放棄法輪功;而我總是引用大法來說服他們了解大法真相。相持到夜裡兩、三點鐘,終於將我放回家。雖然表面上看誰也說不服誰,但我非常高興,因為一大片善緣已經結下,他們中的每一個人都是一個獨立的生命,都有必要聽一聽大法的聲音,從正面了解法,而不應該是從江氏集團布下的迷魂陣裡去誤解大法。

後來,隨著對「法輪功」的鎮壓逐步升級,辦事處頻頻辦班軟禁我們,甚至因此兩度使我失去了工作。用他們的話說,是上級作為一項政治任務布置下來的:每個人必須放下手中的工作---無論多麼重要的事情也沒這件事重要---來看管我們!這當然不是什麼好事,然而在真正的大法弟子面前,壞事可以被利用成為好事:我們正好利用這機會弘揚大法。那些辦事處工作人員在第一次見我們之前,對於「法輪功」的了解完全來自於官方宣傳,真以為「法輪功」如洪水猛獸般可怕且怪異。跟我們聊過以後,往往概嘆:「哦,原來這樣!」

最常見的問題是:「你說你們沒組織,不參與政治,為什麼一夜之間會聚集那麼多人到中南海去叫板?」

我的回答是:「我是修煉人,只說自己,不談別人。我自己的確是由於家人得知政府要取締『法輪功』(你們是公務員,內部已傳達)的消息後,因擔心我的安全而通知我的。而我認為政府不了解『法輪功』提倡『真、善、忍』,強調修心性的重要性;去中南海的目的是希望政府了解有這麼多、這麼好的人在學大法,修心性;想做好人難道還不好嗎?現在還有什麼力量能使人心變好呢?政府的職能就是管理好國家,發展經濟,保持穩定;使人民安居樂業,生活更美好,更幸福,對不對?『法輪功』不但能使人祛病健身,更重要的是能使人心變好,這是幫助政府做好事,為什麼政府不但不知感謝,卻反而要迫害他,這不是太不可理喻了嗎?我只能理解為政府對我們有誤解,希望政府了解我們並取消目前的錯誤決定!因此才去反映情況,哪有什麼政治目的?我想別人也會跟我一樣的想法!要說聚集,也是政府幫忙聚集起來的。」

「是什麼力量使你們如此痴迷『法輪功』的?」

「不是痴迷,而是由於我們心中有了法,知道了宇宙、人生的真諦,怎麼可能再放下呢?我們中還有那麼多專家、教授,高學歷者,他們都像我一樣,自從得了法,就得到了生命的真正意義所在,我們比以前任何時候都更加清醒、更加理智地活著,怎麼可能再回到以前的迷茫中去呢?!其實最好的答案就在法中,您自己去看看《轉法輪》就明白了!」

果然,一位副主任看過《轉法輪》後再來值班時,就對我說:「《轉法輪》裡有真東西!」法的力量多麼偉大!

現在,辦事處的大部分工作人員(包括居委會,保安等)都跟我關係不錯,有的見面聊天時甚至主動提起,「現在環境已好多了!」等等。

一次,路上碰見一位居委會主任。她是從後面騎車超過我,回頭看見我後由衷地說,「你怎麼越變越年輕了?我以為是個18歲的小姑娘呢!」

我笑著說:「我修的是性命雙修的功法嘛!」

她不由佩服地說:「還真是的!」

其實,生活中處處都是弘揚大法的機會,一次,在公共汽車上,一位老者上車後,因為車上人比較多,他就開始跟售票員聊天,並提醒周圍的人注意小偷,發牢騷抱怨現在下崗人員越來越多,政府正事不管……我插嘴說,「就忙抓『法輪功』去了。」「嗨,那是轉移視線!」一個普普通通的老百姓都能隨口說出來的理啊!

我還有一個重要的體會,就是說得好不如做得好。

一次在家中學法時,有一段關於情去掉了就會被慈悲代之的法我認為很能針對我丈夫,就去對他念書。他聽後,冒出一個字「哼!」於是我誠懇地對他說,「你可能覺得我做得不是很好,你可以給我指出來,我可以改正!畢竟我還是個修煉中的人,但法就是這麼講的,你也知我想儘量做好!法是最對的,是不是?」他同意地點點頭。由於我經常這樣主動跟他交換意見,並儘量按照法的要求做得更好,他從內心承認我修的是正法!

還有一次在獄中,由於我們處處事事嚴格要求自己,髒活累活搶著幹,雖然我們受到的待遇是最惡劣的,但心中卻是最光明的。有一位賣淫女(已判了半年勞教)悄悄對我說:「真想跟你們換!」我說,「你是不是覺得我們不會判太重?如果判我們三年以上你也換嗎?」「換!」「為什麼?」「因為我覺得你們都是好人!」這就是善的力量,法的力量啊!

大法能使我們做好人,更好的人,直到超常的人,最後修成偉大的覺者!同時通過我們的言行,我們的善念,還在感化著他人,救度著他人,正如師父所說:「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我們既有幸能逢此正法之時來在人間助師正法,既是我們的榮幸,更是我們的責任,所負何止千斤萬斤?!還有什麼理由不學好法,走正自己的路呢?!

最後,願各位同修奮力精進,直至功成圓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