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正信的力量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2年12月15日】

我們加強正信,由感性的認識上升到理性的解悟,再洞徹到智慧的本源。

我們問自己,我們的每一個細胞每一個念頭是否都夠純淨,我們空間的每一處每一生命是否都具有對大法金剛般的正信,沒有一絲的瑕疵;我們是否能有足夠的智慧識別、清除那些對大法不夠正信的念頭,而不是被人的觀念所掩蓋和滋養。

在提高的過程中,我們還有這樣那樣需要修的地方,我們自身、空間及世界中有待歸正的一切都會投射到我們的頭腦裡,反映在與我們有關的人和事上。我們承擔著、溶化著,仰仗著師尊,滋潤於大法,以法的演化機制和新宇宙的慈悲,我們日益強大的主元神合著法輪自動旋轉的機無聲地包容著、清除著、歸正著、提升著這一切。

我們經常問自己,我們的正信到達什麼程度,是否應該沒有恐懼、沒有疑慮、沒有緊張、沒有被追趕的感覺,我們是有歸宿的,是通達的,是和整個宇宙融為一體的,我們是被光明籠罩著的。

光明裡,我遨遊蒼穹,穿行在星際中,無數的星系、層層的宇宙從旁馳過,旋轉的龐大星團是那樣的熟悉,從中飛旋出一朵碩大的千瓣蓮花,迎我而來,和我融在一起,不停地旋轉著…… 輕盈無塵中回望銀河,歷史上的朝代更替、服飾變換,在面前一一閃現,是否可分辨哪一個是「我」?恍惚中,俯視眾多的「我」,漢代的身、唐開元的臉、明初的衣,康乾盛世的朝堂,竟不知「現在」的我是哪一個「我」,今昔是何時,漢?唐?明?清?二十世紀?……?「現在」的我在哪一個空間,星系?天國?地球?中國?天府之國?陝西?江南?……?好似塵埃都已抖落,使勁地查尋,終於,在「我」諸多姓氏中確定了坐標及與之關聯的時間和空間,我清醒地回到了現在的年代現在的「我」,我感觸到了現在時空的信息,我浸泡在現在的「我」的各種觀念、思想、……中,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飛越的是我,我在遨遊中、搜尋中的真意真念是遨遊、搜尋的我發出的,我不是那諸多的「我」的眾多的附屬物及紛亂的觀念,他們都不屬於我!

放下吧,放下!放下所有的執著,我們是大法的粒子,清除思想中不好的思想念頭、業力和不好的觀念及各種干擾,我們還原本源,歸正本源,放下那些諸多的「我」的眾多的附屬物及紛亂的觀念,無任何觀念以無私無執的整個修出來的生命做大法的事,在大法的工作中,我們無「我」的絆礙,邪惡就無以著落,我們主元神自動旋轉的機制就會無礙地使我們通達眾生的心靈,一把鑰匙開一把鎖,樸質無華地化解他們的障礙,扣開他們的心扉,在眾神看來卻是那樣驚心動魄,巧妙得神鬼莫測,複雜得機巧難明。

我們用正念正行走過的一石一草都在「真善忍」的滋潤下得到了新生,孕育新世界的法的本源能量通過我們的眼睛、我們無私的言行……福澤著他、她,照亮著黑暗籠罩的靈魂,滅除著所有的魑魅魍魎一切殘害生靈的邪惡。無論是在監獄、在勞教所、在洗腦班,還是在天安門、在流離失所的路上、在各種環境中面對各式樣人。

我們無所畏懼,平靜一如在母親的懷中,我們已經得法,「朝聞道,夕可死」,在正法路上我們所遇到的一切,我們都能坦蕩承擔一肩挑起,無需心理準備,無需交代身後,我們無所遺憾!我們的眸子如法中的粒子,是真善忍的慈光!透過他可以看到新宇宙的清流;我們的容顏如雨後的蓮花,是正念鑄就法理化生!綻放著大穹更新後的祥瑞。

超越了7.20前後的分別,跨越了大陸與海外的界線;整合了繁紛空間的阻隔,融化了生生世世解不開的心結,我們與大法融合,悠古往來,通徹寰宇,我們是大法弟子,為一切正的因素負責,不懈精進,此刻的助師正法只是新宇誕生之初的一瞬,在無垠的廣袤中淨化大穹掃除陰霾,我們永不停步。

平靜如初,面對法正人間的到來;心如止水,在回歸自己位置的旅途上。我們正在準備,我們準備好了!


(英文版: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1377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