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詩人的修煉故事〗(十三) 顏真卿

梅松鶴

【正見網2003年06月15日】

顏真卿(公元 707 - 784)字清臣,人稱“魯公”(因曾封魯郡開國公),唐朝詩人和大書法家。《全唐詩》中存其詩一卷。其中《贈裴將軍》一詩,筆力雄健,隱約有李白雄風:“大君制六合,猛將清九垓。戰馬若龍虎,騰凌何壯哉。將軍臨八荒,烜赫耀英材。劍舞若游電,隨風縈且回。登高望天山,白雲正崔巍。入陣破驕虜,威名雄震雷。一射百馬倒,再射萬夫開。匈奴不敢敵,相呼歸去來。功成報天子,可以畫麟台。”其《詠陶淵明》詩末四句寫道:“手持山海經,頭戴漉酒巾。興逐孤雲外,心隨還鳥泯。”活脫脫畫出一幅陶淵明特有的肖像。[1]

以詩而論,顏真卿還算不上唐代的著名詩人。但以書法而論,他卻一直受到後人的推崇,被認為是古往今來中國歷史上幾個大書法家之一。後人評其書法“放而不流,拘而不拙,書之至也”,也就是達到了書法的最高成就了。他不但在楷書方面為後人留下了世代仿效的楷模,而且他還是草書大家張旭的傳人之一。張旭,人稱“張顛”,其草書被譽為神品。[2]

顏真卿是北齊時候黃門侍郎顏之推的第五代孫子。他小時候就勤奮學習,多次參加進士考試都考及格了。在他十八九歲的時候,臥病在床一百多天,當時的醫師都不能治。有一個自稱是“北山君”的道士到他家裡來,拿出米粒大小的丹砂讓他服下,頃刻之間便痊癒了。道士對他說:“你有清廉簡樸的美名,已經記錄在黃金台上,可以度世成仙,到天上去做仙官,不要自己沉淪於名宦的大海中。如果不能擺脫塵世的羈袢,你可以在去世的那天,用你的形骸煉神陰景,然後得道成仙。”隨後又交給他一粒丹藥,告戒他說:“堅持節操輔佐君主,勤儉致身。百年之後,我在伊水和洛水之間等你。”[3]

顏真卿也頗為自負,覺得自己才高志大,是個棟樑之材,將來必被重用。並且在讀書學習的餘暇,他也常常留心修仙學道之類的事情。這樣就使他有機會結交一些修煉中人,並在與他們的交往中堅定自己的道心。其中對他影響最大的可能是著名詩人張志和。

張志和不僅詩才出眾,繪畫更是超一流的高手。《唐才子傳》稱其“善畫山水,酒酣或擊鼓吹笛,舐筆輒就,曲盡天真”。顏真卿在湖州作刺史時,他和隱逸詩人陸羽是顏家的常客,並在一次賓客會飲中,當著顏真卿和客人們的面當場獻技,畫了許多花木禽魚,山水景像,古今奇絕,無與倫比,令大家嘆為觀止。後來顏真卿東遊平望驛,張志和喝酒喝到酣暢時,為大家表演水上遊戲:他把坐席鋪在水面上,獨自坐在上面飲酒、談笑和吟唱。那張坐席在水上一來一去、時快時慢,發出水上行舟一樣的聲音。接著又有雲中飛來仙鶴跟隨在他的頭頂上。顏真卿等在岸上觀看的人們都驚訝不已。不多時,張志和在水上揮手,向顏真卿表示謝意,然後便飛升而去。[4]。

吳門有清遠道士同沈恭子游虎丘詩,該詩是從商周時代一直流傳下來的,在當時已經有兩千年的歷史。人們不知道這位道士到底是鬼神還是隱士。那首詩的詞藻健俊,顏真卿非常喜愛,把它刻在一塊岩石上,並且自己寫了一首長詩相繼。清遠道士詩曰:“我本長殷周,遭罹歷秦漢。四瀆與五嶽,名山盡幽竄。及此環區中,始有近峰玩。近峰何鬱鬱,平湖渺瀰漫。吟挽川之陰,步上山之岸。山川共澄澈,光彩交凌亂。白雲蓊欲歸,青松忽消半。客去川島靜,人來山鳥散。谷深中見日,崖幽曉非旦。聞子盛游遨,風流足詞翰。嘉茲好松石,一言常累嘆。勿謂余鬼神,忻君共幽贊。”顏真卿在繼作詩中說:“不到東西寺,於今五十春。…… 劍池穿萬仞,盤石坐千人。金氣騰為虎,琴台化若神。…… 客有神仙者,於茲雅麗陳。名高清遠峽,文聚鬥牛津。跡異心寧間,聲同質豈均。悠然千載後,知我揖光塵。”[5]

顏真卿曾經多次被任命為監察御史。五原縣有一起冤獄,久久不能決斷。顏真卿來到五原,查清並明斷了這起冤案。當時天氣正旱,冤案解決之後天就下了雨,郡中人都稱之為御史雨。河東有一個叫鄭延祚的人,他母親死了二十九年了,還埋葬在寺廟外面的牆下。顏真卿向皇帝檢舉了鄭延祚的罪狀,鄭家兄弟三十年被人看不起。天下人都對他表示敬重,他被提升為殿中侍御史武部員外。但當時專權的楊國忠恨他不攀附自己,把他弄出京城作了平原太守。[3]

當時,安祿山叛逆大唐的野心已經很明顯了。顏真卿以連連下雨為藉口,修城牆,疏導護城河,暗中招兵買馬,儲備糧草,又假意與文士泛舟水上,飲酒賦詩。安祿山秘密地偵察他,認為他是一介書生,用不著擔心。不久,安祿山造反,黃河以北全部淪陷,只有平原城有所準備,派司兵參軍騎馬到京城報告。唐玄宗高興地說:“黃河以北二十四郡,只有顏真卿這麼一個有用的人罷了!我真恨自己沒有親見其人。”安祿山派兵守住土門。顏真卿的哥哥顏杲卿是常山太守,他和顏真卿共同攻破了土門,十七個郡同一天歸順了大唐,推舉顏真卿做元帥,得到軍隊二十萬人。他指揮部隊縱橫燕趙一帶。皇帝下詔書加封他為戶部侍郎平原太守。當時清河郡的李萼,在軍前拜謁,顏真卿與他共同謀劃,一起在堂邑打敗了安祿山的兩萬多人。[3]

唐肅宗親臨靈武,下詔封他為工部尚書御史大夫。顏真卿走偏僻的小道到鳳翔朝見天子,又升他為憲部尚書,不久又加封為御史大夫。他每每彈劾、稟奏,使不稱職的被貶,使有才幹的升職,使朝綱大振。他連年治理蒲州和同州,都有仁愛遺留於後世。後來他被御史唐實陷害,又受到宰相的忌妒,被貶為饒州刺史,又被任命為昇州浙西節度使,徵召為刑部尚書。後來又被李輔國誹謗,貶為蓬州長史。[3]

唐代宗繼位,他被拜為利州刺史,回京做了戶部侍郎,荊南節度使,不久又做了右丞,封為魯郡公。宰相元載,私立朋黨,以誹謗朝政的罪名把顏真卿貶他為硤州別駕,後來又做了撫州湖州刺史。元載被誅殺之後,顏真卿又被拜為刑部尚書。代宗駕崩的時候,顏真卿是禮儀使。又因為唐高祖以下的七位皇帝,諡號繁多,他上疏議請取初諡的為準,被宰相楊炎忌妒,沒被採納,改任他為太子少傅,暗中奪了他的權。後來又改為太子太師。[3]

後來,李希烈稱帝,攻破了汝州。宰相盧杞平常就忌恨顏真卿的剛正,要趁機陷害他,就上奏皇上說顏真卿德高望重,四方敬仰,讓他去說服李希烈,可以不動刀槍不流血而平定強寇。皇上聽了盧杞的話,著手行事,朝野人士全部大驚失色。李勉聽說之後,認為這是失去一位國 =老,給朝廷帶來恥辱,秘密地上奏章請求留下顏真卿。又派人到路上去截住顏真卿,但沒有來得及。[3]

顏真卿見了李希烈之後,正宣讀詔書,李希烈的養子等一千多人亮出兵刃爭先恐後地要來殺他,團團圍著他垢罵。他神色不動。李希烈用身體蔽護他,把他安置到館舍裡。李希烈宴請朋黨,讓顏真卿坐在那裡觀看。李希烈讓演唱藝人攻擊朝政當戲唱,顏真卿憤怒地說:“你也是人臣,怎麼能讓小輩們這樣!”於是他就站了起來。李希烈讓人向顏真卿問朝廷的禮儀制度,顏真卿回答說:“我老了,雖然曾經掌管過國禮,但是所記的都是諸侯朝覲皇上的禮儀罷了。”後來,李希烈讓人在院子裡堆積了柴禾,澆上油,讓人對顏真卿說:“你不投降, 就燒死你!”顏真卿自己跳到火裡去,那些叛賊又把他救出來。顏真卿便自己寫了和皇帝訣別的奏章、墓志銘和祭文,以表示自己必死的決心。叛賊就派人把他弔死了。那天是興元元年八月三日,顏真卿享年七十七歲。朝廷聽到這一消息之後,停止辦公五天,諡號文忠公。顏真卿是四朝元老,德高望重,正直敢言,老當益壯。由於被盧杞排擠而死在叛賊之手,天下人都為其深感不平。[3]

據《別傳》所言,顏真卿將要被弔死的時候,解下金帶送給使者說:“我曾經是修道之人,以保全軀體為先務。”來勒他的人按他的話做了,勒死之後又埋葬了他。叛賊被平定之後,顏真卿家裡人來把他抬回京城去另葬。打開棺材一看,棺材朽爛了,但是他的軀體還是原來那樣,肌肉象活人,手腳很柔軟,鬍鬚頭髮青黑,拳握著,手指甲透過手背。遠近的人都感到很驚異。走在半路上,感到棺木越來越輕。後來到了下葬的地方,打開一看,是一口空棺而已。《開天傳信記》裡詳細地記載了這件事。《別傳》又說,顏真卿在去蔡州之前,對他兒子說: “我和元載都服用上藥,他的藥力被酒色破壞了,所以不如我。我這次去蔡州,一定會被逆賊殺害。你以後可以把我接回來埋葬到華陰。打開棺材看看,肯定與眾不同。”等到後來開棺,果然看到與眾不同。道士邢和璞說:“這就是所謂的‘形仙’。哪怕藏在鐵石之中,一旦煉‘形’圓滿時,自然會裂開而飛走。”

十多年後,顏真卿家從雍州派一個僕人到鄭州去收租。回來的時候走到洛京,這個僕人偶然來到同德寺,見顏真卿穿著白色的長衫,頭上撐著冠蓋,坐在佛殿上。這個僕人急忙上前,想要參拜,顏真卿卻轉身離開,仰著頭看佛寺的牆壁。僕人就或左或右地跟在他後邊,但他始終不讓僕人看到他的臉。然後他便走下佛殿,出了寺門。僕人也步步緊跟著他。他徑直走到城東北角的荒菜園中。那裡有兩間破屋,門上懸掛著箔簾。顏真卿便挑簾走了進去。僕人就隔著帘子行禮,並高聲問候。顏真卿說:“你是誰?”僕人說出了自己的名字。顏真卿說:“進來吧!”僕人進去之 後,拜見完了就想哭,顏真卿急忙制止了他,然後大略問了問兒子侄兒的情況,便從懷中掏出十兩黃金交給他,讓他帶回去補助一下家用,並打發他快快回去,又囑咐他:“回去之後不要對別人講。以後家裡缺錢,可以再來。”僕人回到雍州,顏家的人大為驚異。去賣那黃金,卻又是真正的金子。顏真卿的兒子便買了鞍馬,和那個僕人一起飛馳而來探望。又到了以前那個地方,卻只剩下了滿眼的榛蕪,其餘什麼也沒有。當時的人們都說顏真卿屍解成仙了。 [3]

參考文獻

[1] 《全唐詩》卷152;
[2] 《書法正傳・書家小傳》;
[3] 《太平廣記》第三十二卷,神仙三十二;
[4] http://zhengjian.org/zj/articles/2003/5/16/21636.html【古代詩人的修煉故事】(十二) 張志和,
[5] 《唐詩紀事》卷第二十四;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