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的第一次亂法:戰國時期對儒家學說的破壞

田丹丹 整理

【正見網2003年07月10日】

以道得民者謂之儒,其大抵本於道德仁義及五常之道。未有儒家,已有儒道。黃帝、堯、舜、夏禹、商湯、周文王、周武王,咸由此則。《周官》有言:太宰以九兩系邦國之人,其四曰儒是也。

儒家起始於春秋時代的聖人孔丘(世稱孔子)。其時周室道衰,儒道廢闕,紀綱散亂,國異政,家殊俗,褒貶失實,隳(huī,毀壞)紊舊章。孔丘以大聖之才,當傾頹之運,嘆鳳鳥之不至,惜將墜於斯文,乃述祖述前代,修正六經。壞禮崩樂,鹹得其所。仲尼三千之徒,並受其義。

因為聖人的教化不是街談巷議的那麼淺顯,因此就有儒者宣而明之。儒者,輔佐幫助人間的君主,闡揚天道人倫教化眾生。

孔子說過:「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游於藝」。因此,孔子是堅持以道、德、仁為本,藝、禮為用。孔子僅僅以禮為立足點,而以天道為根本,以德與仁為依據的。孔子還說過:「朝聞道,夕死可矣」。這種「以天道定人道」的原則才是中華文明的根本精神。

孔子之道,深遠寥闊,莊重深沉。孔子雖有三千弟子、七十二高徒,卻只有年輕弟子顏回一人能夠得其精要。可是顏回卻過早地病死了。顏回之死,令孔子極度傷心,悲痛地嘆息道:是上天容不得你呀!是上天容不得你呀!唐代諸儒,便尊孔子、顏回為先師。

七十二弟子參差不齊。孔子既沒,微言大義則絕,等到七十二弟子也各奔東西,孔子之道的精髓已然消弭。在戰國縱橫的年代裡,真偽莫辨。為著名與利,依照自己對儒家學說的一知半解偏知亂解,諸子百家叢起林立,紛紛立說,一時間真真假假紛然淆亂。這是儒家歷史上第一次大規模嚴重亂法。

其中孟軻、子思、荀卿之流,對儒家學說的破壞則最大。

孟軻(約前372―約前289),鄒(今山東鄒縣)人,生活於戰國前期。魯國貴族孟孫氏的後代。據說,孟軻受傳於子思,子思是孔子的孫子。俗儒孟軻的為人,自傲自負,鋒芒畢露,進進逼人,橫行無阻。好辯而且善辯,動輒與人言辭交鋒,必欲爭勝,不顧其本,苟欲譁眾,多設問難,便辭巧說,亂其大體,致令學者難曉。故曰其「博而寡要」,毫無君子風範。可是唐代的韓愈,卻很受孟子這種強辯作風的影響。韓愈曾反對迎佛骨舍利、謗佛,被貶潮州。韓愈終於有省,後皈依大顛法師,成為佛門弟子。

孔子之道:道與德,孟子卻是以「仁、義、禮、智」為人性四端,主張在理論層次上談論「道」與「德」。因此,孟子就是「毀道德以為仁義」、「仁義為定名,道德為虛位」後世俗儒的始作蛹者。後世俗儒與孔子的儒家之道完全是背道而馳的。

孟子說:「其為氣也,配義與道,無是,餒也。」攙雜了義與道之氣,當然就不是先天的自然之氣,而是社會的「人氣」了,它的成份是既有義,又有道。孟軻把道德理仁義解為「氣」之類的東西,說白了就等於是個練氣採氣層次的小氣功師。後世亂法者朱熹對孟軻這點東西也理解不了,卻敢於為了自圓其說而肆意地胡亂解釋。在此不詳述。(見《四書集注•公孫丑章句上》)

荀況,又稱荀卿,趙國人,生於戰國末期。雖出於儒卻又攙雜了很多雜家的東西。否認天有意志而能主宰人間的事務,提出「人定勝天」的觀點。「人性惡」也是他的主要觀點之一。

經過這些人的敗壞,聖人之至德喪矣,先王之要道亡矣。

(資料來源:隋書・卷三十二,志第二十七 等)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