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人》:中國摘取器官的轟動

【正見新聞網2016年08月24日】

本文譯自《澳大利亞人》(The Australian)8月24日的報導。在關於摘取器官越來越大的轟動中,雪梨大學的一家教學醫院被指責與中國一家器官移植中心正在培養的紐帶可疑。

雪梨市郊的韋斯特米德醫院(Westmead Hospital)致力於與中國長沙湘雅三醫院十年之久的合作關係。湘雅三醫院被視為中國移植研究的一個國家基地。

該合作說明在移植研究領域與中國方面的合作充滿了聲譽受損的風險,為了器官殺害政治犯的指稱一直困擾著中國移植界。

推動該合作關係的是韋斯特米德醫院的腎臟專家Philip O'Connell和Jeremy Chapman,兩人均是雪梨大學的臨床教授,分別是國際移植協會(The Transplantation Society,簡稱TTS)的現任和前任主席,Chapman教授最近被評為世界上腎移植領域最重要的專家。

去年,在國際社會的壓力下,中國正式禁止從被處決的犯人身上摘取器官。

但上周,發表在《美國移植雜誌》(the 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plantation)上的一篇文章強調了中共官方報告的移植與中國移植基礎設施急劇擴張之間存在“令人難以置信的差距”。今年6月發表的另一篇報告估計中國的官方移植數據被大大地低估。

“中共官方稱每年有1萬例移植”,該報告的合著者、中國問題分析家及人權調查員伊桑·葛特曼(Ethan Gutmann)說。“我們估計該數字在一年6萬到10萬例。”

葛特曼先生表示,湘雅三醫院的移植規模,尤其是肝移植,如果沒有來自被處決犯人的器官是無法達到的,包括像法輪功學員、維族人和藏人這樣的良心犯的器官,因為中國許多的罪犯有肝炎,因此不適合做肝臟的供體。

“囚犯的器官不能滿足需求”,他告訴《澳大利亞人》。“基於這家醫院專門用於移植病患康復的床位,我們估計它一年所做的移植數量超過1000例。”

據信韋斯特米德醫院(Westmead Hospital)與湘雅三醫院之間的關係始於2005年,包括互訪、科研訓練、論壇和一些正式的協議。

Chapman教授在給高等教育服務(HES)的聲明中說,該關係不包括任何的財務關係。該合作包括“發展科研能力”,而不是合作研究項目或聯合出版物

高等教育服務(HES)詢問這兩位教授是否做到了在合作期間於這家中國醫院進行的研究中沒有用過不道德摘取所得的器官。

Chapman教授的聲明說,“O'Connell教授和Chapman教授都沒有覺察到在長沙做研究期間用了不道德獲取的器官。”

發現這些聯繫的是德國IT專家、對在中國發生的非道德器官移植獨立研究者Arne Schwarz。他梳理了中國的醫院和媒體網站。

Schwarz先生稱中國的醫院不僅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而且大多可能來自因器官而被殺害的良心犯,這違反了職業道德。

“那家醫院使用與澳大利亞代表的論壇來粉飾其不道德的器官移植,來用英語自豪地宣布中國已經正式加入了國際移植大家庭”,Schwarz先生對HES表示。

在國際移植協會(TTS)網站上發布的一份聲明中,O'Connell教授否認該協會在道德立場上有任何的軟化。“TTS已做出過強烈的公開聲明,反對販賣器官及使用被處決的人的器官,反對在任何國家的移植營銷”,該聲明說。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