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舞仙蹤之四:人神之際 中西和弦

真愚

【正見網2017年07月13日】

關於樂,西方也留下了許多美麗動人的傳說。在《荷馬史詩》中,海妖塞壬(Sirens)有著迷人的歌喉,凡是聽到她歌聲的,無不神魂顛倒、心智迷亂,最後都被這魔力的聲音所引誘觸礁而亡。雖然如此,卻仍是一批批人相繼赴死,欲罷不能。

參加完特洛伊戰爭勝利返航的英雄奧德修斯(Odysseus),在海上途經塞壬出沒之處,因得到女神喀耳斯的忠告,便提前命令手下用蠟堵住雙耳,卻把自己緊緊綁在桅杆之上,只為親耳一賞塞壬的魔幻之聲。不久便駛入了塞壬的海域,奧德修斯聽到了迷人的歌聲,不能自己,便絕望地掙扎著要掙開繩索,並向隨從叫喊著命令他們將船駛向妖島,但沒人理他。海員們駕駛船隻一直向前,直到最後再也聽不到歌聲,才解開奧德修斯的繩索,而平安脫險。

能夠平安通過塞壬地盤的還有阿波羅與繆斯女神的兒子俄耳浦斯(Orpheus),他是唯一用琴聲打敗塞壬歌聲的人。他生來便具有非凡的音樂才能,在他還很小的時候,阿波羅便教會他彈琴並把自己的寶琴送給他。傳說俄耳浦斯的琴聲能使猛獸俯首,頑石點頭。他在尋找金毛羊的征途中,也經過了塞壬海妖的地盤,那充滿魔力的嗓音再次穿越而來。船上的英雄們瞬間都迷失了心智,忘記了划槳,也忘切了一切,只願永遠留在女妖的身邊。於是俄耳浦斯正襟危坐,手撫仙琴,一曲天籟穿透雲霄,壓住了女妖們的淫靡之聲。船員們的心智紛紛被喚醒,於是英雄們重新振作了起來,一起奮力划槳,離開了妖島,海妖們羞憤不已,投海自盡。

後來為救美麗的妻子優麗迪斯(Eurydice),他又隻身進入冥界,一路行走,一路彈唱,動人的琴聲感化了一路的亡靈與冥神,紛紛為他開路放行。最終連冷酷無情的冥王哈得斯(Hades)和冥後珀爾塞福涅(Persephone)都被感動,破了戒律,允諾優麗迪斯復活再生,但告誡俄耳浦斯在離開冥界前絕不能回頭。就在俄耳浦斯踏出冥界的最後一步,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愛妻,使得前功盡棄,抱憾至死。死後他的寶琴成為夜空中的天琴座。

還有宙斯的兒子安菲翁(Amphion),他的琴聲同樣能讓樹木岩石為之感動。他彈奏起七弦琴,琴聲讓頑石感靈,而紛紛環繞他的周圍建起了一座城池,這就是後來的忒拜城……這些都是來自古希臘的關於樂的傳說。

到了公元前6 世紀,一位傳奇的人物降生於古希臘的薩摩斯島。他就是古希臘著名的哲學家、數學家以及音樂理論家畢達哥拉斯(Pythagoras)。他是首位揭示音樂與數學之間神秘關係的人,被稱為「音樂之父」、「數學之父」、「幾何學之父」,也是古代天文學的奠基者,他開創了影響整個西方乃至世界的「畢達哥拉斯學派」。

在歷史的傳說中,畢達哥拉斯是介於人與神之間的神奇人物,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就是:「既有人,又有神,也還有象畢達哥拉斯這樣的生物。」

古希臘哲學家赫拉克裡德(Heraclides of Pontus)講:畢達哥拉斯常常講,他原是奧林匹斯十二主神之一的赫耳墨斯(Hermes)的兒子埃塔利德斯(Aethalides)。赫爾墨斯允許他可以選擇除不朽之外的任何能力,於是他選擇無論是生前或者死後都保留自己所經歷的記憶,不隨著輪迴而抹去。於是他先後轉生了五次,第二世轉生為歐福爾布斯(Euphorbus),參與了特洛伊戰爭,死後還遊歷了冥界,進入了眾多的植物與動物中;第三世轉生為赫爾墨提姆斯(Hermotimus);第四世轉生為裴魯斯(Pyrrhus);第五世才轉生為畢達哥拉斯。他每次轉生都記得生生世世所經歷的點點滴滴,甚至保留著人類之外的記憶,這些都成就了畢達哥拉斯這一世所具備的超凡智慧。

一天,畢達哥拉斯路過一家鐵匠鋪,聽見鐵錘敲打鐵砧的聲音,覺得非常悅耳好聽,從而辨別出四度、五度、八度這三種最和諧音。他猜想聲音的不同可能是由於鐵錘的重量不同造成的,就稱了各個鐵錘的重量,並回家將琴弦的長短按照這個比例關係排列,重複了這一試驗,發現不同音階之間確實存在著不同的數量比例關係,得出八度音、五度音和四度音的比例分別為2:1,3:2,4:3,因此確立了音程的數學原理學說。

畢達哥拉斯認為,萬物的本質都是數,美(和諧)是理想的數的關係,因而音樂之美是由數的和諧所決定的。

畢達哥拉斯是第一個認為地球是球體,並將宇宙稱為Cosmos(秩序)的人,認為整個宇宙是數及其關係的和諧體系。宇宙的秩序在於天體的和諧運動,星球的大小、軌跡的長短、運轉的快慢、距離的遠近等,譜成了一曲永恆而和諧的「天體音樂」。音樂的奧秘在於對天體所呈現的和諧之數的模仿,反映出宇宙的和諧法則。畢達哥拉斯將音樂、數與天文學三者合而為一,創立出「天體音樂」(Musica universalis) 的哲學思想,認為天體音樂是一種永恆和諧的音樂,而人間音樂只是模仿天體音樂。

畢達哥拉斯自稱只有他自己才能聽到並理解天體音樂,並用一種神秘的方法,使自己沉浸在宇宙的和諧音樂之中。

在此,讓我們跨越時空,跳回東方遙遠的史前時期:

女媧氏效法宇宙間日月星辰的運行規律,與之對應相合,創作出《充樂》之樂。樂舞譜成後,化物無聲,使天下萬物同歸於大道、變得和諧有序。

此時再看,是不是有了不同的體會?二者交相輝映,東西方文明在神性與天道的高度,完美和弦,共成天籟。

最初的樂,基本都是對自然宇宙的效法。如女媧效法宇宙作《充樂》,堯帝效仿大自然,創作《大章》……老子講: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這也是人類智慧獲取的過程與源泉所在。

在這裡,自然宇宙的法則作為一種最完美的理想模型而被一切效法,成為美的標準,成為人類智慧與能力的源泉。

自古以來人類都相信,我們是神造的,自然宇宙也都是神造的,一切都來源於神。神在他們所創造的一切之中,無所不在,他們化育萬物,同自然宇宙一體,在冥冥中主宰著整個宇宙世界的運行。

道家認為,宇宙間的一切都是道所造就的,道是建立宇宙萬物的法則與永恆不變的規律,而道又來源於神的智慧。

樂效法自然宇宙的法則,即是效法創造萬物的道,效法神的智慧,所以便帶有神的力量與痕跡,能夠在萬物之底歸正萬物,使一切同化大道、和諧而有序。

在東方傳說中,人類文明之始,神曾下世轉生為聖人,將智慧帶給人類,傳授給人類文化,呵護著人類走過蠻荒進入文明。樂就這樣產生了,高深莫測的中華文明也是這樣產生的,所以被稱為神傳文化。

燧人氏、伏羲氏、女媧氏、神農氏等等,都是神下世的聖人,他們曾以半人半神的狀態存在,在歷史上留下了許多神跡,給中華民族留下高深莫測的智慧。

而在西方亦是如此,在古希臘神話中,人類的文明都由神所創造與掌管。比如文藝由阿波羅神主管,阿波羅下轄九位繆斯(Muse)女神分管音樂、歷史、詩歌、戲劇、舞蹈等。因而英語中的音樂(music)源自於古希臘語的音樂(mousike),意為「繆斯女神的藝術」。

不管是東方還是西方,曾經在很長一段時間,大地上神與人同在,留下了許多神跡,留下了太多的難解之迷,並將這些都隱藏在他們給人類留下的文化之中,讓人類在某個時刻迷失了以後,能夠發現他們留下的蹤跡,從而喚醒人類初始的記憶,重新回歸神的懷抱。

(待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