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在「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

石銘

【正見網2017年08月14日】

——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中國法輪功人權的日益惡化!

據明慧網信息統計,中共公檢法踐踏憲法和法律,繼續打著法律之幌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一~六月份對至少450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加上新曝光出來的二零一六年判刑人數125人,共計575人,非法判刑遍及28個省市、自治區、直轄市。其中遼寧、山東、吉林、黑龍江、河南等省都在40人以上。

二零一七年上半年,中共對371名法輪功學員,非法開庭398場。律師為186名法輪功學員做了196場無罪辯護。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96人聘請律師在法庭上做無罪辯護,律師有理有據的正義辯護震撼法庭,使許多在場的公檢法人員及法輪功學員的親屬們明白了真相。

據統計,二零一七年上半年,有29名法輪功學員依法控告江澤民被非法判刑,其中,2017年,訴江判刑18人 ;2016年,訴江判刑11人。有12人被非法庭審。迫害最嚴重的省份:遼寧5人、黑龍江4人、河南4人、江蘇4人。

僅舉幾個案例:原河南信陽市溮河區文化館的美術骨幹,副教授司德利,因堅持修煉法輪功,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司德利多次遭受中共的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及國保大隊的迫害,曾經兩次被非法勞教,共四年,兩次被非法判刑,共八年半,均在鄭州監獄遭受迫害。在許昌第二勞教所,惡警為了「轉化」司德利,用細麻繩吊起來,嘴裡堵上毛巾,用電棍電看不見的地方,造成司德利幾天生活都無法自理,手和胳膊瘀血紅腫。出來時,牙齒幾乎全部脫落,頭髮花白。二零一七年六月,因履行憲法賦予的權利起訴迫害他的元兇江澤民,司德利又被中共冤判3年3個月。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三日,吉林省延吉市安圖縣法院對五名通化市法輪功學員閆淑芳、張雲英、周秀蓮、將凱、楊陽非法庭審。

上午九點鐘,安圖縣法院門前停了一輛特警的裝甲車,車上坐滿了全副武裝的特警。十點鐘左右兩輛警車相繼來到法院門口,閆淑芳、張雲英、周秀蓮、楊陽從第一輛警車下來。蔣凱從第二輛警車下來。被帶進法庭。五名學員的家屬被強制搜身後進入法庭旁聽。閆淑芳聘請的律師被拒絕進入法庭辯護,五名法輪功學員均沒有律師辯護。整個過程不到二個小時。

法輪功學員閆淑芳向法官控告被安圖縣國保大隊刑訊逼供。閆淑芳、張雲英、蔣凱等均已拒絕回答的方式抗議非法庭審。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可以說無所不用其極,即使年逾花甲甚至耄耋老人都不放過。吉林省白山市江源區法輪功學員七十二歲的孫玉發老人,因實名依法控告首惡江澤民被非法判刑三年後含冤離世。

今年八十六歲的黑龍江省加格達奇曲淑雲老太,因為修煉法輪大法,雖然八十多歲身體一直很好,可以獨自上街,還照顧九十多歲的老伴,可是老人家卻因為傳播法輪大法的真相被冤判三年,緩期三年。哈爾濱法輪功學員崔鳳蘭被判15年重刑,警察勒索130000元錢。

法輪功學員張偉華在法庭上說:我修煉法輪功前,家庭關係很緊張,與丈夫、公婆相處不好。修煉法輪功以後我按真、善、忍做好人,善待丈夫和公婆,家庭關係融洽了。中國法律沒有任何一部法律說法輪功違反了中國的什麼法律,公安部和國務院定的十四種邪教根本沒有法輪功,以三百條起訴我是沒有法律依據的!法官對張偉華的發言無言以對。

幾乎所有被中共法院冤判的法輪功學員都被冠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可是在法庭庭審期間,辯護律師都會聲明法輪功不是邪教組織,而且在中國現存法律中找不到任何依據,都會質問法官法輪功學員破壞是哪一條法律?無論法官還是公訴人都被質問得理屈詞窮、啞口無言。其中一些辦案人員對法輪功是冤假錯案心知肚明,但是屈於中共的淫威強行判決,造就了一起又一起冤案。使「依法治國」成為一句無法實現的空話,這就是中國的司法現狀。

中共打著法律的幌子對法輪功學員先抓人,後定罪,再栽贓陷害,暴力逼供,製造假證據,厚著臉皮開庭走過場,卻打壓威脅、阻止、干擾律師和當事人及親屬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過程中,辦案人員更不忘敲詐勒索,最後重判重罰,將法輪功學員關入冤獄。中共政權下的政法委、610、公檢法等邪惡機構中的辦案人員肆意踐踏憲法和法律的尊嚴,它們才是應該被冠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中共才是貨真價實的徹頭徹尾的邪教,是本次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邪教組織。

法輪功學員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是被全世界公認的事實,是應該受到全社會尊重的。而那些借用法律貪贓枉法、殘害善良民眾的中共人員,才是應該受到法律嚴懲的兇犯。僅僅半年時間內就有450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冤判,371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庭審,說明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罪惡不但沒有得到遏制,而且表現的越來越嚴重,我們不禁為中國的司法現狀和人權狀況日益惡化擔憂。解體中共,結束暴政,維護人權刻不容緩,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中國法輪功人權日益惡化!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