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珍貴最美好的回憶

武漢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9月05日】

我曾是滿身業債、行走困難、到處求醫無門、走在死亡邊緣上的人,每天以淚洗面,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47歲那年,經人介紹,我帶著治病的心走入大法中來。

那是93年4月18日早上在濱江公園找到了煉功點,就有熱心的輔導員義務教我煉功。那時沒有書,早上煉功,晚上我們幾個人在公園裡切磋,談修煉的體會和身體的變化,最大的難度就是盤腿,我們互相鼓勵,在很短的時間內就都能盤上雙盤。我只煉了一個星期,我的病全好了。

在4月25日我參加了北京工人日報辦的全國優秀班組長培訓班, 在北戴河舉行,在海邊我每天早上照常煉功,身體非常好,能吃、能喝,走路如飛,還能爬長城,精力充沛,這是過去想都不敢想的,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找到了真正的師父。

我覺得我們武漢人是最幸運的,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師父在93年來武漢兩次傳法,上半年來了一次,下半年9月份又來辦班傳法。我幸運的參加了師父在9月25日在財經大學禮堂辦的班。門票是在煉功點上買,第一次參加班50元,第二次就25元,是氣功師辦班收費最低的。我是上班族,我五點才下班,要騎車過江,因為財經大學在武昌,我在漢口,必須七點之前趕到。我們有位學員的車從碎玻璃上騎過去都沒事,真是太神奇了。

第一天開班,見到師父高大、帥氣、和藹、年輕,就像二、三十歲的人,我心情十分激動。每當師父一進入講法場,四、五千人的會場立即掌聲如雷,然後鴉雀無聲,靜靜的聆聽師父講法。首先師父講:「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什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 我放下了有求之心,靜靜的聽師父一堂堂博大精深的講法和答疑。使我的世界觀都發生了根本的改變,懂得了什麼是真正的佛法,什麼是修煉以及如何修煉,如何提高心性,如何做一個更好的人等等。在講法時,師父還給所有在場的學員淨化身體。我們業力大,師父走場大把大把的抓,我看不見師父抓的什麼,只看見師父這麼做,還叫我們站起來,想有病的地方,聽師父號令跺腳,還要想家裡親人的病的部位,我想先生腰椎肥大,後來真的先生的病至今沒發過。師父太偉大太慈悲了,對師父的大恩大德是無法感激的,唯有精進實修,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兌現自己的誓約跟師父回家。

在班上失落的金項鍊都能找到,時間過的真快,8天的班就要結束了,結束那天有人送鮮花、錦旗。學員要與師父合影留念,一個煉功點一個煉功點照。4點開始,因為我5點才下班,還要過江,可能來不及,就決定不照了,但心中還是不捨,決定趕過江去,等我到了現場,我們濱江煉功點還沒照,我如願以償的參加了和師父的合影,留下了珍貴的回憶。特別是我們學習班辦完了,還發了結業證書,正面寫著結業證書、姓名、年齡,還有法輪圖型;背面寫著:於一九九三年九月二十五日參加《法輪功》武漢第三期學習班學習期滿准於結業,特發此證,氣功教師:李洪志(印章蓋的)一九九三年十月二日。下次在青山辦班我就沒參加,因為我上班時間趕不上。我覺的我們武漢人真幸運,多次聽到師父親自傳法教功,這是武漢人的偏得。

從學習班下來,我們聽從輔導員的安排洪法,開法會,晚上參加學法小組學法、切磋、談修煉體會,早上到公園煉功,學習法輪功的人數每天增加,我們每天沐浴在佛光普照之中,精力充沛,越活越年輕。

由於煉功人數迅速增長,在九九年七二零由於江澤民妒嫉心,發動了這場鋪天蓋地的打壓,並叫囂:不信共產黨還戰勝不了法輪功,三個月消滅法輪功。可是十八年過去了,無論用什麼刑罰或慘無人道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都無法改變修煉人的心。而且大法洪傳世界各地,對國家、對人民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在這場邪惡的迫害中修出了無數的佛、道、神。「因為用燃燒邪黨錘鍊金剛」。【1】

寫出這段珍貴的回憶,旨在找回自己修煉如初的狀態,緊隨師尊走好最後的正法修煉之路。

注【1】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四 - 選擇》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