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古典小說看義的不同表現及內涵

如一

【正見網2017年09月10日】

明、清的小說中更多的表現了「義」,不同人在不同時期「義」有不同的表現及內涵,如《說岳全傳》、《隋唐演義》、《三俠五義》等。很多小說開宗明義的以什麼演義的形式命名,表現的主題就是「義」。但最能表現「義」的內涵的是三部古典名著:《水滸傳》、《三國演義》和《封神演義》。

《水滸傳》表現的是江湖義氣,官逼民反,不得不走江湖,最後齊聚水泊梁山,被皇帝招安後難免身死他鄉的悲慘結局。江湖義氣中有殺富濟貧的豪爽義氣,也有為朋友兩肋插刀的兄弟義氣,有難同當,有福同享。一百單八條好漢齊聚水泊梁山時,出身草根的好漢渴望的是大塊吃肉,大碗喝酒,兄弟一樣相處,今朝有酒今朝醉;出身宮門被迫落草為寇的好漢,如武松、宋江等,看到了江湖義氣不長久,在他們的觀念中,「學成文武藝,貨與帝王家。」江湖義氣不能帶上匪氣、寇氣,還是要等待皇帝的招安,博個封妻蔭子,在青史上落得一世好名,這才是歸宿;象草莽出身的黑旋風李逵,他的想法就是打到都城去,讓宋江哥哥當皇帝,至於如何治理國家,不是他想的問題了。

可惜的是江湖義氣生不逢時。北宋末年,道德敗壞,朝綱混亂,宋徽宗更看不到官逼民反的現實,更不能正確看待江湖義氣的利與弊,只是單純的認為這些人招安後身上還有匪氣、寇氣,單方面認為時機成熟他們還會揭竿而起,會影響到自己的皇位,所以利用他們討伐方臘,凱旋而歸後賜以毒藥,導致功臣們無辜身死,這也就是水泊梁山一百單八條好漢江湖義氣的可悲可嘆結局。

《三國演義》擺脫了江湖義氣的局限性,上升到了為國為民的層面,通過魏、蜀、吳三國政治、軍事、經濟等力量的對比較量中展現了「義」的不同表現及內涵。曹操那時候,傳統文化觀念很強盛。如果只注重耍手腕玩計謀的人註定走不遠。曹操能成就那麼大的事業,他身上同樣有很強烈的「義」。曹操手下也有很多謀士猛將,除了曹操自己的軍事才能外,人們更信服的是曹操的「義」。對於劉備手下的大將如關羽、張飛、趙子龍,圍而不殺,希望能「義」服其心。在土山之圍中,關羽降漢不降曹的三項約定,曹操也接受,最後關羽聽到劉備的消息,過五關斬六將,如果沒有曹操的默許,如何會有關羽「義薄雲天」的美名?!

劉、關、張桃園三結義是為了殺敵,為國家效力。劉備聽到關羽被東吳所殺,不顧勸阻也要親征東吳,結果兵敗白帝城,也是為了一個「義」。諸葛亮對孟獲七擒七縱,為了義獲其心;明知北魏不當滅,也要六出祁山,還是為了報答劉備的三顧之恩義;輔佐劉禪忠心耿耿,為了報答劉備白帝城託孤之重;明知街亭當失是天意,還要給一次馬謖建功立業的機會,揮淚斬馬謖之後放聲痛哭,是悔不聽先主劉備「馬謖言過其實不可重用」的遺言,還是沒有離開這個「義」;明知天意不可違,還要設計火燒司馬懿父子,甚至逆天改名,這是要給後人留下「義」不可逆天而行的文化,所以,諸葛亮是為了為人類留下「義」文化而鞠躬盡瘁。

人間之「義」在《三國演義》裡展現的淋漓盡致,有始有終。

《封神演義》展現的是修煉的人,半神半人的「義」,順天意而行是「大義」,逆天而行為「不義」。商紂王大逆不道,被狐狸精妲己迷惑,亂內宮,誅殺大臣,勞民傷財,按天意當滅,周武王在姜子牙的輔助下興兵滅商,是順天意而行的「大義」。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所以,神仙都紛紛下世,助周滅商者,雖死猶榮,死後封神;聽信申公豹讒言保商紂王不滅的,下場很悲慘,青史上留給人的是教訓。姜子牙奉師命下山封神,師兄申公豹因為妒忌心,處處和姜子牙搗亂,行不義之事,結果死後被塞了北海之眼。

今天的中國大陸還有沒有傳統文化之「義」呢?可以這樣講,在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前,已經沒有了傳統文化之「義」,只有中共黨文化之「義」:聽黨話,跟黨走。中共可以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老百姓不能有第二種聲音,否則就是反黨反社會主義,就是與海外反華勢力勾結等等。

1999年7月法輪功被中共鋪天蓋地的謊言加暴力被迫害後,通過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喚醒了中國人的良知與正念,認識到了中共的黨文化是真正害人的歪理邪說。到了今天,天滅中共的天象盡顯人間,世人越來越認識到中共的邪惡與法輪功的大善,順應天意,了解法輪功真相,加入三退大潮,退出曾經加入過的黨、團、隊組織,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參與迫害法輪功的真誠悔罪,提供罪證給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廣傳真相救人,就是行大義的大善之舉,反之,就是一心跟著中共走,逆天意而行,繼續迫害法輪功,就是助紂為虐,時候一到,會遭惡報的。

了解真相,復興傳統文化,走回人間正道,正其時也。順應天象而為,做大義之人,還是逆天意而為,做不義之人,是今天大陸人迴避不了的選擇。何去何從,盡在自己的一念中。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