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神的呼喚」高雄神韻樂迷流淚拍手盼安可曲

【正見新聞網2017年09月26日】

0927

2017年9月26日下午,高雄文化中心迎來享譽中外的神韻交響樂團。去年10月2日神韻交響樂在高雄初次演出,連續兩場四度安可曲、持續不停的雷動呼喊猶然在耳,今日午後全台灣樂迷的熱情再度燃燒,樂迷稱聽到神韻天籟猶如「神的呼喚」,也有樂迷拍手不止拍到紅腫而是拍到感動流淚。除了有觀眾從台北、新竹前來高雄觀賞,更有一百多位台東鄉親包了三台遊覽車,特地從後山趕來高雄聆賞。

晚場音樂會一票不剩,結束時觀眾也一再呼喊安可,表現想現場再聽美妙雅樂的渴望。指揮米蘭‧納切夫最後在謝幕離開時,還是不忘探頭「關心」一下觀眾是否真的散場了?然而最後至德堂內爆滿的熱情觀眾,還是將米蘭‧納切夫「用盡力氣喚回」到指揮台上,感人的音樂會演出最後在三度安可曲中熱烈結束。

交響樂團團長贊神韻:打開人心靈的窗口

0927

「整個曲子的波動,已經植入到人的心裡面了。」首度觀賞神韻交響樂的琴響夢幻交響樂團團長李景秀深受中西合璧的樂音所打動,欲罷不能。她不可置信地驚喜讚嘆:「神韻交響樂打開人心靈的那一道窗口,感覺到心靈深處那種神的呼喚,讓人達到那種身心舒放的境界。」

2017年9月26日下午,南台灣艷陽高照,但熾熱的陽光也抵擋不住迎接神韻交響樂團來到高雄文化中心開演的雀躍歡欣。從觀眾持續不斷的掌聲與熱切的「安可!」呼喊聲中,音樂家們也饗以安可曲,回應高雄觀眾的熱情。

雖然是第一次聆聽,李景秀卻感觸非常深刻。身為琴響夢幻交響樂團團長,她對整個交響樂的製作及編排過程瞭然於胸。她讚嘆神韻音樂:「能夠植入到人心的音樂是非常難製作的,也很難演奏出來,但是今天我坐在現場去聆聽,被音樂一打開以後就感覺到整個人都非常心曠神怡,真是非常棒!」

「開啟人類音樂藝術智慧 是真正的音樂饗宴」

看到那磅礴的氣勢,那美妙樂音在音樂廳迴蕩,李景秀忍不住讚嘆,「神韻音樂打動全世界,這個是屬於全世界的音樂。我就說中西合璧的音樂很容易讓人家陶醉,已經是全世界的文化歷史,這又更難得了!聽起來就是有不一樣的心情,一場音樂會能夠做到如此,不容易、真的是不容易!」

她分享心靈深處被觸動後那份細膩入微的感受,「就像在音樂不管是製作、編曲、編排,還有天時、地利、人合,包括興趣都直接被打動的感覺,這很不容易。現在人的生活非常忙碌,心靈與精神上,其實都是非常緊繃的,需要像神韻交響樂團這種音樂來予以慰藉,讓我們多聽,做心靈饗宴。」

神韻是怎麼樣的音樂饗宴?李景秀以專業的音樂人分享自己的感受,「我們不只在欣賞交響樂,而是聽到很多樂器的合奏,西樂、中樂巧妙的編制法,指揮家包括現場所有的音樂家,其演奏技巧一聽起來就是非常專業,她就是會讓人家心曠神怡,神韻音樂已經植入到人的心裡面了。這其實是很不容易達成的,開啟人類在音樂上面藝術的智慧。」

她直呼,「這才是真正的音樂饗宴!」

從寧靜到震撼,感覺儘是歡喜。「今天從第一首曲子到最後一首,我都很仔細在聽,因為畢竟我也是帶領著交響樂團,而神韻每一首曲風,不管在指揮跟團員們的契合,還有小提琴的協奏曲,包括女高音歌唱家唱出的、拉奏出來的都是從內心深處發出來的情感,這也是很難得、非常難得!」李景秀讚賞連連。

「當然有被觸動到,真是太棒啦!」話語中透露出愉悅的好心情,李景秀意猶未盡地表示,「神韻樂團很獨特,已經將人和音樂整個都包容在一起,我們已經被溶入,被包容在裡面了,這種感覺非常難得!」

「所以我說團乎其名,就叫『神韻』,真是名符其實。因為她的音樂製作、編曲,整個中西合璧的結合,我覺得她已經溶入到整個全世界的歷史文化了。神韻交響樂已經是非同小可了,她能打開人心靈的那一道窗口,讓人可以達到這種舒放境界。」她興奮地說。

聆賞神韻受振奮 市議員有充電後再出發之感

0927

「今天下午就像一場美的饗宴,我相信每一位觀眾都非常非常地開心愉悅!」觀賞過神韻交響樂團2017年9月26日在高雄文化中心的演出後,高雄市議員陳麗娜神采奕奕地表示,神韻交響樂的正能量讓她「有補充到電,然後再出發的感覺。」

陳麗娜覺得,中西合璧的音樂特別讓人耳目一新。她稱讚神韻說:「把西方樂器跟中國傳統樂器結合在一起,不但不違和,還產生這麼好的共鳴感,又替西方樂器加分,這是神韻交響樂團很獨到的地方。」

她也領會到神韻獨特的編曲配器技法,能讓東西方音樂交織出動人的故事。「把琵琶、二胡帶進來,讓我覺得好像溶入音樂的情境裡面,感受到她好像在闡述著某一個古老故事,非常不一樣。」

「雖然西方交響樂也會有故事背景,但是東方樂器述說故事的韻味,更能夠讓我心神領會。」陳麗娜認為,中國樂器在人性心靈上面的撫慰,更能夠給人帶來不一樣的境界。

此外,男高音歌唱家天歌演唱的《為何來這裡》也令陳麗娜印象深刻。她表示,歌詞非常動人,可能跟平常的生活體驗互相有著共鳴。

「神韻交響樂在內涵上是有關於我們人性很多層面上的省思。」陳麗娜說:「透過音樂的演繹或優美的歌詞,都能進入我們內心深處,可以讓很多人受惠。」德音雅樂可以淨化心靈,引導人心向上。

「很多人很多事情都是流於形式去工作,去跟朋友互動,但是真正觸到內心深處的東西,我相信是很需要在某一些時刻點讓我們喚醒自己,讓自己甦醒一下,重新再出發。」陳麗娜肯定,好的音樂就是具有這種功用。

她說:「神韻帶來的正能量會讓聽到的人精神振奮,充滿希望,有那種休息了再出發的感覺。」

享譽世界的神韻交響樂團到高雄演出,陳麗娜很慶幸自己有這樣的福氣。「我知道每一位音樂家都是技藝非常精湛的,而且來自世界很多的地方,在國際的舞台上也都是相當有知名度,像這樣的音樂表演來到高雄,是我們的福氣。」

「天歌歌聲直達天際」樂坊創辦人有共鳴

0927

「歌聲直達天際、穿透力很強」

二度聆賞神韻音樂的夢想成真音樂坊創辦人陳秀珍對樂團歌唱家天歌聲振林木、迴腸盪氣的歌聲讚嘆不已,「真的很棒,歌聲很有穿透力,我有與之共鳴。」

身為一位音樂老師,陳秀珍認為歌唱家的音色很美,而且直達天聽、穿透人心。她陶醉地說:「很震撼,他(天歌)唱到很深沉,他的歌聲好像直達天際,穿透力很強,音色很美。」她笑著說:「還貫穿到外太空去。」

力贊神韻藝術總監D.F先生

神韻樂團成員來自世界各國,演奏的曲目卻行雲流水、渾然天成,尤其以獨特的東西方樂器合璧的樂音,令陳秀珍深深著迷,她如數家珍地一一訴說。

「真的演奏很好,很震撼。」陳秀珍對神韻氣勢磅礴的原創曲特別推崇,她力贊神韻總監D.F先生的作曲功力:「今年的曲子很氣勢磅礴,曲子很多,我看一下節目冊,好像都是神韻總監編的,都是他作曲,不簡單。」

「神韻比較特殊,西方人比較多,演奏一些東方人的曲調,西方人臉孔演奏東方音樂很不一樣,東方樂器搭配西方樂器大提琴、double base(低音提琴),結合起來還蠻迷人的。」

「指揮不用講,凝聚力很強,拍點都很棒,跟整個樂團靈魂都結合在一起,很有默契。」陳秀珍對指揮讚譽有加地表示。

另外,小提琴家鄭媛慧以精緻細膩、華麗高雅的風格演奏柴可夫斯基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也令陳秀珍印象深刻,「小提琴的協奏曲,技巧很好,曲子不簡單,跟樂團之間銜接點,處理得很細膩、很好。」

「神韻音樂有畫面」

神韻交響樂的曲目豐富多樣、編排緊湊,隨著不同曲風呈現不同的畫面,陳秀珍心馳神往地說:「很震撼,神韻音樂讓我產生畫面,好幾個曲子畫面都很美,有塞外的風光,還有在外蒙古看到中華文化,當然也會想到神韻的舞蹈。」

陳秀珍由衷地表示神韻音樂對她未來的創作會有正向的影響:「可能影響作曲的動向,思維會改變,中西樂器的搭配,還有一些不同的元素。」

除了在音樂上的極致表現,陳秀珍特別認同神韻對藝術文化的推廣成效,她讚許:「神韻把音樂生活化,很具穿透力地傳到整個社會層面去,堆疊上來,所以不只是音樂人在聽,幾十年來第一次,聽大型音樂會在白天已經突破音樂家聽音樂會的形式。」

愛上神韻交響樂 理事長流淚期盼安可曲

0927

台東市光明愛心協會理事長陳金溪說:「期盼安可曲的時候,到最後我拍手拍到流淚了,真的是欲罷不能,真的讓人慾罷不能。非常非常的棒,真的非常非常不想離開。」

「快結束的時候,我不由自主站起來,內心在吶喊:『請繼續、繼續,我還要聽,我還要聽!』我拍手拍到手都痛了,但是我還是繼續拍,因為我怕她不再演奏了。」陳金溪表示,「從不曾有這樣的感覺,讓我還想一直聽下去。」

感動感激感恩 神才能創作如此美的樂章

陳金溪表示:「能夠有這個機會來聽到這麼好的一個交響樂,我要用三個「『感』,感動、感激之外,還有感恩,表達聽完的心情。」他讚嘆,「神韻音樂真的是天籟之音!」

「真的是餘音繞樑,我現在整個耳朵還停留在音樂廳,那種樂聲,整個澎湃的感覺,還是一直在耳邊。」陳金溪開心地說,「怎麼世界上最美聲的東西,可以讓我們這種凡人能夠在耳朵裡面慢慢去享受,所以我覺得今天真的非常高興也非常幸運。」

陳金溪表示要感恩藝術總監:「我不知道藝術總監是誰?但我想跟他說,『你是神人,唯有神才能創作出這麼樣棒這麼美的樂聲。』」

音樂引人進入不同意境

神韻音樂結合東西方樂器,譜出完美動人的篇章。陳金溪讚嘆,「我覺得真的是不可思議,讓我大開眼界,怎麼會有那麼多樂器的融合,有看到古箏,琵琶,還包括長笛,跟小提琴、大提琴,包括鼓聲,我覺得整個配合得都相當好,尤其這些曲目幾乎都沒有聽過,很多是原創曲。」「哇!還有指揮家真的非常棒,而且他讓所有人enjoy在他指揮的一個氛圍裡面。」

他表示,演奏過程中,自己像是被音符牽引到不同的意境,「它一直牽引著我,音樂輕的時候,就像來到綠草如蔭,身體輕輕的飄著,那種感覺非常非常的舒服。」

他接著描述:「樂曲演奏到很激昂、雄渾壯闊的時候,又像那千景飛瀑、萬馬奔騰一樣,感覺非常振奮人心,連身體細胞都在跳躍。」

陳金溪說,隨著音樂高低起伏體驗各種情境,也帶給他一些人生啟示,「我覺得人生應該要像樂章一樣,在萬頃平波裡面,要能夠怡然自得;在萬馬奔騰的時候,也要能夠保持冷靜。」他形容,「跟著樂聲去逍遙,人生自然豁達,盡情揮灑。」

陳金溪最後也強調,每個人都不要錯失聆賞神韻交響樂團的機會,「不管你是市井小民、不管你是高官富賈,其實只要你願意都可以來聽,而且花少少的錢,就能聆賞這麼美妙動人的交響樂,所以我覺得真的要感恩,真的要感恩,這個真的是天籟之音。相信我,來聽就對了,你會感動。」

鋼琴家贊神韻:很療愈的心靈饗宴、我喜歡!

0927

鋼琴家盧璻徽聆賞演出後讚賞道:「對!就是中西合璧,在台灣很難得有這樣子的心靈饗宴。」

「我是不會錯過的。」她娓娓地述說觀後感,「說真的,本來交響樂合奏在學音樂的角度來看,每個老師都會很喜歡這種感覺,很震撼、很療愈。」「其實我在要來聽這場音樂的時候,在公司裡有跟大家分享,我說每一年的感覺都不一樣,很療愈!整場交響樂的感覺很棒,我喜歡這種感覺。」

本身是鋼琴家,盧璻徽了解神韻中西樂器合璧演奏這麼成功,其實是很不容易的,「都要有一段時間來培養默契,他們需要練習,像我們在台灣的樂團都是西樂比較多,很少中西樂合璧演出,因為這需要很多的人力,有弦樂、管樂,還有國樂全部都合在一起。」

《梅花》撼人心 「歌唱家用聲音帶動全場」

一般聽到都是傳統西方的管弦樂,而神韻音樂卻是融合了東西方器樂的精華,「她可以將中國的音樂詮釋得很棒,加上女高音歌唱家,把一曲《梅花》唱的很震撼,唱的非常棒。聆聽的當下,全身像似有電流穿透的感覺,非常感動,唱得太棒了,而且她把歌詞詮釋得太好了!」

女高音歌唱家耿皓藍的雄渾美聲掌握了高超的演唱技巧,同時還要使用正確的漢語吐字與發音,在當今社會是獨一無二的。這讓盧璻徽很是推崇,「因為我是坐最後一排,稍微有站起來,因為我聽到她把歌詞咬字唱得很逼真,歌聲沒話講,她用聲音帶動了全場,就是很棒!」

除了歌唱家還有其他的部分也讓她印象深刻,「小提琴、管樂,還有鼓、大提琴,她們全心地投入在音樂裡,很棒!演奏出來的聲音,都是音樂家全心的投入,努力地讓大家感覺到這場音樂會很值得。」

盧璻徽因此深受感動,「我全場都很投入在聽,這幾年,每一年都有來聽,其實感覺每一年都有她的特色,像今年就多了男高音,他在唱的時候,也震撼了全場。」

「音符有畫面 仙女在後面跳舞」

盧璻徽由衷地讚賞神韻指揮家米蘭.納切夫的功力超強,「說真的,指揮很不簡單,因為他要掌控整個那麼大的團很不容易!神韻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她有弦樂、管樂、還有國樂,全部加在一起了,光她的Base,還有大提琴就有很多把。」

米蘭.納切夫的精湛功力,造就了輝煌的藝術成就!「指揮他真的太投入了,跟一般的指揮不一樣,他在每一段每一個細節,他都能掌控得很好。」

凝神地聽神韻雅樂,盧璻徽還驚喜地發現,音符會產生畫面浮現在腦海裡,「就像搭配舞蹈,很逼真!整個現場好像是立體的感覺,像是仙女在後面跳舞,尤其當豎琴在彈撥的時候,仙女下來的那個情境很美、很美!」

人生忙忙碌碌,盧璻徽十分珍惜這得來不易的機緣,「其實下午本來很忙,排開了很多課,我今天特別來享受這份很難得的音樂會,心情當然很好,剛就在想,應該可以再到中部再聽一次,再感受這份難得機緣,本身就很喜歡音樂了,所以聽到這交響樂,忍不住就喜歡交響樂了。」

「其實每一年,我們都有參加樂團。」因為本身都有在樂團裡工作,會互相邀約要來聽神韻交響樂,她說,「每年神韻藝術家們要來的時候,同事們會互相邀約,其實我們都會期待!真的那個樂團很大,在台灣就很少有這麼龐大的樂團這樣演出。」

神韻音樂雅俗共享,「中西樂都合作,運用交響樂管樂、西樂,還有二胡那種震撼出來的感覺,容易觸動我的心。真的,很棒、非常棒!我剛一來就有PO FB了,太感動了!」周遭老師都不約同來,盧璻徽希望有更多朋友來看這場演出。

盧璻徽用一句話形容:「就是非常棒!謝謝所有音樂家全心投入地演出。」她並感謝神韻交響樂團帶給她一個美好的心靈饗宴。

神韻交響樂有口皆碑 科技業顧問南下追星

0927

「一聽就感動」、「要用靈魂、用生命來傾聽」,新竹某上市科技公司顧問彭進興,在高雄首次聆聽神韻交響樂團完美結合東西方樂器的演出後盛讚「真是無法形容的美妙!」

神韻交響樂團2017年9月27日下午在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進行台灣巡迴的第六場演出,自9月20日在桃園的首場演出以來,神韻在新竹、台北的愛樂圈有口皆碑,愛樂者不計路途遙遠搭著高鐵追星。

彭進興的朋友已經在新竹觀賞過一場演出,向他推廌說,這是一個「改變人心,讓你立刻有所領悟的好音樂」。意猶未盡之下,一行六人南下高雄,彭進興一聽就覺得「啊!果然如此!」

神韻洗滌心靈、直指人心

「從樂曲的創作、中西樂器的合奏,跟指揮的風格,都讓人家有嶄新的感覺」,彭進興愉快地分享:「而且你一聽就有感動,不會被其它繁雜或心緒所擾動,感覺直入心靈,讓人感覺舒服,你可以用靈魂、用生命來傾聽這樣的作品,比起看其它演出,真是無法比喻的美妙!」

當歌唱家演唱《為何來這裡》一曲時,彭進興也驀然問自己「我來這裡做什麼?」,直說這個問題「直指生命」,發人深省。

「我覺得這是最可貴的地方,人們平日被工作、被各種俗事所捆綁著,能夠領受這樣有智慧的好作品是最大的福氣。」他推薦大家放下手邊的事物,「享受一下那種立刻洗滌心靈,立刻有所覺悟的好感覺。」

中西樂器合璧 超越語言所能形容

雖然是初次欣賞,但是彭進興對神韻的好如數家珍,一點也不含糊。他說,神韻不僅將起承轉合的架構拿捏得非常好,「更重要她是把中西方樂器揉合得非常協調,完全沒有違和感」。

「因為這樣,你可以產生非常特殊的感受」彭進興進一步說:「最明顯是後面幾首曲目,比如說《敦煌》、《大汗》氣勢的鋪陳,她除了利用管弦樂,還有琵琶、鼓……這樣綜合起來的效果,就立刻讓你知道什麼叫《大汗》,什麼叫《敦煌》,還有那種燦爛的感覺。這個可能無法用語言、文字所能形容!」

「一流的好指揮」

彭進興分享自己聽音樂的心得是:「聽、舒服、有所領悟,這個最重要。」神韻交響樂便具備了這些美好的特質。

他格外欣賞指揮米蘭·納切夫即時掌握全場的能力:「你可以看到他在合奏,或者個別獨奏的時候,他的協調性、爆發性都掌握得非常好,能同時掌握這兩個元素的指揮是一流的好指揮。」

「這樣的音色跟這樣的詮釋絕無僅有,雖然我第一次聽,馬上就覺得這是好作品、這是好指揮。」彭進興再次推薦:「真的值得你再三來聆聽!」

深受感動的彭進興說,「如果有機會想要再聽二次」,而且他已經開始期待明年看到神韻藝術團的舞蹈演出了。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