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交響樂亘古宏音 台中觀眾贊浩然正氣

【正見新聞網2017年09月29日】

0929

」9月28日,在開幕剛滿一週年的台中國家歌劇院,傳出觀眾此起彼落的感激話語。來自紐約的神韻交響樂團剛剛在此將神韻原創音樂與西方經典曲目的精彩呈現給了台中觀眾。

2017年大台中樂迷引頸企盼許久的神韻音樂會,不但早已一票難求,熱情的掌聲讓米蘭‧納切夫在指揮第三首安可曲前,乾脆對觀眾擺開兩手又交叉在胸前示意「好啦!知道啦!不要再鼓掌囉!」9月28日台中歌劇院的神韻音樂會,在觀眾誠摯真切的掌聲中與安可呼喚中結束。

建築設計師:作曲家真的很厲害!

0929

建築公司兩位設計師林韋豪、陳雅鳳,聯袂入場聆賞神韻雅樂,中西樂器完美交融的美妙樂音讓他們為之陶醉。林韋豪甚至滿懷感動地表示,「第一次聽到這樣中西合璧的樂曲,我覺得做曲家真的是很厲害!」

所有樂器都是主角 合奏出亘古宏音

「從一開始打擊樂,後來轉換到弦樂,有東方的味道,也聽得到西方的味道,可是融合起來時卻是那麼協調!而且有時會以東方音樂為主,西樂為襯托,我覺得是很厲害!」林韋豪發現,「東方樂器跟西方樂器的音質本來就不一樣,可是中間的銜接和一起演奏的時候,我發覺指揮還是有主從之分,不會讓兩方爭鋒,而是互相搭配。」

讓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從小提琴、大提琴轉換成東方樂器的過程當中,完全沒有任何的停頓,很流暢,這是讓我很驚喜的地方。」他表示,「西方與東方樂器合璧,這個交響樂的感覺很不一樣,聽完之後真得讓我滿訝異的,覺得音色很美,歌聲跟所有樂器搭配都成為主角,所以我相當喜歡。」

林韋豪讚賞,神韻交響樂團成功絕非偶然,是共同努力的成果,「她們做出了別人做不到的效果,而且作曲家真是很厲害!因為交響樂本來就是以西樂為主,很多世界名曲不可能會有東方的東西,而神韻有自己的理念,自己作曲,我覺得這才是最厲害的地方。」

一首《梅花》,觸動無數觀眾的心,「真正最觸動我的是女高音那一首《梅花》,全場就是那一首讓我最震撼!」

他進一步解釋,「作曲的理念跟整個團隊的配合,還有指揮家和音樂家的協調,這是一個蠻厲害的地方。

女高音歌唱家清亮原音 穿透每一個角落

「聽曲的時候還可以看到、想像那種畫面,比如說很激昂的樂曲出來的時候,就有那種很磅礴的感覺;若是小調,腦海中則會浮現青山綠水,都能感受得出來。」林韋豪感覺,細胞都活躍起來,「尤其是女高音在唱的時候,身體像是有股電流貫穿一般。」

對女高音歌唱家耿皓藍清亮原音穿透到每一個角落,林韋豪形容,「她的聲音很美妙,音色很高亢,當最後尾音一拉高的時候,真的是全身被震撼了!有很激昂的感覺,真的很棒!」

他大讚,女歌唱家竟能唱得如此傳神,「沒有麥克風,可以唱到每個人的心裡都喜歡,我是覺得不簡單。」林韋豪說:「這首歌小時候都聽過,沒有想到換一種唱法,這麼感人!之前聽的《梅花》都比較嚴肅,而這次演唱有種比較高亢、激昂,聲音又很清亮的感覺。」他沒想到,一首老曲調可以唱得如此傳神。

「每個音樂家都很吸引我,包含指揮家,還有高音歌唱家,每個音樂演奏家,我覺得都很厲害!」他心中的倍受感動,表示回去以後會向朋友推薦神韻音樂,並告訴他們,「一定要親自到現場來聽,才能體會那種澎湃的感受。」

跨國企業董座贊神韻「正氣凜然、歸正人心」

經營兩岸貿易公司的董事長張先生意猶未盡地表示:「神韻交響樂很特別,名不虛傳,正氣凜然、歸正人心。」

喜歡研讀歷史的張先生認為,神韻音樂的音符讓他瀏覽了中國的名山大川、歷史的輝煌,他不可思議地說道:「從(神韻的)樂音裡面看到江河湖海、名山大川,看到泱泱大國,中華文化淵遠博大。」

他認為神韻音樂讓他腦海中出現許多畫面,他讚嘆地表示:「《大汗》這首曲子聽來振奮人心,細胞都活起來了,好像久遠沉睡的記憶被喚醒,仿佛自己是忽必烈在沙場上叱吒風雲,騎著馬在大漠裡奔跑。」

《敦煌》是他最喜愛的樂曲之一,在鈴聲、鼓聲、琵琶聲的帶領下,感覺自己進入另外一個境界:「當後面鈴聲『當!』響起時,感覺自己好像站在敦煌石窟,看著工匠鑿著一尊尊的佛像,最後所有樂器同奏的旋律好像萬佛降臨,令人肅然起敬。」

他表示,神韻音樂家們的用心令人感佩:「除了西方經典的曲目外,好像他們演奏的音樂都是原創的,很難得,真的不簡單,每一章節的情緒起伏處理得非常細膩、融洽。非常不容易。」

歌唱家耿皓藍以穿雲裂石的歌聲穿透全場,張先生表示有意外的共鳴:「有三、四十年了吧,能聽到一曲《梅花》非常的驚喜,唱到心裡去了,非常意外能夠再聽到這首曲子,滿感動的,勾起小時候美好的記憶。」

「『正氣凜然、歸正人心』這是今天晚上的感受」,他讚揚神韻的正音雅樂起到歸正人心的作用,他表示要購買神韻DVD回家與家人分享,開心地說道:「很久沒有這麼精神振奮了,感覺好像有變年輕了。」

香港旅遊業議會委員:帶給人從低谷往上的能量

0929

香港旅遊業議會委員戴卓賢特地從香港來飛來台灣,至台中國家歌劇院欣賞神韻交響樂團的演出。他表示「非常的感動,也感恩。」他讚賞《梅花》的演唱與交響樂的完美融匯,並且認為整場演出猶如人生展現,而神韻音樂帶給人從低谷往上的能量。

戴卓賢說:「《梅花》代表著我們中華民族堅毅不撓的精神,也是象徵著我們努力向上的精神。這歌曲我從小就聽了,沒想到在今晚還能聽得到,真是個意外的驚喜。沒有想像到,原來這歌曲也可以融入在一個盛大的交響樂晚會中,能夠演出得那麼好,其實是一個意外的收穫,意外的感動。我覺得不是任何歌曲都能夠融匯在裡面的,當中一定也經過很多的討論,還有許多演出者之間的默契。我覺得這首歌曲千錘百鍊,也是象徵著我們中華民族的傲骨。」

「再怎麼堅難我們都可以往上走。」戴卓賢覺得整場演出帶給人從低谷往上的能量,「決對是這樣子。這也是讓我們有更多的智慧,讓我們有更多的勇氣,在一個比較低靡的社會裡、人生低靡的時候,可以更有勇氣的往前走。也為我們可以美好的明天,做出一些有力的鼓勵。」

他說:「人生的歲月當中有高有低也很正常,可是往往低的時候,我們就會懷憂喪志,在高的時候有時夜郎自大。如何能拿捏得好,也是我們要學習的課題。今晚音樂的晚會也是這樣子。有高有低,也有澎湃激昂的,也有些小橋流水的,也有些是鼓舞壯志的,都有。那真是體現了人生的歲月了。」

戴卓賢也感到晚會很特別,跟其他的交響樂不一樣,「可以說是一種分享,分享著中西方的樂器能夠在一起,融匯在一起,我覺得這個是一種特別的、很重要的一種收穫還有分享。」「那個音樂,就感覺裡面柔中帶剛、剛中帶柔!可以體驗到很多,特別是那個二胡,融進去西樂當中,那是一種另類的體驗。」

「這是一個知性又感性的夜晚,也是文化民族的融合。」戴卓賢說:「神韻交響樂可以讓人體驗到文化的交流,中西樂器文化的交流,中西樂器的交融互補,這都是我們可以體會得到的。當然還有團員之間的默契,因為有很多不同國藉的團員啊,有東方的、西方的,來自不同的背景,他們能夠組成這樣的大樂團,就是一種小小的縮影,社會鎔爐的縮影嘛!我覺得也是給我們社會一種啟發,音樂可以觸動人心,可以洗滌人心裡種種的繁瑣。」

戴卓賢也期待著今晚的晚會,在未來的歲月中,能夠在香港演出,或許也有機會,能夠聽到粵語的一些樂曲或歌曲在其中。

彩墨畫家:氣勢壯闊 開創文化新局

0929

留法八年、創作不懈的彩墨畫家於傳騏讚嘆神韻音樂「既能文雅,又能夠壯闊﹔既能夠深沈,又能夠愉悅,這是東西方交融的很好的情境。」他說這是他所聽過的所有交響樂中,「將東西方樂器合璧的最融洽,而且可以把東西方樂器的精髓,藉由曲目表達的非常的完整,這是最令我感覺到驚艷的。」

「我覺得神韻交響樂團所呈現出來的,本身表達的是一種比較壯闊,非常有內涵的氣勢,而這種氣勢,我覺得純粹西方或純粹東方都比較難表現,所以是在開創新的局面」。

於傳騏過去有八年時間沉浸於法國及巴黎整個西方文化藝術的薰陶,同時他也心存對於中華文化特有的豪邁與典雅的追尋,神韻音樂引出了他內在的思索。

他說:「東西方音樂本來就是二大不同的民族風,可是神韻音樂能在民族風裡面,利用不同的樂器,東西方的特長,把它表現出來,像《水袖》、《藏鼓豪情》,我聽到目前為止就是新的感覺,一種新意。文化的東西,傳統歸傳統,傳統寶藏中要得到新意,這是非常不容易的,就是說文化他是與時俱進,跟著時代進步而發展出來,不是默守成規也不完全是歌誦東方或西方,神韻他能夠融合表現出來,我覺得這是我聽到最好的音樂。」

「新意就是說,很多作曲家或是演奏團體,交響樂團,他們在演奏的時候,通常會把古典的精髓,把它發揮到淋漓盡致,但是要新意就是要符合當代,或者是一種漸進式的表現,這種新意他必需要長時間、有敦厚的傳統,他才能做出來,這個是要日積月累,而且要不斷去嘗試不斷去融和,絕對不是急就章可以做出來的。所以我可以感覺到神韻交響樂團是非常用心的,他們去表現這方面的融和,可以證明將來地球可以走向世界村的觀念,可以走到這樣。」於傳騏認為東西方文化的交融中,音樂已經逐漸地穿越國界。

於傳騏說:「我覺得現在在進入世界大同,世界大同就是地球村,有一很好的價值觀,自由民主,具有地方特色,又具有世界融和的表現。我想在音樂這方面,世界各國已經慢慢摒除了國界。

歐洲從17世紀巴洛克,到近代交響樂團,不管是華格納也好,或者是蕭邦,他在民族風格裡面,以西方人觀點來看當然呈現是非常好的。因為東方的崛起,東方文化的再現,東方的音樂也是其中的一部分,現在的科技還有思想已經慢慢地沒有國度國界分別,這是一個好現象,我覺得可以朝向世界大同理想去靠近。」

於傳騏形容神韻音樂是社會一股難得的清流,能夠起到非常正向的作用。「我覺得要對朋友形容神韻音樂,介紹他們來看,我會說這是另外一種不同的新面貌,新局象,最主要是新的文化的氣象,這文化的氣象才是重要。」他說:「他不但是正向,而且是一個非常清流的感受。因為現在很多搖滾,很多吶喊,對社會的批判,對社會的低俗,對人性的敵視,我覺得神韻是一個清流,砥柱,非常重要的,展現的是一個非常崇高的理想。」

「音樂它是有聲的詩,藝術繪畫它是一個有畫面的樂曲,所以在藝術的領域來講,它是有共通性的。音樂它可以振奮人心之外,也可以表達人性善良那一面。所以對於樂曲來講,不管是歐洲的歌劇,或者是東方的民族風樂曲,他都是一個能使人精神還有感官方面提升的重要部分。」

神韻音樂對於專業領域是否有所啟發?於傳騏說:「當然有,對於我繪畫的格局,對於繪畫的氣氛,都有。我想對藝術創作來講,聲樂形像跟圖畫是共通的,源自於人對於美的導向,所以美的歷史、美的文化、美的感受,他都包含在那,都可以對於創作有新的啟發。」

時尚總監:靈魂被指揮棒牽引像置身天堂

0929

「感覺自己幻化成一位仙女在音符中飛翔,感動得眼淚都快流出來了!」2017年9月28日,神韻交響樂團初臨開幕滿周年的台中國家歌劇院演出,美學顧問時尚總監李世華感動地表示:「不知道為什麼,神韻音樂直接打中我的心!感到很溫暖!」

第一次聆賞神韻交響樂團的演出的李世華讚嘆地說:「我覺得還滿神奇的,之前(神韻藝術團)台上會有舞蹈演員,今天交響樂團整個搬上舞台,會覺得特別能靜下心來,聽到他們所演奏的音樂是多麼的美妙。」

指揮成功地詮釋了每一首樂章

神韻交響樂的以豐富多元演出內容滿足了喜歡音樂的李世華,她開心地表示:「神韻的樂曲除了有西方經典樂章,還有中西合璧的東方韻味曲目,感覺中國的音樂就是會讓你特別溫暖,特別的感動。」

指揮米蘭·納切夫以韻味十足的肢體語言成功詮釋了每一首樂曲,彈指間擄獲全場的目光,李世華讚佩道:「我最喜歡指揮,我覺得他站在台上好像在跳舞,他的指揮會讓人覺得有很多音符在天上飛。每一位音樂家的神情也都讓我覺得很美,充滿了正向能量。」

她表示備受這種正向能量觸動、牽引,「我覺得他(米蘭·納切夫)很可愛,他的指揮棒好像充滿能量,每個人的靈魂被他的指揮棒牽引著,像置身在天堂。所以音樂家們才能夠演奏出這麼美妙的音樂。」

李世華將手輕放在胸前陶醉地說:「每一次只要那個指揮棒一下的時候,我就覺得眼淚快流出來了,不知道為什麼,好像直接好像打中我的心,我好像幻化成一位仙女,在他們的音符裡飛翔。」

在神韻音樂感受到希望

李世華認為神韻散發的德音雅樂充滿了療愈心靈的力量,「在這一刻會覺得生活上遇到的那些煩惱,都拋到九霄雲外,所以很享受在這聆聽神韻音樂的感覺。」

她覺得神韻音樂溫暖、富有正向能量,除了能提升社會道德外還能指引人生方向,她誠摯地說:「現在可能看新聞大多都是些非常負面的訊息,來到這邊聽到神韻音樂,可以讓自己心情更加穩定,感覺未來有希望,因為神韻的樂音會讓你覺得內心充滿溫暖。」

李世華對台上所有音樂家致敬,她表示:「每位音樂家都非常厲害,在演奏時表情特別豐富,跟著音樂情緒,喜悅的、溫柔的、威風凜凜的都在臉上表現出來,整個氛圍就會被帶動感覺很美妙。」

她喜愛神韻的妙音帶來愛、溫馨、溫暖與幸福,「如果心中有愛,感覺美好的時候,很多事情都會迎刃而解,雖然這些音符不會講話,可是他們似乎給了我一些方向,所以我覺得很神奇。」

希望把「神韻」讓更多人知道

李世華笑著說之前聽著朋友介紹神韻是天上的音樂,現在她總算能體會那種境界,並期待能每天沉浸在神韻的美好當中,她表示:「我的朋友很多都是就是看過神韻、聽過神韻音樂的,他們說『此樂只應天上來』,真的是感受那種感覺。」

她表示自己在神韻的沐濡下受益良多,希望能跟更多的人一起達到共振,讓更多的人受益,「很想要每天透過這樣的音樂,讓自己思考我在人生當中扮演的角色,那如果這(神韻)音樂可以這樣子影響我,我也希望再把神韻音樂、神韻藝術團讓更多人知道。」

除了神韻交響樂團,她也特別推薦給朋友:「明年的神韻藝術團一定要去看,才更能夠感覺神韻的美妙的跟神奇。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