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敬意跟隨先驅 用關注守護善良

長風

【正見網2017年10月23日】

幾十年以來,多少有抱負有理想的人,在努力解決中共禍亂的一攤難題,多少政治精英們落得個人亡家破,仍然未果。但這一次,出現了一群不為政治的善良人,為了善的正的信仰而努力著。沒有暴力,沒有權力,善良人改變世界的方式很慢卻最紮實。

當形勢一步一步、一點一點轉變的時候,請千萬記住這不是什麼惡黨的改過自新,也非明君的恩賜。這是任何一個正常人,從中國的最高權力者到最底平民,面對好人面對善行的態度;是每個人在這件事情上對良知的選擇,內心面對善良面對真相的選擇。從善還是從惡,這與政治無關、與權力無關、與利益也無關;他關乎良知,關乎未來的歷史,關乎善與惡的果報。

在十幾年前,中華大地上慣例性地出現了一場大冤案。這一次,受害的是一群能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信仰真善忍的普通民眾。而之後不屈不撓的和平理性抗爭,那份忍耐力、承受力和對和平善良的堅持,幾乎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想,從而換來今天社會局面的改變。這種改變應該出現了,如果再不出現,這個民族、這片土地就徹底完了。

十幾年來,多少人在黑夜白天走街串巷,家家戶戶派發真相;數不清多少張自費印發的傳單,多少人講真相冒著風險;有多少人工作之餘,辛辛苦苦排練成世界一流的真相電視節目……在各行各業,都有人在無私的付出,在努力的擔當,在做著自己誠心的奉獻。他們,沒有名冊,沒有組織,沒有資金,只有一顆心。

在面對掌握世界五分之一人口命運的獨裁黨權操控暴力機器而人為製造不公的時候,在沒有財力、沒有勢力而時刻冒著牢獄之災,來自心底一份慈悲善念,自發行動,自費印製,用心去做,堅持著,一年又一年,一做十幾年。在如今這個利益為上的社會裡,顯得多麼珍貴,撼動人心。

是的,這巨大的承受、這長久的平和的堅持、這不變的善良,如果再換不來人的良知、社會的改變,那麼這片古老的東方土地,就真的完了。還好,這個民族已經在改變,起碼民智漸漸開化,明白了迫害者才是社會的毒瘤,發動迫害的元兇要犯的日子也越來越不好過。

如果沒有真相傳播,那年國家主席之位可能讓薄某某得到。那高調的唱紅打黑,猛足了勁攢政治資本。這個薄家的太子黨,江屍的人馬,經濟開放中的卡門人(商貿部長),有紅家族背景,又有國際關係,有錢有勢還利用著紅歌毛像,一時占據大陸媒體的半壁江山。

而劇情反轉是那樣的快,這樣的人又是怎樣在人心中被從光輝形像塑造壇上請下來。不管政治資本、財力資本再多,你背負著一個累累的血債。

江羅薄周,在十幾年前就是國際上的被告,但是國內的媒體又有幾個敢報呢?當國外的被告在十幾年之後被抓進國內的監獄,這是怎樣引人思索的情節啊!權力可以將真相拒之國門外十年,但不會永遠。

沒有真相的傳遞,伏地挺身、玉嬌詩、欺實馬的事件,就不會因民意而改變。因為在真相廣為人知之前,人們還深信著隨時變調的中央電台、畝產萬噸的人民日報,六十年來誰敢懷疑,現在呢人們卻已看透。

但是,這些傳遞真相送福緣的人,卻被血債幫視為眼中盯一樣,面臨著被惡警暴徒殘害。馬三家,一個人性盡喪的地方,卻披上了法制學習、政法體系的裱潢。直到有一天,國內的媒體在權力的夾縫中報導出來,早已知道的,心中暫慰,以前不知的,深受震驚。

那是一群和善的人,如果親見,你會很有感觸。他們讓古老的國土發生了改變,他們卻承受了那樣沉重的磨難。記者、律師、各行各業的心懷正氣的人們,他們感受到了,他們震驚了,他們行動了。當我們的呼吸自由的空氣每多一分,就要想到他們無私的付出又多了七分,他們的承受又多了七分。

我們的壓力,難道永遠讓先驅為我們承擔?是時候了,我們應該做些什麼。馬三家的罪惡已在國內暴出,可他在十年前就應該報出的,何為媒體監督,何為無冕之王,何為說真話把心交給讀者?

關注。關注的力量,也會讓事情在善惡之間發生翻轉。讓每個人都關注這正在發生的一切,國家就會變化。

血債幫與中共迫害法輪功,已註定要失敗,只是大法修心向善,不參與政治,不要權力。那麼,現在的常人中的先驅,正義的律師、民主人士、各階層、各行各業選擇擺脫中共與江氏血債幫,選擇善良的人們,都是國家未來的功臣。未來已來,未來已近。

十幾年後,當歷史走過這一頁時。您的孩子也會問您:在那一場善惡選擇的歷史中,您都做過什麼呀?

一個普通常人,如果你沒有勇氣站起來、沒有勇氣走出來,沒有人會怪罪你,畢竟這是一場常人難以承擔的磨難。但請用敬意跟隨先驅,用關注守護善良,這就夠了。

只要正義足夠多,明人足夠多,關注足夠多,選擇善良足夠多,這一片土地便不會是惡者逞凶的樂園。人在做,天在看,天滅中共在眼前;血債幫,要清算,善良起,正義還。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