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若無私路途坦 宋景公去災增壽

奇石

【正見網2017年12月05日】

在災禍面前能夠想著別人的人,是最值得尊重的人。不僅我們這樣看,神也是這樣看問題。

宋景公在位的時候,火星出現在心宿的位置。景公害怕了,召見子韋,向他詢問道:「火星出現在心宿,這是什么徵兆呢?」子韋說:「火星代表上天的懲罰,心宿是宋國的分野,災禍當降臨在國君您的身上。雖然如此,災禍可以轉移給宰相。」景公說:「宰相是跟我一起治理國家的人,卻要把死亡轉嫁給他,這不吉利。」子韋說:「災鍋可以轉移給百姓。」景公說:「百姓死了,我將給誰當國君呢?我寧肯獨自去死!」子韋說:「還可以把災禍轉移給農業收成。」景公說:「農業收成受到損害,百姓就會遭受饑荒,百姓遭受饑荒必死。給百姓當國君,卻殺害自己的百蛀,以求使自己活下去,那誰還會把我當作國君呢?這是我的命數本來已經到頭了,你不要再說了!」

子韋於是離開所立之處,面向北拜兩拜說:「我祝賀您!天居於高處卻可以聽到地上的一切,您有符合最高尚道德的三句話,天一定獎賞您三次,今夜火星一定後退三舍,您可以延壽二十一年。」景公說:「你根據什麼知道會這樣呢?」子韋回答說:「您有三旬美善之吉,所以必得三次獎賞,因此火星一定後退三舍。遷移一舍要經過七顆星,一顆星代表一年,三七二十一年,所以我說『您可延壽二十一年』。我請求守候在宮殿台階之下現察火星,火星如不後退,我甘願一死。」景公說:「可以。」這夜火星果然後退了三舍。(出自《呂氏春秋》)

一個連莊稼都不願傷害的君主,必定是好君主。做人豈不也是一樣。

(原文):宋景公之時,熒惑在心,公懼,召子韋而問焉,曰:「熒惑在心,何也?」子韋曰:「熒惑者,天罰也;心者,宋之分野也;禍當於君。雖然,可移於宰相。」公曰:「宰相所與治國家也,而移死焉,不祥。」子韋曰:「可移於民。」公曰:「民死,寡人將誰為君乎?寧獨死。」子韋曰:「可移於歲。」公曰:「歲害則民飢,民飢必死。為人君而殺其民以自活也,其誰以我為君乎?是寡人之命固盡已,子無復言矣。」子韋還走,北面載拜曰:「臣敢賀君。天之處高而聽卑。君有至德之言三,天必三賞君。今夕熒惑其徙三舍,君延年二十一歲。」公曰:「子何以知之?」對曰:「有三善言,必有三賞。熒惑有三徙舍,舍行七星,星一徙當一年,三七二十一,臣故曰君延年二十一歲矣。臣請伏於陛下以伺候之。熒惑不徙,臣請死。」公曰:「可。」是夕熒惑果徙三舍。選自《呂氏春秋·制樂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