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加理智、清醒地圓容大法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3年11月06日】

近日偶有一夢,醒來後記憶猶新。其大致情節為自己在面對邪惡酷刑時,能理智對待,正念較強,使酷刑轉化不能得逞;那些邪惡爛鬼也少有猖狂之氣,其招架之勢也近乎於絕望。自己先是感到法正人間的臨近,邪惡頻臨滅亡;繼而又悟到自己還是有漏,否定舊勢力不夠徹底,為何至今還能被困在邪惡之處受其迫害?這種情況似乎與正法進程有明顯的差距,還需要加倍努力啊。那麼,為什麼會這樣呢,我的漏在哪裡?這些有漏與正法進程的關係如何?通過學法,反觀自己和周圍同修整體狀況,覺得有必要進行切磋交流,如有不妥,望同修慈悲指正。

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學好法、發正念、講清真相,是師父對弟子的慈悲指導,也是正法進程對我們的基本要求。當前,自己也在主動做好,但總感時間不夠,揭露邪惡、講清真理效果顯得緩慢,心裡比較著急。同修們也都儘量想做好,但也感到配合不夠,缺乏主動性,還存在有些事情等待別人去協調;對揭露邪惡、講清真相只限於一般性地發資料和口頭講,認為對自己的迫害沒有什麼可說的;還有的弟子(包括勞教迫害回來已發表聲明的)不願與同修交流,自己獨自在家學法、發正念,遇到人和處理事時才講真相。總之,都知道應該如何做,但總感力度不夠,整體力量發揮沒有達到應有的效果。我個人認為,這裡有邪惡爛鬼的干擾,也有我們整體有漏的問題,我們必須突破這種抑制,加大力度跟上正法的進程。要在學好法,領會正法的內涵上下功夫;在揭露迫害,認清邪惡本質上下功夫;在講清真相,建立人心法庭的力度上下功夫;在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正念正行上下功夫。根本上是每個大法粒子對正法進程的理解,如何更好地在法中圓容。

師父今年以來的講法中,每每都談到了正法進程的圓容,即宇宙大穹的正法洪勢、舊勢力的最後表現、大法弟子如何證實大法,圓容做好三件事,我們每前進一步都靠師父的慈悲指導。師父《在2003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中指出:「舊勢力在當前哪,已經被徹底地淘汰至盡。從最高形式一直到它們舊勢力所安排的那些個不同層次上參與正法、左右正法的那些個所謂的神、變異的生命,都被淘汰至盡,沒有了;具體做事的那些黑手,也一直在盡絕地被淘汰中。不是我們不慈悲,由於它們的破壞,造成了龐大的、無量無計的眾生都被銷毀,因為那些眾生如果不被銷毀,正法就不能往前推進,就不能追上整個最終穹體解體的那個最後機會,所以問題是很嚴重的。」「講過來呢,我們在人世間所碰到的這一切呀,都不是偶然的,也不是單純人這發生的事情。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中,我們又不能用更高的法理講給人,因為人也接受不了、也不懂,所以,這本身給救度眾生帶來了很大的難度。生命都有他明白的一面,可是生命又有他不明白的一面。恰恰人在世間的表面和大法弟子同在一世的這一部分卻是不明白的,而不明白的這一部分在後天人世間利益的爭奪上,頭腦中都充滿了不好的因素;特別是到了近代,人類道德急下,再加上在中國出現的××黨使中國民眾的心理發生了扭曲、變異,甚至於分不清好和壞,這都嚴重地影響著眾生的被救度,那麼大法弟子的修煉與救度眾生難度就很大。但是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也不能夠因為難你們就放棄,因為那是歷史賦予你的責任,也是你的洪誓大願、等待已久的事。」 師父《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中說:「剛才我跟大家講的這個事很主要,我們發正念中從現在開始最主要就是針對它們與所剩下的亂法爛鬼。當然,還象以前發正念那樣去做,我講出來你們知道了,發正念的目的明確就行了,不用太具體地去想。帶有這樣一個目的,徹底結束舊勢力的參與。」 我個人理解師父在這裡概括了正法的洪勢,舊勢力的現狀,和大法弟子講真相的重任,大法弟子當前發正念要明確的目的。

所以我們應該清醒的是,大法正法是必成的,大法弟子就是如何圓容好法,做好學法、發正念、講真相三件事,跟上正法的進程。我個人認為,今年以來,從揭露邪惡,講清真相的現狀看,與前幾年有了很大的進展。前幾年基本上是圍繞如何講清方面在做,而今年以來審江案的進程,卻是在如何徹底講清方面在做,全方位地、最大限度地從道德、法律、傳統、歷史、人性等方面揭露邪惡的本質,徹底結束舊勢力的參與及安排。多國法庭起訴、全球公審首惡,建立人心法庭等都是洪大正法之勢在人間的表現。作為每個大法粒子,我們如何認清正法進程,處理好每個大法粒子主動地圓容與正法進程的關係;如何建好個人揭露邪惡迫害本質的心中法庭;如何幫助世人建立審江的人心法庭顯得非常重要。如果每個大法弟子都具備徹底結束舊勢力的氣勢和正念,圓容做好三件事,人間的正法進程就會加快。當人人都知道邪惡假、惡、鬥的流氓行徑及其反人類本質的真象的時候,就能最大限度的救度世人,圓滿和平地善解一切恩怨。

當前我們如何做好揭露邪惡,講清真相三件事,我個人認為每個大法弟子都應該思考。在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的情況下,每個人根據自己的修煉環境和特長,主動協調配合,是完全可以做好的。首先要學好法,思想上跟上正法的進程,悟的基點要在正法的整體上;再就是正念正行,用徹底結束邪惡迫害的氣勢,發好正念,使舊勢力的黑手無法干擾;再是紮紮實實地做好講清真相的工作,不能滿足於一般和表面,要人人用心,發、講、寫結合,主要是揭露邪惡本質,共同將邪惡之首押上審判台,繩之以法。當前要認清審判邪惡之首不僅僅是國外大法弟子的事,也是每個大法弟子的事,與每個世人息息相關。所以,我們每個弟子應問問自己對邪惡迫害的本質是否認清了?是否提供了有關的迫害證據?心中有沒有審江法庭?如果我們對正法進程理解不足,就會局限於表面,覺得自己沒什麼可提供的,講真相也沒有力度。我們每個大法弟子應多從理性上分析,多看審江案的文章,將自己的迫害與看到、聽到對大法弟子、對世人的迫害都揭露出來,曝光邪惡本質,並認清當權者對法輪功的打壓是一場前所未有的最邪惡的迫害,完全是建立在謊言基礎之上。對每個學員的迫害都與當權者發動地這場邪惡的政治迫害有關;都是在破壞人的基本生存權利;都可從道德、法律、傳統、歷史、人性等各個方面揭露邪惡的本質和講清真相。

如:從人類的道德和良知而言,對法輪功的迫害是一種反人類罪惡,也是當權者對法輪功的鎮壓最邪惡之處――反人類性質。它是對全人類正義良知的踐踏,它迫害的是整個人類賴以生存的道德、尊嚴和良知。這種罪惡並不完全表現為明處殺人放火,而是政治謊言掩蓋著政治假理,表面施捨性的假善迷惑、動搖和毀滅著整個中華民族賴以生存的道德基礎。

――江XX以個人意志強行發動了這場鎮壓,並強迫政府接受其非理性的、違憲的個人決定,隨後成立了專門鎮壓機構,凌駕於國家憲法之上,對以真善忍為準則的群體進行鎮壓,並下達滅絕政策,全國上下殘酷地、系統地迫害法輪功學員。目的是為了滿足自己對法輪功強烈妒忌的私慾,本質是自私、不善、和不擇手段。它不講道義,沒有理性,毫無善念,與宇宙的特性、歷史的規律、生命的本性相悖。

――系統地構陷「X教」事實。操控所有宣傳工具,面向全世界系統地傳播欺世謊言。1999年7.20以後,當權者操控國家強權政治統治下所固有的政治性媒體系統,報紙、電台、電視、網站等全部捲入,公然即刻將構陷法輪功的各種欺世謊言覆蓋全世界,什麼「天安門自焚」、「京城血案」、投毒殺人案「等謊言眾所皆知,以此說明法輪功是「X教」,挑撥世界人民對法輪功的仇恨,達到剷除異己的目的。這種打壓運動是全方位進行的,謊言的宣傳也是無處不有,無處不在,完全是沒有人性道德的流氓做法。

――系統地挑撥宣傳。人人都在受強權政治的擺布,開會、揭批、簽名等不擇手段。對相信科學的人,它說法輪功是迷信;對迎合政治的人,它說法輪功參與政治,有組織的對抗政府,影響社會穩定,並將各種利益與法輪功掛鉤,迫使人們與法輪功為敵;對愛國之士,它說法輪功是反華勢力;對不信神的人,說法輪功是精神控制,愚昧無知,走火入魔;對講情份的家人,說法輪功不顧親情等等。在謊言宣傳和強權壓力下,人們或屈從或扭曲或不擇手段的參與,國家憲法成了空紙,容忍謀殺成了穩定,阿諛奉承成了愛國,以此來滅絕法輪功,加強他的所謂強權控制。

――滅絕性的洗腦。當權者發動這場對法輪功的政治打壓運動,可以說是對全中國人民的政治洗腦運動。它對大法學員實施的非法酷刑、強行送精神病院注射迷魂藥、各種洗腦班、看政治謊言錄象、逼迫大法學員和旅客在法輪功創始人的畫像上踩等;還有迫使人們在旅遊觀光場合罵創始人、百萬人簽名、看「X教」圖片展、看誣陷電影、學校課本誹謗、考試答題、傳達秘密文件、新聞報到、討論發言、親情勸說轉化等,真可以說是無其不有,不擇手段,目的是逼迫修煉的大法學員轉化、放棄修煉,逼迫人們接受強權,屈從強權,遠離正信,將人們拉向深淵。

從法律的角度看,對法輪功的迫害觸犯了國際法、中國憲法和刑法,本質是滅絕法輪功。其觸犯國際法的有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及反人類罪;觸犯中國憲法的有非法剝奪信仰自由罪、濫用國家權力罪、剝奪人民群眾言論自由和上訪權利罪;觸犯我國刑法的有侮辱罪、誣陷罪、誹謗罪、非法搜查、拘禁、侵害公民通訊自由罪、故意殺人罪、傷害罪、刑訊逼供罪、施用酷刑罪等。系統地酷刑迫害中,它的政策是「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並實施大量非法抓捕講真相的學員,非法關押進行酷刑折磨,從中世紀的刑具到現代化的電棍,從政府官員親自動手到逼迫犯人作惡,是歷史之最。幾年來,施用四十多種酷刑,使上千大法學員被無辜迫害致死,十幾萬人被送進監獄與勞教所和精神病院,非法判刑的至少有六千人。同時對大法及大法學員的被迫害的真相進行嚴密地信息封鎖,如各大網站的封鎖及各種監控措施等,使中國民眾聽不到第二個聲音,妄圖使對法輪功的酷刑迫害在暗中進行。所以,必須將邪惡之首繩之以法。

當每個大法弟子對這場邪惡迫害的本質揭露無遺之日,也就是邪惡徹底滅盡之時。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