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華人女子的愛情故事(上)

【正見新聞網2018年06月03日】

2004年1月22日皇曆大年初一,美國舊金山。符泳青的臉被冷風吹得發紅,她年方20歲左右,身材纖瘦,一頭黑色秀髮。她是一位電腦工程師,此刻靜靜地坐在那裡;身前是點亮的蠟燭,燭光在白色的紙袋裡隨風跳躍;身旁豎著一個展板,上面是一張青春洋溢的臉龐,那是她的未婚夫——李祥春。這一天,也是他的生日。

2001年正月十四,遼寧瀋陽。遲麗華被帶到一座陰森的大樓裡,走到一樓和二樓之間的樓梯交界處,只見一面鐵柵欄像一堵牆似的立在眼前。那男子用鑰匙打開鐵柵欄門的大鎖。「哐當」一聲,門開了;她跟著男子跨過鐵柵欄門;「哐當」一聲,門又關上了。她被帶到樓上的一個房間,這時她看到了丈夫。兩人目光對視。僅僅兩三分鐘後,丈夫就被兩個身材高大的便衣男子押走了。被押走時,他又回頭看了看她,那眼神中有擔心、有無奈……

周向陽,天津市造價工程師,他曾收到人生中唯一的一枝玫瑰,那是女友李珊珊去監獄看他時送的。獄警拿進監獄,說可以讓他看看,但是,他最終沒能看到那枝玫瑰。

每個人都渴望一份真摯的愛情。符泳青、李珊珊、遲麗華,這三位華人女子有著怎樣的愛情故事呢?

相聚短暫 八年別離

2001年10月23日,吉林省和遼寧省交界處的一家醫院。幾聲清脆的嬰兒啼哭聲響起。「是個女孩!」「8斤重!」

看著抱過來的嬰兒,遲麗華疲憊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小傢伙粉嫩粉嫩的,嘴唇紅紅的。屋裡有人誇讚:這孩子長大了,會是個美人兒。

是啊,那眉眼之間可不都是丈夫的影子麼。可是一想到丈夫,她的心好像被什麼東西揪了一下。

1997年,遲麗華和徐大為因法輪功在瀋陽中山公園相識。

中山公園有兩個法輪功煉功點。遲麗華參加的是靠近公園門口的那個。每天早上大約有百十號人煉功,風雨無阻。有時下雨,大家就在雨中堅持煉功。法輪功1992在大陸長春傳出,很快風行全國。

一次,遲麗華煉功去得特別早,「看到大為在公園裡煉功打坐,靜靜地在那坐著,腰板坐得特別直。」她和徐大為兩人就這樣認識了。

徐大為是個帥氣的小伙子,眼睛含笑,見到誰都樂呵呵地主動打招呼。大伙兒都喜歡他。在煉功點上,他經常義務教功,幫別人糾正煉功動作。

早上煉完功,上班時間還沒到,徐大為有時會陪著遲麗華到菜市場給遲麗華姐姐家的飯店買菜;飯店開門前,兩人經常一起閱讀《轉法輪》(法輪功主要書籍),交流彼此的理解;閒暇時,徐大為會放聲唱歌,「他是個快樂的人。」遲麗華說。

風雨驟來。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以法輪功學員人數多於共產黨員人數為由,不顧其他6位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反對,一意孤行,下令鎮壓法輪功。

鎮壓後,遲麗華曾苦苦思考,她說,「我也想過法輪功到底對不對?師父教我們的是什麼?師父教的都是要我們按『真、善、忍』這三個字來做好人。這怎麼是錯的呢?難道教人向善還錯了嗎?」

遲麗華

一天,中山公園煉功點的義務輔導員給遲麗華送來一份材料,講的是有關中央電視台如何編造謊言、誣陷法輪功導致「1,400例死亡」的案例分析。

「看完材料我覺得特別好,確實是這麼回事。我們應該讓更多的人知道(真相)。」她說。

那時,遲麗華和徐大偉已在2000年5月結婚。兩人一商量,徐大為說:「那我們就自己買個複印機吧。」

於是,遲麗華繼續上班,養家餬口;徐大為在家複印法輪功真相資料。

遲麗華下班後,兩人就一起出去發真相資料。「我們兩個就晚上開始挨家挨戶地去發,往居民樓的報箱裡、自行車車筐裡面放,一個小區一個小區地走。」

「瀋陽早市,人山人海。有時候早晨,大為騎上自行車,他就去那裡發資料。」

2001年正月十三日,遲麗華和丈夫徐大為因複印法輪功真相資料在遼寧瀋陽被綁架。

徐大為被判刑8年。遲麗華因孕獲釋,回家生女。

遲麗華獨自一人,撫養孩子,苦苦熬了8年。2009年2月3日,丈夫冤獄期滿。遲麗華心想,苦日子終於要到頭了。

一枝永遠開在他心裡的玫瑰

2004年冬的一天,天津,鵝毛大雪。

李珊珊下了長途車,頂著風雪,走了近半小時,才到了天津港北監獄門外。監獄四周空曠,兩邊是蘆葦溝,人在風中幾乎站立不穩,逼著人往溝裡退。

她要探望的是跟自己只有三面之緣的周向陽。周向陽是國家級造價工程師,當時全國考過造價師的只有60人。造價工程師做項目預算很容易投機取巧,能撈取很多好處,對於別人私下裡給的紅包,周向陽從來沒要過,因為他是法輪功學員。在她眼中,周向陽在俗世洪流中卓然而立,那是一位「真、善、忍」真修者的風采。

可是,當門房一聽到李珊珊要見的是周向陽,就把她擋在了門外。

那天,所有刑事犯的親友都去接見了,只有她孤身一人在監獄門口苦苦等了4個多小時,變成了個雪人。

偌大的監獄鐵門冷冷地關著,「我感到這個世界,比這飄雪的冬天還要寒冷。」

這是她第四次碰壁。絕望和希望,有時相隔千裡,有時卻又近在咫尺。就在那個大雪紛飛的日子,她「內心卻升起一股勇氣與力量」 。

在第五次去港北監獄看望周向陽時,珊珊鄭重地向監獄申請與周向陽結婚。申請和獄中服刑的「犯人」結婚,這在港北監獄是第一例。

這個舉動震驚了監獄,也震動了那些冷漠的人心。連續五個月的堅持,監獄終於讓她以未婚妻的身份接見。

那一天,李珊珊特意精選了一枝紅色的玫瑰花。當時獄警把花拿走,答應說可以拿給周向陽看看。不過,最終證實這只是一個謊言。

為了方便和獄中的周向陽繼續會見,李珊珊在天津租了一間房子,找了一個工作。她就在天津一邊工作一邊為營救未婚夫而到處奔走。

李姍姍

2006年4月的一天,監獄的一警察隊長打電話威脅說,「李珊珊,你要保護好你自己啊。」沒過幾天,李珊珊被綁架,後判勞教。

2007年5月7日,勞教期滿的前一天,天津國保局頭目到勞教所找李珊珊,逼她放棄對周向陽的幫助。她當場表明:「從人道講,作為普通朋友有難,還要去幫助,更何況我現在是他的未婚妻。」

獲釋後的李珊珊繼續去監獄看望周向陽,但每次都受一番刁難。

而李珊珊的父親,由於害怕女兒有危險,三次以斷絕父女關係,逼迫她放棄這段感情。

參考資料:

唐山李珊珊救夫的故事,明慧網,2014年9月11日。

一位堅持信仰的遼寧女子的艱難生子路,大紀元,2017年8月7日。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