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我身上的故事

江蘇大法弟子 正信

【正見網2018年07月03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了我三次生命。這是弟子從喜得大法二十二年來發生在我身上真真實實的事情。這是我的生命能夠知道的。還有我今天的生命不能夠知道的那無數次的師父救了我的命以及為我巨大的承受。所以我拿起筆來寫這段經歷的時候就流淚,莫名的流淚。這是我無法用語言表達的對師父的感恩! 感恩法輪大法!

一、師父的法身把我帶到煉功場,幸遇法輪功

我是一位八十一歲的老年大法弟子,一九九六年得法修煉。修煉前的我滿身是病。是師父的法身把我領到大法煉功點的。到了煉功點,我也不知道大家煉的是什麼功法?但就是覺得好,就是想學,就是想煉。別人怎麼煉,我就站那跟著比劃著名煉。大家煉完走了,我也就回家了。

回到了家,我就感覺到整個人很輕鬆,很舒服。第二天我又不知不覺的來到了大法煉功場。一位輔導員就悄然的來到我身邊,親切地和我打招呼。我看著她, 似覺得面熟,好像在哪見過她?在哪裡?不知道。自覺得很熟悉。她熱心的要教我煉功動作。我感激的喲,當時就流淚了。什麼叫心想事成?我這就是心想事成!短短的幾天功夫,我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身體一身輕,精神也好了,丈夫說我變年輕了。我懷疑他在奉承我。他誠懇的說:是真的。我當時的心快樂的都要往外跳。法輪功好啊,我發願要修煉到底!

二、師父第一次救了我的命

修煉前後短短几天,對我來說那真是兩重天啊! 去醫院打針、吃藥、痛苦、莫名的難受、痛不欲生,似乎已成了遙遠的過去。說起過去,我就舉三個例子:

一個是心臟病:我得的是心動過緩和心動過速交替的病。過速時,毎分鐘心跳260--290下;過緩時,毎分鐘心跳38--40下;正常值在:50--60下。醫生說:沒辦法開藥。心動過緩時,服用跳快的藥,跳快了你受不了; 心動過速時,服用跳慢的藥,你還是受不了。醫生望病興嘆,直搖頭,說沒辦法。這也就意味著我的病無藥可治。我沒辦法活下去了:心動過速時,心要奔出來似的,無法忍受,不能站,不能坐,也不能睡;心動過緩時,人一點精神沒有,頭腦昏昏沉沉,走路腳飄飄的,東倒西歪。我說我自己:比死人多一口氣。

二是內風濕病:我的手關節腫痛時,不能下冷水,不能到冰箱拿東西,關節痛起來睡不著覺;腳關節痛時,連路都不能走;還有莫名其妙的痛,就是找不到哪個地方痛?但就是痛,難受。難受的你沒抓沒落,氣急敗壞的你頭要撞牆!那個滋味,叫你活你都不想活了。

三是白血球低,低到了800--3600,頭疼時,腦袋像爆炸似的痛苦。還有膜管炎、膽囊炎、胃出血等等,全身是病。我丈夫看中醫、西醫都醫治不了我的病,就陪著我到公園去鍛鍊。打太極拳我也打了2-3年,有些好處,但身上的病確沒好一點。其它氣功我也練過不少,氣功書我也買過不少,沒有用!練一個丟一個,看一本丟掉一本,都不是我要的。

師父的法身把我帶到煉功場,幸遇法輪功,我才知道,這才是我要要的。沒修煉前,我在一家事業單位從事會計工作,因為病魔纏身,我是提前病退的。大兒子結婚,新房在五樓,老伴扶著我,上一層樓休息一下, 上一層樓休息一下,休息了四次,氣喘吁吁、臉色蒼白,才艱難的上了五樓,上來就不能下去。我恨自己,太不爭氣了,還拖累了全家人。現在,我象換了一個人,身體輕鬆靈巧,全身是勁,走路生風。我的住房從一樓搬到四樓, 上下自如。 買一大包菜背上四樓大氣都不喘一下;天天騎車接送孫子上幼兒院,後來上小學,騎自行車象有人推一樣;家務事基本上都是我干。

現在, 我八十一歲了,買菜、做飯都是我做。騎自行車那個架勢,不了解我的,以為我才六十多歲;走起路來,老伴跟不上我。

講真相時,我就對人家說:修煉法輪功好啊!自己少了多少痛苦?給兒女們省了多少事、少操了多少心?給國家省了多少醫藥費?你說好不好?!太好了!一看我這身板兒,人家就全知道了?!如果我不修煉法輪功,我這人早去見閻王爺了。是法輪功救了我的命,是師父救了我的命!

三、師父第二次救了我的命

這是三年前的事。在炎熱七月的一天下午三點鐘左右,我騎自行車到同修家拿真相資料,正騎到路橋中間下坡時,一輛電動車從我後面撞來,把我撞跌在水泥橋板上。她的車壓在我身上,撞得我夠厲害的,真正是來取命的。如果不是水泥板擋著,就撞到河裡了,撞到河裡必死無疑。當我明白過來時,心裡想:沒事,我有師父保護吶!什麼東西也傷害不了我。撞我的那個她,大約有五六十歲年紀,可把她嚇壞了。傻呆呆的站在那裡沒神兒了。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便責怪她說:還不快一點把老太太拉起來,該送醫院就送醫院:該賠錢就賠錢……說什麼話的都有。

當她躬身要拉我起來的時候,還有幾個幫忙的。我說:「謝謝你們,你們不要拉我,讓我自己起來,我自己能起來。」我咬咬牙,用胳膊支撐著上身坐起來了;又伸伸腿,不錯,還算靈便,發現褲子摔破了。撞到我的她又要來扶我,我搖搖手:「不用,不用,讓我自己起來;我有師父保護,我能起來,沒有事的,我是修煉法輪功的。」 她的手停在半空中,腰部還在彎著,時刻準備扶我。圍觀的人看我要站起來了,就你一言我一語的說:

「這老太太真行啊!」,「別看眼下,待一會你看看,腦震盪、內出血的什麼都出來了。現在摔破的地方還在出血。」

「趕快到醫院去檢查、檢查吧,撞你的人給錢,不要你掏錢,我們給你作證。」

當我站起來的時候,我說:「謝謝你們,我是修煉人,煉法輪功的,有師父保護,絕不會有事的。」一邊說,一邊我就挪著步子,感覺還好。我在心裡一個勁的感謝師父,請師父加持!

撞我的她勸我說:「我們還是到醫院去檢查、檢查吧,不要錯過了時間,那樣……」

我果斷的說:「不會的,你走吧!」

她又要給我錢。

我說:「我不會要的,修煉人,怎麼能要你的錢呢?」我說的很堅定,不容置疑。

圍觀的人又議論開了:

「這煉法輪功的人就是不一樣!」

「要是平常人,你賠錢都賠不了!」

撞我的人說:「是的,是的。」

「煉法輪功的人有師父保護;你也沾大光了。」

她直點頭: 「是的,是的,真是的!」

圍觀的人漸漸的離去,嘴還在說:「乖乖,修煉法輪功的人命真大,差一點就撞到河裡了,撿了一條命!」

「那電視裡、報紙上說的法輪功什麼什麼的,儘是胡說八道。」

這時候我才想起來對她講真相、勸三退,就問:「你是黨員,還是團員?」

她說:「我以前入過團,不過,早已不是的了。」

「那也得退出來。退團保命。」

「我退,我退。您說的話我相信。在您身上我看到了法輪功,知道了法輪功好, 我相信法輪功!」

「你明白了真相,得救了。你走吧,車子騎的那麼快,肯定有急事要去做, 你快走,去辦事吧!我也有大事要做。」

我拍一拍、打一打自行車,還行! 心有急事,要趕到約定的時間、地點去拿真相資料。一路上,我心裡對師父的那個感恩啊,只有溫馨的淚水在流。

晚上,我和老伴剛放下筷子,門鈴就響了。我開門一看,撞我的她,還有一位提著包裹的年輕人就站到了我的面前,我禁不住的問道:「你怎麼知道我住在這?你這是……」

她親熱的拉著我的手:「大姐,我們進房間裡說。」

進了房間,沒等我開口, 她就指著年輕人給我說開了:這是我兒子,在派出所裡當副所長,我把我撞您的事跟兒子說了。我兒子也很感動,說十有八成是您。我要來感謝您,他說他也要來感謝您。我一聽他是警察,又是副所長,就想跟他講真相、勸三退,這是個好機會。他說阿姨,我對法輪功很熟悉,這裡有幾個修煉法輪功,住在哪裡我都清楚。但又真正的不了解你們。兩個小時之前,我聽母親給我講了您的事,真讓我感動!以前我們都是受矇騙的。以前我們幹的都是些傻事、蠢事。在阿姨您的身上我看到了法輪功,明白了法輪功真相。阿姨, 您今天就把我這個黨員給退了吧;以後我也知道該怎麼做了。

哎呀呀!聽了叫我阿姨的這位警察的一番話,我的淚水。又不知不覺的流出來了:恩師啊恩師,偉大慈悲的恩師,您不僅僅救了我的命,還救了她和兒子的命,還有……

這母子倆人臨走時,我叫他們把禮品帶走。她說:「這是我的心意,叫我拿走就是在罵我了。您對我的好,是這點東西能換得來的嗎?」

我說:「那你也要接受我的禮品。」我拉住她的手不放開。我的老伴從裡間房子拿出我女兒孝敬我老倆口子的禮品,一定要他們收下。當警察的兒子看到這個情景說:「煉法輪功的我真佩服了!」

四、師父第三次救了我的命

 這是發生在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八日的事。我原工作單位退休協會通知我去拿節日禮品,我要求丈夫(沒有修煉)陪同去。吃完早飯,我們就上路了。丈夫提出:乘坐地鐵。我堅持乘坐公交車。理由是:不要轉車,直達;坐地鐵雖然快一點,但是要轉車,樓上樓下的跑。丈夫只好聽我的。說來真不巧,去單位的公交車遲遲不來,只好乘其它路線的車,然後再轉車。轉車後剛站穩腳步時,有一個乘客非叫我年歲大的坐。當時我謙讓不過,手剛離開車扶手,腳一動步,突然一個急剎車,把我整個身子從車廂中間部位一直撒到駕駛室凸出的鐵角板上,頭正好撞到了一個鐵角上,人整個跌倒在上面。當時我昏迷了幾秒鐘,清醒後,我就用手示意丈夫把我拉起來。丈夫嚇得站不起身來,手直發抖,話也講不出來了。別人不敢拉我。我想我是煉法輪功的,有師父保護,沒事的,我自己能起來,一定能夠起來。我二話不說,雙手支地慢慢的站起來了。車子裡面的人議論開了:這老太太不知做了多少好事,積了大德了,跌得那麼重,自己還能站起來,了不得!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我有李洪志師父保護,不會有事的。

車上的人都在責怪司機,你一言他一語。司機自知理虧,無語言對。車到站了,我要下車。丈夫不同意我下車,車上的乘客也不叫我下車。說要到公交車總站找領導評理,到醫院檢查身體,要求理賠。我說沒事的,沒事的,我有師父保護,肯定沒有事的,修煉人不能訛人家。但丈夫執意不同意。幫丈夫說話的人也有,說修煉法輪功的人思想境界高的人也有,說煉法輪功太神奇了的人也有。

這時,公交車總站安全員(代表領導)來了,丈夫給他講了事情的經過,安全員一查看監控錄像,說:責任全是駕駛員的,急送醫院檢查。我跟安全員說:我沒事的,不去醫院檢查,我也有很大的責任。丈夫和安全員非要我去醫院檢查不可。我在心裡求師父:不要檢查到問題,修煉人不會有問題。請師父加持我!

CT檢查:頭頂後部有兩大包塊。手一摸就是一邊一個包塊。醫生要求住院檢查,並說隨時都有生命危險。我堅定的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有我師父保護不會有向題的,我要回家。」醫生說:「回家,你簽字。」我毫不猶豫的簽了字。並對安全員說:不要為難司機,我也是有很大責任的,千萬不要影響司機的工作,也不要扣發獎金等等。

司機聽了我這些話,給我鞠了一躬 ,感激的說:我上有老的,下有小的,一家人都靠我掙錢養活他們;領導不管怎麼處理我的事,您老人家說的話都令我十分感動,我遇見活菩薩了,修煉法輪功的人太好了!我也代表我全家人感謝您老人家。

安全員也十分感激:您老人家太了不起了,能站在我們的角度,為我們著想,太謝謝您了,謝謝法輪功!

醫生也對我翹起了大拇指:煉法輪功的人太好了,真善良!

我說:你們都說我好,如果我不修煉法輪功我也不會這麼好,是大法的師父教他的弟子這樣做的,要感謝就感謝我的師父,感謝法輪功!現在煉法輪功的人都在勸三退,我勸你們退出黨、團、隊,只有退出黨、團、隊才有美好的未來!

司機說:我是隊員,我退隊;安全員說:我是團員,我退團;醫生猶豫了片刻,也說:我是黨員,把我的黨也退了。

我說:你們都得救了,祝你們擁有美好的未來! 大家都皆大歡喜。

我和丈夫向他們告別時,醫生、安全員、司機再三叮囑:回家有情況,趕快到附近醫院就醫,不要耽誤時間。

我說:放心吧,我有師父保護,沒有事的!

第二天凌晨三點半鐘,我起床洗洗臉、刷刷牙煉了五套功法;然後,發了二十分鐘正念。感覺全身舒適,太美妙了。

感恩師父!感恩大法!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