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機緣

吉林省松原大法弟子 惜緣 (老同修口述,筆者整理)

【正見網2018年07月16日】

我是一九九九年五月得法的,今年七十三歲。

得法前,我一身疾病,身體虛弱、經常感冒、還有心臟病、氣管炎,常年咳嗽。這咳嗽是小時候得的,小時候我和弟弟出疹子(一種濕熱病),因家裡沒錢,那時候家家都那麼窮,借錢都沒處借,我們姐弟倆同時得病,家裡那有錢治病啊,我父母愁的要死。我看著父母著急難受的樣子,我跟父母說,「我是姐姐,我大了我能挺得住,你們給弟弟找大夫治病吧,弟弟還小,我沒事的。」 父母含著眼淚說:「還是我姑娘懂事,父母對不起你了,那就先給你弟弟治吧。」弟弟的病治好了,我就那麼強挺著、忍著、煎熬著,高燒不退,後來就開始咳嗽,我不知道熬過了多少天,高燒退了、疹子也落下去了,可這咳嗽留下來了,給我留下了咳嗽的後遺症。我二十歲結婚,婚後婆家人看不上我,丈夫老欺負我、打我,婆家人都脾氣大,動不動就打罵、幹仗,我常常害怕、膽顫心驚,後來心臟出了毛病。命運真是作弄人,雪上加霜,我這瘦小的身軀被疾病肆虐著,咳嗽起來上氣不接下氣,一口一口吐痰、得使勁咳、端著膀子咳才能把痰咳乾淨,上哪去,人還沒到呢,別人就知道我來了、早就聽到我的咳嗽聲了。我是出了名的病秧子、別人都說我活不長,說我活不到二十五。

千年的輪迴,萬年的期盼。就在大法被邪惡迫害的前兩個月,我姑娘回家串門說她煉法輪功了,可好了,好多人都在煉呢,去病效果可好了,「媽,你也煉吧」。可能是緣份到了,聽我姑娘一說,我就說「行」,她就教我五套功法,又給我送來了師父講法錄音帶、煉功帶、《轉法輪》等大法書籍。我們村的人看我煉,並且身體有明顯改變,又有三個人跟我一起學法煉功,人多了就在我家成立了學法煉功點,大夥勁頭可足了。我雖然學法煉功不到兩個月,大法的神奇不斷的在我身上展現,身上有了力氣,滿面紅光,干一天活也不知道累,不知不覺中,感冒也沒了,心也不突突亂跳了,心臟病也好了,氣管也沒炎症了,也不咳嗽了,折磨我幾十年的病全好了,那真是無病一身輕,心裡無比的感謝師父。

就在我對生活、對人生充滿希望,活著有奔頭的時候,江澤民這個妒忌心很強的小人,開始打壓迫害法輪功,鋪天蓋地的謊言和江氏流氓集團的淫威,使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沒有不害怕的,沒有不提心弔膽的。「七·二O」以後,我家人就死死的看著我,不讓我出門、不讓我跟同修接觸,在家聽師父講法也得偷偷聽,一有動靜趕快把MP3關掉。在怕心的作用下,自己慢慢的就放棄了學法煉功,我的身體也一天不如一天,咳嗽又開始了,真像師父說的:「不按法的要求做,就不是我們法輪大法的人,你的身體還給你退回到常人的位置上去,把不好的東西歸還給你,因為你要當常人。」(《轉法輪》)由於自己學法時間短,對法沒有根本的認識,心性也沒有提高上來,只是停留在祛病健身那個層次上。

一晃七、八年過去了,慈悲的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二零零八年我們搬到了城裡來居住。在師父的安排、引導下,有一天在廣場散步時,遇到一位我們小區的同修跟我講真相,我把我的情況給她講了之後,她說:「你趕快回來吧,今天能碰到我,就是師父讓我來找你的。」 我說:「我也想師父呀!我也想學法煉功啊,可我誰也不認識,上那去找同修啊,今天真的是師父派你來的,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從那一天起,我倆建立了聯繫,一起到小組學法,一起做三件事,我又回到了同修中。

在師父的加持和同修的幫助下,我對大法有了新的認識,心性也在逐步提高,慈悲的師父又一次把我的身體給淨化了,身體又是無病一身輕,走路輕飄飄的,不知不覺中咳嗽也好了,從前別人說我活不到二十五歲,我今年都七十五歲了,真是大法改變了我的命運。前幾天,偶然出現咳嗽症狀,我的兒子著急的說:「媽,您趕快上醫院看一看吧,可別讓咳嗽再犯了,怪遭罪的,咱現在也不缺錢。」 我說:「沒事,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呢。」 第二天真的不咳了,家裡人都看到了我的變化,都說大法太神奇了。

有一次,我的一個鄉下侄女來看我,她問我:「你不是有咳嗽的毛病嗎,現在咋一聲不咳了?」 我高興的告訴她:「我煉法輪功煉好了。」 我侄女說:「這法輪功也太好了。」 我身邊認識我的人,都說大法好。師父說:「講真相,救眾生,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沒有你要做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你要做的。」(《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我牢記師父的教誨,與同修一起學法、發正念、講真相救人。我的項目主要是以打真相電話為主,多年來風雨無阻,白天打語音電話、晚上聽錄音統計三退名單,一天下來雖然忙活,但心裡非常快樂。

叩拜師尊!感謝同修們在修煉路上無私的付出和幫助。

層次所限,如有不妥敬請同修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