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眾目睽睽下被斷然否定時

大陸大法弟子 智誠 整理

【正見網2018年07月31日】

前幾天,我們三人一起乘車去講真相。我和李姐在車的後部。一位六十歲左右女士,穿著很得體,我給她讓了一個座。她坐下後,我開始給她講真相。我從誇獎她的鞋子入題,隨後說:告訴你個好事兒,咱們小的時候,舉著拳頭:為共產主義事業奮鬥終生!為誰奮鬥啊?都是為中共奮鬥!人做事,天在看。中共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禍國殃民害死了八千萬中國人。美國、加拿大,怎麼不和天鬥和地鬥呢?與天鬥,與地鬥,只能給國家和老百姓帶來災難!我們每個人都應該遠離中共,退黨保平安吧!我給你起個好名字,咱們退了吧?

我說到這兒,她就炸了。 她高聲說道:你是法輪功!
我說:對呀!
她說:你們法輪功,一天總是退、退、退的,共產黨給你開資,法輪功給你開資嗎?給你多少錢吶?
坐在她附近的人,有幾個發聲的,說她說得對,支持她。

有倆坐在車門附近的乘客也幫腔,大聲支持這個人。
我說:你要信釋迦牟尼,還得給你錢才信嗎?
幫腔的那人,不吱聲了。

我說:現在共產黨自己都說自己不好。你怎麼還說它好?這是你真實想法嗎?那人把頭低下,不再說話了。

我轉回頭來對那個高聲喊叫的女人,樂呵呵的說:你的退休錢,我的退休錢,都不是共產黨給開的,是咱們幾十年苦幹付出,積累、創出的產值!你得的退休工資遠遠不夠你應該得的!農民、殘疾人,怎麼不給他們開呢?沒人給他們開養老金吧!

個女人無言以對,就在那高聲喊叫:得了吧,得了吧!別說了,別說了!        

這時有一個乘客接她的話說:現在,憲法都說了,信啥都自由。

這個女人還嘟嘟囔囔的說:一天到處講,到處講,幹啥這麼有癮呢?

另一位乘客插話說:這法輪功還是好,不然她就不信了!

再也沒人說話了。當時的現場,僵住了。乘客們有支持的有反對的有觀望的,但都在認真聽著。我好像被她們壓下去了。我感受到了,這就是正邪大戰。我在發正念的時候,感覺身上被一種東西給束縛住了。勒著我,壓著我,正念好像都發不出來了,那種壓抑的感覺,讓我的身心有一種隱隱約約的痛。在這種情況下,我就說:咱們這是觀念不同,不同想法做法也不會一樣的!

我們仨一直在發正念。我想這一車人都聽到了這場爭執,眾目睽睽都在看。他們明白的那一面,應該急切的盼望我說出真相實情!聽到福音!眼前這樣的結局,是不應該存在的。這樣邪惡的言行觀念,會使她們自身,同時也讓每一個聽到的生命受到傷害。大法弟子的形像也受到玷污。我們給不明真相的人的感覺好像沒有理,魔鬼明顯的占了上風。我感到,這樣的結局是不對的!是對所有現場的人,都產生了直接的傷害!

不能這樣!也不應該這樣!我必須站出來,我要把這個不正的場整過來!下一站我們就要下車的時候,我站起來走到那個婦女的近旁。我當時的心態,不是和她爭,我心中充滿了慈悲。我沒有一絲怨懟,沒有一絲責備,真誠的為救她。我說:姐姐呀,剛才說的那些話,我可能是沒有說明白。我就是煉法輪功的!你看,我一身的各種病不用打針吃藥都好了!當時,我說話的聲音也很大。整個車的人,基本都能聽到。我說,中共八九六四殺學生;天安門編造自焚偽案;中共的官無官不貪;毒米、毒面、毒奶粉;中共從執政殺了八千萬我們的同胞;最後說:天滅中共、退黨保平安的真相。我說的比較快,但每句話都很清晰。當時,一個乘客也要下車,走到我身邊,對我說的話,表示支持和認同。她用如夢方醒的語態:啊哦!啊哦!來表示贊同。

我對那個女士說:這個法輪功啊,確實好啊!現在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都在煉!你說中共,它確實不好!這也不是誰逼著誰說的!它們自己都說自己不好,它的罪惡那個中國人都能說出十樣八樣來!而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是全世界公認的普世價值啊!

我這些話說完以後,我能感覺到,這個場立刻變好了。那兩個幫腔持反對態度的女士人也開始:啊哦!啊哦!啊!表示驚訝的認同,也不說那些糊塗的話了。  一個勁兒的說:啊哦!是嗎?!!啊哦!是啊!

最激烈的反對的那個女士,轉變的最明顯和徹底,和幾分鐘前的她,判若兩人。旁邊那些支持她的人,也和她一樣,語氣明顯的和緩了,承認我說的對。大半個車廂的人,從臉上就看出了她(他)們心態的轉變,都很祥和的看著我。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加持我們,場正過來了!才有這樣的效果。

我們下車的時候,很多乘車人都瞅著我們,目送我們下車。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