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 晶瑩心

珍惜

【正見網2018年09月12日】

望著朗朗的星空,一個二個三個四個五個六個……噢!原來是個美麗的女子在數星星,如今她是那麼的超然脫俗,心地善良。回首往事不勝感慨,美目中落下一滴晶瑩的淚珠。

一、母親重獲新生,全家喜得大法

潤梅從小生活在一個單親家庭裡,父母在其三歲的時候離異,她與母親小娟生活在一起。那時候,小娟白天到集市上賣東西,掙錢養家,是姥姥一手把其帶大。

三個人生活在一起,相依為命。時間一天天過去,小娟的收入還算樂觀,足夠維持整個家庭的支出。可是就在潤梅八歲那年,小娟在一次外出進貨過程中被小偷包圍,由於膽子特別小,過度驚嚇,回來後得了一場大病。

醫生診斷,說是神經性的,無法醫治,後來嚴重的時候,小娟臥床不起,生活都不能自理,命在旦夕。小娟甚至都交代好了後事,把潤梅委託給舅舅(那時候姥姥年歲已高),請他一定把孩子養大成人。

這真是猶如晴天霹靂,讓全家人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也許命不該絕,小娟的朋友聽說了,到來,讓娟練氣功,就這樣一學便是四年。

期間雖然病症有所緩和,可是時好時壞,不知啥時候,病又發作了,無法根治。

一次偶然的機緣,姨姥姥到來,向小娟推薦法輪功,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可娟聽不進去,心想哪有那麼神呢。姨姥姥一看實在沒有辦法,就跟娟道:「你媽也是一身病,我教你煉功動作,你教她煉吧。」並送給了其一盒師父講法錄音帶。

那時候,姨姥姥年近七十歲,大老遠跑來,娟覺的面子上過不去,勉強答應了,當場跟其學了法輪功的五套功法煉功動作。誰也沒有料到,小娟一煉動作,身體就感覺很舒服,也許就是師父說的有緣人吧。就這樣,娟走入了大法修煉。

一開始,娟一邊煉功一邊聽師父講法錄音,當聽到「我是給真修弟子淨化身體」,她隨即說了一聲:「師父,我就做您的真修弟子。」

也許就是娟的這一念,到了第七天,奇蹟發生了,她的病症全部消失,身體感覺特別舒服,真真切切的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

就在娟煉功幾天後,在一次婦女普查中,被檢查出子宮瘤。可神奇的是煉功四個月零七天後,娟親眼見到子宮瘤掉了下來,身體也沒有了異樣的感覺。

法輪功真的太神了,娟高興的嚎啕大哭,對大法、對師父的感恩真的是無法用人類的語言所能表達。

就這樣,潤梅與姥姥相繼走入了大法修煉。姥姥修煉前身體很不好,常年吃藥。剛開始學的時候,姥姥不敢斷藥,邊吃藥邊學功,通過學法,姥姥慢慢認識到了。

突然有一天,把家裡所有的藥全部都清理了,送給了不修煉的人。打那以後,姥姥的心臟病、類風濕、高血壓、腎炎病全都好了,再也沒有吃過一粒藥。

潤梅得法那年才十二歲,思想比較單純,並沒想過通過學大法能得到什麼,最初的印象就感覺這個法好,要學。

通過學法,她知道要嚴格要求自己的心性修煉,時時事事按照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處處為別人著想。

沒想到,學大法後,潤梅的學習成績直線上升,從班裡的中等一直升到級部第二名。而且她從小落下的早上一吃飯就肚子疼、胃疼、頭疼病,一到春秋季節嘴唇乾裂的毛病,不知不覺中都好了。 見證了師父在法中講的「無求而自得」(《轉法輪》)。

尤其是遺傳性白髮,上小學的時候,頭上白髮就已經特別多,非常顯眼,誰見了都讓她吃黑豆、黑芝麻,說能起一定作用。潤梅自己也鬧心。

可她就在學大法以後,白頭髮竟然奇蹟般的消失了,這是她從未想過的。如今光澤的秀髮,如同一襲瀑布從天而降。

二、正念正行,走正法之路

共產邪教好大喜功,大會小會沒完沒了,儘管太多百姓看不起病上不起學養不起老,可中共還是花四千億人民幣搞禍國殃民的二零零八年奧運。

它們與各國奸商偽君子利益薰心的政要搞沒用的運動會,還拿百姓當敵人,怕突然站出個被害人喊冤丟了共匪的大臉。

於是抓上訪冤民,抓正義律師,抓維權人士,抓善良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搞的全國雞飛狗跳,不得安寧,如同鬼子進村。

潤梅所在當地同修遭大規模非法抓捕,其家真相印刷資料點也被破壞,小娟躲過抓捕,潤梅卻被共匪當人質綁架到派出所。

那時潤梅才二十二歲。畢竟是個嬌柔女子,一開始,心不穩,怕心重,匪警很是囂張。他們問什麼,都不回答,潤梅當時還升起很強的爭鬥心,激起了他們負的惡的一面。

剛進派出所的第二天,他們就給戴手銬、腳鐐,派出所所長親自用電棍電擊潤梅的耳朵、嘴等敏感部位。

後來又把她關在一個小屋子裡坐鐵椅子,不讓睡覺,雙手、雙腳被卡住無法動彈,這個玩藝因會是大鐵砣會自動吸收體溫,時間長了感覺特別冷。期間一直有人輪流審訊,問印表機、資料從哪來的?平時都和誰聯繫?

筆者在網絡上看到有各界學者總說防止二次文革,可是他們沒有意識到共產邪教的文革從來沒停止過,對上億法輪功真善忍的打壓超過文革,只不過行惡更加殘暴隱秘而已。

潤梅心想:我是不會說出任何一個人的。同時邊發正念邊向內找,隨著正念不斷加強,感覺另外空間邪惡少了很多,環境也隨之改善了,警察也沒那麼囂張了,而且很多警察也轉變了他們的態度。有好幾個警察說她無畏生死,很是佩服。

潤梅心想:「是啊,大法是好的,是正的,學大法沒有錯,我們是宇宙間最正的生命,我有師父、有大法,怕什麼。」

「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

(《洪吟二》 〈正念正行〉 )。

那時候,潤梅真的將個人生死至之度外,期間有件事使她印象特別深刻,有一個痞子流氓似的警察曾三番兩次向她行惡。最嚴重的一次就是給其「上大掛」——兩隻手腕被分別吊在兩側牆上鐵鏈子上,胳膊被抬的老高,無法動彈。

共匪行惡怕勒出傷痕曝光,找個廢毛巾墊在兩手腕處,毛巾特別硬,潤梅就感覺像針扎似的,幾分鐘後就疼痛難忍。

加上那時候,潤梅已經幾天幾夜沒合眼睡覺,一閉眼,就睡去,身子一晃又醒了。

由於長時間坐鐵椅子,她的腳和腿已經腫的老高老粗,腳上的鞋子都被撐破。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卻感覺不知過去了多久。

當時潤梅沒有對這個施暴警察有一絲怨恨,就覺著他可憐:他也是受共產邪教謊言毒害的生命,迫害大法將來下地獄永遠的無解脫期,真心的希望他好,不要參與迫害,同化大法真善忍,永遠的幸福得度。

當潤梅發出這一念後,哪知突然他的態度竟然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立刻把梅放了下來,並且找來一個高凳子讓她把腳放在上面好好休息,潤梅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了善的力量。

後來那警察自己也承認法輪功是好的,中共搞迫害是吃飽撐的閒的沒事幹。

潤梅在派出所被非法關押了七天七夜,期間幾乎未合眼睡過覺。那時候,她還沒認識到應該全盤否定邪惡的一切安排,雖然期間沒說出任何同修,但卻給警察提供了供詞,把所有的事都攬在了自己身上。

就這樣,隨後又被轉到看守所。來到看守所以後,潤梅結識了好多同修,她們提醒要多發正念、多背法。

這一下點醒了潤梅:是呀,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正念闖出去。

每天除了吃飯和睡覺時間,其餘大部份時間就是跟同修們集體背法,發正念和煉功。

讓她驚訝的是,在家裡從來沒背過法,在裡面都是跟同修學著背,可背的卻特別快。尤其背《轉法輪》「主意識要強」這一章節,就在聽同修背了一、兩遍以後,就能熟練背下來了,而且好多是同修背了前面一句,後面一句接著就打入到腦子裡,當時心裡特別激動,知道是大法開啟了自己的智慧。

隨著背法越來越多,潤梅開始認識到要想闖出去,必須時時刻刻正念否定邪惡的安排,走師父安排的路,包括之前的所謂的供詞也不能認可,自己是做好人,什麼供詞啊?它們迫害好人應該在好人面前認罪。

認識到就得做,監獄對犯人的要求,都不去配合,不管是早上做體操還是為了應付檢查要求把被子疊成豆腐塊,都不配合,因為自己是高尚的好人而不是犯人。

有一次,上面來檢查,要求全部都穿監服,因為大法弟子平時是不穿的。大家在一起切磋,都認為不能穿,就這樣同修們約定好誰也不穿。

在夢中所見,原本一片光禿禿的土地,一下變成綠油油的草地,生機盎然。

潤梅知道做對了,是師父在點悟自己。還有一次,也是上級來檢查,同修們被臨時要求調換監室(是平時關押重刑犯的一個地方)。

大家不同意,同修們都說這一次一定要做的更好。大夥心特別齊,誰也不動,監室負責人動員了好大一陣,毫無效果,後來就找來了男警察,兩人一組拽著胳膊全部拖走,狠狠的摔在地上。

就在潤梅倒地的一霎那,在場的其她犯人都嚇哭了。

還有一位同修被拖過來的時候,身體渾身顫抖,警察也害了怕,這時就聽監室的一個女犯人跟監室的官說,趕緊讓她們回去吧,不然她們就要絕食抗議了。

那時候,大家並沒有想過絕食,沒過多久就傳來消息,讓大家又回到原來的監室了。

潤梅知道在另外空間是一場正邪大戰,因為大家更加正義了所以邪惡只好妥協。

後來構陷潤梅的案件到了公安、檢察院,他們逐一問話,潤梅全盤否定,並給他們講大法美好的真相和在派出所裡所遭受的無理迫害。

他們一一做了記錄,檢察院的這個人聽了講述,很難相信派出所的暴行。都被共產邪教洗腦「我在馬路邊撿到一分錢,交給警察叔叔!」這警察叔叔被美化成了人民衛士。其實它們就是共匪行惡的打手。

在這裡,潤梅奉勸那些仍然在行惡的警察們,大法弟子都很善良,不要為了自己一時的權錢繼續行惡而葬送了自己的未來,善待別人就是善待自己。

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五個月零九天後,潤梅被釋放了出來。

二、全能人才

共產邪教綁架控制十幾億中國人,牠們不幹活天天行惡整天算計百姓就能吃香喝辣,而廣大法輪功修煉者得勞動才能生活。

從看守所回來後,二零零九年年初,潤梅就開始出去找工作,一開始處處碰壁,接連換了好幾個工作,工資低的可憐不說,根本不適合自己。

一次,她應聘了一個銷售工作,公司老闆親自面試,期間問了幾個問題,有一個問題印象最深刻,問其家裡都有什麼人,潤梅實話實說自己是單親家庭,和母親生活在一起。

結果他直言不諱,說單親家庭長大的孩子不懂的溝通,更不會處理複雜的人際關係。很明顯他一口否決了,認為潤梅不適合干銷售。

潤梅來到街上,心裡很苦澀,微風拂動著她的秀髮,仰頭望著天上的白雲含淚自語著:「畢竟出身、家庭並不是自己能選擇的。唉!人生就是有許多無奈啊!」

回家後,為找工作很是發愁,沒門路沒關係,一時間搞的壓力特別大。但是潤梅又笑了:我有師父我有大法,怕什麼!

後來一次偶然的機會,潤梅遇到了現在的老闆,他們幾乎是擦肩而過。那天潤梅從招聘會出來正要往樓下走,卻被迎面而來的人叫住,張口就問是來找工作的嗎?就這樣潤梅很順利的找到了現在的工作,一干就八年的時間。

大法的神奇也處處在其工作中展現出來。誰也不會料想到,潤梅現在的工作就是銷售,她不但做了而且做的很成功。

說實話,當初讓潤梅做銷售,她自己心裡也是沒底,確實受環境的影響比較大吧,從小就是一個很內向的人,不怎麼喜歡說話,小時候讓其在課堂上回答問題,都緊張的要命。

學大法後,儘管性格開朗了很多,說話也多了,但做業務就是要求口才好,那時候真的一點信心也沒有。

可是當潤梅做了以後,平時主要通過電話跟客戶溝通、打交道。不可思議的是每當拿起電話來,她的思維變得異常清晰、敏捷,與客戶對答如流。

在工作中,潤梅按照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真心對待每一個客戶。從大法中她悟到:一個好的銷售不是想著自己如何多賺錢,而是站在客戶的角度替客戶想著如何省錢。

相處久了,客戶都很信任她,也都很願意跟其打交道買她的貨。潤梅負責的是其公司的主打產品,剛開始去公司的時候,兩條生產線只開起來一條,產量不但低,還經常出現滯銷的現象,有時候,庫存多了,沒辦法,就停產放假,對公司來說損失很大。

後來潤梅接手以後,兩條生產線逐漸都開了起來,產量比之前增加了將近一倍。除了設備檢修、過年放假等特殊情況以外,從來沒有因為產品滯銷而停產過。

潤梅知道這些都是大法賜予的智慧,如果不學大法,也許真如之前那個老闆所說,真的不太適合做銷售工作。

此公司分工不太明確,除了做銷售以外,潤梅還得負責部份單證的工作,有段時間,做信用證的特別多,是出口到孟加拉的,干外貿的都知道孟加拉的信用證特別繁瑣,要求的單據特別多。

儘管第一次做,期間潤梅一直與客戶溝通,不會的對方就告訴應該怎麼做。當去銀行交單時,審單人員說,還是頭一次見到把單據做的這麼完善的人,夸潤梅認真,幾乎找不到漏洞。

而且在公司裡潤梅被稱為「全能型人才」,有啥解不開的難題大夥都來找她,只要到她這,問題大多都迎刃而解了。

大法重塑了潤梅的性格,讓她從一個不會說話的人變成了銷售高手,讓她成為了老闆口中難得的人才,在工作中處處見證大法的神奇。

三、在工作中講真相救眾生

潤梅工作的場合也是她講真相、勸三退的地方。因為工作的關係,接觸最多的是來拉貨的司機。

每次講真相前,都先用正念清理空間場,接觸的司機大部份他們都同意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解除為其獻身的誓約)因為大多數人都非常厭恨共產惡黨。

有一次,潤梅竟然遇到一位師父家鄉的人,他說:小時候見過師父,當時師父還在部隊裡。每當放學以後,他都會跑去找師父玩,那時候,他就感覺李洪志師父為人很善良、很正直。

潤梅當時特別感動,真實的知情人是戳穿中共謊言的最好見證,中共不也常說:群眾的眼光是亮的。

潤梅隨即給他講了大法洪傳盛況,並順利的給他做了三退。

看著一個個老實樸實的中國人,解除誓約脫離共產邪教魔鬼控制是梅最高興的。

註:據真實事件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