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10月18日】

窗,比家裡的高許多,這是監舍內唯一能看到一絲陽光的地方。它很小,但它是封閉的。想家的時候,她就望望一虎口的天空,這兩年就是這樣熬過來的。

她是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警察綁架到這兒來的。惡警要對她動刑,讓她說保證以後不修煉的違心話,她以零口供的方式拒絕了。雖有些皮肉傷,但惡警沒敢往死裡打。當第二次要她寫保證書時,她望了惡警一眼,惡警轉身就離開了,那一眼那是不動如山的正念,正視惡人,惡人不敢行惡,從此不再管她,相比其他同監舍的人她自由了。所謂的自由就是內心沒有一絲怕心,心中只有大法,那是令邪惡膽寒的。她成了她們監舍中的神。她可以背法、煉功、發正念,無人能動得了她。她打坐時就是一座山,同舍的人都靜靜的,沒人吵鬧。

兩年來,黑夜裡,她經常望著比監舍亮堂的星空,那一虎口的星空,為什麼來這裡?還有哪些心沒有放下?家裡五歲的兒子不知道過的還好嗎?放不下的終得放下。修真、善、忍沒錯。但她就是出不去,找不到什麼原因被舊勢力抓了把柄。她在執著中找著執著,有一天她發了一念:修煉路上不管我有什麼心沒有放下,我有師父在管,我的一切是大法給的,舊勢力無權安排我的路。全盤否定,這裡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中秋節前必須出去。

這念,就那麼神奇,她得到了中秋節前一天回家的通知。夜晚,再望向窗,那個還不是很圓的月亮正好掛在窗口,光線是柔柔的,溫暖的,她體會到了佛恩浩蕩,感覺到師尊就在身邊時時看護著她。

窗外就是自由,那是肉身的自由,而內心早已自由。因為她怕心全無,她認為哪兒都是她的修煉場所。有些警察被她的善良感動了,有時
偷偷幫過她;舍友被她無私的正念所感化,決定做個好人不再幹壞事;而跟她一起比劃煉功的舍友早已三退。回家只是換個修煉環境而已對她來說,該講的真相兩年來也講的差不多了,該勸退的也退了。她想該離開這裡了,必竟這裡是監獄,好人怎能被關這兒呢?她選擇了中秋節前夜出去。

望著窗,窗好像也望著她,兩年的默默相對,窗好像也有了靈性,萬物皆有靈,她找了塊布擦玻璃,她驚奇的發現玻璃上出現了一叢優曇婆羅花,數了下大概二十幾朵,那是佛國聖花呀,她在家時查閱過資料,所以認識,純潔無比啊,非人間所有。玻璃上、鋼管、植物上等等。看上去不可能生長的地方都能生長,無需任何這個空間的養料。哦,逆流而上和她的品性相合,兩年的朝夕相處,𥦬,送給了她最好的禮物——這幾朵佛國聖花,它明白,她的品性非常人能及。惡警利用親情對她的所謂考驗,看上去就像小兒科,不值一提,她一步就跨過了。對宇宙真理的堅定,令一切生命對她尊敬,她是大法徒,宇宙中最讓生命羨慕的稱號啊。

中秋節,她被丈夫接回家了,由於她的歸來,家有了生機,由爺爺奶奶帶著的兒子一直不合群,邪惡綁架了她,其實也綁架了她的家人,日夜的思念,寫在了滿桌好菜卻無人歡笑。她先夾了菜給婆婆,婆婆嘆口氣:「總算回來了,咱老百姓鬥不過共產黨的!...... 」 公公打斷了婆婆的話:「孩子,吃飯吧,回來就好!」。 此刻家人已滿臉淚痕。

中秋夜,月正圓,她打開了窗,這是自家陽台上的玻璃窗,雖然陽台是透明的玻璃,她還是打開了窗,閉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秋夜微亮,伴著鄉下泥土氣味。望著天上的那輪圓月,還在獄中的同修們此刻還好嗎?屈服和正念之間,那真是一念之差,天壤之別,有些學員在惡警的高壓下說了違心的話,這最讓她難過,她很想幫助她們。路還得繼續走,三件事得繼續做好,直到法正人間。這時她突然發現月亮比原先更亮。哦,光明既將來到,與恩師大團圓為期不遠,她預測,江氏流氓集團必將遭到應有的下場,歷史上東窗事發的秦檜夫婦,因陷害忠臣岳飛而被後人千夫所指,遺臭萬年。

夜深了,回到房間,隨手按下了播放器「打開窗讓清風吹拂你推開門讓陽光擁抱你走出去讓生命感受永遠......」 這首天音歌曲《讓生命去感受》也飄向了窗外飄向了遠方。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