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洲法輪功學員新年謝師恩

【正見新聞網2018年12月31日】

墨爾本法輪功學員恭祝師父新年好

二零一九年新年即將來臨之際,墨爾本中西族裔法輪功學員來到市中心的Treasury Gardens公園,懷著無比感恩的心,向慈悲偉大的師父李洪志先生問候新年。

南半球夏日明媚的陽光下,朵朵蓮花象徵修煉人純善的心靈,學員們雙手合十,表達心聲:「墨爾本大法弟子恭祝師尊新年快樂!」

西人新學員:修煉大法讓生活充滿幸福和喜悅

沙恩是幾個月前開始學煉法輪功的西人小伙子。他說:「我讀完一遍《轉法輪》後,就決定要天天讀。在身體和心理的健康上,法輪大法給我帶來了極大的提升,修煉大法,讓我的生活充滿了幸福和喜悅。」

「我最近戒除了煙和酒,能做到這一點,我真是太高興了。」他說:「參加了九天講法教功班後,感覺非常好。下次的九天班,我還要參加。」

他最後表示:「深深感恩師父,讓我能和這些如此善良的人們一起學法、一起成為更好的人,幫助師父救度有緣人。」

老年大法弟子淚謝師恩

常年在墨爾本最著名的旅遊景點費茨羅伊公園(Fitzroy Gardens )向大陸民眾講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的七十歲老學員於女士,流著淚述說著對師尊的感恩、修煉大法給全家帶來的變化。

「一想到師尊的慈悲,我和老伴都感恩不盡。特別是老伴,二零一二年確診腸癌晚期,他終於選擇和我一起修煉。做了手術後,到今天為止,七年了,一點沒有感到疼痛,原來的糖尿病也都沒有了。主治醫師看到他這麼健康,都非常驚訝。他是七十五歲的人了,身體硬朗,精神頭兒比年輕人都強,每周幾天搬運真相資料和展板到市中心的真相點,風雨無阻,一點都沒有感到疲累。」

她還說,老伴在大陸常年擔任單位的領導,深受中共邪黨文化的影響,修煉大法後才意識自己思想中有很多不好的東西,所以修煉大法是淨化身心、返本歸真的過程。

她還分享了一個大陸華人明真相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的故事。「有一次,一個導遊拉了很多大陸遊客到景點,他問我,『你在這做這些,有用嗎?』我說,怎麼沒有用,國內的遊客來了,他們都需要知道真相啊。邪黨在國內搞網絡封鎖,很多信息只有在國外才能了解到。我們不出來告訴他們,您身為導遊,恐怕也很難了解法輪功無辜被迫害的這一切吧。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的時候,中共鋪天蓋地污衊法輪功,如果海內外法輪功學員不站出來講述真相,那些謊言不就會被當作成真的了嗎。您看看我們的展板,了解一下我們身心受益的經歷,有哪個地方不好?如果真善忍遭到迫害,那麼這個社會該提倡什麼呢?」

「我接著又講了中共活摘器官的真相,我告訴他,我是大連人,屍體加工廠就在大連,我要告訴大家,這一切都是真實的。看得出,導遊很震驚也很感動,於是,他對旅遊團的大陸遊客說:大家都來看看這些展板吧,法輪功是好功法,法輪大法好。」

建築設計師:找到真理真道,身心巨變

從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老學員宋先生,剛過不惑之年,目前在墨爾本一家建築設計公司擔任設計師。回顧二十年來的修煉經歷,內心充滿了對師父的無限感恩。

他說:「小時候,經常受人欺負,心裡很不平衡,在別人眼裡不是個強者。學煉法輪功之後,從師尊講的法理中明白了,吃虧是福。內心升起要做好人、做善良人的嚮往,所以心裡特別高興,這就是我要找的。」

他分享了得法之初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兩個神奇故事,這麼多年來也時時激勵他修煉如初。

「我是東北人,每年冬天都要儲存很多白菜,而且定期要晾曬,再堆放起來。記得五年級的時候,我們家住在五樓,每次樓上樓下的背運白菜,把腰累傷了。上大學,學的是建築設計,天天趴在桌子上畫圖板,腰感到特別特別痛,所以二十歲出頭,就得了嚴重的腰椎間盤突出,已經到了爬不起來、必須躺在床上的地步。」

宋先生當時跑了很多醫院、學了氣功,也練了很長時間,沒有什麼起色。直到他的母親介紹他修煉法輪功,他立即明白,自己找到了真理真道。

「記得當時,讀師父的著作《轉法輪》的時候特別入心,也特別專注,越看越愛看;聽師父講法錄音,看師父講法錄像,也是感到渾身特別舒服。結果,幾個月下來,身體就好了,我都沒有意識到從什麼時候開始,腰一點兒都不疼了。」

在中國大陸得法初期,對他觸動很大的還有一件事情,使他從此不再懷疑大法修煉的神奇,堅信法輪大法是教人返本歸真的高德大法。

「有一次到一個農貿市場買葡萄,小販乘我不注意,偷偷往裡面加了不好的葡萄,我發現後和他論理,結果小販威脅我說,『你敢不買!』」

「看到我真的不打算買了,他從攤子後面衝出來把我攔住。我當時爭鬥心一下子起來了,就推了他一下,沒想到,周圍賣水果的都是他的朋友,一下子就上來七、八個人,把我圍住,開始打我,踢我。」

「我馬上就意識到,我做錯了,想到師父講的法,煉功人要守德,我沒有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真心後悔。這個念頭一出來,就感到他們的拳頭打在我身上的時候,就像海綿打的,太神奇了。小販們看到打了我幾分鐘後,我一點兒沒有還手,也停下來不打我了,很吃驚看著我。」

「雖然當時我的衣服都被撕碎了,但晚上去看望父母的時候,他們根本沒有看出來我被人打過。」這個經歷讓宋先生很震撼,從此銘刻在心。

新年來臨,宋先生說:「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在新的一年裡,我會走好修煉的路。」

澳洲昆士蘭法輪功學員感恩師尊

二零一九年新年將至,部份昆士蘭法輪功學員在澳洲布裡斯本市中心的南岸景點集體煉功,並恭祝慈悲偉大的師尊李洪志先生新年好。

全家修大法受益

安妮來自大陸,現在定居布裡斯本。她說:「我母親、我丈夫、我的姐姐和妹妹都修煉法輪功,從中受益無窮。我的母親今年七十六歲,一九九六年得法,至今已有二十二年了。得法前,我母親一身病,如風濕性關節炎、神經官能症、頭疼、腿疼,手不能沾涼水,一沾涼水,關節就疼得鑽心。神經官能症發作時,誰都不認識,連自己的兒子也不認識,抬腳就踹,到處求醫也不見好,痛苦萬分。得法後,僅僅幾個月的時間,我母親身上的頑疾全都不治而愈,感覺一身輕,爬樓跟年輕人似的,不喘不累。還有一件更神奇的事兒。我母親沒上過學,不識字,得法之後卻無師自通,整本《轉法輪》都能通讀下來。街坊四鄰都嘖嘖稱奇。

我妹妹得法前被醫院查出胎死腹中,醫生說如不馬上做手術就有惡化的危險。妹妹決定修煉法輪功,幾個月後,死胎自然排出,以前患的B肝,也在不知不覺中痊癒了。我姐姐同樣感受到,修煉大法,無病一身輕。

我本人得法前患有月子病,腳趾麻木、老寒腿、風頭疼,冬天頭不能招風,風一吹,就像針扎似的疼。修煉大法後,這些症狀全都不翼而飛。一次醫院檢查,說我有惡性葡萄胎,如不手術,有引發絨毛癌的危險,死亡率很高。我堅持學法煉功,沒做手術,也沒服藥,漸漸就完全康復了。

得法前,我的脾氣很暴躁,計較個人利益,得理不讓人。得法後,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時時處處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凡事都為他人著想,脾氣也變好了,周圍的人都說我好像換了個人似的。快到新年了,我代表全家大法弟子恭祝師父新年好!」

「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生」

布裡斯本南部漢德森公園(Handerson Park)的煉功點是昆士蘭最早成立的煉功點之一。煉功點的協調人尼爾森(Nelson)說:「近年來,我們的煉功點除了清晨煉功,還組織大家一起學法,交流修煉心得。通過集體煉功、學法交流,同修們更加精進實修,更加積極努力地投入到講真相、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各項活動中。我們也更加深刻地體悟到師父留給我們的集體學法,集體煉功的深遠意義。在二零一九年即將到來之際,我們煉功點的大法弟子,感謝師尊的救度之恩,恭祝師尊新年好!」

來自台灣的南希(Nancy)無限感慨地分享了自己感受到師父和大法的救度之恩。她說:「我是一九九七年有幸得法的。在這之前,我家是人人羨慕的小康家庭,丈夫經商,一家人過著安寧富庶的生活。然而,一九九六年十月中旬,大禍從天降,我們的獨子在一場車禍中喪生,那時他才新婚不久。兒媳剎那間失去了丈夫,我先生為兒子鋪墊的事業也後繼無人。我更是白髮人送黑髮人,精神徹底崩潰了。就在我痛不欲生的時候,先生告訴我,他無論如何也要有個兒子,因我已過生育年齡,他決定跟別人再生一個兒子。這真是雪上加霜,我難過之極,想一死了之。那些日子,我天天琢磨怎麼自殺。」

就在我的人生跌落到谷底的時候,有人將法輪大法介紹給我。《轉法輪》一書打開了我心中的枷鎖,使我不再迷茫,我明白了人生中為什麼會有難,人活著到底為了什麼,我感到豁然開朗,漸漸從喪子的悲哀中走出來,並決心跟著師父好好修煉。

師父的恩德我永遠無以報答。能在大法中修煉,我感到無比幸福。新年就要到了。師父,祝您新年好!」

大法指引我成長

從一九九六年在國內就開始跟隨父母修煉的艾瑪(Emma)說:「我從小就跟父母一起修煉,在我成長的過程中,大法的法理一直在歸正我的言行。現在的社會道德日益下滑,很多年輕人都在網絡世界裡尋求精神寄託,其實他們很迷惘,並不知道內心到底想要什麼。我非常幸運,從小就得到這麼好的大法,通過修煉,我明白了生命的本質,明白了創世主對人類的恩賜。在末劫時期,創世主再次把大法傳給世人,給人類帶來了新的希望,使我們找到了回家的路。

「當我努力按照真善忍法理去做的時候,我發現生活中的矛盾都可以解決。作為一個妻子,當家庭出現矛盾時,我就多站在對方的角度去看自己的問題。而當我向內找時,我的丈夫也開始努力改掉自己的缺點,我們的夫妻關係也越來越融洽。作為一個母親,在生活中,我以身作則,凡事不強制孩子,而是耐心地跟她講法理,孩子明白其中的道理了,自然也會健康成長。

「我人生中經歷過好幾次大挫折,每當我走出磨難時,都更加體悟到師父對弟子的無限慈悲與關懷。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恩。在這裡向師父雙手合十,說一聲:『師父,新年好!弟子會更精進,惟願師尊笑。』」

紐西蘭法輪功學員新年謝師恩

二零一九年新年即將來臨,紐西蘭部份法輪功學員聚集在使命灣(Mission Bay)山頂公園。他們懷著感恩的心情,雙手合十,齊聲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獻上最誠摯的祝福:「恭祝師尊新年好!」

退黨義工:對師父的感恩無以言表

奧克蘭西區的馬場周日早市是華人必去的自由市場,即便是剛到奧克蘭的華人都知道這個市場。十二年前,法輪功學員在馬場裡建立了幫助華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的「退黨服務中心」。

若不是看到那滿頭銀髮,你或許不會猜到,精神矍鑠的姚佩霞已有八十五歲高齡了。她是馬場退黨服務中心的「元老」之一。

姚佩霞說,她修煉法輪功緣於自己的弟媳婦。弟媳婦患有心肌梗死,被醫生判定活不過兩個月,但煉法輪功後奇蹟般地痊癒了。

姚佩霞說,一九九七年煉法輪功以前,她從頭到腳,沒有一個地方是好的,一年到頭吃藥打針,每年春天、秋天都要打針輸液。而煉功後,病都沒了。

「不光我,我弟媳婦、侄子、侄女的兒子的命都是師父救的,所以我們全家三十多口人都煉法輪功。」說起煉法輪功後的身心受益,姚佩霞感動得淚流滿面。

「千言萬語都沒法感謝師父!」姚佩霞說,「我們一家人都感謝大法!」

中醫診所老闆:法輪功讓我重燃生命的希望

周詩桀在奧克蘭擁有自己的中醫診所,出國前,他是中共軍隊裡的軍醫。

得法前,他總覺得人生沒什麼太大意義,對共產黨的統治更是失望透頂,連他在軍隊裡的高層領導都說:「不要對共產黨抱希望,能出國就出國。」

一九九八年,周詩桀的朋友介紹他看法輪功著作《轉法輪》。「結果我一看,哎呀!這才是人生的價值,我們來到人世的目的!也突然感覺到我怎麼沒有早得這個大法,當時就是非常興奮。」

然而不久後,一九九九年四月,中共軍隊系統下達「不准黨員與軍人煉法輪功」的通知,「那個時候就有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周詩桀說。

在中國,軍隊是中共奪權、掌權的工具,被嚴密控制的領域。因此,從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開始,修煉法輪功的軍人就遭到了更為嚴重的迫害。

周詩桀也不例外,經歷了迫害、關押和審訊。「我就給高層講自己的修煉體會、身心的變化和家裡的變化,如果不是法輪大法的話,我的生命都不會延續到現在。在真相面前,他們誰都服氣,包括中共中央軍委派來的人跟我談話,我都給他們講法輪大法的美好,他們誰都服氣。」他說,「後來,對我的迫害也就不了了之了。」

在當時的高壓環境下,是什麼讓他堅持自己的信仰而不放棄?周詩桀說:「因為師父教給我們的都是正的,真、善、忍這三個字在任何時候,體現出來的都是一股正氣。」「無論是從信仰的角度,還是從最基本的做人的道理上來講,我們都不會放棄。我們對師父的感恩勝過所有的一切。」他說,「要到新年了,我們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父的感恩,只有盡我們的努力去完成我們的使命,以此來感謝師父。」

西人學員:對生命的真諦認識更深刻

詹姆斯·哈茨 (James Harts)從事建築工程管理工作。大約四年前的一天,他駕車經過一個法輪功煉功點,「我被優美的功法動作深深地迷住了。」他說。

「我立刻意識到這就是長久以來我一直在尋找的修行方法。」詹姆斯說,他就在網上看完了李洪志先生的九堂課講法錄像,之後他的思維和行為都發生了變化。然後他開始閱讀《轉法輪》,「這對我看待生活的方式產生了深遠的影響,當我閱讀的時候,字裡行間閃爍著光芒,我的生活發生了許多的變化。」修煉了四年後,他對生命的真諦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我衷心感謝李洪志師父」,詹姆斯說,「他澄清了我的困惑,就像黑暗中的一盞燈。謝謝師父!」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