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靈奇事:侮辱金剛,被拋樓外震死(二文)

陳必謙


【正見網2019年01月15日】

一、殺生罪多,抄經還債

 同官縣縣令虞咸,很有名氣。唐玄宗開元二十三年春天,他前往溫縣,路旁有個小草堂,看見有人住在裡面,刺破手臂,用血調珠砂寫各種佛經。那人年將六十,臉色蠟黃,肌瘦如柴,可是已經寫了幾百卷佛經了。
    
有人來訪,他必然向人乞討。有人問他從何而來,好給他些幫助。他就說:他複姓屈突,名仲任。與屈突仲得、屈突季將,是堂兄弟。他父親是一個郡的太守,有個莊園在溫縣,因為只有屈突仲任一個兒子,憐愛他年少,恣其所為。仲任生性不好讀書,唯以賭博遊獵為事。父親死時,家中還有奴僕數十人,資財數百萬,莊園宅第很多。可是仲任縱游賞,好女色,狂飲狂賭,把家產變賣得差不多光了,數年之後,只剩下溫縣的一所莊園了。於是他又賣掉田畝,拆售房屋,又折騰光了,只剩下莊裡的一所堂屋,還巋然獨存。奴婢都沒了,家裡窮得無計可施,就在堂屋裡挖地埋了幾口大瓮,貯藏牛馬等肉。    
    
仲任很有力氣,有個僕人名叫莫賀咄,也是力敵十夫,每到黃昏之後,他們兩人就出去盜竊牛馬,所盜之處,必在五十里以外。遇到牛就捉住兩隻犄角,翻過來扛在背上。遇見馬、驢,就用繩子套住脖子,也翻過來扛上。到家往地上一擲,就都死了,然後除掉皮,把皮和骨骼埋到堂後的大坑裡,或者焚燒掉,肉則貯存在地下的瓮里。到了天明,就讓莫賀咄,拿到城裡市場上賣掉,換米來吃。如此又過了十多年,因為他偷盜的地方遠,所以沒有人懷疑他。仲任生性好殺,所存的弓箭、羅網、鋼叉、鐵彈,滿屋都是。他殺死的飛禽走獸,不可勝數,只要是被他看見的,就沒有能逃脫的。甚至連捉到刺蝟,也用泥裹上來燒,將熟的時候,除去泥,則刺蝟的皮和刺,就隨泥一起脫落了,然後取肉來吃。他的殘酷,都如此類。
    
後來莫賀咄病死了,過了一個多月,仲任也暴死,只有心口還暖。他的奶媽,已經老了,卻還在,守著他沒有埋葬。不久,仲任又甦醒過來,說:「我被捕去,與莫賀咄對證,到一處大院,有廳房十多間;判官六人,每人各據兩間。仲任要對證的在最西頭,正好判官不在,說讓仲任站在堂下。過了一會兒,判官來了,原來是他的姑夫、鄆州司馬張安。張安見了仲任大驚,就領他登上台階,對他說:「你在世上,作惡無比;所殺害的千萬禽獸,現在忽然都來了,有什麼辦法能救脫你呢?」仲任嚇壞了,就叩頭哀求。
    
判宮說:「等我和別的判官商量一下。」便對諸判官說:「我的妻侄屈突仲任,造罪無數,今召入對證。這人的壽命還沒有盡,我想放他回去,又怕被殺的生靈不肯。我想開一條路,放他還陽,行麼?」

諸判官說:「召精通法律的人,來問問。」於是精通法律的一個人來了,身穿綠衣,跼踏駝背。判官問他:「想放掉一個罪人,有辦法麼?」便把情況都說了。那人道:「只有一條生路,但必須讓被殺生靈答應;如不答應,也是無益。」判官問:「是什麼辦法?」那人說:「這些生靈被仲任所殺,都必須償還性命之後,才能托生。可以把他們召來,誘導他們說:『屈突仲任現在已經到了,你們把他吃掉,就可以托生。但羊還是當羊,馬還是當馬,你們餘業未盡,還要超生為畜。等仲任托生為人,還依舊吃你們。你們的業報就無窮無盡了。如果讓仲任暫且還陽,讓他為你們追薦福德,抄寫佛經。使你們各自脫離畜生業,都得人身,不再為人類所殺害,豈不更好?』諸生靈聽說可得人身,一定高興,如此就能把仲任放回去了。如若他們不肯,那就沒別的辦法了。」

於是把屈突仲任鎖到廳事前面的房子裡,然後把仲任所殺的生靈,召到判官的庭院裡,地有百畝大小,都被擠得滿滿的。牛馬驢騾豬羊獐鹿雉兔,以至刺蝟、飛鳥之類,凡數萬頭,都說:「召我們來干什麼?」判官說:「屈突仲任已經來到。」諸生靈全都咆哮憤怒,騰越跺地,喊道:「這強盜還不償還我們的債!」正在憤怒時,那些豬羊的身體變得,像牛馬一樣大,而牛馬也變得超過平時的一倍。判官便讓那個懂法律的綠衣人,到庭院中,講清道理。諸生靈聽說可以得到人身,都很高興,身形又恢復如故。
    
於是,把諸生靈都驅趕到外邊,再召出屈突仲任,過來兩個獄卒,手執皮口袋和秘木,把仲任放進皮口袋中,然後用木來「秘」他。他身上的血從口袋上的孔中流出來,流到廳前,須臾間,血深與台階相平,約有三尺。然後連口袋和仲任—起,投進房內;上了鎖,再把諸生靈召進院中。諸生靈怒道:「逆賊殺死我們,今天我們喝他的血!」血喝盡,又一起來舔,直到庭院看見土,才停止。在他們喝血時,都非常憤怒,身形都長大數倍,口裡不停地怒罵。那綠衣人又勸告他們:「你們已經得到償還,現放屈突仲任還陽世,讓他為你們抄寫經書,使你們成為人身。」諸生靈都很高興,各自恢復身形而去。

判官然後又從口袋中,放出仲任,他身體如故。判官對他說:「你已經看見報應了,就應該努力修福,如果能刺血書,寫完全部佛經,這罪就抵清了。不然的話,再來地獄,就永遠沒有出去的希望了。」

屈突仲任,還陽世之後,便堅行其志,認真抄寫佛經,贖罪還業,勤寫不停。後來,恢復健康,得以善終。    

二、侮辱金剛,被拋樓外震死

婺州開元寺的大門,有兩個金剛塑像。世人都稱其神靈,鳥雀不敢靠近。有疾病來祈禱的,屢有靈驗。往來之人,都前來禮拜祈禱。

唐玄宗開元年間,婺州刺史,來到這裡,在寺院的門樓上宴會。眾人都說:「金剛神在此,不可如此!」

有一人說:「金剛塑像,不過是個土偶而己,能有什麼本事?」就把一片肉,放進金剛嘴裡。須臾之間,樓上雲昏電掣,風雷交加,酒肉飛揚,眾人無比危懼。但只有侮辱金剛的那人,被雷電拋出樓外數十丈,而震死。                              

三、妻子名列死榜,念經脫免

唐玄宗天寶十二年冬天,有個官吏名叫張無是,住在長安城布政坊,因為夜間在街上行走,深夜回家時,大門緊閉,就跑到橋下蹲著。到了半夜,忽然有數十騎,來到橋上,駐馬而言:「派某人到布政坊,騎馬,去捉十多個人。被捉人中有兩個人,一個是張無是的妻子,一個是同胡同的富翁王老叟。」

張無是聽了大驚。過了一會兒,那人回來說:「諸人都已捉到,只有張無是的妻子,正在誦讀《金剛經》,她身邊有善神護佑,所以沒能捉她。」於是吆喝所捉人名,都逐個點名、答應。張無是認識的王老叟,也被點名、答應了。

過了很久,晨鼓聲敲動,張無是回家。見妻子依然坐著,念經等自己。張無是既回,妻子說:你常不在外面住宿,我怕你犯夜。所以誦經不眠,專等著你,」到天亮以後,張無是聽見南邊的鄰居有哭聲,一問,知道是王老叟死了。張無是害怕極了,把夜間所聽見的內容,都講給妻子。妻子也害怕,就搬出宅子,求見名僧,發誓永遠持齋,每日誦經四十九遍,由此,張無是的妻子,得以平安無恙。    

四、不可吐唾於寺地

有個道嚴和尚,住在成都寶應寺。唐玄宗開元十四年五月二十一日,他在佛殿前軒,點長明燈,忽見一隻巨手,出現在佛殿的西軒。道嚴嚇壞了,趴在地上不敢動彈。過了一會兒,聽到空中有人說道:「勿怕勿怕,我是善神,不會觸犯你一根毫毛,為什麼趴著不動呢?」道嚴聞聽,恐懼稍減,便問道:「檀越是何神?為什麼隱藏起身軀,而只出現手呢?」接著聽見空中答道:「上天命我護佑佛寺之地。因為世上的人,常向佛寺吐唾,我就用背來承接其唾。因此背上生瘡,肌膚總是有膿。想用膏油敷在上面,可以麼?」道嚴便把清油,倒在巨手中,那手便抽回去。

道嚴便請求說:「我想看看檀越的形貌,使畫工畫在牆壁上,並寫下此事,以做宣揚;希冀世人,不敢再向佛寺之地吐唾。」那神說:「我的容貌很醜;師父見了,難道不膽戰麼?」道嚴說:「檀越只管現形,不要推託了。」這時便見西軒之下出現一神,奇形怪貌,頭顱很大,高鼻子,深眼窩,巨口咧著,身材碩大,高有數丈。道嚴一見,背上的汗就如水澆一般。那神便漸漸隱去。於是,道嚴把神的狀貌告訴了畫工,讓他畫在西軒的牆壁上。人們見到此神像,並數行文字,再也不吐唾於寺地。    
    
五、西方神靈,護佑國防勇士

唐追贈工部尚書邢曹進,是肅宗至德年以來,河北藩鎮的健將,他鎮守魏郡,為田承嗣所管轄。他曾因為討伐叛亂,被飛箭射中肩膀。左右的人,為他拔箭,但箭鏃卻留在骨頭中,外面只露出一點兒。他讓有力氣的人,用鐵鉗往外拔,可是箭鏃堅牢不動。邢曹進痛楚之極,卻無計可施。妻子兒女,只得廣修佛事,希圖能有靈應。

過了幾天,他讓人用繩索把自己捆在床上,再用力拔箭鏃,還是堅牢如故。邢曹進呻吟忍受,等死而已。

忽然有一天,邢曹進正在晝寢,夢見一個胡人和尚,立在院中。邢曹進把自己的痛苦訴告和尚,和尚便對他說:「如果把米汁注進其中,就會自己痊癒的。」

他醒來後,講給了醫生。醫生說:「米汁就是泔水,哪能用來泡傷口呢!」便四處向人詢問,沒有能明白的。
    
第二天,忽然有人看到一個胡人和尚,到門前乞討食物。邢曹進趕忙把和尚召入,他在中堂遠遠望見,正是昨天所夢見的人!便把和尚領到身旁,告訴自己的危苦。和尚講:『「為什麼不灌寒食糖呢?你會知道那是極靈驗的。」邢曹進恍然大悟,那糖就是米汁所熬,而這位和尚,又與夢中所見者,相像。便命人取來,如法注入,應手清涼,痛楚頓減。到了夜裡,傷口有些發癢,就命人像以前那樣用鉗拔箭鏃。鉗子剛夾住箭鏃,箭鏃已突然自出。後來又敷上藥,沒有旬日,就痊癒了。

吁!西方神靈,護佑國防勇士、健將而顯靈,竟有如此的明驗!    

(均據宋代李昉《太平廣記》)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人物

神傳文化網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