捲簾機卷斷四肢 是法輪大法救我於危亡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4月01日】

我們家是農村種大棚的,有相似經歷的人都知道,大棚上的棉被每天晚上要放下去,早上捲起來,捲簾裝置是電啟動的。

我的丈夫憨厚老實,做人本份,卻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被中共法官枉法判刑四年,農家裡里外外的農活全落在了我一個人的身上。

一天,我因思念丈夫,站在山坡的棚頂上,向遠處非法關押丈夫的監獄方向眺望,站了半晌,才想起大棚的帘子要卷到頂了,就走向機頭處準備合閘。沒想到,過程中,我被捲簾的繩子纏住,全身動彈不得。因兒子兒媳都不在現場,周圍沒一個人能來救我,導致我的腿被卷到立杆上,四肢被繩子當場卷斷,直到一寸多粗的立杆被卷彎了,才有人發現,從三百多米遠的地方趕過來幫忙。

我被救下時,渾身青紫,眾人用門板充當擔架,將我抬到醫院,做了整整八個小時的手術。當時大家都以為我活不下來了,因為已發生過多起被大棚捲簾機捲入而喪命的事。

出院後,我癱瘓在床,因手部神經被卷壞,一直耷拉著,連棍子都拄不起來,去醫院複查多次,醫院說片子顯示我的骨枷一點都沒長出來,建議我去大城市治療,當時因我的丈夫被迫害入獄,家裡沒有經濟來源,所以我放棄了繼續就醫的想法。

後來妹妹將我接到了她家,妹妹是修煉法輪功的,家裡有個學法小組,每晚學法時,她們讀法,我就聽著,就這樣,不知不覺中,我也走入了修煉法輪功的行列。

到她家二十多天後,我發現自己的大拇指能動了,逐漸的,手能夠蜷曲起來握住棍子了,我便開始拄著雙拐,自己下床活動。二十八天後,我不用拄棍也能行走了,雖然動作略顯遲緩,但我還是決定回家。

那會兒已到冬季,在山上居住的我為了燒柴取暖,每天都要上山撿柴。

我家離山上的大棚一里地遠,蹬上自行車下坡沒一會兒就到家了,後來我嘗試著騎車上坡,但感覺蹬起來很吃力,本來想放棄,突然又想到,一會兒要路過同鄉家,他們曾經親眼目睹了我出事後的慘狀,都以為我會癱瘓在床,能坐起來都是奇蹟,我要讓他們看到修煉法輪功後,在我身上出現的大法的神奇,所以就鼓起勁兒一路蹬了上去。自那以後,我的身體狀況恢復如常,大家都覺得不可思議。

之後的幾年,家裡又接連遭遇風波,兒子與兒媳離婚後患上了癌症,在他彌留之際,丈夫刑滿釋放,但是當地的610組織(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卻不肯放人,等丈夫回到家時,兒子已經失去了意識,不久後撒手人寰,留下一個十一歲的孫子和為了給兒子治病而借的近二十萬元的外債。為此,我曾多次陷入痛苦中不可自拔,整日以淚洗面,有時候剛捧起大法書,眼睛就被眼淚蒙住,後來通過學法,師父的法理化解了我內心的痛苦,心情才逐漸開朗起來。

丈夫出獄後,我和丈夫日夜不輟,種了十多個大棚的蔬菜,幾年的時間,我們已經還清了所有的債務。其中的艱辛不可想像。

一次,兒媳婦回來探望孫子,我勸她留下,並承諾兒子原來住的那間房依然歸她,兒媳婦曾在離婚時把家裡的家具都帶走了,她回來後,我又從新幫她置辦,每年冬天都給她拉煤取暖,直到她找了新的丈夫,我仍然讓他們在那間房子裡住著,心裡想著過去的恩怨都過去了,孫子有親媽在身邊就夠了。聽說這件事的村裡人都說我傻,但是法輪大法教人為人處世先考慮他人,我堅信自己這麼做是對的。

以上種種如果放在一個普通人身上,恐怕會天天抱怨上天不公,內心充滿痛苦和不甘,最終不死也得瘋,我因修煉法輪大法,恩師一路呵護,這才得以走出苦痛、重獲新生。

法輪大法是正法,正法信仰是一劑靈丹,使人身心受益。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