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海拾珍:《鏡花緣》作者智斷審鵝案(三文)

陸文農


【正見網2019年04月30日】

一、杜三娘助孔子借糧

孔子帶著學生,從衛國轉身去陳國,途中遇見一位採桑娘,孔子見
她像桑枝一樣苗條,便吟道:
南枝窈窕北枝長,
採桑娘見是孔子,心有所感(她有預測功能),接著吟道:
夫子行陳必絕糧,

孔子一語不發地走了。

採桑娘又接著吟出兩句:
九曲明珠穿不過,
回來問我採桑娘!
 
孔子到了陳國,果真肚子餓了,絕了糧,便向陳侯求助。陳侯將九曲明珠遞給他,叫他用絲線,把珠子穿起來,說:「明珠九曲九彎,你們把珠子穿起來以後,才能談借糧。」孔子師徒們,彎腰低頭地穿了半天,也無法將絲線穿過去。

孔子只得叫子貢,回頭去請教採桑娘。
    
子貢回到桑園,採桑娘不在,只見桑樹旁邊堆了三堆泥。他望著樹旁的三堆泥,猜出採桑娘叫杜三娘,根據姓名把她找著了。杜三娘把穿九曲明珠的辦法,教給了他。

孔子照採桑娘的話,將絲線塗上油脂,一端系在小螞蟻的腰上,然後,放進明珠的孔口,用煙一熏,螞蟻就拖著絲線,慢慢地爬過去,把珠子穿好。然後借糧了。

二、石碏設計除暴君

東周末年,衛國莊公在位。他有三個兒子,長子名桓,生性懦弱;次子名晉,三子名州吁。
    
衛莊公最疼愛小兒子州吁。但州吁生性暴戾,整天舞刀弄槍,動不動打架甚至殺人。衛莊公對他一味溺愛,從不制止。
    
衛國當時的大夫石碏(讀缺)正直、能幹,很受國人愛戴。他見莊公放縱州吁,也曾規勸莊公,要對州吁嚴加管教,以免日後鬧出禍患。但莊公不以為然,仍然聽任州吁胡作非為,絲毫不加約束。
    
無獨有偶,石碏自己也有個同樣暴戾的兒子叫石厚。石厚與州吁臭味相投,經常泡在一起,吃喝玩樂,騷擾民眾。人民受害,敢怒不敢言。這兩個貴族子弟,更加胡作非為,無法無天。
    
石碏也曾嚴厲責備石厚,但石厚不聽,還仗著州吁是他肝膽兄弟、保護神,肆無忌憚。石碏忍無可忍,親自把石厚用鞭子打了一頓,關在家裡一間空房中,不讓他再出去惹事生非。但石厚竟跳窗、爬牆出逃,躲到州吁家裡。石碏知道這不肖子的藏身的地方,但也沒有辦法。
    
衛莊公死後,按照傳統,大兒子桓,繼承王位,稱衛桓公。這衛桓公庸庸碌碌,沒有主見,也缺乏魄力。而州吁自莊公去世後,更加目中無人,氣焰囂張。石碏估計衛國內部將來一定會發生動亂,他怕自己惹上是非,就藉口年老多病,辭職回家,不問政治,明哲保身。
    
德高望重的石碏辭職後,州吁更加沒了顧忌,就加緊奪取哥哥權位的行動。剛好周平王死了,太子即位。周王是各國諸侯的盟主,按例周王去世,各國諸侯,都要到周國京都去弔唁。衛桓公也準備出發,並命令在他出行期間,由王弟州吁,代理國政。州吁就與石厚密謀,趁機奪權。
    
衛桓公出發時,隊伍走出城門,州吁迎上來說:「侯兄遠行,臣弟理當餞送。」就把桓公迎進路旁一個館舍,裡面早已擺下筵席。兩人坐下,州吁斟滿一杯酒,起身向衛桓公敬酒,祝桓公此去一路平安。桓公接杯後,一飲而盡,也斟滿一杯回敬州吁。州吁雙手去接,卻假裝失手,杯子掉到地下。州吁拾起杯子,轉身假裝要親自洗滌杯子,卻趁桓公不備,掏出刀子,向桓公背後猛刺。州吁自幼習武,桓公就這樣慘死在弟弟的刀下。
    
衛桓公手下的臣子,都嚇呆了。這時,早已埋伏在館舍內外的500
名武士,在石厚的帶領下,一起沖了出來。明晃晃的刀槍對著桓公手下的臣子,這些臣子,只好被迫歸順州吁。
    
州吁命令手下人,把桓公屍體掩埋,對外宣稱:桓公旅途得急病身亡。他自封為衛國國君,封石厚為上大夫。他的二哥公子晉,見大哥被害,倉皇出逃,到邢國去避難。
    
州吁即位後,紙包不住火,國內紛紛傳說他弒兄篡位,狠毒殘暴。州吁覺得自己瞼上無光。為了樹立自己的威信,他和石厚商量,尋釁攻打近鄰鄭國。在取得小勝利後,立即班師回國,就此大大宣揚自己的豐功偉績,拚命往自己臉上貼金。

但是國人還是唾罵他,抵制他。弄得州吁非常苦惱。石厚就建議說:「我父親是個正人君子,聲望很高。如果主公把他聘來任職,一定可以消除某些人對主公的不滿。」州吁聽了大喜,馬上派人帶著厚禮,駕上華麗車子,去請石碏出來議事。但石蠟仍然說自己年老多病,行動不便,拒絕應聘。石厚自告奮勇,回家做父親的工作。
    
石蠟問:「新主究竟為了什麼要召見我?」
石厚答:「因為新主剛剛即位,國人對新主還不夠理解。為了鞏固權位,安定局勢,所以想請父親,出謀獻策,共襄國政。」
    
石碏對這事早已胸有成竹,就說:「這個容易,凡是諸侯國新主即位,必須稟告周王,才算合法真主。只要新主得到周天子的誥命,國人還敢說什麼呢?」
    
石厚覺得這辦法很好,但是州吁是弒兄篡位的人,恐怕周天子知道這情況,不願承認州吁。就說:「父親這意見很好,但是最好先請一位在周天子面前說得起話的人,為新主美言幾句,然後新主再入朝稟告,這樣就更好。不知有沒有這樣的人?」
    
「陳國桓公,是周天子最親信的人,如果新主親自去陳國,央請陳桓公幫忙向周天子進言,事情就肯定能成功。」
    
石厚把石碏的意見報告州吁,兩個有勇無謀的人,滿心歡喜,迅速備辦禮物,上路奔赴陳國。
    
原來陳國的大夫 子鋮 和石碏是知交。石碏知道州吁、石厚要去陳國後,就割破自己的手指,用血寫了一封密信,派親信飛馬送到陳國,請 子鋮 轉呈陳桓公。信中痛陳州吁、石厚罪行,要求陳桓公逮捕這兩人,處以極刑,讓世人都知道弒君篡位者的下場。陳桓公看了信,問子鋮怎麼辦?子鋮極力主張嚴懲州吁和石厚,於是,桓公就命令子鋮作好準備。
   
州吁和石厚,來到陳國,陳桓公在祭祀祖先的太廟裡接見。子鋮先陪石厚到太廟,一上石階,只見門口樹立一面白牌,上寫「為臣不忠,為子不孝者,不得入此廟。」石厚看了心裡一驚,忙問:「立這個牌是什麼意思?」
    
子鋮禮貌地解釋:「這是上代留下來的,已經有幾十年了。」石厚這才放下心來。接著州吁也來了。兩人進得太廟,正準備鞠躬行禮,子鋮高聲宣布:「奉周天子命令:擒拿州吁、石厚兩個弒君賊!其餘來人,一律免罪。」
    
州吁、石厚想反抗,很快就被兩旁的武士制伏。子鋮又向衛國隨行人員,宣讀石碏的信,大家聽到是石獵的主意,都心悅誠服,沒有話
說。
    
石碏知道州吁、石厚被捕後,就通知衛國文武官員,上朝議事。石碏宣讀陳桓公來信,說已拘禁弒兄篡位的兩個犯人,專等衛大夫石碏去發落。石碏問群臣:應該如何處置這兩人?大家齊聲回答:「全憑國老(石碏)主張!」
    
石碏主張:「兩個逆賊,罪惡昭彰,俱殺無赦!」
    
有的大臣說:「主謀州吁應殺,從犯石厚,似可從輕發落。」
    
石碏聽了拍案大叫:「石厚如免死,國人豈不懷疑老夫徇私?」最後大家同意,派兩位大臣,拿著石碏的親筆信,到陳國,謝過陳桓公,然後,將州吁、石厚,就地正法!

三、《鏡花緣》作者智斷審鵝案
《鏡花緣》作者李汝珍,曾在河南當縣丞,斷過不少奇案。

有個財主和農民互相扭著,來告狀。原來這農民進城賣鵝,不小心讓兩隻鵝跑了,鑽進財主的鵝群里,農民要找回自己的鵝,財主卻說他是賊。

縣丞當即吩咐:「把那些鵝,統統抓來審問!」
   
衙役們覺得好笑,可又不敢不照辦。群鵝捉來了,縣丞又叫差役:給每隻鵝一張紙和一支筆,寫供。差役又只得按吩咐去做。群鵝傻叫著,在紙上亂踩,叫呀,踩呀,竟拉起屎來。衙役們忍不住哈哈大笑。
 
財主乘機說縣丞瞎胡鬧,要把鵝趕回去。
 
縣丞說:「慢,你的鵝餵的是什麼料?」
 
財主說:「稻糠、玉米。」
 
又問農民:「你的鵝餵的是什麼料?」
 
農民答:「青草、野菜。」
 
縣丞說:「鵝吃稻糠玉米,糞是黃白色的;如果吃青草野菜,糞是青綠色的。來人,驗鵝糞!」
    
衙役驗完後,說有兩隻大肥鵝,拉的屎又青又綠。財主一聽,立刻嚇得跪在地上求饒。

縣丞將那兩隻鵝,斷回給農民。喝令衙役:用亂棍,把財主打出大堂!

(以上均據清代《淵鑒類函》)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