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用泥土造人」究竟是怎麼回事

撣封塵


【正見網2019年07月08日】

引言

世界許多國家和民族中,世代流傳著這樣一個古老的傳說——「神用泥土造人」。在中國,有女媧用泥土造人的故事;在西方,則是上帝耶和華用泥土造人;在非洲、南美、澳洲等地區的少數民族中,也都有神用泥土造人的傳說,這是眾多不同民族的一個共同記憶。

久遠年前的古代,分布在地球不同大陸板塊上的人類先民們,與我們今天的生存環境和狀態是相差很大的。那時候,沒有手機,沒有網際網路,沒有飛機和高鐵這些現代交通工具;高山、海洋、大漠、沼澤和叢林,使得先民們彼此隔絕,音信不通。那麼,先民們對人類起源的說法兒為什麼會如此一致,不謀而合?又為什麼我們的祖先對這一傳說視如命根兒,穿越浩渺的時空,一代一代傳下來,直到傳給了你和我?

遺憾的是,由於歷史與時空的變遷,由於人類信神底線的不斷下移,使人們對「神用泥土造人」這一古老傳說的相信度越來越低。漫長的時空間隔,模糊了人們的記憶。

人類進入近代(宗教講的末世)以來,無神論(唯物論)直接否定神的存在;現代科學(實證科學)給無神論幫腔,說神不存在;在中國大陸,科學成了中共手中打擊信神的棍子;特別是達爾文《進化論》的誤導,使人們對「神用泥土造人」的相信度變的更低了。

那麼,「神用泥土造人」究竟是怎麼回事呢?本文將對這一命題展開論證。

一、談天說地話有神

要說清「神用泥土造人」,首先要回答的一個問題是:有沒有神?

什麼是「神」?亘古以來,在世界上不同國家和民族中,人們對神有著各種各樣的認識,這些認識都公認:神是智慧和能力遠遠高出人類的高級生命。

我們這一次人類文明時期,幾乎是在二千多年前的同一歷史年代,東西方同時出現了幾個大覺者(神)。東方出現了釋迦牟尼佛和老子,西方出現了耶穌。

釋迦牟尼佛能從一粒沙里看到三千大千世界,見人所不能見,他是神。老子把世人不可名狀、玄之又玄的「道」說得頭頭是道,言人所不能言,他是神。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三天後復活,顯現諸多神跡,為人所不能為,他是神。他們是背負天命從天上下凡,把天理傳播人間,使人心向善,給人類留下修煉文化,為人類在末世得到創世主的救度鋪路的偉大的神。

每一茬人類文明時期,都有背負天命的神佛從天國下世傳法、講道。釋迦牟尼佛當年說過,在他前面還有原始六佛存在。就是說在他前面,曾經有六尊佛下世傳法。就大洪水之後的我們這一茬人類文明而言,在釋迦牟尼佛之前,印度有婆羅門教,而婆羅門教是上一茬人類文明時期宗教信仰的遺存。在老子道教之前,包括伏羲在內的中華遠古先民們,早已開創了道在中國的輝煌時期,易經、八卦、太極、河圖、洛書,都是史前修道者留下的文化結晶。西方在耶穌之前,也有猶太教。

需要說明的是,神佛從天國下凡人間,卻不能以神佛的本相示人,更不能神通大顯。而只能投人胎以人相來到人間,以人言傳法、講道。原始六佛、釋迦牟尼佛、老子和耶穌都是這樣。耶穌被釘死三天後復活,還是以人相形式跟門徒們相見;人們在峨眉山金頂等處看到的佛光,也只不過是能看見一個光影的曇花一現;身為天人的七仙女下凡嫁給董永,也就跟一般的村婦沒什麼不同了。

古時候,修佛、修道都要進山、入林的;後來修佛進寺廟,修道進道觀,都得遠離人世,或與世隔絕。為什麼要這樣做呢?因為修煉人是可以出現超常能力的,比如佛教的「六通」等,但絕不允許用超常的能力干擾常人社會人的思維和狀態——這是創世之初就立下的規矩。中國人有這樣的說法:「小隱隱於山,大隱隱於世」;「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為什麼高人要隱?為什麼真人不露相,都是出於同樣的原因。

宇宙中無量無計的從高到低的各種生命是等級森嚴的。我們常說「人是萬物之靈」,人類在地球上的這一地位,不是什麼進化而得來的,這是神賜予人類的權杖。其實,人不過是小小地球上最高級的生命,而在浩瀚宇宙中更高級的生命眼裡,人類又是低級和低能的。任何空間的生命都有其特定的思維方式和生存狀態,進到人類的空間,就得是人的生存狀態,這是宇宙法理的制衡性所決定的。這與世人認同的「入鄉隨俗」、 「趕哪的集,隨哪的鬥」的道理很相仿。所以,我們看到的釋迦牟尼佛、老子和耶穌,都是人相俱全的,但他們講出的卻是能使人成佛、成道、成神的法理。

我們翻閱古籍,上面有不少龍、鳳、麒麟這些天上的神獸出現在人間的記載;日本大阪有個寺廟叫做瑞龍寺,寺里珍藏著一個真龍標本。但從來也沒有過哪個神佛以其光焰無際的本相來到人間的記載,而只有過觀音菩薩以老婆婆的形像在人間行善的故事。那些認為只有我自己親眼見到神佛才相信真有神佛的人,也許是因為他不了解這些道理才那樣認識吧?

然而,來到世間的神佛,他們生命的內在本質與使命畢竟不同於常人,所以,會有異於常人的超常之處。古書記載,聖人、大德、神佛下世,天必降瑞象相隨。以釋迦牟尼佛為例,佛經中記載說,釋迦牟尼佛降生時,皇宮御苑中出現了八種瑞相,百鳥群集,鳴聲相和悅耳,四季花卉一同盛開。尤為奇異的是:在宮內的大池塘中突然長出一朵大如車輪的白蓮花,白蓮長出之時恰是釋迦牟尼佛降生人間。釋迦牟尼佛降生之初,在舌根中閃出千道金光,每一道金光又化作一朵千葉白蓮,每朵蓮花中還坐著一位小菩薩,等等。

釋迦牟尼佛、老子和耶穌,分別在人間講法傳道數十年。他們完成各自的使命後,離開人間返回天國的方式各不相同。釋迦牟尼佛走了涅槃的路,肉體火化時燒出84000顆珠狀舍利子;老子出函谷關西隱,世人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裡;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肉身在痛苦的承受中,為弟子們贖了罪。在他們身後,留下了佛經、《道德經》和《聖經》,分別形成了佛教、道教和基督教,歷經數千年而被信仰和崇拜,充分展現了神佛智慧超越時空的巨大能量;也體現出世人渴望被救度,返本歸真,回歸天國的悠悠宿願。

中國人常說舉頭三尺有神靈;又有說神無處不在。天上的神佛有多少?釋迦牟尼佛形容說:天上的如來佛就像恆河的沙子一樣多!相對而言,能讓人知道的卻少之又少。即便如此,如果把本次人類文明中,東西方人知曉的神的名號羅列出來,也會是一串長長的名單了。這些名號可不只是單調的文字,而是個個活靈活現,每個名號的背後,都有一部感天動地的修煉故事,如密勒日巴、真武大帝;都有種種神跡展現,如八仙、濟公;都有對紅塵與眾生的無量慈悲,如文殊菩薩、觀世音菩薩、普賢菩薩、地藏王菩薩……史書記載,在人類先民們生活的歷史年代,也就是人類純樸、道德水平高尚的那個時期,信神、修神、祭拜神靈,是從朝至野的頭等大事,是那個時候的主流文化。在中國,這一主流文化數千年一脈相承,直到清朝。我們從清朝皇帝到天壇祭天的莊重繁複的儀規中,是可以體察到九五至尊的清帝對上天的無限敬畏與感恩之心的。

因為人類先民們相信,神不僅造了人,而且在整體上庇護著人,人類的福分,都是拜神佛所恩賜。這可不象無神論宣揚的,說神是古人茫然無助時的想像,是什麼虛幻的精神寄託。神對於古人是真實不虛的,古人信神是發自內心的,古人敬神是五體投地、至虔至誠的。那麼,對這樣敬神向善的子民,神就會把自己的形像展現給人看。於是,世界各族裔的先民中的匠人、畫師們,就根據所見而雕塑、描繪了神的形像。無神論者說,那是人根據自己的樣子想像了神的形像,這其實是無神論者反向推論、本末倒置的一種妄說。真正的史實是:神依照自己的形像造了人。所以,我們人的樣子才跟神的外形相像。人與神外形的相似性,跟我們人類的兒女像父母是一個道理。所以,我們只聽說過兒女長的像父母,沒有反過來說父母長的像兒女的。那不亂套了嗎?

現代人類的所有學科中,真正能為回答「人類起源」提供實證的,首推考古。世界各地大量的考古發現,證實著這樣一個事實:地球人類的文明時期不只一次,而是一茬一茬的。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在《轉法輪》中寫道:「我們地球的運動,在這浩瀚的宇宙當中,在銀河系運轉當中,不可能是一帆風順的,很可能就碰到哪個星球上,或發生了其它問題,造成了很大的災難。站在我們功能的角度上去看,就是那麼安排的。有一次我仔細的查了一查,發現人類有八十一次完全處於毀滅狀態,只有少數人活了下來,遺留下原來的一點史前文明,進入了下一個時期,過著原始生活。人類繁衍的多了,最後又出現了文明。經過八十一次這樣周期的變化,我這還是沒查到頭。」

二十億年前的核反應堆和三萬年前的望遠鏡等等,越來越多的考古發現,都證明著地球上出現過多次文明。這一事實,直接推翻了無神論和《進化論》,間接證明了有神論和「神創論」。《進化論》的維護者們,本來想從考古中發現生物化石,來彌補《進化論》這一假說的證據缺失,結果卻適得其反。幾乎所有化石都證明著《進化論》是站不住腳的。無論是考古出土的五米高的巨人骨格化石,還是現存世間的幾寸高的風乾小人兒實物,都成了足以壓塌《進化論》門庭的鐵證如山。

迄今為止,關於人類起源的說法只有兩種:一種是代代相傳數千年的神造人,另一種是幼稚的假說進化論。如果進化論被無可辯駁的考古實證所否定,那麼,神造人就成了唯一的選項——是的,我們的遠古先民們沒有欺騙我們,我們的歷代祖先們沒有欺騙我們:人是神造的,這是千真萬確的。

二、「神用泥土造人」的「泥土」是指什麼

現代人不能理解和相信「神用泥土造人」的障礙之一,就是人們覺得「泥土」與我們人的身體對不上號兒:明明我們是血肉之軀,為什麼說是「泥土」呢?下面,我們就來說明這個問題。

中國傳統文化從內涵和功用上,自上而下可以分為兩大部分,即出世的部分和入世的部分,也可稱之為修煉回天的文化和住世做人的文化。前者,以佛教、道教和基督教為代表,講的是通過修煉而成佛、成道、成神的法門;後者以儒家為代表,講的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道理。以無神論為立黨基礎的中共,稱修煉文化是「封建糟粕」,其實,恰恰相反,那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真正精華之所在。

縱觀中國歷史,歷朝歷代修煉者大有人在,誰不想上天呢?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走入修煉,因為那是講根基和緣分的。《封神演義》雖然是文學作品,但正如我們平常所言,文藝作品來源於生活而高於生活。所以,書中的角色是有其真實原型的,很多是當時山中修道的人,也有的就是天上的神。比如,書中提到的廣成子,相傳黃帝當年曾進山訪仙,向廣成子求教修煉和為政安民之道。

李洪志大師在《轉法輪》中說:「講地上佛、地上道的問題。還有一種情況,中國古代有許多人在深山老林里修煉。為什麼現在沒了呢?其實不是沒了,是不叫常人知道,一點都沒少,這些人都是有功能的。這些年不是這些人不在了,這些人都在。現在世界上還有幾千,我們國家比較多一些。特別是那些名山大川都有,有些高山中也有。他用功能把洞都堵起來了,所以你看不見他的存在。」

我們知道,人類社會中的人,依據其社會地位和經濟狀況的不同,可劃分為不同階層。同理,宇宙中的生命,根據其生命狀態、智慧和能力的不同,可劃分為不境界。

宇宙中生命境界示意圖。(合成圖片)

人為什麼要修煉?就是為了提升生命層次與境界。佛家是為了修成佛,道家是為了修成道,基督教是為了修成西方人對應的天國世界的神。依修煉的方法和精進程度不同,決定了修煉人最後所證得果位的不同。一般而言,如果修的不錯,但未得正果,可以上升到天人的層次,在三界之內的天界,享受幾百年的神仙福分,等天年享盡,再進入六道輪迴。如果一個人修得正果,就跳出三界,不再進入輪迴了。出三界後,第一層生命是羅漢,都顯男身;如果修的更好些,就可進入菩薩境界,這一境界的生命都顯女身;如果修的更好些,就可達到佛的境界了,形像上都顯現本相。直到修成更高境界的高級生命。

我們常聽到這樣一句話:「神在天上」。這句話其實不是現代人說出來的,這句話跟「神用泥土造人」一樣,是從很古老時期流傳下來的。中國古人說的「神在天上」的「天」,與我們現代人從自然科學中認識的天,其實不是一個概念。前者是指天堂,是指肉眼看不見、而天眼看的見的神佛世界,也就是現代科學家正在研究和探尋的另外空間;而後者只不過是指人類生存空間中地球表面以上的高空,兩者有著本質的不同。我們知道,中國傳統文化中講「天上方一日,地上已千年」 、「天人合一」 、「天道酬勤」等等,這裡的天,顯然與今天自然科學中天的概念不是一回事。

舉個例子吧。我們中國人有望月的習慣,站在地球上看月亮,我們會認為月亮在天上,我們不覺得這樣認識有什麼不妥。可是,如果我們有幸作為一名太空人登上月球,當我們回望地球的時候,地球是不是也在天上呢?這給人的直觀感受跟人在地球上望月亮幾乎沒有任何區別。那麼,究竟哪是天哪是地?一時真有點說不清了。

我們現代人類把地面以上的高空稱為天空,把大氣層以上的天空稱為太空,天空也好,太空也罷,說來說去,說的都是人類生存的這個空間範圍。我們知道,人類生存的空間的一切物體,其最表面的最大的一層粒子都是分子,我們不妨稱其為分子空間。在自然科學天的概念里,稱月亮在天上,其實,更確切的說法是:月亮在離開地球一定距離的分子空間裡,地球和月亮共處在分子空間的不同位置。同理,對太陽系的其它幾大行星的所在位置,也都可以這樣去認識和表述。

說到這裡,我們就可以回答這樣一個有趣的問題:傳統文化說「神在天上」,為什麼今天人類的宇宙飛船飛了那麼高,天文望遠鏡望了那麼遠,卻沒發現神佛呢?於是,有人輕率的得出這樣的結論:神佛根本不存在。殊不知,這是因為宇宙飛船飛的再高,天文望遠鏡望的再遠,也沒超出我們人類生存的這個分子空間。更直白的說,都沒有超出人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宇宙飛船在人間轉來轉去,天文望遠鏡在人間看來看去,儘管飛的好像挺高,儘管看的好像很遠,又怎麼能發現神佛和神佛的天國呢?

那麼,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天與現代自然科學中的天有什麼本質的不同呢?

如果我們對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天」稍加留意,就會發現,天是分層的。比如,佛家講三十三層天,道家講三十六層天;再比如俗話說的天外有天、九重天等等。不同門派、不同境界對天的認識上會有差異,這是正常的。這與「橫看成嶺側成峰」的道理很相似。

我們再來看,不僅天是分層的,地也是分層的。比如十八層地獄、九泉之下等等。那麼,對照本文中的《宇宙中生命境界示意圖》,我們是否可以這樣設想:宇宙中生命的不同境界,與天地的層級結構是不是有某種對應關係呢?答案是肯定的。

舉例來說吧。道教將天分為三十六層,又細分為:欲界六天、色界十八天、無色界四天、四梵天、聖境四天。在各界的天裡,分別有從低到高的各層生命。具體講,就是所謂的六道輪迴之說:天人道(天人)、阿修羅道(魔)、人道(人)、地獄道、餓鬼道、畜牲道。這也就是說,在傳統文化中,生命的境界與天地的層級結構本就是一回事。

那麼,生命的境界與天地的層級結構是如何形成的呢?或者說,境界與層級的物質基礎是什麼呢?其實,從一定角度上講,生命的境界與天地的層級結構的物質基礎,就是不同大小的粒子,就是不同大小的粒子構成的不同的宇宙空間,表現為一層又一層的地,一層又一層的天。

李洪志大師在《轉法輪》〈論語〉中說:「大法是創世主的智慧。他是開天闢地、造化宇宙的根本,內涵洪微至極,在不同的天體層次中有不同的展現。從天體最微觀到出現最微觀粒子,層層粒子無量無計,從小到大,再到表層人類知道的原子、分子、星體、星系以至更大,不同大小的粒子組成了不同大小的生命與不同大小遍及宇宙天體的世界。對不同層次粒子本體上的生命來說,大於這一層的粒子就是他們天空中的星球,層層如此。對宇宙各層生命來說無窮無盡。」

李洪志大師在《美國西部講法》中說:「那麼說到有人上天了,我告訴大家,你突然間鑽到一個石頭裡面去了,是不是上天了?你鑽到這個石頭物質形成的表面的這個裡面,那不行。你鑽入到組成它分子粒子的微觀的粒子境界中去了,是不是上天?你自己縮進了你身體的微觀那一層,你是不是上天?你們鑽到任何一層空間的表面粒子的微觀粒子中去,就是小於它的那一層粒子中去,你就是在天上了。只不過天的層次不同,微觀的成度不同。到了微觀之後,你看是進入石頭了,你看是進入身體了,進入到某一個東西中去了,實際上你是進入了那個空間連帶在一起的廣闊的宇宙中去了。也就是說,這不是人的思維方式。」

通過現代科學我們知道,我們人類生存的空間,一切物質的表面粒子都是分子,鋼鐵、石頭、水、空氣、人體等等,都是這樣的,我們姑且把這個空間稱為分子空間。我們又知道,比分子小一層的粒子就是原子,原子粒子並不是一個粒子的孤立存在,而是象分子粒子一樣遍布宇宙空間的。原子粒子構成了另一層空間,那裡面的一切生命與物體,其最表面的粒子都是原子。同理,比原子更小的質子、中子、電子、夸克和中微子等等,也構成了它們各自境界的那一層空間。

那麼,宏觀粒子構成的空間裡的生命,與相對微觀的粒子構成的空間裡的生命有什麼區別呢?下面,我們以分子空間的生命和原子空間的生命為例,來略作比較和說明。

首先,因為原子空間的一切生命與物質的最表面粒子是原子。通過現代科學我們知道,分子的體積比原子的體積大很多,是天文級數的差別。構成原子空間的人的大腦的表面粒子當然也是原子,那麼,其大腦的組織結構比我們分子空間人類大腦的組織結構要精密無數倍。同時,他們的大腦是完全開放的;而現代科學研究發現,我們人的大腦有70%以上是被鎖著的。這就是為什麼神佛具有大智慧,而人與神相比,我們人的智力只能稱之為小聰明。西方有一句猶太諺語叫做「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這不是說上帝怎麼看不起人,而是人類帶著自私和慾望的思考方式,在上帝看來也太小兒科了。

其次,因為分子的體積比原子的體積大很多,是天文級數的差別。那麼,分子空間的生命體的皮膚,比原子空間的生命體的皮膚要粗糙的多。打個比方,如果分子空間的人的皮膚表面是鵝卵石砌成的話,那麼,原子空間人的皮膚比玻璃還要光潔的多。這一點,正好與我們知道的神佛、菩薩、仙女的美好、聖潔的形像相吻合。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形容人間最美的佳人為「美若天仙」。

第三,我們知道,現代研究發現,原子有放射性,也就是說,原子在分子空間是有能量體現的。這一點,正好和我們知道的神佛、菩薩顯現到我們人類分子空間時會發出「佛光」相吻合。其實「佛光」就是能量的體現。

我們僅從以上三點就不難發現,微觀粒子空間的生命特徵,這些都是跟中國傳統文化中說的高級生命——神的特徵相吻合了。也就是說,微觀粒子構成的空間裡,存在著高級生命,那就是我們人類世代敬仰、無限嚮往的天堂。

當然了,微觀粒子構成的空間的生命與我們人的差別還不止這些。比如,微觀世界裡的生命身體沒有輕重,可以飄起來,可以變大和縮小,可以變化出各種形像;他對他以下的境界一目了然;他們的生命是用「劫」來計算的,可以活很長很長的時間;他想要什麼伸手即來;他們沒有人間的爾虞我詐、勾心鬥角,活的大自在,等等。

人為什麼要修煉?為了到達幸福的彼岸,那是生命的歸宿,那是做人的真正目的。人為什麼要活著、我是誰、我從哪裡來等等這些人生的終極問題,在這裡是不是都找到了答案?

老子在《道德經》中說:「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形,高下相傾,音聲相和,前後相隨。」也就是說,宇宙中的一切事物都是相對而存在的。同理,天與地也是成雙存在、相對而言的。如果我們把宗教中所講的天地的完整的層級結構比作一座萬丈高樓的話,那麼,一樓的天花板,就是二樓的地板;二樓的天花板,就是三樓的地板;三樓的天花板,就是四樓的地板,依此類推,一直到達萬丈高樓的最高層。這個比喻雖然不是太恰當,大概就是那麼個意思。

說到這裡,我們可以揭開了一個謎底了:在位居三界之上的天堂的眾神眼裡,整個三界相對他們的天堂而言,都可稱之為地,都可稱之為土。因為地就是土,土就是地。也就是說,「神用泥土造人」的真正涵義,其實就是說的「神用三界內的物質粒子造了人」這個意思。

李洪志大師在《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中說:「神不是講說『我用泥土造了人』嗎?中國人不是講女媧也是用泥土造了中國人嗎?在天國世界裡看,地上的所有分子,包括原子,三界內的粒子,所有構成世上的那些個粒子,在神的眼裡看都是骯髒的,都是泥土,神界的物質粒子更微觀、更純淨、能量更大。在他們來看,人這真的就是土、都是泥。」

三、神用什麼方法造的人

現代人不能理解和相信「神用泥土造人」的另一個障礙是:如果說神用三界內的物質——土造了人,土是神造人的原料,那麼,神是用什麼方法,或者說用什麼能力造了人呢?

人們發出這樣的疑問是可以理解的。因為,按照我們人的思維和觀念,造人的外形比較容易,就好比雕石像、燒瓷人、捏麵人兒、吹糖人兒,這都是我們常見的技藝。可是人不只是有了外形就完事了,人的內在結構,大到五臟六腑,小到毛細血管,再到我們現在知道的DNA雙螺旋結構,還有更微妙的經絡呢,造化人體如此細微精妙的生物工程,神是怎麼完成的呢?接下來,我們就說明這個問題。

正如前文所言,神是智慧和能力遠遠高出人類的高級生命。黃帝是人文初祖,也曾進山訪仙,向廣成子求教修煉和治世為政之道。孔子是人中至聖,也曾向老子問禮求教,敬謂老子為「龍」——神龍見首不見尾。黃帝和孔子尚切如此,就更不用說世間的云云眾生了。人與神的這種差距,不是幼兒園與博士後的差距——這不過是人與人的差距,而是整個人類與高級生命的差距,是生命境界的差距,是天文級數的差距。表現在做事方式上:人做什麼事情,得通過大腦支配肢體去完成;而神做事情是用佛法神通——神造人就是用的佛法神通。

為了把佛法神通說清楚,我們先從氣功說起吧。

(一)全國氣功熱

上世紀下半葉,橫跨七十、八十、九十年代,持續二十多年,在中國大陸出現了一個全國氣功熱。這是天象變化帶動下,人間的一種表現形式。一時間,全國數千萬人修煉氣功;氣功師受到明星一樣的禮遇和追捧;出現了幾十家氣功報刊和大量關於氣功的學術著作;隨處可見氣功醫療院、氣功表演會等。

氣功熱得到了官方和科學界的高度認同。1986年成立的國防科工委所屬中國人體科學研究會,由張震寰將軍任理事長,錢學森任名譽理事長;1988年成立的世界醫學氣功學會,由衛生部崔月犁部長任會長。

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主辦召開過五屆全國氣功科學研究學術論文報告會,出版了四集《氣功科學文集》,總數超過150篇的實驗報告留下了珍貴的文獻記錄。

氣功熱中被公認的特異功能主要有六種:特異致動、非眼識別、遙視、預測、透視、心靈傳感。這六種特異功能分別對應修煉界常識的搬運功、天目、遙視、宿命通、天眼通、他心通。

(二)氣功師的能量場

上個世紀三十年代,原蘇聯科學家基爾利安夫婦研究發現,每個人的周圍都存在一個微弱的能量場。而氣功師的光場、電場、磁場要遠遠超過普通人。普通人體的磁場約為 0.25高斯,氣功師可高出許多倍,可達4高斯。現代儀器的檢測已經證明,當氣功師發功時,其意念控制部位的穴位可測到超常的電磁波。

對氣功師的外氣研究表明,氣功外氣是一種十分複雜的能量場,現在的物理手段已經能從外氣中測出各種高能粒子,包括γ射線、高低頻電磁波、紅外輻射、次聲振動、微弱可見光等。還發現外氣可以抑制癌細胞的增殖,改變物質內部組成結構,促進生物增長等效果。航天醫學工程研究所王修壁教授的實驗表明,氣功師發功時,用8566A型頻率分析儀進行連續掃瞄,檢測到頻率為10~360MHz、功率為30~65dBm的高頻電磁波。

1986年12月到1987年1月間,清華大學陸祖蔭、趙南明教授等,讓氣功師在距離實驗室6公里處發功, 結果表明其能量可以使內腔式雷射管發射的雷射偏振面轉動。

上世紀八十年代,氣功熱中紅極一時的氣功師嚴新,與清華大學、中科院高能物理所等機構的陸祖蔭、李昇平等研究者合作,進行了一系列氣功科學實驗,取得令人矚目的成果。實驗包括從廣州發功,改變了位於北京清華大學實驗室內的水等物質的分子結構。氣功協會會長張震寰將軍、著名科學家錢學森、貝時璋等,在確認研究報告真實可靠的情況下,對該報告進行了推薦。實驗論文在《自然雜誌》、《生物物理學報》上發表,《光明日報》等重要媒體作了廣泛報導。

說到中國氣功熱,嚴新之外,還有一個人不能不說,他叫張寶勝。張寶勝在上世紀八十年代「耳朵識字」興起的時候,即宣稱自己有「非眼視覺」功能,並能進行「送物取貨」表演,風靡整個京城,震驚中國科學界。中國科學院、包括高能物理研究所,以及一些高等學府,對張寶勝經過系統的研究,運用了非常嚴格的科研手段,包括雙盲、封粒、對照,證實確實有這些現象。電影《賭神2》裡面有特異功能的張寶成,就是以張寶勝為原型的。

1983年6月2日,經國防科工委批准,張寶勝被正式調入507所,由一個平頭百姓,華麗轉身成為國家核心科研管理機關的軍隊幹部。從此,他的身影出現在包括政府要員等在內的單位或家庭寓所。通過表演,他贏得了「神人」、「國寶級氣功師」等美譽,成為享受專車、專宅、專職服務員的中央領導級待遇的人物。

1984年3月11日,張寶勝給原國家副主席王震作表演。大約三個小時內做了十五項表演。包括隔著信封認字(透視功能);打開信封后,裡面多了五根火柴(搬運功);從密封的玻璃瓶子裡取出23粒藥片(搬運功);向三個走時準確的手錶吹氣後,一個慢了一個小時,一個慢了兩個小時,另一個日曆慢了兩天……等等。

圖片說明:中間頭像為穿軍裝的張寶勝。圖一從左至右:伍紹祖、張寶勝、王震;圖二前排從右至左:張寶勝、王震。圖二中,王震在張寶勝從封閉的藥瓶中取出藥片後鼓掌表示肯定。(網絡截圖合成圖片)

李洪志大師在《轉法輪》中說:「大家想這樣一個問題,氣功師是有功存在的。我做過試驗,許許多多的氣功師也都做過這樣的測驗,測定他的能量。因為這個功中的物質成份我們現有的很多儀器都能夠測出來,也就是氣功師發出的成份只要有那樣一種儀器存在,就能夠測定功的存在。現在的儀器可以測定紅外、紫外、超聲、次聲、電、磁、伽瑪射線、原子、中子。氣功師都有這些物質,還有些氣功師發出來的物質測定不了,沒有儀器。凡是有儀器的全部能測定出來,發現氣功師發出的物質是極其豐富的。

在一個特殊的電磁場的作用下,氣功師可以發出強大的輝光,特別漂亮。功力越高,發出的能量場越大。而常人也有,卻是很小、很小的一種輝光。在高能物理學研究中,人們認為能量就是中子、原子這些東西。許多氣功師也都測過,比較有名望的氣功師都搞過。我也被測定了,測定發出的伽瑪射線和熱中子超過正常物質放射量的八十倍到一百七十倍。這時,測試儀器的指針指到極限了,因指針到頭了,最後多大還不知道。這麼強大的中子,簡直不可思議!人怎麼會發出這麼強大的中子?這也證明我們氣功師是有功存在的,是有能量存在的,這一點在科技界得到證實了。」

(三)佛法神通

從李洪志大師講法中, 我們知道,所謂氣功,是現代人起出來的名詞,說白了其實就是修煉。這是我們中國的傳統文化,也可稱為我們的祖宗文化。為什麼我們常說中國傳統文化博大精深,源遠流長?又為什麼中國自古稱為神州?因為它出世的部分是直接通天的。一個人把住一個法門精進實修,就可以上天、成神。下面對氣功能量的認識,來自本人對李洪志大師相關講法的認識和理悟。

一個修煉有素的氣功師具有超常的能量,可以出現特異功能,這已經是科學驗證的事實了。那麼,氣功師的能量以什麼方式存在呢?主要有以下三種方式——

第一種能量存在方式是,能量儲存在構成人體的細胞和分子、原子等等層層的粒子中。隨著修煉功夫的加深,修煉層次的提高,其能量密度會越來越大,直到高能量物質完全代替了人的肉體細胞的原有成分,這就是歷來修煉界說的「走出五行」。也就是說,他的身體已經不是我們這個空間的金、木、水、火、土這五行所構成的了,而完全被從另外空間採集的高能量物質給代替了。

第二種能量存在方式是,修煉人的體內會結丹。這個丹的能量密度,要遠遠超過第一種存在方式的能量密度。打個比方,丹就好比一枚「超能雷射炸彈」,它起什麼作用呢?在修煉人最後圓滿的時候,這個丹要爆炸,「轟——」一震,把修煉過程中鎖在命門裡的各種功能全部釋放出來。然後,他的元神帶著這些東西圓滿升天。我們知道,高僧圓寂後火化時會出現舍利子,那就是爆炸後的丹在肉身里的遺存。化驗表明,舍利子包含著大量另外空間的物質。

第三種能量存在方式是,修煉人走出世間法修煉以後,會有功的產生,會在頭頂上出現一根功柱,隨著修煉層次的提升,功柱也在不斷向高層次突破。如果一個修煉人的功柱突破了三界的範圍,能夠達到得正果的境界,這就是修煉界常說的「跳出三界外」。那麼,他將來的生命去向就超出三界了,修成了羅漢、菩薩、佛道神,乃至更高境界的高級生命,就不再進入六道輪迴了

接下來,我們就重點說說這第三種能量存在方式——功。

我們知道,從一定角度上講,宇宙的結構,就是從微觀粒子到宏觀粒子的排列組合。大千世界林林總總,生命與物體之所以千姿百態,甚至可以說是千奇百怪,其實就是因為構成它們的粒子的多少與排列組合方式不同造成的。換句話說,如果能改變一個物體(物質)粒子的排列方式,那麼,這個物體(物質)就變成另外一個物體(物質)了。現代科學中的化學,是在分子、原子層面上研究物質的組成、性質、結構與變化規律,創造新物質的科學。其實,化學就是通過改變原子的排列方式從而形成新的物質。

功,作為宇宙之一物,它的結構也跟宇宙的結構一樣,也是由從微觀到宏觀粒子構成的。從中國傳統文化中我們知道,「萬物皆有靈。」也就是說,一切東西,不管它多大和多小,其實都是有生命的,都是活的。只不過它的生命形態沒有體現在我們人類的分子空間,人的肉眼看不見而矣。那麼,構成功的所有粒子,也都是有靈性的,都是活生生的生命。

這些功的粒子跟修煉人是什麼關係呢?因為功是修煉人一生吃了無數的苦修出來的,我們知道的《西遊記》,用藝術的形式,展現了一個完整的修煉故事。唐僧歷經九九八十一難,才取回真經,才修得正果。因此,這個功具有專屬性,誰修煉出來的功,這個功就聽誰的。如果我們把功比喻成一支軍隊,那麼,修煉人就是司令官。司令官發出命令,指揮整個軍隊去完成任務。

修煉的最終目的,就是得道圓滿,成佛、成道、成神。當一個修煉人修成一個真正的神的時候,就具有了比特異功能更高級的本領,修煉界稱之為「佛法神通」。佛法神通的物質能量基礎是什麼?就是「功」。如果一個神佛想干成一件什麼事情,比如說想把一個籃球變成一個西瓜,當他這樣一想,他的功的所有粒子,從宏觀到微觀的粒子得到指令後,就同時行動,把構成籃球的從宏觀到微觀的所有粒子同時移動,使之變成西瓜粒子的排列方式。時間又是用神佛所能掌握的最快的時間,所以,這種變化一瞬間就完成了。

我們知道,空氣也是由粒子組織的,如果一個神佛想以空氣為原料變出一個西瓜,他只要這樣一想,他的功也是瞬間就把這件事完成了——這就是成語詞典里「無中生有」的來歷與真實寫照。因為空氣對人的肉眼來說是不可見的,所以人說這是「無中生有」也不能算他錯。

在中國所有的神話傳說中,最震撼人心的,莫過於盤古開天闢地了。什麼叫開天闢地?說白了就是造天造地。然而,天地之間也不能空空如也呀,所以,還得造大千世界的眾生和萬事萬物。盤古用什麼能力開天闢地、造大千世界的眾生和萬事萬物呢?用的也是佛法神通。

八仙之一漢鍾離想傳給徒弟呂洞賓的點金術,包括前文提到的氣功師從廣州發功,改變了位於北京清華大學實驗室內的水等物質的分子結構,其實都是這種能力的運用。

今天,世人都知道創世主。創世主用什麼創的世?也是用的佛法神通。佛法神通是大覺者和高層次中的修煉人的通用本領,只不過是隨生命境界的不同而本領的大小不同而矣。

那麼,對於東方的女媧、西方的耶和華等等這些很高境界的神來說,用他(她)們的佛法神通仿照自己的外形和內在結構造人,豈不是比我們在北京大街上看到的捏麵人兒、吹糖人兒還要容易嗎? 其實說白了就是這麼回事。

結語

我們把「神用泥土造人」說明白,為的是清除無神論和《進化論》這兩個邪說灌輸給人類的誤導和毒素;摘掉無神論和《進化論》這兩個黑手扣在人類頭上的「人是由動物進化而來的」這頂恥辱帽子;把「人類起源說」正本清源,釐清人類上承神佛的高貴血統,還「人是神的子民」的本來面目,讓我們人類向神「認祖歸宗」——喚醒世人塵封迷失的神性,與創世主接上得救的聖緣。

如果真能這樣,生活在今天的我們這些後輩,也算對得起我們祖先們把「神用泥土造人」這個通天福音代代相傳的苦心孤詣了吧。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